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撥志始/03

目錄 先撥志始
◀上一章 第三章 卷上三 下一章▶

東林點將錄编辑

  開山元帥:

    托塔天王南京戶部尚書李三才

  總兵都頭領二員:

    天魁星及時雨大學士葉向高

    天罡星玉麒麟吏部尚書趙南星

  掌管機密軍師二員:

    天機星智多星左諭德繆昌期

    天閒星入雲龍左都御史高攀龍

  協同參贊軍務頭領一員:

    地機星神機軍師禮部員外即顧大章

  正先鋒一員:

    天殺星黑旋風吏科都給事中魏大中

  左右先鋒二員:

    天暗星青面獸浙江道御史房可壯

    地周星跳澗虎福建道御史周宗建

  馬軍五虎將五員:

    天勇星大刀手左副都御史楊漣

    天雄星豹子頭左僉都御史左光鬥

    天猛星霹靂火大理寺少卿惠世揚

    天威星雙槍將太僕寺少卿周朝瑞

    天立星雙鞭將河南道御史袁化中

  馬軍八驃騎八員:

    天英星小李廣福建道御史李應昇

    天捷星沒羽箭陝西道御史蔣允儀

    天空星急先鋒山東道御史黃尊素

    天退星插翅虎浙江道御史夏之令

    天凶星沒遮攔吏科給事中劉宏化

    天滿星美髯公刑科給事中解學龍

    地猲星毛頭星刑科給事中毛士龍

    地鎮星小遮攔工科給事中劉懋

  總探聲息走報機密頭領二員:

    天速星神行太保尚寶司丞吳爾成

    地速星中箭虎光祿寺少卿丁元薦

  行文走檄調兵遣將頭領一員:

    地囚星旱地忽律廣西道御史游士任

  掌管錢糧頭領二員:

    天富星撲天雕禮部主事賀烺

    地狗星錦毛犬尚寶司卿黃正賓

  定功賞罰軍政司頭領二員:

    地正星鐵面孔目左僉都御史程正

    地奴星催命判官左通政涂一榛

  掌管行刑劊子手頭領二員:

    地損星一枝花禮部尚書孫慎行

    地平星鐵臂膊刑部侍郎王之宷

  捧把帥字旗將校一員:

    地賊星鼓上皂內閣中書汪文言

  守護中軍大將十二員:

    天壽星混江龍大學士劉一燝

    天微星九紋龍大學士韓爌

    地短星出林虎大學士孫承宗

    地轉星(轉一作劍)立地太歲吏部尚書周嘉謨

    地角星獨角龍吏部尚書張問達

    天傷星武行者左都御史鄒元標

    天貴星小旋風右都御史曹於汴

    地軸星轟天雷禮部尚書王圖

    天牢星病關索刑部尚書喬允升

    地強星錦毛虎工部尚書馮從吾

    地巧星笑面虎吏部左侍郎陳於廷

    天巧星浪子左春坊左諭德錢謙益

  四方打聽邀接來賓頭領十二員:

    地明星鐵笛仙戶部左侍郎鄭三俊

    地壯星母夜叉禮部右侍郎張鼐

    地妖星摸著天光祿寺少卿史記事

    地全星鬼臉兒光祿寺寺丞李炳恭

    地文星聖手書生翰林院修撰文震孟

    地闊星摩雲金翅翰林院簡討姚希孟

    地陰星母大蟲翰林院檢討顧錫疇

    地異星白面郎君翰林院庶吉士鄭鄤

    地滿星玉幡竿吏部員外郎周順昌

    地獸星紫髯伯吏部員外郎張光前

    地惠星一丈青吏部員外郎孫必顯

    地暗星錦豹子禮部主事荊養喬

  馬步三軍頭領四十六員:

