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伊川擊壤集 卷第一
宋 邵雍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卷第二

伊川擊壤集卷之一

       伊 川 邵 雍 堯夫

    觀棊大吟

人有精游藝予甞觀奕棊筭餘知造化着外見

㡬微好勝心無巳爭先意不低當人盡賔主對

靣如蠻夷財利激于𠂻喜怒見于頄生殺在于

手與奪指于頥戾不殊氷炭和不侔塤箎義不

及朋友情不通夫妻珠玉出懐䄂龍蛇走肝脾

金湯起樽爼劒㦸交幈幃白晝役鬼神平地蟠

蛟螭空江響雷雹陸海誅鯨鯢寒暑同舒慘昬

明共蔽虧山河燦於地星斗㑹璇璣因覩輸嬴

𫝑飜驚寵辱蹊髙卑易裁制返覆難拘羈心迹

旣一判利害不兩提卷舒當要㑹取捨在須斯

智者傷于詐信者失于椎真僞之相雜名實之

都隳得者失之本福爲禍之梯乾坤支作訟離

坎變成睽弧矢相凌犯言辭共詆欺何甞無勝

負未始絶興衰前日之所是今日之或非今日

之所强明日之或嬴以古觀後世終天露端SKchar

以今觀徃昔何止乎庖犧堯舜行揖譲四㐫猶

趄趑湯武援干戈三老誠有譏雖臯陶陳謨而

伊周獻規曽未免矣夫療骨而傷肌仁爲名所

敗義爲利所擠治亂不自已因革徒從冝與賢

不與子賢愚生瑕玼與子不與賢子孫生瘡痍

或苗民逆命或有扈阻威或羿浞起釁或管蔡

造疑或啇人征葛或周人乗𥠖或鳴條振旅或

牧野搴旗灼見夏臺日曽照升自陑安知姜里

月不照逾孟師厲王奔于SKchar幽王死于驪平王

遷于洛𧹞王敗于伊或盟于召陵或㑹于黄池

或戰于長岸或弑于乾谿或入于鄢郢或棲于

㑹稽或屠于大梁或入于臨淄五覇共吞噬七

雄相鞭笞暴秦㓕六國楚漢决雄雌天盡于有

日地極于無涯遐邇都包括縱横悉指揮井田

方奕奕兵甲正纍纍易之以阡陌畫之以郊畿

銷之以𨦟鏑焚之以書詩罷侯以置守強𠏉而

弱枝重兵棲上郡長城塹𫟪陲自謂磐石固萬

世無巳而迴天于指掌割地于階墀視人(⿱艹石)

