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曹州编辑

,濟陰。上。開元戶七萬三千一百六十一。鄉一百四十九。

禹貢》豫州之域。於周又為曹國之地,後屬於宋,《左傳》哀公八年,宋景公滅曹。按:曹國在州東北三十七里濟陰縣界,故定陶城是也。七國時屬齊,宋為楚、魏所滅,三分其地,齊得其濟陰、東平。漢為濟陰郡之地,在濟水之南,故以為名。景帝中六年,別為濟陰國。宣帝甘露二年,更名定陶。哀帝更為濟陰郡,屬兗州。後魏於定陶城置西兗州,周武帝改西兗州為曹州,取曹國為名也。隋大業三年,改為濟陰郡。隋亂陷賊,武德四年平孟海公,復為曹州。

州境:東西二百五十九里。南北二百五十九里。

八到:西至上都一千五百二十五里。西至東都六百六十五里。西南至汴州二百四十五里。東至兗州三百七十里。東北至鄆州三百三十里。東南至宋州一百五十里。西北至滑州二百里。

貢、賦:開元貢:蛇床子,葶藶。賦:綿,絹。管縣六:濟陰,冤句,乘氏,成武,南華,考城。

濟陰縣,緊。郭下。本漢定陶縣之地,屬濟陰郡。隋開皇六年於此置濟陰縣,屬曹州。皇朝因之。

曹南山,在縣東二十里。《詩》所謂「薈兮蔚兮,南山朝隮」,是也。

氾水,在縣南。昔漢高祖既定天下,即位於氾水之陽。張晏曰:「氾水在濟陰界。取其汎受弘大而潤下。」按今氾水縣東亦有高祖即位壇,據《叔孫通傳》云「高祖為皇帝,通於定陶就其儀」,在濟陰是也。

菏澤,在縣東北九十里,故定陶城東北。其地有菏山,故名其澤為菏澤。《禹貢》曰:「導菏澤,被孟豬」。

州理中城,蓋古之陶丘也,一名左域。《帝王世紀》「舜陶於河濱,即《禹貢》之陶丘,今濟陰定陶西有陶丘」,是也。《爾雅》曰「再成為陶丘」,成,猶重也。

古曹國,在縣東北四十七里,故定陶是也。定陶故城,堯所居也。堯先居唐,後居陶,故曰陶唐氏。《史記》曰曹叔振鐸者,周武王弟,封於曹。魯哀公八年,宋滅曹,執曹伯陽。自曹叔至伯陽,凡十八葉。又范蠡相越平吳後,變姓名為朱公,居於陶,號陶朱公,亦此地也。

莘仲故城,在縣東南三十里。蓋古之莘國也,伊尹耕於莘野,湯聞其賢,聘以為相,即此地。

三鬷亭,古國也,在縣東北四十九里。湯伐桀,遂伐三鬷,俘厥寶玉。注曰:「三鬷,國名,今定陶是也。」

冤句縣,緊。東至州四十七里。本漢舊縣也,漢初屬梁國,景帝時屬濟陰郡。隋開皇三年罷郡,以縣屬曹州。

煮棗故城,在縣西北四十里。《漢書》「樊噲攻煮棗,屠之」,是也。

濟陽故城,在縣西南五十里。漢濟陽縣也,光武以建平元年生於濟陽縣,明照一室,是歲有嘉禾生,一莖九穗,大於凡禾,因名秀。光武皇考為濟陽令。

袁本初故城,在縣北七十里。袁紹所築。

乘氏縣,緊。南至州五十四里。本漢舊縣也,屬濟陰郡。隋開皇三年罷郡,以縣屬曹州。大業末年廢,武德四年重置。孟海公南北二城,在縣東四十五里。隋末賊帥孟海公所築。

成武縣,緊。西至州一百里。本漢舊縣也,屬山陽郡,後漢改屬濟陰郡。隋於此置戴州,成武縣屬焉。大業二年省戴州,縣移理州城中,後屬曹州。武德五年於金鄉縣重置戴州,縣又屬焉。貞觀十七年廢戴州,縣又屬曹州。

