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新歲經

佛說新歲經 東晉
譯者:曇無蘭

佛說新歲經

東晉天竺三藏曇無蘭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八萬四千人俱。舍利弗、目連等,前後圍遶,聽佛說經。佛處大會,猶如須彌眾山之王,獨峻高顯,如月盛滿照于群星,威光唯景。如紫金耀於是場地,皆作金色,卓然特異,巍巍無侶。於時世尊,與比丘眾俱,清淨無量,如日如雲,終竟三月,以至新歲。諸比丘眾寂然憺怕,一心自思念於道定,無有異想。於是賢者阿難,即從座起,偏袒右臂,右膝著地,長跪叉手,前自歸佛足,以偈歎曰:

   「佛尊所以來,遊此以濟護,三月處於斯,祇樹孤獨園。
   所願以具足,今正是其時,導師無等倫,應宣布新歲。」

於時,世尊聞阿難說偈歎誦,至真寂坐一面,告賢者大目揵連:「汝往詣三千大千世界,幽閑山谷,峻頂石室,悉遍聲告諸比丘眾,始進舊學,逮諸未悟,悉使來會於斯祇樹。所以者何?如來以到欲立新歲。」時大目揵連,踊在虛空,承佛聖旨,而發洪音,告于三千大千世界,其大響中自然演偈,而說頌曰:

   「仁等所以處,林藪山石間,新歲時已到,心所願當成。」

時,諸比丘所在遊居三千大千世界,聞斯偈告,各各以神足若干方便,變現其身,到祇樹園,行詣佛所,受立新歲,并在佛邊,合集弟子,各從異方他土來者,一時都會,凡八十萬四千億姟,欲受新歲。

彼時世尊,告賢者阿難:「汝往擊于揵搥,時今已到。」阿難受教,即從座起,而撾揵搥,聲遍佛土,一佛大國,地獄、餓鬼、畜生,聞揵搥音,承佛威神,一切諸病苦毒悉除,皆得安隱。

於時世尊,以淨梵音,告諸比丘:「汝等宜起行舍羅籌,各各相對,悔過自責,相謝眾失所犯非法,各忍和同,淨身口心,令無餘穢。」時諸比丘,即受佛教,各從坐起,在世尊前,各各相謝,懺悔所失訖,還復坐在其本位。

佛時見眾各還位坐,佛埀慈愍,因從座起,而自叉手,向諸比丘言:「諸比丘眾!當和心相向,向汝悔過。所以者何?我身口意,儻相違失,雖無上尊如來至真無有誤失闕漏之業,心不放逸,不失智慧,無所貪慕,不毀禁戒,於諸聲聞緣覺中,尊德超諸天世間人民,三界最長,而無等侶。又諸比丘!若種姓出家學道,修沙門法,心性各異,志操不同,在斯佛業,當可施行,宜奉訓誨,不得違犯。所以者何?若有比丘,處於聖眾,建立新歲,身行各異,心念不同,而懷諛諂;計彼比丘,不受真正,不應具戒。所以者何?身口意淨,乃善真正。受佛具戒,心抱恭恪,順上中下,不為慢恣,慙愧下意,乃應法戒。所以者何?如是行者,無有怨憎,不為結恨,觀古今法,無有憒亂,建立新歲,亦無瞋恚自大之心。所以者何?戒禁清淨,造立新歲,建立最大。戒不清淨,非佛弟子,猶如死人屍形在地,棄捐塚間;天上世間,諸天人民,各齎良藥,神呪好術,愍念療之,不能使活。如是,比丘!毀犯禁戒,正使入眾,若干新歲,不能自救,建成新歲。所以者何?是人毀戒,會歸自然,因還獲報,地獄、餓鬼、畜生苦毒,酸楚無量,汝勤慎之。」佛說是法已,即從座起,離于草蓐。尋時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箜篌伎樂不鼓自鳴,天於虛空,雨眾名香,而散雜花。佛說是戒法品時,告比丘眾。時諸比丘,各在本坐,以佛聖旨威神之誨,功勳光明,皆以普周,各自起立,心不復樂,在於常坐山巖樹下,唯是為欲。各從座起,稽首佛足,口自白言:「一切諸法,皆從佛受。聖則道本,為一切護,慈愍之目,最尊殊特,聖德無上,超絕無侶,巍巍堂堂,宣布道化。」

於時如來,遷延尊位,懺謝聖眾,矜愍天下,還就草蓐。佛適復坐,聖眾亦然,各就故位,復坐如法。

爾時世尊,見歲時到,愍念諸會,在比丘前,三自令竟。所立畢訖,五比丘從座起,建立新歲,適立新歲。一萬比丘,得成道跡,八千比丘,得阿羅漢,虛空諸天八萬四千,咸見開化,皆發無上正真道意,講說經法。不可計數眾生之類,建立三乘。今佛慈哀,抂屈至尊,處在眾座,度脫危厄,十方蒙濟。

