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長者音悅經

佛說長者音悅經 三國 東吳于月氏
譯者:支謙
本作品收录于《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長者音悅經

吳月支優婆塞支謙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尊弟子千二百五十人俱,及諸菩薩、清信士女一切普會圍遶說法。

佛告大眾:「彼有長者,名曰音悅,財富無數,年老無子,以為愁慼。雖其然者,宿福所追,其報有四:一者、夫人產男端正無比;二者、五百白馬同時生駒;三者、國王遣使者拜授金印;四者、五百寶船同時俱至。」

阿難白佛:「何等寶船而俱至乎?」

佛告阿難:「長者音悅群族殊多,先此之時,遣五百人乘船入海,既獲眾寶,安隱還家。是故,如來說此四福同時普集。」

長者歡喜,心自念言:「天降福祚,集我之庭,當作甘饌,室族相慶。」即如所言,興作大廚。娛樂盡歡,鼓樂、絃歌聲聞于天。是時四大天王、釋梵天王、諸龍、鬼王、阿須倫王、一切神王,各與眷屬側塞虛空,看此長者福德無量。

如來神達,知此長者歡喜踊躍。因其歡悅,欲往稱歎,若其開解,可殖福栽。如來應時歌頌吉祥八種之音,往於門外而說頌曰:

「長者今日,吉祥集至,一切福應,室族吉利。
昔所殖福,其報有四,大小歡悅,
世間無比,諸天龍神,咸為降伏。
快哉長者!猥獲吉福,如春種禾,
秋則成熟,先作後受,影報隨逐。」

爾時長者聞佛德音,五情逸豫,歡喜而出。見佛恭肅,即便啟言:「瞿曇沙門實為神妙!知我室族吉祥無量。枉屈尊神,來相讚歎。」即以好白[疊*毛]直金千萬兩,奉上如來。佛即受之,而為達嚫。

佛告長者:「財有五危,世人不知,慳悋貪惜,不能減割以周窮乏。壽終神逝,棄財世間。汝今能爾,必獲影報,所生之處,福自歸身。」

長者白佛:「何等五危?」

佛即報言:「一者、大火燒之不覺;二者、大水漂沒無常;三者、縣官奪取無道;四者、惡子用度無限;五者、盜賊所見劫奪。五事一至,不可抑制,譬如有人違犯王法,閉在牢獄,應當誅戮,財物沒入其官,豈復能却之乎?又復譬如阿難邠坻,財寶無數,國王奪取,主不能制,亦非神龍所能止之。所以者何?以其前世布施七悔,是以今世七富七貧。」長者聞說,益增踊躍。於是,如來忽然還到耆闍崛山。

爾時,國內有尼揵異道人,名曰不蘭迦葉,聽聞如來詣長者家,歌頌一偈,猥得長者千萬兩金,心懷悁嫉,心即念言:「瞿曇沙門尚能得金,況我往乞,當不得乎?」又自念言:「我當往求瞿曇沙門所可說偈,然後往乞,必得珍寶。嗟歎之宜,當勝瞿曇。」

不蘭迦葉懷此愚癡、妬嫉之意而往稽首問訊如來,長跪白佛:「薄德無福,衣食不充。傳聞瞿曇詣長者家,歌頌一偈大得珍寶。寧可哀矜,賜所說偈,令吾諷誦。當往咨嗟,冀望得寶。」

如來三達,知此長者却後一時財寶當散,不蘭迦葉不知時宜,遭厄之家而說吉祥,必得長者無量杖痛。如來告言:「不惜此偈。所以者何?汝不知時。卿說此偈,必得楚痛,是故如來違卿所求。若更欲得應時之說、絕妙之句,吾當與汝,既使長者得聞真言,又可免於捶毒之痛。」

不蘭迦葉心自念言:「瞿曇沙門不欲令我往乞珍寶,是故悋惜,不肯與我。」即便重啟:「其於與我,焉知餘事?」

如來慈愍,諫之滿三,終不信解。佛亦豫知:不蘭迦葉前世因緣,應受此痛。如來又云:「罪不可債。」佛即為說吉祥之偈。尼乾諷誦,一歲乃闇。

然後長者失火燒舍,珍奇了盡;五百馬駒同時燒死;所生妙子一旦終亡;王遣使者錄奪金印。後復乘船入海採寶,安隱來還,泊岸數日,五百寶船一旦漂沒。室族大小無不愁毒,譬如有人而被誅戮,未死之頃愁怖難言。

