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卷第五十三 元氏長慶集 卷第五十四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五十五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四

  碑銘

  唐贈太子少保崔公墓誌銘

   贈工部尚書李公墓誌銘

    有唐贈太子少保崔公墓誌銘

公諱倰字某以孝公爲從祖父則其官族可知也沔弟濤官

至大理少卿濤生儀甫官至大理丞贈刑部侍郎公即刑部

之第某子母曰范陽盧氏贈本郡太君公再娶前夫人榮陽

鄭之尚女後夫人范陽盧國倚女封范陽郡君七女三男三

女旣嫁鄭出也兩男三女出於盧逞千牛廼明經迅挽郎公

長慶三年二月四日薨於洛陽時邕里壽至七十一年官

至戸部尚書贈太子少保階至正議大夫勲至上柱國爵至

安平縣開國男紫服金魚之賜其尚矣葬以其年十一月之

某日於某地公始以太廟郎再任爲東陽主簿刺史李衡一

以自得衡遷湖南賔置之府罷授宣州録事叅軍觀察使崔

某狀爲南陵會南陵賦錢三萬稅輸之戶天地相逺不可等

級由是歳累逋負人被鞭迫而又屠牛鑄錢則殺吏卒莫敢

遽止者公始至怗怗然無約束適有屠牛鑄錢之徒敗覺者

盡窟穴誅之群盗皆散走一旦命負檐者三四人悉以米鹽

醯醤之具寘於檐從十數軰直抵里中佛舎下因召集老艾

十餘人與之坐遍謂里中賦輸之粗等者吾不復問貧富髙

下之大不相當亟言之不言罪且死不實罪亦死旣言之皆

筆於書然後取所負米鹽醯醤飽所從而去又一里亦如之

凡十數日盡得諸里所傳書因爲戸輸之籍有自十萬錢而

至於千百者有自千百錢而登於十萬者卒事懸於門莫敢

隱匿者是歳前逋負盡入焉宣使駭異之當去復留者凡七

載歙州闕刺史府中賔皆願去宣帥衍不遣去以公攝理之

用能也累遷京兆府司録拜侍御史轉膳部貟外郎轉運使

官會朝廷始置兩稅使俾之聽郡縣授公檢校膳部郎中襄

州湖鄂之稅皆蒞焉且主轉運留務於江陵公乃取一大吏

劾其𧷢其餘𦕈小不法者牒按之所蒞皆震竦歳餘計奏憲

宗皇帝深嘉之靣命金紫加檢校職方郎中移治留務於楊

子仍兼淮浙宣建等兩稅使尋拜蘇州刺史遷湖南都圑

觀察處置使兼御史中丞潭州刺史破壞豪𭶑除去冗費歳

中廪藏皆羡溢憲宗驛召至京城擢拜戸部侍郎判度支不

累月㑹上新即位頓掌内外修奉景陵一日下詔移五鎮幽

州鎮州賜錢皆億萬郊天地上徽名太和公主嫁可汗吐蕃

請降使使者徃返凡數輩幽州囚將帥鎮州殺將帥食饟半

天下兵自七月至十二月一出於有司則其供辦之能可知

也陛下特加工部尚書以償之會鳯翔闕節度宰相奏名皆

不可上曰得之矣明日出白麻書以公爲檢校禮部尚書兼

鳯翔府尹御史大夫充鳯翔隴州節度觀察處置使先是岐

吳諸山多椽𣡵柱棟之材而薪炭粟芻之𩔖京師藉頼焉負

氣𫝑者名爲相市實出於官公則求者無所與由是負氣𫝑

者相與皆怨恨又無可爲毀乃揚言曰以崔之峭削廉隘好

是非人士衆不願久爲帥陛下一旦問宰相予雖心知其不

然然亦惑於衆口卒不能堅辨上意頼上仁聖不受讒乃以

公爲檢校禮部尚書河南尹是後岐下諸將比比有來者予

謂曰公於里閭間吾不復問矣軍怨乎吏怨乎何爲謗皆曰

舉其一二可知也凡軍之怨怨不均也先是岐之軍食於■

者同一斛食於省者盈一一焉公乃歳以六十四萬斛

盈由是言之怨乎哉吏之怨怨不厚也先是鄭少師得

上吏之俸有加焉然而後鄭者輒以所加之俸管於庫其

吏以下未嘗𫉬一錢公乃悉出所餘命糾SKchar巳下均取之