於時難頭和難龍王,各捨本居,皆持澤香栴檀雜香,往詣佛所,至新歲場,歸命於佛及與聖眾,稽首足下,以栴檀雜香,供養佛及比丘僧,便以斯偈,而歡頌曰:

   「其在於山巖,坐於陰樹下,若遊於大海,而懷飢瞋恨。
   來坐立新歲,億載眾生集,供養悉奉佛,得成甘露門。

「於時海龍王,齎赤真珠,化作上妙交露閣帳,廣長四百里,紫紺瑠璃而共合成,手執擎持,行虛空中,出龍宮上,從交露閣,八味水池,流清灑地,供養如來及比丘眾;以交露閣,貢上大聖及比丘僧;以珠瓔珞,散佛聖眾。即說偈言:

   「清淨如虛空,等一自然無,禁戒最清淨,踰珍妙明珠。
   無央數眾輩,坐在於大會,悉供養安住,及諸聲聞眾。」

爾時十方諸菩薩、天龍神王,各從十方面而來合會,化作若干奇妙供具,供養世尊及比丘眾,稽首歸命,諮受經典,各復如是,等無有異,咸來稽首,皆發無上正真道意。於是天人,各各發心,供養世尊及諸聖眾,以偈歎曰:

   「其心以清淨,第一無思議,聖眾最尊長,在於會中坐。
   去離一切想,善除眾垢穢,今日奉供養,所敬不可議。
   開化常眾難,一切諸塵勞,其戒禁清淨,猶寶明月珠。
   常心思惟正,斷眾結瞋恨,今日離垢尊,合會立新歲。
   誨心難調化,遵行猶太山,消礙常行法,佛安立新歲。」

時諸天人,說是偈已,稽首佛足,忽然不現,各歸本宮,而各欣悅以法自娛。

於時世尊,顯大陰涼,眾寶交露,以布聖眾,便說此偈:

   「其戒最清淨,所行甚難逮,今日以樂施,覆遍立新歲。
   貢上安住子,護戒甚清淨,如鶡愛其毛,佛威護新歲。」

佛告諸比丘:「今佛世尊,雖新歲,一年一會,修行法則,清淨道護,嚴身口意三事無穢,奉行十善、四等、六度,蠲除六情、三毒、五蓋、十二牽連,淨如日出照於天下,明暉照耀眾冥消索入于道明,無上正真,一切和同,苦樂無二,乃應道法。」佛於是即說頌曰:

   「諸佛興出快,說經法亦快,聖眾和同快,和常得安樂。」

佛說如是。諸比丘眾,諸天、龍、鬼神、阿須倫,世間人民,聞佛所說,莫不歡喜,作禮而去。

   「最尊行為在舍衛,為眾弟子說如是,一切為在祇樹會,今鉢和蘭造為常。
   舍利弗叉手白佛,願聞等見鉢和蘭,三界有名誠說時,比丘自淨法云何?」
   「舍利弗羅我布草,為於樹下降魔力,若曹布草亦如是,今汝所生當自淨。
   如應賢者坐,是為無所畏,已坐樂無欲,在三界安隱。
   夏行今已竟,為是佛弟子,當各自分別,愍傷在世間。
   今是歲大月,為覺第一智,能自捨身行,見斷若干苦。
   為說諸罪惱,覺知無數苦,是已得道迹,今為鉢和蘭。
   貪欲瞋恚薄,亦能除本癡,為能斷生死,亦不惱想根。
   自致得天上,亦來生人間,是已得二道,今為鉢和蘭。
   已致得天上,亦不得下生,為在所生天,諸愛為已滅。
   世間第一法,尊行為已得,是已得二道,今為鉢和蘭。
   一切諸惡惱,為盡得解脫,已得四甘露,是為無所畏。
   諸冥為已壞,所向一切苦,是二四最道,今為鉢和蘭。
   「一月已竟即得一智,二月已到便得二智,一時三月便得三智,噲樂三智今為鉢和蘭,已拔四瘡無有餘者,已度岸住為得安隱,已竟四月為無所者,已成功德今為鉢和蘭。
   能伏龍頭難頭和羅,須彌山動亦并海水,所致天處皆為其動,目揵連輩今為鉢和蘭。
   「自覺最賢者,為諸處已盡,為世間祐者,佛自說是語。
   常獨行樹間,為譬喻如群,為最辟支佛,今為鉢和蘭。
   三處不復著,眾為意清淨,三神為已定,為己離憍慢。
   在三界無欲,亦不動靜意,安譬如須彌,今為鉢和蘭。
   已行在右四,四道為已定,佛說是賢者,最為眾增德。
   所祠施最安,終無有能敗,佛得眾聚慧,今為鉢和蘭。
   持戒為已具,眾力不能動,法食衣被服,常樂在山間。
   是為已堅行,具足無瑕穢,清淨行者地,今為鉢和蘭。
   持戒斷諸惡,眾叉手受法,為一切所向,眾魔皆為伏。
   諸天常善人,稱譽戒具足,不復覩眾魔,今為鉢和蘭。」

佛說新歲經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