故秺城,在縣西北二十九里。昭帝封金日磾為秺侯。

南華縣,上。東南至州一百二十里。本漢離狐縣也,屬東郡。舊傳初置縣在濮水南,常為神狐所穿穴,遂移城濮水北,故曰離狐。後漢屬濟陰郡。《魏志》 「李典從太祖,遷離狐太守」,然則魏時離狐,郡也。晉屬濟陰郡。隋開皇三年罷郡,縣屬曹州。天寶元年改曰南華,英公李勣、左僕射彭城郡公劉晏,皆此縣人。

濮水,在縣南五里。昔殷紂使師延作靡靡之樂,武王伐紂,師延至投濮水而死,謂此水也。

考城縣,緊。東北至州九十五里。古戴國也,《春秋》隱公十年「宋人、蔡人、衛人伐戴」。後屬宋,楚滅宋,改名曰穀。漢以為菑縣。《國都城記》曰: 「縣西南有戴水,今名戴陂,周回可百餘里。」蓋本戴國,取此陂水為名也。漢之興也,其邑多菑,年數不登,故邑曰「菑」。孝章帝柴於岱宗,過菑縣,詔御史曰:「陳留菑縣,其稱不令。故高祖鄙柏人之名,武帝休聞喜而顯獲嘉,其改菑縣為考城縣。」至晉屬濟陰郡。高齊天保七年省考城縣,移成安縣理此。隋開皇十六年仍改名考城縣,屬宋州。武德五年,改屬曹州。

葵丘,在縣東南一百五十步。《左傳》「齊桓公會諸侯於葵丘」,是也。

大劑陂,即戴陂也,在縣西南四十五里。周回八十七里,與宋州襄邑縣中分為界。

濮州编辑

,濮陽。上。開元戶四萬六千九百二十一。鄉九百一十三。

禹貢》兗州之域。春秋時為衛國地,《左傳》「齊桓公會諸侯於鄄」,注曰:「鄄,衛地,今東郡鄄城縣也。」戰國時屬齊。在漢為濟陰郡之鄄城也。後漢獻帝於此置兗州。晉置濮陽郡,後改為濮陽國,封王子允為王,後為郡。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濮州,大業三年,廢濮州入東平郡。隋末陷於寇賊。武德四年,討平王世充,於此重置濮州。

州境:東西二百三十五里。南北一百三十五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一千六百五十五里。西南至東郡七百九十五里。東北至鄆州一百七十里。南至曹州二百一十里。北至黃河二十里。西南至滑州二百一十五里。

貢、賦:開元貢:絹二十匹。賦:綿,絹。管縣五:鄄城,雷澤,臨濮,濮陽,範。

鄄城縣,緊。郭下。本漢舊縣,屬濟陰郡。隋開皇十六年,於此置濮州,鄄城縣屬焉。大業三年廢濮州,縣屬東平郡。武德四年重置濮州,鄄城縣又隸焉。

黃河,北去縣二十一里。州理城,在故鄄城中。魏文帝以臨淄侯植為鄄城侯。

雷澤縣,上。西北至州九十里。本漢成陽縣,古郕伯國、周武王封弟季載於郕,漢以為縣,屬濟陰郡。隋開皇六年,於此置雷澤縣,因縣北雷復澤為名也,屬濮州。

曆山,在縣北十六里。《史記》曰:「舜耕曆山,耕者讓畔。」灉水、沮水,二源俱出縣西北平地,去縣十四里。雷夏澤,在縣北郭外。灉、沮二水,會同此澤。

姚墟,在縣東十三里。舜生於姚墟。堯母廟,在縣西南四里。

堯陵,在縣西三里。自堯即位,至永嘉三年,二千七百二十一年,記於碑。貞觀十一年有詔,禁人芻牧,春秋奠酹。

臨濮縣,上。北至州六十里。本漢成陽縣地,屬濟陰郡。隋開皇十六年,分鄄城南界、雷澤西界置臨濮縣,屬濮州。南臨濮水故以為名。大業二年廢,武德四年重置。

清丘,在縣西三十五里。

濮陽縣,上。東至州八十里。本漢舊縣也,古昆吾國,即帝丘,顓頊之墟也。昆吾即夏諸侯,為五伯之首。《左傳》曰:「狄滅衛,遷於帝丘。」衛侯自楚丘徙濮陽縣。秦置東郡理此,漢仍為東郡及濮陽縣也。隋開皇十六年,改屬濮州。

