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淨飯王般涅槃經

佛說淨飯王般涅槃經 南北朝 劉宋
譯者:沮渠京聲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淨飯王般涅槃經

宋居士沮渠京聲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俱。爾時,世尊光明韑韑,喻若日出照明世間。

時,舍夷國王名曰淨飯——治以正法,禮德仁義,常行慈心——時被重病——身中四大,同時俱作——殘害其體,支節欲解,喘息不定,如駃水流。輔相宣令國中明醫,皆悉集會,瞻王所疾,隨病授藥,種種療治,無能愈者,瑞應已至,將死不久。

時王煩躁,轉側不停,如少水魚。夫人、婇女見其如是,益更愁惱。

時白飯王、斛飯王、大稱王等,及諸群臣同發聲言:「今王設崩,永失覆護,國將虛弱。」王身戰動,脣口乾燥,語聲數絕,眩目淚下。時諸王等皆以敬意,長跪叉手,同共白言:「大王素性,不好作惡,經彈指頃,積德無厭,護養人民,莫不得安,名聞十方。大王今日,何故愁惱?」

時淨飯王語聲輒出,告諸王曰:「我命雖逝,不以為苦,但恨不見我子悉達,又恨不見次子難陀,以除貪婬世間諸欲;復恨不見斛飯王子阿難陀者,持佛法藏,一言不失;又恨不見孫子羅云,年雖幼稚,神足純備,戒行無缺。吾設得見是諸子等,我病雖篤,未離生死,不以為苦。」諸在王邊,聞如是語,莫不啼泣,淚下如雨。

時白飯王,答淨飯王言:「我聞世尊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去此懸遠,五十由旬。王今轉羸,設遣使者,道路懸邈,懼恐遲晚,無所加益。唯願大王莫大愁悒、懸念諸子。」

時,淨飯王聞是語已,垂淚而言,答白飯王:「我子等輩,雖復遼遠,意望不斷。所以者何?我子成佛,以大慈悲,恒以神通——天眼徹視,天耳洞聽——救接眾生應可度者,如有百千萬億眾生為水所溺,以慈愍心為作船筏而度脫之,終不勞疲。譬如有人為賊所圍,或值怨敵,惶怖失計,不望自濟,唯求救護,依有勢者,欲從恐難而得解脫;譬如有人時得重病,欲得良醫以療其疾;如我今日望見世尊,亦復如是。所以然者?世尊晝夜,常以三時,恒以天眼,觀於眾生應受化者,以慈愍心,如母念子。」

爾時,世尊在靈鷲山,天耳遙聞迦維羅衛大城之中父王悒遲及諸王言,即以天眼遙見父王病臥著床,羸困憔悴,命欲向終,知父渴仰欲見諸子。

爾時,世尊告難陀曰:「父王淨飯勝世間王,是我曹父。今得重病,宜當往見,餘命少在,時嚴速發。我曹應往,及命存在,得與相見,令王願滿。」

難陀受教,長跪作禮:「唯然,世尊!淨飯王者,是我曹父,所作奇特,能生聖子,利益世間,今宜往詣,報育養恩。」

阿難合掌前白佛言:「我隨世尊貪共相見。淨飯王者是我伯父,聽我出家為佛弟子,得佛為師,是故欲往。」

羅云復前而白佛言:「世尊雖是我父,棄國求道,我蒙祖王育養成就而得出家,是故欲往奉覲祖王。」

佛言:「善哉,善哉!宜知是時,令王願滿。」

於是,世尊即以神足,猶如鴈王踊身虛空,忽然而現在迦維羅衛,放大光明。國中人民遙見佛來,皆共舉聲,涕淚而言:「設大王崩,舍夷國名必絕滅矣。」城中人民向佛啼哭,白世尊言:「爾時,太子踰出宮城,詣藍毘樹下而坐思惟,父王見之,稽首敬禮。大王如是命斷不久,唯願如來宜可時往及共相見。」

國中人民宛轉自撲,哽咽啼哭,中有自絕瓔珞者,中有自裂壞衣服者,中有自[打-丁+(稯-禾)]拔其髮者,中有取灰土而自坌者,痛徹骨髓,猶癲狂人。

佛見是已,諫國中人:「無常別離,古今有是。汝等諸人!當思念之,生死為苦,唯道是真。」佛以法雨灌眾生心,以種種法而開解之。

於是世尊即以十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諸佛之法,放大光明;更復重以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放大光明;以從無量阿僧祇劫所作功德,放大光明。

其光照曜,內外通達,周遍國界。光照王身,患苦得安,王遂怪言:「是何光耶?為日月光、諸天光乎?光觸我身,如天栴檀,令我身中患苦得息。

我遂疑怪,儻是我子悉達來也,先現光明,是其瑞耳!」

時,大稱王從外入宮,白大王言:「世尊已來,將諸弟子阿難、難陀、羅云之等,乘空來至,王宜歡喜,捨愁毒心。」

王聞佛來,敬意踊躍,不覺起坐。須臾之頃,佛便入宮。王見佛到,遙舉兩手,接足而言:「唯願如來手觸我身,令我得安。為病所困,如壓麻油,痛不可忍,我命將逝,寧可還反?我今最後得見世尊,痛恨即除。」

佛知父王病重羸瘦,色變難識,覩見形體憔悴叵看。佛告難陀:「觀王本時形體巍巍,顏色端正,名聲遠聞,今得重病,乃不可識;端正形容、勇健之名,今何所在?」

爾時,淨飯王一心合掌,歎世尊言:

「汝願已成就,亦滿眾生願,我今得重病,願佛度我厄。
嚴飾瞿曇種,汝為甚奇特,末世說正法,無護而作護。
法王以法味,灌澤諸眾生,如是後世人,我子極慈孝。
人中之上寶,名達大千界,上至淨居天,獨步無等雙。」

佛言:「唯願父王莫復愁悒!所以然者?道德純備,無有缺減。」佛從袈裟裏出金色臂,掌如蓮華,即以手著父王額上:「王是清淨、戒行之人,心垢已離,今應歡悅,不宜煩惱;當諦思念諸經法義,於不牢固得堅固志,已種善根。是故,大王!宜當歡喜,命雖欲終,自可寬意。」

時,大稱王以恭敬心白淨飯王言:「佛是王子,神力具足,無與等者;次子難陀,亦是王子,已度生死諸欲之海,四道無礙;斛飯王子阿難陀者,已服法味,佛所說法猶若淵海,一句不忘,悉總持之;王孫羅云,道德純備,逮諸禪定,成四道果:是四子等,已壞魔網。」

時,淨飯王聞是語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以自手捉於佛手,著其心上。王於臥處仰向合掌,白世尊言:「我瞻如來目睫不眴,視之無厭,我願已滿,心意踊躍,從是取別。如來、至真多所饒益,其有得見、聞所說者,此輩之等皆是有相、大功德人。今日世尊是我之子,接遇過多,不見捐棄。」

王於臥處合掌心,禮世尊足下,時佛手掌故在王心,無常對至,命盡氣絕,忽就後世。於是諸釋[口*睪]咷啼哭,舉身自撲,兩手拍地,解髻亂髮,同發聲言:「永失覆蓋。」中有自絕瓔珞者,中有自裂壞衣服者,中有取灰土而自坌者,中有自總拔其髮者,中有說王順政治國不枉人民者,中有復言:「諸小國等失其覆護!王中尊王今已崩背,國失威神。」

時,諸釋子以眾香汁洗浴王身,纏以劫波育[疊*毛]及諸繒帛,而以棺斂;作師子座七寶莊挍,真珠羅網垂繞其傍,便舉棺置於師子座上,散華燒香。

佛共難陀在喪頭前肅恭而立,阿難、羅云住在喪足。難陀長跪,白佛言:「父王養我,願聽難陀擔父王棺。」阿難合掌,前白佛言:「唯願聽我擔伯父棺。」羅云復前,而白佛言:「唯願聽我擔祖王棺。」

爾時,世尊念當來世,人民兇暴,不報父母育養之恩。為是不孝之者,為是當來眾生之等,設禮法故,如來躬身自欲擔於父王之棺,即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一切眾山駊騀涌沒,如水上船。

爾時欲界一切諸天與無央數百千眷屬,俱來赴喪:北方天王毘沙門,將諸夜叉、鬼神之等億百千眾,俱來赴喪;東方天王提頭賴吒,從諸伎樂鬼神之等億百千眾,俱來赴喪;南方天王毘樓勒叉,從鳩槃荼鬼神之等億百千眾,俱來赴喪;西方天王毘留婆叉,從諸龍神億百千眾,俱來赴喪,皆共發哀,舉聲啼哭。

時,四天王竊共思議:「瞻望世尊,為當來世諸不孝順父母者故,以大慈悲,現自躬身擔父王棺。」時,四天王俱共長跪,同時發聲俱白佛言:「唯然,世尊!願聽我等擔父王棺。所以然者?我等亦是佛之弟子,亦復從佛聞法意解,得法眼淨,成須陀洹。以是之故,我曹宜擔父王之棺。」

爾時世尊,聽四天王擔父王棺。時,四天王各自變身,如人形像,以手擎棺,擔在肩上,舉國人民,一切大眾,莫不啼哭。

爾時,世尊威光益顯,如萬日並。如來躬身手執香爐,在喪前行,出詣葬所靈鷲山上。有千阿羅漢,以神足力乘虛來至,稽首佛足,復白佛言:「唯願世尊勅使何事!」時,佛便告諸阿羅漢:「汝等疾往大海渚上,取牛頭栴檀種種香木。」即受教勅,如彈指頃,各到大海,共取香薪,屈伸臂頃,便已來到。

佛與大眾共積香薪,舉棺置上,放火焚之。一切大眾見火盛然,皆向佛前宛轉自撲,益更悲哭。有得道者,皆自慶幸;未獲道者,心戰惶怖,衣毛為竪。

爾時世尊,告眾會曰:「世皆無常,苦空非身,無有堅固,如幻如化,如熱時炎,如水中月,命不久居。汝等諸人!勿見此火便以為熱,諸欲之火極復過此。是故,汝等當自勸勉,永離生死,乃得大安。」時火焚燒大王身已。

爾時,諸王各各皆持五百瓶乳,以用滅火。火滅之後,競共收骨,盛置金凾,即於其上便共起塔,懸繒幡蓋及種種鈴,供養塔廟。

時諸大眾同時發聲,俱白佛言:「大淨飯王今已命終,神生何所?唯願世尊分別解說!」

於時,世尊告眾會曰:「父王淨飯是清淨人,生淨居天。」眾會聞是語已,便捨愁毒。

佛說經竟,諸天、龍、神及四天王、所將眷屬,世間人民一切大眾為佛作禮,各自還去。

佛說淨飯王般涅槃經

PD-icon.svg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