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先府君誌銘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7

不孝聞貌真者惴惴曰:「一豪不似,即是他人。」而人子狀其親也,欲以古今人之德業文章,並集於親一人之身,其意豈不甚孝?嗟乎!掇拾古語以稱今人,不孝惴惴焉懼其不真也。人苟以名行自治,又使人望而稱為快人,既死而眾人耳目之前覺少一快人,足以悲而思矣,況父子之間哉!不孝悲思吾先人,初為狀,將以求諸誌銘者,而久之即以為誌且銘焉,字經三寫則誤,故不孝仍自用其狀以求真也。

記先人言其少時行當陽界,暮投村舍,龕上有譚公湘涯神主,異而悲之。父嫗驚問故,先人曰:「見神主姓號與吾府君適同,故悲耳。」父嫗曰:「郎君即是乎?公為我德,我是以如此。」因泣下不能起,與先人羅拜,交相泣。先人歸而歎曰:「嗟乎!人不可以不為德,有如此矣。」

先人九歲孤,十八為諸生,性佻達,與諸少年為衣馬聲伎之樂。尋自悔:今日遊戲信快,有如興盡神憊,而我將安歸乎?藏其故所衣篋中,衣大布衣,諸少年望而走矣。當先人衣馬聲伎時,用財如土,然性實爽,不以謝諸少年遊。故即錙銖為富人,無則賣良田給旦暮用,有則復置田,無則又賣之。客至即留,留必傾樽,作客即自留傾其樽。坦衷率性,直腸快口,映帶一坐,越禮驚眾。雖其體稍肥,竊觀先人上馬歷階,步樾弄影,謖謖然如一臒人也,此豈無神情也哉!凡不孝所與多快士,過不孝之家者,不與不孝談,而與先人談:不孝退,其語笑倍不孝坐時;及不孝趨就坐,而客與先人笑頓止——子父之優劣亦可以想見也已。嗟乎!不孝又惴惴焉懼其不詳也。

先人諱某,字德父,以早孤,念先大父不獲與甘大母同養,故又號念湘。嘉靖辛酉九月二十八日午時生,萬曆丁未九月十八日酉時卒。萬曆甲寅十一月十二日子時,祔先大父母白竹台之墓。年四十七而即逝,逝八年而始葬,痛哉!子六人:長即不孝元春,婦劉,子笈、籍;元暉,婦劉,子簡;次元聲,婦歐陽,子篤;次元方,婦江,子籟,女一;次元禮,婦楊;次元亮,婦王。女三人:長適朱運恒,次許字盧充耔,次許京山魏繩理。當附誌。銘曰:

不求於人而自銘焉,明乎其有子也;不求乎備而務實焉,明乎其有恥也。嗚呼!此先君之指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