黃河,北去縣一十五里。

瓠子河,上承黃河。《漢書》武帝時,河決瓠子,東南注钜野,通於淮、泗。上使汲黯鄭當時興人徒塞之,輒復壞。是時武安侯田蚡奉邑食鄃,鄃在河北,河決而南,則鄃無水災。乃言「江、河之決皆天事,非易以人力塞之」,乃不復塞。後二十餘歲,歲比不登,梁、楚尤甚。上使汲人、郭昌率卒數萬人塞瓠子決河,沈白馬玉璧,自將軍以下皆負薪,下淇園之竹以為楗。上悼功之不成,乃作歌於是,卒塞瓠子,築宮於其上,名曰宣房。其後王尊為東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隄,尊躬率佐吏民,沈白馬,祀水神,親執玉璧,使巫策祝,請以身填金隄。水盛隄壞,吏民皆奔走,尊立不動,而水漸退。

範縣,上。西南至州六十里。本漢舊縣,屬東郡。春秋時,晉大夫士會之邑也。高齊廢,隋開皇六年又置範縣,屬濟州,十六年改屬濮州。

故顧城,在縣東二十八里。夏之顧國也,詩曰「韋、顧既伐,昆吾、夏桀」,注曰:「三國黨於桀,皆為湯所誅。」

密州编辑

,高密。中。

禹貢》青州之域,兼得徐州之地。今州界,於春秋時為莒、魯之地,戰國時屬齊。秦並天下,屬琅邪郡。漢文帝十六年,分齊立膠西國,都高密。宣帝更名高密國。後魏永安二年,分青州立膠州,取膠水為名也。隋開皇五年,改膠州為密州,取境之密水為名也。隋亂陷賊,武德五年,山東底定,改置密州。

州境:東西三百一十六里。南北三百九十里。

八到:西至上都二千七百四十五里。西至東都一千八百八十五里。南至海州三百八十四里。西南至沂州三百七十里。西北至青州三百三十里。東北至萊州三百四十五里。東至大海一百六十里。

貢、賦:開元貢:細布,牛黃,海蛤。賦:絁布。管縣四:諸城,高密,輔唐,莒。

諸城縣,上。郭下。本漢東武縣也,屬琅邪郡,樂府章所謂《東武吟》者也。後漢屬琅邪國,晉屬東莞郡,後魏屬高密郡。隋開皇十八年,改東武為諸城縣,取縣西三十里漢故諸縣城為名。

琅邪山,在縣東南一百四十里。《史記》曰始皇二十六年,滅齊。遂登琅邪,作層台於山上,謂之琅邪台。周回二十里。秦王樂之,因留三月。徙黔首二萬戶於山下,後十二年,刊石立碑,記秦功德。

海,在縣東一百五十里。

盧水,出縣東南盧山。水側有勝火木,野火燒死,其炭不灰,故東方朔有謂不灰之木者也。縣理東南一百三十里濱海有鹵澤九所,煮鹽,今古多收其利。

濰水故堰,在縣東北四十六里。蓄以為塘,方二十餘里,溉水田萬頃。

高密縣,上。西南至州一百二十里。本漢舊縣也,文帝十六年分齊立膠西國,封齊悼惠王子卬為膠西王,都高密。世祖封鄧禹為高密侯。高齊文宣帝省斑密縣,隋開皇中復置,屬密州。

