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伊川擊壤集 卷第三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四

伊川擊壤集卷之三

    賀人致政

人情大率喜爲官逹士何甞有所牽觧印本非

嫌薄禄掛冠殊不爲髙年因通物性興衰理遂

悟天心用捨權冝放𬓛懐在清景吾鄊况有好

林泉

    放言

既得希夷樂曽無寵辱驚泥空終日着齊物到

頭爭忽忽閑拈筆時時自寫名誰能苦真性情

外更生情

    𥘉秋

夏去暑猶在雨餘凉始來堦前巳流水天外尚

驚雷曲几静中隱衡門閑處開壮心都巳矣何

事更装懐

    偶書

堪𥬇又堪嗟人生果(⿱艹石)何冝將萬端事都入一

聲歌世態逾飜掌年光劇逝波静中真氣味所

得不勝多

    傷足

災由無妄得爲患固非深乖已攝生理貽親憂

慮心乍然艱歩履偶爾阻登臨逾月方能出難

忘樂正箴

    閑行

園圃正蕭然行吟遶澤邊風驚𥘉社後葉墜未

霜前衰草襯斜日暮雲扶逺天何當見真𧰼止

可入無言

    晨起

山髙水復深無計奈而今地盡一時事天開萬

古心䡖烟籠曉閣微雨散青林此景雖平淡人

間何處㝷

    月夜

雨霽風自好秋深天未寒移牀就堦下看月出

林端有酒欲共飲無賔可同歡他時遇良友此

景復求難

    盆池

三五小圎荷盆容水不多雖非大薮澤亦有小

風波粗起江湖趣殊無鴛鷺過幽人興難遏時

遶醉吟哦

    逰山二首

洛川多好山伊川多美竹逰既各有時雖頻無

倦目貪清非傷廉瀆幽不爲辱麋鹿不害人心

無害麋鹿

二室多好峯三川多好雲㸔之不知倦和氣潜

生神一慮(⿱艹石)動蕩萬事從紛紜人言無事貴身

爲無事人

    龍門道中作

物理人情自可明何甞慼慼向平生卷舒在我

有成筭用捨隨時無定名滿目雲山俱是樂一

毫榮辱不湏驚侯門見說深如海三十年來掉

臂行

    名利吟

名利到頭非樂事風波終乆少安流稍鄰美譽

無多取𦆵近清歡與賸求美譽既多湏有患清

歡雖賸且無憂㴞㴞天下曽知否覆轍相㝷卒

未休

    何事吟

何事教人用意深出塵些子索沉吟施爲欲似

千鈞弩磨礪當如百錬金釣水誤持生殺柄着

棊閑動𢧐争心一盃美酒𦕅康濟林下時時或

自斟

    三十年吟

三十年間更一世其間堪𥬇復堪愁天生天殺

何甞盡人是人非殊未休善偶鴛鴦頭早白能

啼杜宇血先流須知𨚫𬒳才爲害及至無才又

𨚫憂

    逰洛川𥘉出厚載門

𥘉出都門外西南指洛陬山川開逺意天地掛

雙眸村落桑榆晚田家禾𮮐秋民間有此樂何

必待封侯

    宿延秋庄

驅車入洛周下馬弄飛泉乍有雲山樂殊無朝

市喧非唯快心志自可忘形言借問塵中有誰

爲得手先

    宿壽安西寺

好景信移情直連毛骨誠為憐多勝槩尤喜近

都城竹色交山色松聲亂水聲豈辤終日愛解

榻傍虚楹

    過永濟橋二首

山背錦幈開河臨永濟廻𡈽田平似掌桑柘大

如槐斜日射虹去低雲將雨来無涯負清景長

是愧非才

一水一溪門溪門雲復屯珍禽轉喬木幽鹿走

荒榛雨脚拖平地稲畦扶逺村髙城半頽缺興

廢事休論

    至福昌縣作

清景㡬人愛愛之當逺㝷及臨韓嶽近始見洛

川深縣在雲山腹民居水竹心無機𩔗閑物愈

覺少知音

    燕堂即事

川上數峯青林間一水明閉雲無定體幽鳥不

知名逰侶既非約歸期莫計程錙銖人世事休

强作威獰

    上寺看南山

疊疊是峯巒西連梁雍寛與其行裏看不(⿱艹石)

