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十七 元豐類稿
卷四十八·傳二首
卷四十九 

徐復傳编辑

徐復字希顏,興化軍莆田人。嘗舉進士,不中,去,不復就。博學,於書無所不讀,尤通星曆五行數術之說,世罕有能及者。為人倜儻有大志,人自飭勵,不求當世之譽。樂其所自得,謂富貴不足慕也,貧賤不足憂也。故窮閻漏屋、敝衣糲食、或至於不能自給,未嘗動其意也。遇人無少長貴賤,皆盡恭謹。其言前世因革興壞是非之理,人少能及。然其家未嘗畜書,蓋其強記如此也。康定中,李元昊叛,詔求有文武材可用者,參知政事宋綬、天章閣侍讀林瑀皆薦復,詔賜裝錢,州郡迫趣上道。既至,仁宗見復於崇政殿,訪以世務,復所為上言者,世莫得聞也。仁宗因命講《易》「乾」、「坤」、「既濟」、「未濟」,又問今歲直何卦?西兵欲出如何?復對歲直「小過」,而太一守中宮,兵宜內不宜外。仁宗善其言。復又獻所為《邊防策》、《太一主客立成曆》、《洪範論》。上曰:「卿所獻書,為卿留中。」必欲官之,復固辭,乃官其子晞。留復登聞鼓院,與林瑀同修《周易會元紀》。歲餘,固求東歸。仁宗高其行,禮以束帛,賜號「冲晦處士」。復久遊吳,因家杭州。州牧每至,必先加禮,然復未嘗肯至公門。范仲淹知杭州,數就復訪問,甚禮重之。仲淹嘗言,西兵既起,復預言罷兵歲月,又斗牛間嘗有星變,復言吳當大疫,死者數十萬人。後皆如其言。復平居以《周易》、《太玄》授學者。人或勸復著書,復曰:「古聖賢書已具,顧學者不能求,吾復何為,以徼名後世哉?」晚取其所為文章盡焚之。今其家有書十餘篇,皆出於門人故舊之家。

復卒時,年七十餘。既病,故人王稷居睦州,欲往省之。復報曰:「來以五六月之交,尚及見子。」稷未及往,至期,復果已死。其終事皆預自處。子晞,年五十餘,亦致仕,官至國子博士,復贈尚書虞部員外郎。復死十餘年,而沈遘知杭州,榜其居曰「高士坊」云。贊曰:

復之文章,存者有《慎習贊》、《困蒙養》等篇,歸於退求諸己,不矜世取寵。餘論次復事,頗採其意云。若復自拔汙濁之中,隱約於閭巷,久而不改其操,可謂樂之者已。

洪渥傳编辑

洪渥,撫州臨川人。為人和平。與人遊,初不甚歡,久而有味。家貧,以進士從鄉舉,有能賦名。初進於有司,輒連黜。久之乃得官。官不自馳騁,又久不進,卒監黃州麻城之茶場以死。死不能歸葬,亦不能還其孥。渥里中人聞渥死,無賢愚皆恨失之。

予少與渥相識,而不深知其為人。渥死,乃聞有兄年七十餘,渥得官,而兄已老,不可與俱行。渥至官,量口用俸,掇其餘以歸,買田百畝居其兄,復去而之官,則必安焉。渥既死,兄無子,數使人至麻城撫其孥,欲返之而居以其田,其孥蓋弱力不能自致,其兄益已老矣,無可奈何,則念輒悲之。其經營之猶不已,忘其老也。渥兄弟如此無愧矣。渥平居若不可任以事,及至赴人之急,早夜不少懈,其與人真有恩者也。

予觀古今豪傑士傳,論人行義,不列於史者,往往務摭奇以動俗,亦或事高而不可為繼,或伸一人之善而誣天下以不及,雖歸之輔教警世,然考之《中庸》或過矣。如渥之所存,蓋人人所易到,故載之云。


 卷四十七 ↑返回頂部 卷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