    天慧星拼命三郎刑部尚書王紀

    天孤星花和尚兵部左侍郎李瑾

    天暴星兩頭虵兵部右侍郎孫居相

    地勇星病尉遲兵部右侍郎李邦華

    地惡星沒面目兵部右侍郎劉策

    地佐星小溫侯兵部右侍郎何士晉

    地奇星聖水將戶部右侍郎陳所學

    天哭星雙尾蠍左副都御史孫鼎相

    天佑星金槍手右僉都御史徐良彥

    地刑星菜園子右僉都御史周起元

    地丑星石將軍右僉都御史張鳳翔

    地火星獨火星右僉都御史朱世守

    地巧星玉臂匠右僉都御史程紹

    地暴星喪門神右僉都御史王洽

    地健星險道神右僉都御史李若星

    天異星赤發鬼左通政使劉宗周

    地俊星鐵扇子大理寺少卿韋藩

    地定星小霸王太常寺少卿韓繼思

    地會星神算子太常寺少卿趙時用

    地佑星賽仁貴太常寺少卿李應魁

    地闔星火眼狻猊太常寺少卿程註

    地稽星操刀鬼光祿寺少卿沈應奎

    地飛星八臂哪叱吏部郎中夏嘉遇

    地走星飛天大聖吏部郎中鄒維璉

    地察星青眼虎吏科給事中陳良訓

    地煞星鎮三山兵科給事中甄淑

    地雄星井木犴戶科給事中郝土膏

    地杰星丑郡馬兵科給事中沈惟炳

    地幽星病大蟲戶科給事中薛文周

    地孤星金錢豹子兵科給事中蕭基

    天罪星短命二郎湖廣道御史劉芳

    天敗星活閻羅江西道御史方震孺

    地僻星打虎將山東道御史李元

    地微星矮腳虎福建道御史魏光緒

    地捷星花項虎四川道御史練國事

    地威星百勝將河南道御史謝文錦

    地數星小尉遲雲南道御史李日宣

    地猛星神火將貴州道御史張慎言

    地樂星鐵叫子山東道御史劉思誨

    地伏星金眼彪湖南道御史劉其忠

    地隱星白花蛇河南道御史楊新期

    地耗星白日鼠湖廣道御史劉大受

    地遂星通臂猿山西道御史侯恂

    地靈星神醫手雲南道御史胡良機

    地魔星雲裡金剛四川道御史宋師襄

    地理星九尾龜河南道御史熊則禎

  鎮守南京正將一員:

    地然星混世魔王操江右僉都御史熊明遇

  分守南京汛地頭領六員:

    天竟星(一作天平)船火兒南京廣東道御史王允成

    天損星浪裡白跳南京吏部郎中王象春

    地英星天目將南京江西道御史陳必謙

    地進星出洞蛟南京山西道御史黃公輔

    地退星翻江蜃南京四川道御史萬言揚

    地劣星活閃婆南京工科給事中徐憲卿

  天啟四年甲子冬歸安韓敬造。

  按:天罡地煞之名,計氏《北略》所載:天罡星李三才等,有名者僅九人;地煞星顧大章等,有名者僅四人;而以青面獸屬左光鬥,金眼彪屬魏大中,亦與此不同。此則青面獸為房可壯,金眼彪為劉其忠,而左光鬥則豹子頭,魏大中則黑旋風;且青面獸為天暗星,亦非地煞也。惟某氏《遣愁集》所載天罡、地煞之名較詳,其略言王紹徽為忠賢乾兒,官至吏部尚書,進退一人必稟命於忠賢,時稱王媳婦,嘗造《點將錄》獻之忠賢。忠賢閱其書,歎曰:「王尚書嫵媚如閨人,筆挾風霜乃爾!真吾家之珍也!」其稱東林開山元帥托塔天王南戶部尚書李三才。總兵都頭令:天魁星呼保義大學士葉向高,天罡星玉麒麟吏部尚書趙南星。掌管機密軍師:天機星智多星右諭德繆昌期,天間星入雲龍左都御史高攀龍。協同參贊軍務頭領:地魁星神機軍師禮部員外顧大章。掌管錢糧頭領:天富星撲天雕禮部主事賀註,地狗星金毛犬尚寶司少卿黃正賓。正先鋒:天殺星黑旋風吏科都給事中魏大中。左右先鋒:地飛星八臂哪吒吏部朗鄒維璉,地走星飛天大聖浙江道御史房可壯。五虎將:天勇星大刀手副都御史楊漣,天雄星豹子頭左僉都御史左光鬥,天猛星霹靂火大理寺少卿惠世揚,天威星雙鞭手浙江道御史袁化中,天立星雙槍將太僕寺少卿周朝瑞。又所列李應升、蔣允儀、解學龍、吳爾成、孫慎行、陳於廷、鐵謙益、文震孟,方震孺、徐憲卿、鄭三俊、毛士龍、夏嘉遇、周順昌、何士晉、趙時用等,皆南直人也。按:文氏此編,一百八人全具,意即照《點將錄》之原本錄出者。證之《遣愁集》所載,惟左右先鋒二員,一為房可壯,一為周宗建,與《遣愁集》以為鄒維璉、房可壯者異。又以維璉為地走星,夏嘉遇為地飛星,與《遣愁集》以維璉為地飛星,房可壯為地走星者亦異。其餘悉同。考之《水滸傳》所謂一百八人者,除開天元帥,數之今文氏所載,合開天元帥,共一百九人,正與《水滸》合。惟天罡星少一人,地煞星多一人,蓋立地太歲,《水滸》作天劍星,此誤作地劍耳。至青面獸,本係天暗星,計氏誤入之地煞,此傳寫之繆,當以此編與《水滸傳》合者為正。