中觀包括經唐漢并吞歴晉韓消沉事難問唯

爾尚㠝岏

    縣尉𪠘宇蓮池

縣尉小齋前水清池有蓮豈唯觀菡蓞兼可聼

潺湲宛𩔖江湖上殊非塵𡈽邊古人用心處料

得不徒然

    女几祠

西南有髙山山在杳SKchar間神仙不可見滿目空

雲煙千年女几祠門臨洛水𫟪但聞霓裳曲世

人猶或傳

    故連昌宫

洛水来西南昌水来西北二水合流處宫墻有

遺壁行人徒想像往事皆陳迹空餘女几山正

對三鄉驛

    川上懐舊

去秋逰洛源今秋逰洛川川水雖無情人心剛

悄然目亂千萬山一山一重煙山盡煙不盡煙

與天相連

田夫忙治禾水禽閑求魚二者皆苦食動静何

相殊事過見休慼時來知卷舒回顧此二物易

地還何如

爲今日之山是昔日之原爲今日之原是昔日

之川山川尚如此人事冝信然幸免紅塵中隨

風浪着鞭

地逈川原闊村孤煙水閑雷輕龍過一柞浦雲

亂雨移山田者荷鋤去漁人背網還伊予獨霑

濕猶在道途間

    燕堂暑飲

燕堂通髙明簷依㫁崖嶔凉風来松梢清泉飛

竹隂佳果間紅緑旨酒隨淺深𨚫思闤闠間鬰

蒸不可任

    燕堂閑坐

天網踈難漏世網密莫通我心乆不動一脫二

網中高竹漱清泉長松迎清風又云蕭洒松間月清泠竹外風

此時逢此景正與此心同

    立秋日川上作

冨貴固難愛貧寒易得愁休将少時態移作老

年羞既有非常樂湏防不次憂誰䏻保終始長

作國公侯

    辨熊耳

昔禹别九州導洛自熊耳熊耳自有兩未審孰

爲是東者近成周西者隔丹水書傳稱上洛斯

言得之矣

    登女几

予看山多矣未甞逢此竒巨崖如格虎險石(⿱艹石)

張旗雲意閑舒卷巖形屡改移丹青難状處四

靣盡如斯

    川上南望伊川

山留禹鑿門川閣堯水㾗古人不復見古跡尚

或存𡻕月易凋謝善惡難湮淪無作近名事強

邀世俗尊

    牧童

隨行笠與簑未始散天和暖戯荒城側寒偎古

塚阿數聲牛背笛一曲隴頭歌應是無心問朝

廷事(⿱艹石)

