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伊川擊壤集 卷第四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五

伊川擊壤集卷之四

    天津新居成謝府尹王君貺尚書嘉

    祐七年

嘉祐壬寅𡻕新巢始孱功仍分道徳里更近帝

王宫檻仰端門峻軒迎兩觀雄窓虚響𤄊澗臺

逈璨伊嵩好景尤難得昌辰豈易逢無才濟天

下有分樂年豊水竹腹心裏鸎花淵藪中老萊

歡不已静節興何窮嘯傲陪真侣經營賀府公

丹誠徒自寫匪報是恩隆

    新春吟

多病筋骸五十二新春猶得共㗸盃踐形有說

常希孟樂内無功可比回燕去燕來徒自苦花

開花謝漫相催此心不爲人休慼二十年來已

(⿱艹石)灰 -- 灰

    有客吟

伊嵩有客欲無言進退由來盡俟天好静未能

忘水石樂閑非爲學神仙休嗟紫陌難爲客且

喜清風不用錢枉尺直㝷何必較此心都大不

求全

    小圃逢春

隨分亭欄亦弄妍不妨閑傍酒壚𫟪簷静透

花間月晝戸晴生竹外煙事到悟來全偶爾天

教閑去豈徒然壷中日月長多少爛占風光十

二年

    暮春吟

春來小圃弄群芳誰爲貧居冨貴鄊門外柳隂

浮翠潤堦前花影溜紅光梁間新燕未調舌天

未歸鴻已着行自問心源無所有荅云踈懶味

偏長

    惜芳菲

細筭人間千萬事皆輸花底共開顔芳菲大率

一春内爛漫都無十日間亦恐憂愁爲齟齬更

防風雨作艱難莫教此後成遺恨把火罇前尚

可攀

    荅人見𭔃

𩯭毛不患漸成霜有託琴書子一雙既乏長才

康盛世無如髙枕卧南窓明知筋力難爲強猶

說雲山未𣗳降多謝故人相愛甚轍魚幸免困

西江

    弄筆

行年五十二老去復何憂事貴照至底話難言

到頭上有明天子下有賢諸侯飽食高眠外自

餘無所求

    問人丐酒

百病筋骸一老身白頭今日愧因循雖無紫詔

還朝速𨚫有青山入夢頻風月滿天誰是主林

泉遍地豈無人市沽酒味難醇美長負𬓛懐一

片春

    荅客

人間相識㡬無数相識雖多未必知望我實多

全爲道知予淺處𨚫因詩升沉休問百年事今

古都歸一局棊乗馬湏求似騏驥柰何騏驥未

來時

    悟人一言

百慮謀猶拙一言迷自開世間無大事天下有

雄才唯恐人難得寕憂道未恢忌心都去盡何

復病塵埃

    謝人惠筆

愛重𭔃文房慇懃謝逺将兎毫剛且徤筠管直

而長静録新詩藁閑抄舊藥方自餘無所用足

以飬鋒鋩

    書事吟

天地有常理日月無遁行飽食高眠外率是皆

虚名雖乏伊吕才不失堯舜垊何須身作相然

後爲太平

    雙頭蓮

漢室嬋姢雙姉妹天台嫖渺兩神仙當時盡有

風流過謪向人間作瑞蓮

    荅人書意

仲尼言正性子輿言踐形三者能自得殆不爲

虚生所交(⿱艹石)以道所感(⿱艹石)以誠雖三軍在前而

莫得之凌

    荅人書言

無位立事難逢時建功易求全目有毁舉大須

略細去惡慮傷恩存惡憂書義徒有仁者心殊

無仁者意

    荅人書

卿相一歳俸寒儒一生費人爵固不同天爵何

嘗匱不有霜與雪安知松與桂雖無官自髙豈

無道自貴

    與人話舊

耳目所聞見且言三十春𦆵更十次閏巳換一

畨人圯族綺紈故朱門車馬新從來皆偶爾何

者謂功勲

    閑吟

忽忽閑拈筆時時樂性靈何嘗無對景未始便

忘情句㑹飄然得詩因偶爾成天機難状處一

㸃自分明

    閑坐吟

當年計過之今日事難隨天命不我祐雲山𦕅

自怡無何縁淡薄遂得造希夷𨚫欲SKchar真宰勞

勞應不知

    天津閑歩

天子舊神州葱葱氣𧰼浮園林閑近水殿閣逺

横秋浪雪暑猶在橋虹晴不𭣣人間無事日此

地好淹留

    天津幽居

予家洛城裏况復在天津日近先知曉天低易

得春時光優化國景物厚幽人自可辤軒冕閑

中老此身

    天津水聲

洛水近吾廬潺湲到枕虚湍驚九秋後波急五

更𥘉細爲輕風背毫因驟雨餘幽人有兹樂何

必待笙竽

    不寢

閑坐更巳深就寢夜尚永展轉不成𥧌𨚫把前

事省奠枕時昬昬擁衾還耿耿西窓明月中数

葉芭蕉影

    天宫小閣

夏日到天宫凭欄望莫窮古人用心逺天子建