其日,不蘭迦葉往到其門,歌頌如來吉祥之偈:

「長者今日,吉祥集至,一切福應,室族吉利。
昔所殖福,其報有四,大小歡悅,
世間無比,諸天龍神,咸為降伏。
快哉長者!猥獲吉福,如春種禾,
秋則成熟,先作後受,影報隨逐。」

於是不蘭迦葉說此偈時,長者聞之,舉門忿恚:「天下凶殃無過於我。云何此人裸形無恥,在此妖蠱說我吉祥,益我憂煩?」即出捶打,從頭至足無不被患。舉身大痛,匍匐還家。六師宗等逆問其意。答言:「此變正由瞿曇。」內不自剋,反怨世尊。

爾時,世尊在羅閱祇竹園之中,與諸大眾圍繞說法。佛告眾會:「不蘭迦葉前從如來求索一偈,欲詣長者歌頌求寶。如來諫之,其於不信。今已在彼,遭痛毒患。」

阿難白佛:「不蘭迦葉與此長者有何因緣而被此患?」

佛告阿難:「乃昔久遠不可計數阿僧祇劫,時有國王,亦名音悅。復有一鳥,名曰鸚鵡,在王宮上,鳴聲和好。王時晝寢,聞鳥鳴聲驚覺,問其左右:『此為何鳥,鳴聲妙好?』侍者白言:『有一奇鳥,五色焜煌,適在宮上,鳴已便去。』王即遣大眾,步騎絡繹,逐而求之。推尋殊久,捕得與王。王得歡喜,愛樂無厭,即以珠璣、水精、琉璃、真珠、珊瑚瓔珞其身,頭頸、羽翮無不周遍;常著左右,晝夜看視,不去須臾。

「後復有鳥,名曰禿梟,來在宮上。看見鸚鵡獨得優寵,即問鸚鵡:『何緣致此?』鸚鵡答言:『我來宮上悲鳴殊好,國王愛敬於我,取我常著左右,五色珠璣瓔珞我身。』禿梟聞之,心懷嫉妬,心即念言:『我亦當鳴,令殊於卿。國王亦當愛寵我身。』王時出臥,禿梟即鳴,王即驚覺,[嗇*欠]然毛豎,如畏怖狀。王問左右:『此為何聲,驚動怖我?』侍者白言:『有惡聲鳥,名曰禿梟。』王即恚曰:『促遣大眾分布推索!』即得與王。

王令左右生拔毛羽,舉身大痛,步行而去。到其野田,眾鳥問言:『何緣致此?』禿梟瞋恚,不責己身,答眾鳥言:『正坐鸚鵡,故得此患。』」

佛言:「善聲招福,惡聲致禍,罪報由己,反怒鸚鵡。」

佛告阿難:「昔國王者,今長者音悅是;鸚鵡者,我身是;禿梟者,今不蘭迦葉是。昔嫉鸚鵡,即被毒患;今嫉如來,獲痛難言。貪嫉燒身,何況苦難?所以者何?不蘭迦葉誹謗如來,前後六事。何等為六?一者、在於難國,興貪嫉心,誹謗如來;二者、於羅閱祇,以竹園故,誹謗如來;三者、在羅閱祇,詣長者音悅家,貪其金寶,誹謗如來;四者、於摩竭提界,貪於供養,誹謗如來;五者、在維耶離國,貪名利養,誹謗如來;六者、在舍衛國,貪於利養及惜名稱,誹謗如來。于時國王驅逐出國。不蘭迦、葉六師徒等同心說言:『瞿曇實神,莫不敬重;吾等術淺,名稱崩頹,處處見忽,當用活為。』即時以沙而著瓶中,自沈于水,於是壽命終,即入地獄,考治一切,苦痛無量。」

佛重告言:「當未來世多有貪嫉弊惡之人,誹謗、貢高,相求長短,是則自燒痛哉。阿難!是故汝當廣宣斯經,以護將來如斯之黨。」

阿難白佛:「長者音悅昔殖何德獲此四福?何所罪行而復失之?」

佛告阿難:「音悅前世為年少時,欽戴佛法及與聖眾,供養盡忠而願豪富。納妻之後專迷著色,違慢三寶,又無慈心仁接長幼。是故報應,適畢便散。汝開導、宣告,令知其要。」

佛說此已,四部弟子、天、龍、鬼神、國王、臣民一切眾會聞經歡喜,莫不作禮。

佛說長者音悅經

PD-icon.svg 本三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