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川擊壤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卷第一 伊川擊壤集 卷第二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三

伊川擊壤集卷之二

    秋日飲鄭州宋園示管城簿周正叔

二都相去四百里中有名園屬宋家古木參天

羅劒㦸長藤垂地走龍蛇我來遊日逢秋杪君

爲開筵對晚花飲散竹軒㣲雨後凌晨歸路起

棲鴉

    重陽日再到共城百源故居

故國逢佳節登臨但可悲山川一夣外風月十

年期白髪飄新𩯭黄花遶舊籬鄊人應𥬇我晝

錦是男兒

    過陜嘉祐三年

吾祖道何光二南分一方開周爲太保封陜輔

成王歳月装遼邈山川造渺茫世孫雖不肖猶

觧憶甘棠

    題黄河

誰言爲利多于害我謂長渾未始清西至崑崙

東至海其間多少不平聲

    過潼關

禁密因離亂機閑爲太平山河雖設險道徳豈

容爭不究千一義空傳百二名遐方乆無外何

復用雞鳴

    題華山

域中有五嶽國家謹時祀華嶽居其一作鎮雄

西裔唐號金天王今封順聖帝吁咈哉(⿱艹石)神僣

𥨸同天地

    宿華清宫

天寳𥘉六載作宫于温泉明皇與妃子自此歳

幸焉紫閣清風裏崇巒皓月前柰何雙石甕香

溜尚㳙㳙

    登朝元閣

繡嶺岌層巒岧嶤十九盤微微經雨後杳杳出

雲端往事金輿逺遺蹤玉像殘至今臨渭水依

舊見長安

    長安道路作

長安道上何沾巾古時道行今時人不知寒暑

與朝暮車輪馬跡常轔轔自是此𡈽亦辛苦雨

作泥𠔃風爲塵泥塵返復不知數大雨大風無

出開

    題留侯廟

㓕項興劉如覆手絶秦昌漢(⿱艹石)更棊卷舒天下

坐籌日鍜錬心源辟糓時黄石公傳皆是用赤

松子伴更何爲如君才業求其比今古相望不

記誰

    題淮隂侯廟十首

一身作亂冝從戮三族全夷似少恩漢道是時

𥘉雜覇蕭何王佐殆非尊

㨿立大功非不智復貪王爵似專愚造成四百

年炎漢𦆵得安寕反受誅

生身既得逢真主立事何湏作假王誰謂禍階

從此始不冝廻首怨髙皇

一時韓信爲良大千古蕭何作覇臣彼此並干

名教罪罪猶不逮謂斯人

韓信事劉元不叛蕭何惑漢竟生疑當初(⿱艹石)