海,在縣東南六十里。

濰水,在縣西南,自諸城縣界流入,去縣四十里。昔韓信與楚將龍且夾濰水而陣,信為萬餘囊,盛沙遏水,引軍擊之。信偽退,且追北。信決水,且軍半不得渡,遂斬龍且。

膠水,在縣東三十里。夷安澤,在縣北二十里。周回四十里,多麋鹿蒲葦。龍且城,在縣西南五十五里。楚將龍且所築也。鄭玄墓,在縣西七十里。

輔唐縣,上。東南至州一百二十里。本漢安丘縣也,屬北海郡,後漢亦屬北海國。有渠丘亭,故莒渠丘公所居也。高齊文宣帝天保七年省。隋分昌安縣置牟山縣,大業二年,改牟山縣為安丘縣,取《漢書》舊名也,屬密州。乾元二年,改為輔唐縣。

牟山,在縣西南十三里。牟山縣取名於此。

浯水堰,《三齊記》曰:「昔者堰浯水南入荊水,灌田數萬頃」。今尚有餘堰,而稻田畦畛存焉。

莒縣,上。東北至州一百九十里。故莒子國也,漢為莒縣,文帝二年封朱虛侯章為城陽王,都莒。後魏亦以莒縣屬東莞郡。隋開皇三年廢郡,莒縣屬莒州。大業三年罷莒州,以莒縣屬琅邪郡。武德五年重置莒州,縣屬焉。貞觀八年廢莒州,以縣屬密州。

濰山,在縣東北八十三里。濰水所出也。縣理在莒國故城中,城三里,並皆崇峻,唯南開一門。子城,方十二里,郭周回四十里。

故曹公城,在縣南七十二里。昔魏太祖征陶謙,拔五城,略地東海,於此築城,周回四里。

漢海曲縣,在縣東一百六十里,屬琅邪郡,有鹽官。地有東呂鄉、東呂裏,太公望所出也。王莽末,海曲縣有呂母者,其子為縣令枉殺,乃散財以招少年。少年感母恩,問母所欲。具言之,乃共起兵殺縣令。其後屯結至數萬,赤眉之興由此始也。今東海縣有呂母國,即舊集之所也。

海州编辑

,東海。上。開元戶二萬三千七百二十八。鄉四十。

禹貢》徐州之域。春秋時魯國之東鄙。七國時屬楚。秦置三十六郡,以魯為薛郡,後分薛郡為郯郡。漢改郯郡為東海郡,領三十七縣,理在郯縣,屬徐州。後漢以為東海國,封皇子彊為王。晉惠帝封高密王子越為東海王。梁武帝末年,長江已北悉附後魏,武定七年改青、冀二州為海州。高齊文宣帝移海州理琅邪郡,改琅邪郡為朐山郡。隋末喪亂,臧君相竊據之。武德四年,君相以郡歸順,改為海州。

州境:東西一百九十八里。南北二百五十七里。

八到:西至上都取沂、兗路二千五百五里。西至東都一千六百四十里。東南至楚州四百一十里。南至揚州七百里。東南至泗州漣水縣取辟河水路三百四十里,陸路二百五十里。西北至沂州二百三十里。西至徐州取下邳路五百六十里。北至密州三百八十四百。東至海二十里。

貢、賦:開元貢:楚布。賦:絹,綿。管縣四:朐山,東海,沭陽,懷仁。

朐山縣,上。郭下。本漢朐縣也,屬東海郡。後周武帝建德六年,改朐山縣為朐山郡,取界內朐山為名也。隋開皇三年廢郡,縣屬海州。羽山,在縣西北一百里。《書》曰「殛鯀於羽山」,即此也。

碩湖,在縣南一百四十二里。龍且故城,在縣南六十里。鍾離眜故城,在縣南一百里。項羽將鍾離眜所築,眜即此縣人。

東海縣,上。西至州水路九十里。本漢贛榆縣地,俗謂之鬱州,亦謂之田橫島。宋明帝失淮北地,乃於鬱州上僑立青州。地後入魏,魏改青州為海州,又於此置臨海鎮。高齊廢臨海鎮。周武帝復置東海縣,後遂因之。