都雄樓觀深雲裏山川暮靄中行人漫來徃此

意有誰同

    聼琴

琴冝入夜聼别起一般清𦆵𮗜哀猿絶還聞離

鳳鳴青山無限好白髪不須驚㑹取坐忘意方

知太古情

    天津感事二十六首

雲輕日淡天津暮風急林踈洛水秋獨歩獨吟

人莫㑹時時鷗鷺下汀洲

寵辱事多今不見興亡時去止堪哀請觀今日

長安道抵暮行人猶往來

鳳樓深處鏁雲煙一鏁雲煙又百年痛惜汾隂

西祀後翠華辜負上陽天

誰引長河貫洛城鑾輿東去此爲䡖洪濤不服

天津束日夜奔騰作怒聲

陽烏西去水東流今古推移㡬度秋四靣逺山

長歛黛不知終日爲誰愁

忙忙負乗兩何殊往復由来出此途争似不才

閑處坐平時雲水遶衣𥚑

人言垂釣辨浮沉辨著浮沉用意深吾耻不爲

知害性等閑䡖動望魚心

自古别都多𨻶地參天喬木亂昬鴉荒垣壞堵

人耕處半是前朝卿相家

鳯凰楼觀冷横秋橋下長波入海流千百年来

舊朝市幾畨人向此經

輪蹄交錯未嘗停去(⿱艹石)相追来(⿱艹石)争料得中心

無别事苟非干利即干名

煙𣗳盡歸秋色裏人家常在水聲中數行旅鴈

斜飛去一簇楼㙜峭𠋣空

渌水悠悠際碧天平蕪更與逺山連白頭老叟 -- 臾 ?

心無事閑凭欄干看洛川

去年橋上凭欄人今𡻕橋𫟪𮪍馬身橋上橋𫟪

不知數於今但記十三春

𫟪草色長芊芊陌上行人自徃還渌水欲净

不得净春風未放栁條閑

水流任急境一作常静花落雖頻意自閑不似

世人忙裏老生平未始得開顔

𫟪閑坐眼慵開波射長堤𫝑欲摧多少水禽

文彩好幾畨飛去又飛來

名利從来本任才行人不用苦相猜壺中日月

長多少閑歩天津看往來

地𫝑東南一槩傾水流何日得安平天津更在

急流處無限高深併此聲

三千里外名荒服一百年來號太平争似洛川

無事客何須列土始爲榮

遶堤楊柳輕風裏隔水樓㙜細雨中酒放半醺

重九後此時情味更無窮

着身静處觀人事放意閑中錬物情去盡風波

存止水世間何事不能平

隋唐而下貴公卿近世風波走利名借問天津

橋下水當時湍急作何聲

前朝無限貴公卿後世徒能記姓名唯此天津

橋下水古今都作一般聲

雲無一𫃵干明月橋有千㝷卧渌波料得人間

無此景中秋對月興如何

郟鄏城中同徳友鳯凰楼下㑹中秋芳罇倒盡

人歸去月色波光戰未休

子生始可言常事知性方能議大猷只此長川

無晝夜爲誰驅逼向東流

    誠明吟

孔子生知非假習孟軻先𮗜亦須脩誠明本屬

吾家事自是今人好外求

    繩水吟

有水善平難善直唯繩䏻直不䏻平如将繩水

合爲一世上何憂事不明

    辛酸吟

辛酸既不爲中味啇徴如何是正音舉世未䏻

分曲直使誰爲主主心平

    言黙吟

當黙用言言是垢當言任黙黙爲塵當言當黙

都無任塵垢何由得到身

    閑居述事

㸃天真都不耗千鍾人禄是難來太平自慶

無他事有酒時時三五盃

竹雨侵人氣自涼南窓睡起望瀟湘茅簷滴𤁋

無休歇𨚫憶當𥘉宿夜航

𥘉晴月向松間出盛暑風從水靣來巳比他人

多數倍况䏻時復舉樽罍

堂上慈親八十餘階前児女戯相呼旨甘取足

隨豊儉此樂人間更有無

清歡少有虚三日劇飲未嘗過五分相見心中

無别事不評興廢即論文

花木四時分景致經書千卷好生涯有人(⿱艹石)

閑居處道徳坊中第一家

    天宫小閣納涼

小閣凭虚㸔洛城滿川雲物拱神京風從萬𡻕

山頭至多少煙嵐併此清

小閣於吾有大功清涼冠絶洛城中自慙虚薄

誠多幸𬓛䄂長涵萬里風

小閣清風豈易當一般情味(⿱艹石)羲皇洛陽有客

不知姓二十年来享此凉

    天宫幽居即事

人苦天津逺來須特特來閑餘知道㤗静乆𮗜

神開悟易觀棊局談詩捻酒盃世情千萬状都

不與装懐

    逰龍門

江天無少異幽鳥下晴沙洛去山形斷川廻渡

口斜龕巖千萬穴店舎兩三家清景四時好都

城况不賖

    重逰洛川

買石尚饒雲買山當從水雲可致無心水能爲

鑑止性以無心明情由鑑止巳二者不可失出

彼而入此

    川上觀魚

天氣冷涵秋川長魚正逰雖知能避網猶恐悮

吞鈎巳絶登門望曽無㸃額憂因思濠上樂矌

逹是荘周



伊川擊壤集卷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