蒯通語髙祖功名未可知

雖則有才兼有智存亡進退處非真五湖依舊

煙波在范蠡無人継後塵

(⿱艹石)非韓信難除項不得蕭何莫制韓天下湏知

無一手苟非高祖用蕭難

漢家基定議功勲異姓封王有五人不似淮隂

最雄傑敢教根固又生秦

韓信特功前慮寡漢皇負徳尚權安幽囚必欲

擒來斬固要加諸甚不難

(⿱艹石)履𭧂榮須𭧂辱既經多喜必多憂功成能譲

封王印世世長爲列𡈽侯

    鳳州郡樓上書所見

楊柳垂青帶風動如飛蓋危樓思不窮盡日閑

相對鳥去林自空雲移山不礙情隨雙燕還意

孤鴻㑹晚角時㫁續層崖遞明晦殘陽掛踈

紅逺水生微瀬塞目煙岑密都城(⿱艹石)天外如何

乆客心東望憑欄殺

    自鳳州還至秦川驛𭔃守倅薛姚

歡聚九十日廻首都如夣明月與清江東軒又

難共

    謝西臺張元伯雪中送詩

洛城雪片大如手爐中無火樽無酒凌晨有人

來打門言送西臺詩一首

    送椅氏張主簿

人間仕官㡬千里堂上親闈别两重須念鵬飛

從此始方今路險善求容

    新正吟嘉祐五年

蘧瑗知非日宣尼讀易年人情止于是天意豈

徒然立事情尤倦思山興益堅誰能同此志相

伴老伊川

    春遊五首

五嶺梅花迎臘開三川正月賞寒梅相去萬里

先一月始知春色從南來何人妙曲傳羗笛盡

日淸香落酒盃料得天涯未歸客也應臨此重

徘徊

洛城春色浩無涯春色城東又復嘉風力緩揺

千𣗳柳水光輕盪半川花煙晴翡翠飛平岸日

暖鴛鴦下淺沙不見君王西幸乆遊人但感𩯭

空華

二月方當爛漫時翠華未幸春無依緑楊隂裏

㝷芳遍紅杏香中帶醉歸数片落花蝴蝶趂一

竿斜日流鸎啼清樽有酒慈親樂猶得堦前戯

綵衣

人間佳節唯寒食天下名園重洛陽金谷暖横

宫殿碧銅駝晴合綺羅光橋𫟪楊柳細垂地花

外鞦韆半出墻白馬蹄輕草如剪爛遊於此十

年强

三月牡丹方盛開鼓聲多處是亭臺車中逰女

目𥬇語楼下㸔人閑往來積翠波光揺帳幄上

陽花氣撲樽罍西都風氣所冝者草木空妖誰

復哀

    竹庭睡起

竹庭睡起閑𨼆几悠悠夏日光景長鸎方引雛

教嫩舌杏正垂實装輕黄雨滴幽夣時㫁續風

飜逺思還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小渠弄水緑隂密廻首又且数

日强

    秋逰六首

七月芙蕖正爛開東南園近日徘徊有時風向

池心過無限香從水靣来罨𦘕溪深方誤入洞

庭湖晚未成廻坐來一霎蕭蕭雨又送新凉到

酒盃

先秋顥氣巳潜生洛邑方知節𠉀平庭院乍凉

人共喜園林經雨氣尤清廻舟伊水風微溜緩

轡天津月正明自有臯夔分聖念好将詩酒樂

升平

八月光隂未甚凄松亭竹榭尤爲冝况當晝夜

𥘉停處正是炎凉得所時明月入懐如有意好

風迎靣似相知閑人歌詠自怡恱不管朝廷不

採詩

家住南城水竹涯乗秋行樂未嘗𧇊輕寒氣𠉀

我自愛半醉光隂人莫知信馬天街㣲雨後凭

欄僧閣晚晴時十年羙景追㝷遍好向風前摘

白髭

九月風光雖巳暮中州景物未全衰眼觀秋色

千萬里手把黄花三两枝羙酒易消閑𡻕月青

銅休照老容儀若言必使他人信𤁋盡丹誠誰

肯知

霜天寥落思無窮不奈樓髙逼望中四靣溪山

徒滿目九秋宫殿自危空雲横逺嶠千㝷直霞

亂斜陽数縷紅無限傷情言不到共誰開口向

西風


    秋日即事

鳥聲亂晝休為誰苦驅逼蟲聲亂夜庭為誰苦

勞𭛠嗟㢤彼何短一槩無休息借問此何長兩

䏻忘語黙





    啇山道中作

十舎到啇顔雖遥不甚艱東西遡洛水表裏看

秦山身在煙霞外心存人子間庭闈况非逺自

可指期還

    和商洛章子厚長官早梅

只應王母專輕巧剪碎天𫟪亂白雲無限清香

與清艶樽前飫享盡輸君

梅覆春溪水遶山梅花爛漫水潺湲南秦地暖

開仍早比至春𥘉巳數畨

群芳萬品遞相催(⿱艹石)說高標獨有梅㑹得東君

無别意爲憐清淡使先開

霜扶清格髙髙起風駕寒香逺逺留太守多情

客多感金樽倒盡是良籌

    商山旅中作

殘火昬燈夜正沉黙思前事擁寒衾霜天皎月

雖千里不抵傷時一寸心

    和商守宋𭅺中早梅

山南地似嶺南温臘月梅開巳浹辰恥與百花

争俗態獨殊群艶占先春角中飄去凄於骨笛

裏吹来妙入神秀額粧殘黏素粉𦘕梁歌暖起

輕塵宰君惜艶獻州牧太守分香及野人手把

數枝重疊嗅忍教芳酒不濡脣

    和人放懐

爲人雖未有前知冨貴功名豈力爲滌蕩𬓛

須是酒優游情思莫如詩况當水竹雲山地忍

負風花雪月期男子雄圗存用捨不開眉𥬇待

何時

    和商守登樓看雪