小鬲山,在縣北六十里。田橫弟避漢,所居之山也。其山三面絕壁,皆百餘仞,惟東南一道略容行人。大海,在縣東二十八里。贛榆故城,在縣北四十九里。隋末土人臧君相築。

田橫國,在縣北五十七里。齊王田廣既死,田橫乃代立為王,與灌嬰戰於嬴下,橫敗走,與其屬五百人入居海島,即此也。

沭陽縣,中。東北至州一百六十里。本漢厚丘縣地,宋文帝元嘉四年,於此置縣,屬南彭城郡。至太清二年,地入魏,孝靜帝改為沭陽郡,在沭水之陽,故以為名,仍於郡東置懷文縣。周武帝改懷文為沭陽縣。

沭水,西自下邳縣界流入,經縣南十步。碩湖,在縣東八十里。與朐山連水,三分湖為界。

懷仁縣,中。東南至州九十里。本漢贛榆縣地,梁於此置北海郡,後魏改置義唐郡。隋開皇初廢郡,移懷仁縣理於此,改屬海州。

贛榆故城,一名鹽倉城,在縣東北三十里。漢舊縣也,屬琅邪郡。

沂州编辑

,琅邪。中。開元戶二萬七千四百。鄉五十五。

禹貢》徐州之域。春秋時為齊地。秦並天下,置琅邪郡,因琅邪山以為名也。漢因之,高後立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文帝元年徙澤為燕王,以琅邪為郡。晉武帝咸寧二年,改封東海王睿為王,王即帝位於江東,是為東晉元帝。元帝於郡城置發千戍,以南軍鎮之。自永嘉之後,琅邪陷於胡寇,成帝於丹陽江乘縣界別立南琅邪城。至宋武帝得河南,尋又沒於後魏、莊帝置北徐州,琅邪郡屬焉。周武帝改北徐州置沂州,以州城東臨沂水,因以名之。大業十三年亂離,郡為徐圓朗所破,武德四年討平圓朗,復置沂州。

州境:東西三百二十一里。南北四百二十九里。

八到:西至上都二千二百七十五里。西至東都一千四百一十五里。東南至海州二百三十里。西至兗州三百八十里。東南至泗州下邳縣二百七十七里。北至青州四百五十里。西南至徐州三百五十里。東北至密州三百七十里。西北至淄州五百三十里。

貢、賦:開元貢:紫石英,黃銀。賦:綿,絹。管縣五:臨沂,沂水,費,承,新泰。

臨沂縣,上。郭下。本漢舊縣也,屬東海郡,東臨沂水,故名之。後漢改屬琅邪國,晉屬琅邪郡,高齊省。隋開皇末,復置,屬沂州。羽山,在縣東南一百一十里。與海州朐山縣分界。

沂水,東去縣一里。王僧辯城,在縣東北五十里。梁將王僧辯屯兵於此。王導故宅,在縣東北三十八里。

沂水縣,上。南至州二百里。本漢東莞縣,即《春秋》莒、魯所爭之鄆邑也。城陽姑幕縣南有員亭,即鄆也,俗變其字耳。後魏孝文帝於此置新泰縣,隋開皇四年改為東安縣,十六年又於古蓋城別置東安縣,而此改名沂水縣。

沂山,在縣北一百二十四里。《周禮》青州其鎮沂山。

穆陵山,在縣北一百九十里。管仲曰「賜我先君履,南至於穆陵」,是也。

大峴山,在縣北九十里。宋高祖北伐,慕容超大將公孫五樓說起曰:「吳兵輕銳,難與爭峰,宜斷大峴,使不得入,上策也。」超曰:「引使過峴,我以鐵騎戚之,此成擒耳。」不從。宋高祖兵遂得入。初,是役也,或曰:「彼若嚴守大峴,軍無所資,何能自返?」高祖曰:「鮮卑性貪,且愛其穀,必將引我兵,一入大峴,吾何患焉。」及師過大峴,高祖喜曰:「天讚我也!」遂大破之。伍緝之《從征記》曰:「大峴去半城八十里,直度山二十五里,崖阪峭曲,石徑幽危,四嶽、三塗,不是過也。」