蟻用財如沙泥阿房宫未畢祖龍車至戯驪山

卒未放陳渉兵自蘄㶚上心非淺鴻門氣正滋

咸陽起煙㷔南鄭𡚒熊羆人鬼同交錯風雲共

慘凄項強劉未勝得鹿莫知誰約法三章在收

兵五國隨廟堂成筭重帷幄坐籌竒廣武𧴀貅

怒鴻溝虎豹飢滎陽留紀信垓下别虞SKchar三傑

才方展千年運正熈山川舊形勝日月新光輝

正朔承三統車書混四維方隅無割據窮僻有

羈縻后族爭行日軍分南北司當時無佐命何

以救顛隮百戰方全日長兵震天垂豈知巫蠱

事禍起劉屈𨤲冢宰司衡日重明正渺瀰見危

能致命無忝寄孤遺劇賊欺孤日行同狐與貍

宫中凌寡婦殿上逐嬰児龍戰知何所氷堅正

在兹潰堤雖患水禦水敢忘堤東漢重晞日昆

陽屋瓦飛幽憂新室鬼狼籍漸臺屍鄗邑追隆

凖新安掃赤眉再逢火徳王復覩漢官儀竇鄧縁

中饋閻梁挾牝雞經何功殆盡至董業都糜河

洛少煙火京都多蒿藜長天有鳥度白骨無人

悲城有隍湏復羊無血可刲大厦之将顛非一

木可支孟徳提先手仲謨藉世資玄徳志不遂

竟終于涕洟西晋尚清談大計懸品題婦人執

國命骨SKchar生厲疪二主𫎇霜露五胡犯鼎𢑱世

無管夷吾令人重歔欷廣陌𦍑塵合中州胡馬

嘶龍光射牛斗日影化虹蜺闢草來洛汭墾田

趨江湄二百有四年方駕而並馳東晋分南尾

時或産靈芝凡經五改命至陳卒昌隋國破西

風暮城荒春草萋長江空滿目行客浪一作

衣後魏開北首孝文㡬緝綏河隂旋有變國分

爲東西爾朱𡚒高氏宇文㓕北齊及隋始併陳

四海爲藩籬泛汴公私匱征遼士卒疲有身皆

厭苦無口不嗟恣處處稱年號人人思亂離中

原未有主誰識非鹿麋千一難知日天人相與

期龍騰則雲靄虎歩則風凄母后專朝日相仍

紊宫闈可嗟桓彦範不殺武三思繡嶺喧歌舞

漁陽動鼓鼙太平其可傲徒罪一楊妃劒閣離

天日潼関漏虎𧴀兩京皆覆没九廟咸傾歌樂

極則悲至恩交則害𢹂事無可柰何舉目誰與

比自此藩方盛都無臣子祗恃功而不朝討賊

以爲詞各擁部兵盛誰憐王室卑邀朝廷姑息

觀社稷安危攻取非君命誅求本自肥乗輿時

播越扈從或參差尾大知難運鞭長豈易麾長

姦憂必至飬虎害終貽國歩何顛沛君心空忸

怩時來花爛漫𫝑去葉離披十姓分中夏五家

遞通逵徒明星有爛但東方未晞𦆵返長蘆鎮

旋驅胡栁陂絳霄共目取玄武火何癡中渡降

堪罪欒城死可SKchar太原朝見入劉子夕聞啼事

體重重别人情旋旋移棄灰猶𨼆火朽骨尚稱

⻱譎詐多隂中艱憂常自罹撓防膚革易患救

腹心遲語禍不旋踵言傷浪噬臍欲升還隕落

将墜𨚫扶持瞑眩人皆惡康寕世共晞湏能蠲

重疾始可謂良醫乆廢田磽確難行路險𡾟不

逄真主出何以見施爲家國邅廻極君臣際㑹

稀上天生假手我宋遂開基睿筭隨方設群豪

引領歸迄今百餘載兵革民不知成敗須歸命

興亡自繫時天機不常設國手無常施往事都

陳跡前書略可依比觀之愽弈不差乎毫𣯛消

長天旋運隂陽道範圍吉凶人變化動静事樞

機疾走者先顛遲茂者後萎與其交受害不(⿱艹石)

兩忘之求魚必以筌𫉬兎必以罤得之不能忘

羊質而虎皮道大聞老子才難語仲尼造形能

自悟當局豈憂迷黒白焉能浼死生奚足猗應

機如破的迎刅不容𢇁勿訝傍人𥬇休防冷眼

窺既能通妙用何必患多𡵨同道道亦得先天

天弗違窮理以盡性放言而遣辭視外方知簡

聼餘始識希大羮無以和玄酒莫能漓上兵不

可伐巧暦不可推善言不可道逸駕不可追兄

弟專乎愛父子主于慈天下亦可授此著不可

    過温寄鞏縣宰呉秘丞皇祐元年

風軟玉溪騰醉騎花繁石窟𣻌歌舟相望咫尺

仙凡隔不得同陪三月遊

    新居成呈劉君玉殿院

履道坊南竹徑脩綠楊隂裏水分流衆賢買得

澄心景獨我居爲飬志秋(⿱艹石)比陳門成巳僣苟

陪顔巷亦堪憂無端風雨雖狂暴不信能凌沈

𨼆侯

    寄謝三城太守韓子華舎人

洛陽自爲都二千有餘年舉歩圗籍中開目今

古間西北岌宫殿東南傾山川照人伊洛清迎

門嵩少寒水竹最佳處履道之南偏下有幽人

室一徑通柴関蓬蒿𨼆其居藜藿品其飡上親

下妻子厚薄隨其縁不堪憂巳亦不改安閱

史悟興亡探經得根源有客謂予曰子獨不通

SKchar清朝能用才聖主正求賢道徳與仁義不徒

為空言功業貴及時何不求羙官上食天子禄

下拯蒼生殘通衢張大第負郭廣良田朱門爛

金紫青樓䌓管絃外廐列肥駿後庭羅纎妍入

則坐虚堂出則乗華軒冠劒何燁燁氣體自舒

閑髙談天下事廣坐生晴煙人莫敢仰視屏息

𠉀其顔此所謂男子志可得而觀又何必自苦

形容(⿱艹石)枯鱣道古人行事拾前世遺編而臨水

一溝而愛竹數竿此所謂匹夫節何足而攀予

敢對客曰事有難其詮身非好敝緼口非惡珎

羶豈不知繫匏而固辭執鞭蓋懼觀朶頥敢忘

賁丘園深極有層波峻極有層巔履(⿱艹石)平地

此非人所艱貧賤人所苦冨貴人所遷處之(⿱艹石)