著令曰自是加俸貯於尅府賞信易取也人人皆便之言

歎憤多出涕理河南不旬月家家自謂有崔尹卒吏無敢

其門識事者皆曰三五十年無是尹都者是歳七月抗䟽言

臣七十當致仕詞意不可遏朝廷嘉之拜戸部尚書以遂志

近世未有心膽旣強聲𫝑方穩而能自引去者明年春𭧂疾

薨于家予與公更相知善有年矣公方氣性剛方理家理身

廉儉峻直頗有文章考公之所尚仁孝友愛内外死䘮婚嫁

之不能自持者莫不已任之嘗以戸部侍郎爲其兄乞換一

散品致仕官天子憐其意特以太子諭德與其兄至於親戚

僚友間無所闕由是議論不能饒借所無者而所無者亦以

起畏避之爲理尚嚴明勤於舉察胥吏輩始皆難於公然而

終卒無大過詞色朗厲若不可支梧然而下於巳者能以理

决之無不即時換巳見此其所多也銘曰

勇怯聲佞直特勁正根乎性㧕厄病橫耉壽景盛由乎命我

以其勁齒與位併銘于子孫用我爲鏡

    唐故中大夫尚書刑部侍郎上柱國隴西縣開國

    男贈工部尚書李公墓誌銘

按李發事魏爲橫野將軍申國公十一世而生有唐綏州刺

史明明生太子中允進德進德生昌明令珍玉珍玉生雅州

别駕贈禮部尚書震公即尚書第三子諱建字杓直始以進

士第二人試校秘書郎判容州招討事復調爲本官會德宗

皇帝選文學公𬒳薦上問少信臣皆曰聞而不之靣唯宰相

罪珣瑜對曰臣爲吏部侍郎時以文入官當校秘書者八其

書則馳他人書建不馳故獨得上嘉之使居翰林中就拜左

拾遺會德宗皇帝崩鄆帥擅師于曹詔歸之公不肯與姑息

時王叔文恃幸異公意不隨卒用公意鄆果怗後一年司直

給事府會朝廷以觀察防禦事授路恕治於鄜恕即日就公

乃自貳降拜六而後許詔賜五品服供奉殿中以貳焉舎恕

復取不宜爲賔者公罷去歸爲殿中侍御史有詔天下捨三

節來獻先是襄帥均獻在邸亟相命俟節以獻之公力爭不

可意作謬官詩尋爲貟外比部郎轉兵部吏部始命由文由

部而仕者歳得調編𩔖條式以便觀者罷成勞書凡成否之

狀急一月人皆便之遷本曹郎換兵部郎中知制誥丞相視

草時㣲有竄益遂不復出樂爲少京兆會仲兄尚書遜𬒳

詔上䟽明白出刺澧州入以亞太常於禮部中覈貢士用巳

鑒取文章選用多薦說者遂爲禮部侍郎遷刑部權於吏部

郎衆品一夕無他恙而奄忽將盡舉族環之請召呪妖巫揺

首若不欲者寡嫂至歛衣若禮焉競不克言而遂薨年五十

八是歳長慶元年之二月二十有三日也上爲之一日不視

事以工部尚書追命之後四月祔先君於鳯翔府某縣某鄉

某里實五月之二十有五日夫人渭源縣君房氏容州濟之

女在太尉琯爲猶孫生五男長曰訥始二十朴恪慤碩次第

焉二女皆十年而下長於議論用體識爲文章於朋友間好

盡言然而未嘗以勝負形喜愠進退之際幾微不茍受官法

與操行牢不奪亦未嘗皎皎自辨性㓗廉而沓貪有才者昔

進之考行取友甚峻能銖兩人倫而滔滔者莫見其厚薄終

肯延薦人常爲諱避其短善承受得喪故没身無誕歎之言

沒之日㑹上合百辟宴御史吏驟聞其䘮聞者皆怛然愛惜

無異詞公始校秘書時與同省郎白居易元稹定死生分至

是稹與白哭泣不自勝且相謂曰杓直常自言在江陵時無

衣食賴伯兄造焦勞營爲縱兩弟㳺學不數年與仲兄遜舉

進士並世爲公卿而伯兄先杓直殁今杓直復不以疾聞於

許一旦發其䘮其兄何如哉許信至果誨其猶子訥曰爾父

有不朽行宜得知者銘吾悲撓不忍爲爾其告若父之執子

訥遂來告曰爲誌且銘銘曰

日出入安歸今日之日是前日耶非君去此安之念君夢君

兮是君耶非之死信㝠㝠𠔃安用銘此爲死而尚可識𠔃魚

膏大夜安忍觀此詞


元氏長慶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