雹山,在縣西北二十八里。出紫石英,好者表裏映徹,形若雹狀,故名雹山,今猶入貢。

成平公營,在縣北一百五十六里。周武帝拔鄴城,齊王高緯,先送其母妻於青州。是日,緯率千騎走青州,周遣大將軍成平公尉遲勤率二千騎追之,擒緯於青州南之雙溝。周因授以青州總管,立碑紀功。

費縣,上。東南至州九十里。古費國也,《左傳》隱公元年曰:「費伯帥師城郎。」後為魯季氏之邑。至漢為費縣,屬東海郡。自宋至隋,皆屬琅邪郡。大業末為賊潘當所破,武德四年重置,屬沂州。

蒙山,在縣西北八十里。楚老萊子所耕處。

東蒙山,在縣西北七十五里。《論語》曰:「夫顓臾,昔者先王以為東蒙主。」

南城縣城,在縣南九十里。《史記》「齊威王使檀子守南城,則楚人不敢為寇」,是也。

承縣,上。東北至州一百八十五里。本漢之承縣,春秋時鄫國也,屬東海郡。隋開皇三年罷郡,承縣屬徐州。大業十三年,縣為山賊左君衡所破,武德四年又於此置鄫州,又改蘭陵縣為承縣。貞觀八年廢鄫州,縣屬沂州。縣西北有承水,因以名焉。

抱犢山,在縣北六十里。壁立千仞,頂寬而有水。此山去海三百餘里,天氣澄明,宛然在目。昔有遁隱者,抱一犢於其上墾種,故以為名山。高九里,周回四十五里。

蘭陵縣城,在縣東六十里。《史記》曰,荀卿以儒者適楚,楚春申君以為蘭陵令,因家焉。縣界有陂十三所,並貞觀元年已來修立,以溉田焉。

新泰縣,上。東南至州二百六十三里。春秋時魯平陽邑也,宣公八年城平陽。晉武帝泰始中,鎮南將軍羊祜,此縣人也,表改為新泰縣,屬泰山郡。隋開皇四年屬莒州,大業二年廢莒州,以縣屬沂州。

蒙山,在縣東南八十八里。《書》曰:「蒙、羽其藝。」

障山,在縣東八十里。出銷石、石腦、炬火等石,居人常采為貨。

萊州编辑

,東萊。下。開元戶二萬三千一百五。鄉四十三。

禹貢》青州之域。即古萊子國也,齊滅之,遷萊子於阝。在齊國之東,故曰東萊。漢高帝四年,韓信虜齊王廣,分齊郡置東萊郡,領縣十七,理掖縣,屬青州。後魏獻文帝分青州置光州,取界內光水為名。隋開皇二年,改光州為萊州。隋末陷賊,武德四年討平綦順,復為萊州。

州境:東南四百二十八里。南北二百四十一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二千七百六十里。西南至東都一千九百里。東北至登州二百四十里。正南微西至密州三百四十五里。北至大海五十里。西南至青州三百四十五里。

