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三

卷第五十二 元氏長慶集 卷第五十三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五十四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三

  碑銘

   贈左散𮪍常侍薛公神道碑

   故中書令贈太尉沂國公墓誌銘

   故京兆府𥂕厔縣尉元君墓誌銘

    唐故越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浙江東道觀察等使

    贈左散騎常侍河東薛公神道碑文銘

天下萬族言多大冠冕人物者凡八姓薛其一也自晉安西

將軍懿避冦汾隂後世子孫遂與裴氏柳氏爲河東三著姓

近世諸薛群從伯季死䘮猶相功縗者數十人迭居中外要

秩皆邠州刺史寳胤之二世三世孫公諱戎字元夫父曰湖

州長史贈刑部尚書同母曰贈某郡太夫人陸氏尚書景融

女祖曰河南縣令贈給事中縑河南於邠州爲季子刑部五

男乂終郎丹終賔客擁終御史公實刑部府君第某子今尚

書兵部侍郎集賢殿學士放於公爲季弟公初不樂爲吏徒

以家世多貴富門戸當有持之者會兩弟相繼舉進士皆中

選公自喜遂入陽羡山年四十餘不出李衡爲刺史能以禮

下公及衡觀察江西求公爲幕中賔公許衡衡遷復爲觀察

使齊映乞自佐映卒湖南觀察使李巽遽辟之未幾福建觀

察使桞冕奏署書下詔公判冕觀察府中事累遷殿中侍御

史冕俾公攝行泉州刺史事時貞元中寵重方鎮方鎮喜自

用不用朝廷法公在郡用朝廷法不用冕所自用者冕惡之

先是宦者薛盈珍譛馬緫爲泉州别駕冕諭公䧟緫緫無罪

公不忍䧟冕怒幷囚之值冕病俱得脫公由緫以義聞冕卒

閻濟美代冕使福建復請公副圑練事始受五品服濟美使

浙東公亦随副之轉侍御史給事中穆質有直氣愛公稱於

朝因拜尚書刑部貟外郎改河南令王師出征以中貴人護

諸將州府吏迎迓舘榖畏不及持畚斸於道路者相接唯公

境内按故道塗無所役且制闤闠無得授留守卒壞公制公

命寘諸獄留守怒遣將率徒略出之公不與卒致留守諸市

人皆頼之遷衢州刺史到所部視前刺史所爲皆便俗公忻

然無所改不周月而政就移刺湖州其最患人者荻塘河水

潴淤逼塞不能負舟公濬之百餘里改刺常州不累月遽刺

越州仍以御史中丞觀察圑練浙東西所部郡皆禁酒官自

爲壚以酒禁坐死者每歳不知數而産生祠祀之家受酒於

官皆醨僞滓壞不宜復進於柸捲者公即日奏罷之舊制包

橘之貢取於人未三貢鬻者罪且死公命市貢之鬻者無所

禁旬月之内越俗無餘弊朝廷宜之積累歲不遷長慶元年

以疾自去九月庚申薨于蘇州之私第始生歳丁亥至是七

十五年矣天子廢視朝使使者贈𮚐賻祭臨且以左散騎常

侍追加焉十一月庚申洎夫人韋氏葬偃師河南府君之墓

左公後娶李夫人亦又殁于夭子曰泝始九歳洽次之有女

四人皆及其嫁公始以隱者心爲吏不尚約束不求名譽

人便安尤惡苛雜爲郡時有善歸之所部縣爲鎮時有善歸

之所部郡是以在郡在鎮時無灼灼可驚者旣去人思賦歛

多饒𥙿人然而儉於用予視其庫𢈔案牘盈羡無逋負予在

中書時公旣殁浙東使上公所羡之財貫緍積帛之數凡三

十有九萬則其去他郡也可知矣惜乎今之人揚善政者少

公旣不自稱人亦莫能盡知公之所以理至於脫馬緫之禍

抗居守之略㢮酒禁市貢橘惠施於人而殁而盈羡皆予之

適知者非公之不能有以多於此也性誠厚温重然而歡愛

親戚及爲大官逺近多歸之衣食婚嫁之外無餘財一旦盡

所有分遺親戚曰吾病矣爾輩各爲歸去資親戚故舊皆哭

泣盡散去及公去越之日徒御不過數十人觀者嗟嘆多出

涕公爲河南令余以御史理東臺自是熟公之所爲又嘗與

公季弟放爲南北曹侍郎公殁矣非我傳信孰當傳焉銘曰

婉婉汾州厥生九子子又生孫實大以祉祉延于公有浙之

東仲氏臨汝季氏南宮門戸有赫有赫斯融我禄斯美我族