無事此誠人所難進行巳之道退飬巳之全既

未之易地胡爲乎不堅敢謂客之說曽無所取

焉猗嗟乎玉𠔃産之于荆山和氏雖云知楚國

未爲然汚隆道屈伸進退時後先苟不循此理

玉毀誰之愆道之未行𠔃其命也在天近日遊

三城薄言尚盤桓當世之名卿加等爲之延或

清夜論道或後池𣻌船数夕文酒㑹有無涯之

歡十月𥘉寒外萬葉淸霜前歸來到環堵竹窓

晴醉眠仰謝君子知代書成此篇

    荅寄堯夫先生  頴川韓 絳

君子志於道出處非一端伊尹負鼎爼顔淵樂

瓢簞斯自理適當匪縁情所安超然逹者致邈

矣誰可攀嗟嗟狂(⿱艹石)狷狥巳缺其完軒冕死不

釋山林趍不還我愛邵夫子醇氣充見顔群經

究彼䆳古史閱而刪不爲詭異行巳蹈時俗難

逃名去淇奥築室伊洛間抱業舎仕進竭心奉

親歡脩竹當環堵寒流日潺潺問誰從之逰結

駟𣢾其関兹予乆欣慕欲徃良獨艱幸君適河

内至此解征鞍僚友恃交舊屈致及門䦨前迎

倒我屣布席羅雕盤高談未一二長楫忽歸騫

不意饋雙鯉剖SKchar出琅玕何以報嘉惠永懐金

與蘭

    依韻和張元伯職方歳除嘉祐元年

及正四十六老去恥無才殘臘方廻律新春又

起灰非唯忘利禄况復外形骸白髪巳過半光

隂任自催

    謝鄭守王密學惠酒

堂堂大府來新酒密密小園開好花此日飲之

紅𣗳下還驚不稱野人家

    小園逢春

小𨼆園中百本花各隨紅紫發新芽東君見借

陽和力不减公侯冨貴家

    和張二少卿丈白菊

清淡曉凝霜冝乎殿顥啇自知䏻㓗白誰念獨

芬芳豈爲瓊無艶還驚雪有香素英浮玉液一

色混瑶觴

    生男吟嘉祐二年

我本行年四十五生男方始爲人父鞠育教誨

誠在我壽夭賢愚繫於汝我(⿱艹石)壽命七十𡻕眼

前見汝二十五我欲願汝成大賢未知天意肯

從否

    閑吟四首

平生如仕官隨分在風波所損無紀極所得䏻

㡬何既乖經世慮尚可全天和罇中有酒時且

飲復且歌

予年四十七巳甫知命路豈意天不絶生男始

爲父且免散琴書敢望大門户萬事盡如此何

用過憂懼

居洛八九載投心唯二三相逢各白首共坐多

淸談人事巳黙定世情曽乆諳酒行勿相逼徐

得奉醺酣

欲有一瓢樂曽無二頃田丹誠未貫日白髪已

華顛雲意寒尤淡松心老益堅年來踈懶甚時

憶舊林泉

    和張少卿丈再到洛陽

當年曽任青春客今日重来白雪翁今日當年

巳一世幾多興替在其中

    髙竹八首

髙竹百餘挺固知爲予生忽忽有所得時時閑

遶行自信或未至自知或未明𥨸比于古人不

能無愧情

髙竹臨清溝軒小亦且幽光隂雖屬夏風露已

驚秋月色林間出泉聲砌下流誰知此夜情邈

矣不能收

髙竹巳可愛况在垂楊下幽人無軒冕得此自

可詫枉尺既不能括囊又何謝賈生(⿱艹石)知此慟

哭亦自罷

髙竹碧相𠋣自能發餘清時時微風來萬葉同

一聲道汚得夷理物虚含逺情堦前閑歩人意

思何淸平

髙竹如碧幢翠栁(⿱艹石)低蓋幽人有軒榻日夜與

之對宇静覺神開景閑喜真㑹與其䘮吾真孰

(⿱艹石)從吾愛

髙竹雜高梧還驚秋節𥘉晚凉尤可喜舊帙亦

冝舒池閣輕風裏園林晚景餘人生有此樂何

必較錙銖

髙竹數十尺仍在髙花上柴門晝不開青碧日

相向非止身休逸是亦心夷矌能知閑之樂自

可敵卿相

髙竹逾冬青四月方易葉抽萌如止戈解籜(⿱艹石)

脫甲脩静信可愛遶行不知匝嗟哉凡草木徒

自費鋤鍤






伊川擊壤集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