貢、賦:開元貢:黃銀,文蛤,滑石器、牛黃。賦:綿,絹,貲布。管縣四:掖,即墨,昌陽,膠水。

掖縣,上。郭下。本漢舊縣也,屬東萊郡。按;掖水出縣南三十五里寒同山,故縣取為名。隋開皇三年罷郡,屬萊州。

萬里沙,在縣東北三十里。《郊祀志》武帝元封元年,大旱,禱萬里沙。浮遊島,在縣西北四十里。遙望島在海中,若浮遊然,故名。海,在縣北五十二里。

膠水,西去縣七十五里。海神祠,在縣西北十七里。

即墨縣,中。西北至州二百六十三里。本漢舊縣也,屬膠東國。城臨墨水,故曰即墨。高齊文宣帝並入膠水縣,隋開皇末又於此置即墨縣,屬萊州。

大勞山、小勞山,在縣東南三十八里。晏謨《齊記》曰:「太白自言高,不如東海勞。昔鄭康成領徒於此。」海,在縣東四十三里,又在縣南一百里。

壯武故城,在縣西六十里。晉封張華為壯武侯。

昌陽縣。上。西北至州一百九十九里。本漢舊縣也,屬東萊郡。置在昌水之陽,故名昌陽。有鹽官。隋開皇三年罷郡,昌陽縣屬萊州。

黃銀坑,在縣東一百四十里。隋開皇十八年,牟州刺史辛公義於此坑冶鑄,得黃銀獻之。大業末,貞觀初,更沙汰得之。

奚養澤,在縣西北四十里。《周禮職方氏》「幽州其澤藪曰奚養。」

膠水縣,中。北至州一百里。本漢膠東國之地,後漢省膠東國為膠東縣,屬北海國,後魏屬北海郡。隋開皇三年罷郡,屬萊州,仁壽元年改為膠水縣。

即墨故城,在縣東南六十里。古東齊之地,《史記》蘇秦曰「齊東有琅邪,即墨之饒」,此其處也。齊涽王時,燕將樂毅伐齊,下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不下。田單設奇策破燕軍,迎襄王於莒,盡按齊地,封單為安平君。《漢書》曰:「漢元年,項羽徙齊王田巿於即墨,為膠東王。田榮怒殺巿於即墨,自立為王,遂並三齊之地。」漢膠東國領八縣,理即墨,即此城也。

平度故城,在縣西北六十七里。城西北有土山,古今煮鹽處。

淄州编辑

,淄川。上。開元戶三萬七千四百四。鄉七十一。

禹貢》青州之域,周之九州為幽州之境。《職方氏》「幽州其浸菑、時」,州蓋取淄水為名也。春秋及戰國時屬齊。秦為齊郡之地,在漢為濟南郡之般陽縣也。隋開皇十六年,於今理改置淄州,隋亂陷賊,武德元年重置淄州。

州境:東西一百一十五里。南北一百八十二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二千二百九十五里。西南至東都一千四百三十五里。東至青州一百二十里。西南至兗州三百七十里。北渡河至棣州二百一十里。東南至沂州五百三十里。

貢、賦:開元貢:防風,理石。賦:綿,絹,米,粟。管縣五:淄川,長山,鄒平,濟陽,高苑。

淄川縣,上。郭下。本漢般陽縣也,屬濟南郡。在般水之陽,故名。後漢屬齊國,晉省。宋於此置貝丘縣,隋開皇十八年改貝丘為淄川縣,屬淄州。

淄水,出縣理東南原山,去縣六十里。俗傳禹理水功畢,土石黑,數里之中,波流若漆,故謂之淄水。

長山縣,上。東南至州六十四里。本漢於陵縣地也,宋武帝於此立武強縣,隋開皇十八年,改武強為長山縣取長白山為名,屬淄州。武德元年置鄒州,縣又屬焉。八年廢鄒州,依舊屬淄州。

長白山,在縣西南四十里。濟水,西北去縣三十五里。

鄒平縣,上。東南至州一百二十里。本漢舊縣也,屬濟南郡。隋開皇三年,自梁鄒城移平原縣入鄒平城,屬齊州,今理是也。十六年,改屬淄州。十八年,改平原縣為鄒平縣,復舊名也。

黃河,西北去縣八十里。濟水,南去縣三十五里。

濟陽縣,上。東南至州九十四里。本漢梁鄒縣也,屬濟南郡。隋文皇於後漢梁鄒城地置濟南縣,大業二年省。景龍元年於漢梁鄒城置濟陽縣,屬淄州。

八會津,在縣南一里。相傳水陸所湊,其路有八,故名。濟水,在縣南,又東北入高苑縣界。

高苑縣,上。南至上一百一十里。本漢舊縣也,屬千乘國。後漢屬樂安國。宋於此置長樂縣,屬渤海郡,隋開皇十八年,改為會城縣,大業三年改為高苑縣,取縣東南高苑故城為名。隋末陷賊,武德元年重置高苑縣,屬鄒州,八年廢鄒州,縣屬淄州。