斯豐朋舊親戚羇離困窮無逺無邇有來斯雍公之䘮矣族

亦瘁止分散舟車各自郷里有今之季悲哀不巳前年孟亡

今年仲死撫視遺孤瞻望墳壘何以推之古今同此貽之斯

文以永來祀

    故中書令贈太尉沂國公墓誌銘

長慶二年某月某日司禮氏持第一品幰弩巳下備衛椎鉦

鼓鳴鐃簫笳笛前導我沂國公洎某國夫人某氏合𦵏於某

縣某郷某里某原先是沂國嗣子肇乞予銘墓石按沂國公

姓田氏諱某字某平州盧龍人曾祖璟官至鄭州别駕祖延

惲官至安東都護府司馬沂國旣貴贈尚書右僕射父庭玠

官至銀青光禄大夫相州刺史中丞沂國旣貴贈累至司空

公本諱興司空第某子㓜敏雋年十八爲魏博衙前都知兵

馬使自是魏劇地劇職盡更之由太子賔客沂國公累加殿

中御史侍御史中丞秘書監元和七年同節度副使歩射之

衆皆𨽻焉魏帥季安卒子懐諫始十餘歳惡輩𣗳之不累月

魏法大壞一旦萬衆相呌噪皆曰田中丞當爲帥公曰叱叱

止止衆曰何謂也公曰爾輩牽制孺子猶一累吾焉能受爾

輩即欲受吾使用我乎皆曰諾公曰孺子之家敢有辱者死

擅殺人者死掠財者死天子未命敢有言吾麾節者死訖吾

世敢有不從吾忠孝者死汝輩可乎皆曰可公乃狀其事於

先帝先帝大恱降工部尚書魏博相衛貝澶六州節度支度

營田觀察處置制𠜇節以授之而又賜緡錢赦死罪復租入

公乃獻地圖編口籍修職貢上吏貟凡魏之廢置不關於有

司者悉罷軍司馬巳下皆請命於廷然後斬𭧂亂叙勞舊除

僣異弛禁閉家家始以燈火相會聚親戚吉凶通弔問出入

封無所詰魏之人老者聞見平時多出涕少者不知所以然

百辟四方皆奉賀明年錫嘉名又明年加僕射十三年子布

功於蔡加司空十四年帥師克東平加司徒平章宰相事八

月朝京師乞侍從先帝付以山東加侍中實封以遣之十五

年會上新即位成德表帥上曰非吾勲賢莫可入者轉中書

令以徃焉是日命子布節度河陽以張之公旣入鎮去就事

法猶在魏魏之人相與立石乞文於陛下陛下詔臣稹爲文

以付之先是瀛之樂壽博野入於鎮公乃奏歸之長慶元年

七月幽州亂公即日命將悉帥麾下集於境鎮人初受制未

慣用於王是月二十八日潜作亂公薨于師年至五十八天

子震悼罷五日朝𠕋贈太尉下詔徴天下兵且命子布脫縗

絰緫魏師以自報兵𫝑未合布𡨚憤自殺遂罷討三年鎮人

歸其䘮詔葬有加焉嗚呼魏之法虐切疑忌諸將以才多死

者公旣故爲刺史子又多才好讀書識理亂形𫝑孝友信義

士衆多附服官望巳重不宜免然而晦養謹慎物下二十年

訖無禍用是建大勲更大鎮模様聲名施於後世身以忠殁

子以孝殁纍纍在墳下者如公幾何人公若干男若干女子

布終魏博節度使子肇鳯翔府少尹子犨某將軍子某某官

子某某官女邵氏某氏婦近世勲將尤貴富者言李郭然而

汾陽西平猶不得父子並世爲節制公與子布同日登將壇

諸子泊伯季龜緺金銀被腰佩者十數人不亦多乎哉銘曰

忠乎仁乎可以用於彼而不可用於此乎何魏人之不我以

異而鎮人之不與我爲徒化萇弘而爲血辨青旂於葦蒲感

異物之先兆豈人力之能圖送橫之客歌薤露于嗟沂公今

巳乎

    唐故京兆府𥂕厔縣尉元君墓誌銘

唐𥂕厔縣尉諱某字某姓元氏於有魏昭成皇帝爲十四世

孫曾曰尚食奉御某祖曰綿州長史贈太子賔客某父曰都

官郎中岳州刺史某母曰某望閻夫人妻曰隴西李氏女子

曰某曰某女曰某君始以䕃入仕四仕爲𥂕厔尉丁太夫人

憂遂不復仕享年五十五以疾殁於衢州元和十五年四月

日歸祔於咸陽縣之某郷某里君少孤力學通五經書善鼓

琴能爲五言七言近體詩事親愉愉然終身不忘嬰兒之慕

奉兄恭恭然若童子之愛敬臨弟姪妻子煦煦然窮年無愠

厲居官以謹廉貞順而仁愛寮友之悍誕鄙異者游於君則

必怡然無自疑於我矣嗚呼揔是數者非古之所謂淑人君

子歟不壽不逹命適然也是月二十一日猶子晦跪於予曰

某日孤子震襄祔事請銘於季父由是銘銘曰

或仁而夭或鄙而壽夭乎不識人乎安究我之北原五世其

墓子子孫孫前後左右殁有令人乃克來祔斯焉克終亦又

何疚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