西樓賞雪眼偏明次第身疑在水晶千片萬片

巧粧地半舞半飛斜犯楹形如玉屑依還碎體

似楊花又更輕誰謂天涯有羈客一般對酒兩

般情

    和啇守西樓雪霽

大雪𥘉晴日半曛髙樓何惜上仍頻数峯𡷾崒

劒鋩立一水縈䊸水縷新崑嶺移歸都是玉天

河落後盡成銀幽人自恨無佳句景物從来不

負

    和商守雪殘登樓

殘雪巳消氷巳開風光漸𮗜擁樓㙜旅人未遂

日邊去春色又從天上来况是樽中常有酒豈

堪嶺上𨚫無梅(⿱艹石)非太守金蘭契誰肯傾心重

不才

    和啇守雪霽對月

雪滿群山霜滿庭光寒月碾一輪輕羈懐殊少

曏時樂皓彩空多此夜明竹近簾櫳饒碎影風

㴠臺榭有餘清恨無好句酬佳景徒自凄凉夢

不成

    和商守雪霽登樓

百尺危樓小雪晴晚來閑望逼人清山横暮靄

高還下水隔踈林淡復明天際落霞千萬𫃵風

餘殘角兩三聲此時此景真堪𦘕只恐丹青筆

未精

    旅中𡻕除

比到明年無數刻且令芳酒更斟回星杓建丑

晦将盡歳箭射人春又来不用物情閑作便大

都心緒巳成灰 -- 灰 浮名更在浮雲外瞬見光隂况

復催

    和商守新𡻕嘉祐六年

衰軀在旅逢新𡻕因感平生𩯭易凋飲罷𬓛

還寂寞歡餘情緒𨚫無𦕅望仙風月晴偏好抺

緑簾櫳夜正遥對此塊然唯土木降兹未始不

䰟銷

    追和王常侍登郡樓望山

四賢當日此盤桓千百年人尚厚顔天下有名

難避世胷中無物漫居山事觀今古興亡後道

在君臣進退間(⿱艹石)藴竒才必竒用不然湏負

生閑

    題四皓廟四首

強秦失御血撗流天下求君君不有正是英雄

一作逐時未知鹿入何人手

灞上真人既巳翔四人相顧都無語徐云天命

自有歸不(⿱艹石)追蹤巢與許

漢皇傲物終難屈太子卑辭方肯出雖老猶能

成大功至今髙義如星日

田横入海猶能得商至長安百里强能使四人

成美節始知高祖是真王

    謝商守宋𭅺中𭔃到天柱山戸帖仍

    依元韻

商於飛到一符新遂已平生分外親尤喜紫芝

先入手西南天柱與天鄰

𥘉心本欲踐臣鄰帝里司回斗柄春今日得居

天柱下不憂先有夜行人

不将生殺奏嚴宸𨚫抱煙嵐學𨼆淪多謝史君

虚右席重延天柱一山人

一簇煙嵐鏁亂雲孤髙天柱好棲真從今便作

西歸計免向人間更問津

無成麋鹿乆同群占籍恩深荷史君萬古千今

名與姓得隨天柱數峯存

    𭔃商守宋𭅺中

𥘉返洛城無限事閑人體分似相違如今一向

覺優逸𨚫𩔗商顔嘯傲時

    小圃睡起

門外似深山天真信可還軒裳奔走外日月徃

来間有水園亭活無風草木閑春禽破幽夢枝

上語綿蠻

    遊山三首

城邑又作闤闠乆居心自倦闉闍𦆵出眼先明龍門

看盡伊川景女几聼殘洛水聲太宰觀餘紅日

旭天壇望罷白雲生此身巳許陪真侣不爲錙

銖起重輕

春盡登臨正得冝人情天氣兩融怡泛舟伊水

風廻夜垂釣溪門月上時逸興劇慿詩放肆病

軀唯仰酒扶持浮生日月無多子忍向其間更

歛眉

樂則行之憂則違大都知命是男児至微功業

人難必儘好雲山我自怡休憚煙嵐雖逺處且

乗筋力未衰時平生足外更何樂富貴榮華過

則悲

    二色桃

施朱施粉色俱好傾國傾城艶不同疑是蘂宫

雙姊妹一時俱肯嫁春風

    登山臨水吟

山有喬峯水有濤未能容屐豈容舠非無仁智

斯爲樂少有登臨不憚勞言味止知甘繪炙語

真誰是識瓊瑶自慙不盡人才處長恨今人論

太髙

    謝冨丞相招出仕二首

相招多謝不相遺将謂胷中有所施(⿱艹石)進豈能

禁吏責既閑安用更名爲将命者云如不欲仕亦可奉致一閑名目

願同巢許稱臣日甘老唐虞比屋時滿眼清賢

在朝列病夫無以繫安危

欲遂終焉老閑計未知天意果如何㡬重軒冕

酬身貴得似雲山到眼多好景未甞無興詠壯

心都巳入消磨鵷鴻自有江湖樂安用區區設

網羅

    荅人語名教

開闢而来世教敷其間雄者號真儒修身有道

名先覺何代無人逹奥區煥(⿱艹石)丹青經史義明

如日月聖人途鯫生涵泳雖云乆天下英才敢

厚誣

    送王伯𥘉學士赴北京機冝

丈夫志氣蓋棺定自有雄圖繫重輕去路不能

無感舊到官争忍便忘情閑時語話貴精密先

事經營在太平誰謂禦戎無上䇿伐人謀處不

須兵

    荅人放言

經時不見意何如重出新詩𥬇語𥘉物理悟来

添性淡天心到後覺情踈已全孟樂君無限未

識蘧非我有餘大率空名如所論此身甘老在

樵漁







伊川擊壤集卷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