濟水,北去縣七十步。千乘故城,在縣北二十五里。漢千乘國也。

登州编辑

,東牟。中。開元戶二萬八千五百三十三。鄉三十六。

禹貢》青州之域。古萊子之國,《春秋》「齊侯滅萊」。至漢,為東萊郡之地。後魏孝靜帝分東萊於黃縣東一百步中郎故城置東牟郡,高齊廢。隋開皇三年改置牟州,大業三年廢。武德初又置,因文登縣人不從賊黨,遂於縣理置登州。

州境:東西五百六十里。南北一百六十五里。

八到:西南至上都三千里。西南至東都二千一百四十里。北至海三里。西至海四里,當中國往新羅渤海過大路。正北微東至大海北岸都裏鎮五百二十里。東至文登縣界大海四百九十里。東南至大海四百六十里。南至萊州昌陽縣二百里。南至大海六十里。

貢、賦:開元貢:牛黃,水蔥席。賦:麻,布。管縣四:蓬萊,牟平,文登,黃。

蓬萊縣,中。郭下。本漢黃縣之地,屬東萊郡。昔漢武帝於此望蓬萊山,因築城,以蓬萊為名,在黃縣東北五十里。貞觀八年,於此置蓬萊鎮。神龍三年,析黃縣置蓬萊縣,在鎮南一里,即今登州所理是也。

牟平縣,中。西至州二百里。本漢縣也,屬東萊郡。有鐵官、鹽官。在牟山之陽,其地夷垣,故曰牟平。《漢書》齊悼惠王子將閭為牟平侯。後屬萊州。武德四年於中郎城置牟州,牟平縣屬焉。貞觀元年,牟州及縣俱廢。麟德二年,析文登縣於此重置牟平縣,屬登州。

文登縣,上。西北至州三百二十五里。本漢牟平縣也,屬東萊郡。高齊後帝分牟平縣置文登縣,屬長廣郡,取界縣文登山為名。隋開皇三年廢長廣郡,文登縣屬萊州。武德元年,改屬登州。

之罘山,在縣西北一百九十里。《史記》曰:「始皇二十九年,登之罘,勒石紀功。」《封禪書》曰:「齊有八祀,之罘為陽主。」

成山,在縣東北一百八十里。《史記》曰:「秦始皇二十九年,又東遊,登成山,升之罘,勒石紀功。」《郊祀志》曰:「齊有八祠,成山為日主。」《封禪書》曰:「七曰日主,祠成山。」

文登山,在縣西北九十里。

海,在縣南六十里。縣東一百八十里。三面俱縣於海。縣東北海中有秦始皇石橋,今海中時見有堅石似柱之狀。

東牟故城,在縣西北一百一十里。漢高後二年,封齊悼惠王子興居為侯。

不夜故城,在縣東北八十五里。屬東萊郡。春秋時萊子所置,初築此城,有日夜出,故名之。

黃縣,中。東北至州五十里。本漢舊縣也,屬東萊郡。隋開皇三年罷郡,屬萊州。武德四年屬牟州。神龍三年置登州,黃縣割屬焉。《漢書》曰:「秦欲攻匈奴,運糧,使天下飛芻挽粟,起於黃、腄、琅邪負海之郡,轉輸北河,率三十鍾而致一石。」黃即今黃縣,腄即今文登縣,屬東萊郡。腄,直瑞反。北河,朔方已北。六斛四斗曰鍾。計道路所費,凡用一百九十二斛,乃能致一石。

萊山,在縣東南二十里。《封禪書》曰,齊之八祀,「六曰月主,祠之萊山。」

故黃城,在縣東南二十五里。古萊子之國,《春秋傳》曰「齊侯滅萊」,杜注曰:「今萊黃縣是也。」

大人故城,在縣北二十里。司馬宣王伐遼東,造此城,運糧船從此入,今新羅、百濟往還常由於此。蓬萊鎮,在縣東北五十里。

海瀆祠,在縣北二十四里大人城上。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