    夢中吟三鄊道中作

夢中說夢猶能憶夢𮗜夢中還又隔今日恩光

空喜𭭕當年意愛難㝷覔水成流處豈無聲花

到謝時安有色過此相逢陌路人都如元来曽

相識

    秋懐三十六首

七月夜𥘉長星斗争煌煌庭除經小雨枕簟生

微凉照物無遁形虚鑑自有光照事無遁情虚

心自有常

晴牕日𥘉曛幽庭雨乍洗紅蘭静自披緑竹閑

相𠋣榮利(⿱艹石)浮雲情懐淡如水見非天外人意

從天外起

明月生海心凉風起天未物象自呈露𬓛懐驟

披豁悟盡周孔道觧開仁義結禮法本防姦豈

爲吾曹設

踈雨滴高梧微風挼弱柳此景𡻕𡻕同世人自

白首俗慮易縈仍塵𬓛難抖擻浮生巳夢中其

間強爲有

清湍文鴛鴦寒潭繡鸂䳵長天淨如水不廢秋

江碧男子一寸心壯士萬夫敵菡萡香風中扁

舟㑹相憶

昨日思沃漿今日思去扇豈止人戈矛炎凉自

交戰利害生乎情好尚存乎見欲人爲善人必

須自爲善

甘𤓰青如藍紅桃鮮(⿱艹石)血不忍以手拈而况用

齒齧其色已可愛其味又更絶食此無珍言哀

哉口與舌

國命在乎民民命在乎食聖人雖復生斯言固

不易虚惠豈足尚教人以姑息虚名豈足髙教

人以縁飾

周詩云娶妻周易云歸妹七夕世俗情乞功児

女態日暮雲雨過人謂牛女㑹雲雨本無蹤牛

女豈相配

清風無人兼自可入吾手明月無人并自可入

吾牗中心既已平外物何甞誘餘事豈足論但

恐樽無酒

青焦葉披敷碧蘆枝偃亞風雨蕭蕭天更漏沉

沉夜彼物固無嫌此情又何訝但念征路人天

涯尚留掛

淡煙羃踈林輕風梟寒雨日暮人巳歸群鷄猶

啄𮮐此心固不動此事極難處一言以蔽之尚

恐費言語

八月災凉均氣味亦自好臨虚喬木低逺望行

人小有跡事皆妄無心物都了何須更問辛願

君自食蓼

黄𮮐秋正熟黄鷄秋正肥此物劇易致古人多

重之可以迓賔友可以奉親闈有褐能卒𡻕此

外何足爲

稲稌天所生麴孽人所製醸之命爲酒飲之可

成醉剛者使之柔懦者使之毅善移造物權其

功亦不細

秋色日漸深老心日益懶倦即下堦行閑来弄

書卷廣陌多風塵見說難開眼侯門巳是深帝

閽又復逺

塞鴻猶未來梁燕巳辭去雲山千萬重相逢在

何處岌嶪都城門繚遶長亭路風土敗人衣𦆵

新又成故

㫁續蟬聲外稀踈鴈下前年光空去也人事益

蕭然洗竹留新笋飜書得舊編誰知飬心者肯

與世争權

中秋光景好中州煙水竒天重𥘉寒候人便半

醉時榻縁明月掃𬓛待好風吹一㸃胷中事人

間都不知

良月滿高樓高樓仍中秋午夜冷露下千里寒

光流何人将此鑑拂拭新磨休照破萬古心白

盡萬古頭

寒露綴衰草凄風揺晚林鳥聲上復下天氣晴

還隂節改一時事人懐千古心誰云子期死舉

世無知音

風柳散如梳霜雲淡如掃高樓破危空低煙梟

寒草此際興不盡何以戰秋老止可将酒瓶同

向西風倒

池荷日取敗籬菊日就榮其于品彚間自與節

氣争盛衰不同時賢愚難並行安得松桂心四

時長青青

人老秋更老山深水復深髙木巳就脫慧禽空

好音筋骸非𭧽日道徳負𥘉心頼有餘編在時

時尚可㝷

九月氣乍肅衰柳猶有蟬霜外踈鍾断風餘清

籟傳千山亂逺月一鶚摩高天自非出世人而

敢危行言

飽霜𥠖多紅乆雨榴自罅此果世稱珍厥味是

可詫地有百物備天無一言掛我患尚有言不

得同造化

惟南有美橘惟北有美栗厥包或頗同厥味信

不一天地豈無情草木皆有實物本不負人人

負于物

蛺蝶遶寒菊蟋蟀鳴空階門前有犬卧盡日無

客来清波静中流白雲閑處堆何以發天和時

飲酒一盃

紅葉戰西風黄花𥬇寒日天道有消長人事無

固必静勝得遺味夢去知餘失利害不相㳂是

非然後出

九日登髙㑹㝷幽講雅歡俗風追故事天氣薦

輕寒白酒連醅飲黄花帶露觀消沉浮世事何

足重汍瀾

山横暮靄中鳥逝孤煙外殘菊憂霜摧幽蘭懼

風敗患難人不喜冨貴人所愛我心曰不有愛

憎豈能賣

水寒潭見心木落山露骨始信天無涯萬里不

隔物脫衣掛扶桑引手探月窟不負仁義心區

區五十一

草緑露霑衣草衰風切肌物情非作異人意強

生疑岐動楊朱泣𢇁添墨字悲知之何太晚徒

自淚淋漓

萬里晴天外一片霜上月長松挺青葱群卉入

消歇有齒日益衰有髪日益脫𫉬罪固巳多此

公難屑屑

草枯山川貧木落天地痩土口風天行雲罅日

微漏既徃不復追未來尚可救餘事不忍言言

之必成咎

飲酒不甚多數盃醺心顔未醺不可止既醺𭄿

亦難誰云萬物廣豈出天地𨵿誰云萬事廣豈

出人情間

    和陜令張師柔石柱村詩

君爲陜縣令我實康公孫始祖有遺烈託君訪

其存夫君有詩來題云石柱村石柱之始立於

古無所根就勒分陜銘惟唐人之言既歴年所

多首尾無完文難以從考正将焉求其源我患

讀書寡知識無過人經書史傳外不能破羣昬

從長卿公羊冝自陜而分從君陳畢命冝成周

而云二者兼取之於義似或尊分政東西郊可

以陜洛論此說如近之庻㡬緩紛紜甘棠之蔽

芾石柱之青新當時之盛事予不得而親二南

之正化二公之淸芬千載之美談予可得而聞

經而任傳儒者固不遵作詩以明之馳此庸

報君




伊川擊壤集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