  十月,蘇松兵備道朱童蒙前任省中以疏攻理學大臣鄒元標等,癸亥京察例出此任,在任多為不法,心不自安,引病求退。有旨:「朱童蒙不准養病,並前例推郭允厚、李春煜與朱童蒙俱升京堂用。」巡撫周起元具疏劾奏童蒙,時織監李實以楊、姜事疏劾起元,給事中李魯生復攻之急。而巡漕御史俞思恂(按俞當作喻)又飛書長安,言其可殺。奉旨:「周起元護庇楊、姜,今又誣朱童蒙,排陷正人。姑著削籍為民,追奪誥命。」

  南京御史呂鵬雲,以例推僉事請告。奉旨:「呂鵬雲不准告病,並諭例推考察各官,徐大化、孫杰與呂鵬雲俱升京堂用。霍維華、王志道、郭興治、徐景濂、賈繼春、楊維垣,俱起復原官,催來到任。」(按:此起復原官者六人,前校《剝復錄》以為當補揚維垣,此其證也。)

  給事中李恒茂具疏申理崔呈秀等。奉旨:「御史崔呈秀事情,顯係誣蔑,不必行勘,著回道管事。知縣石三畏既經多薦,暫擬部銜,仍候考選。其薦主陳九疇,即升京堂用。」

  十一月,上諭內閣:「朕覽李魯生本內會推武臣一節,因思交臣票擬,不知只應元輔注思耶?抑次輔等與聞一二也?前時鴻臚寺數起批行,外廷嘖嘖。近日,巡視科道本,止乞嚴行相視,遽擬領埋,且乞討肩輿者,乞進侯爵者,卿概應之如響,平章之謂何?今後元輔還當同寅協恭,集思廣益。次輔等亦勿袖手坐視,伴食依回。大家殫力抒忠,共期於平,以副眷注。」時魏廣微欲專政,遂於告病之際,求逆賢傳特諭分票商量,廣微與逆賢通譜,凡遞消息,親手書就外題曰「內閣家報」,釘封鈐送至王朝用,朝用復加封記送至逆賢。直房黃汝良、史記事,皆以書勸廣微停止中旨,大拂其意。隨有李魯生「帝曰執中,王曰建中,旨不自中出而誰出之」疏,天下嘩然笑之。嗟乎!魯生之逢迎求媚若此,尚足齒於人耶!

  大學士韓爌因有票擬不當之諭,遂引罪求斥,略曰:「臣以譾劣,備員中書。詰戎宜先營衛,而觀兵肘腋,無能紓宵旰之憂。忠直尚稽召還,而榜掠朝堂,無能回雷霆之怒。以至後先多官之黜,諭旨中出之變。在聖明祗肅紀綱,乃中外懼興黨禍。而臣既不能先時深念,有調劑之方,又不能臨事執持,為封還之戇。此皆罪狀之大且著者。請亟褫臣官,仍治臣罪,為輔弼溺職之戒。」奉旨:「卿親承顧命,當矢公盡職,乃歸罪於上,退有後言。今既悻悻求去,著馳回籍。」閣中揭請如故事,稍加禮貌,無失侍大臣體。不報。

  督師大學士孫承宗揭稱:「臣奉違天顏三年,當此普天嵩呼之日,不勝瞻戀。今閱歷薊邊,去京數十里,擬於十二日入都門,十三日早朝,十四日與同賀萬壽,另日面奏機宜,與文武各官商榷可否,事畢回任。」上諭兵部:「督師輔臣,既膺重任,未奉明旨,親歷薊邊,以朕萬壽為名,欲入京隨班申賀,擅離汛地,非祖宗法度所容。倘中途有意外之變,關門有倉卒之虞,相機調度,將誰屬乎?兵部即速馬上差人傳諭樞輔,馬首即東。真有秘計,何妨便宜封進?朕志以綏靖為期,必不從中牽制也。欽此。」蓋高陽德望素為內廷所嚴憚,而熹廟於高陽獻替,每多嘉納。時朝政一變,賢奸倒置,高陽擬陛見痛陳利害,冀悟君心,其非晉陽比也。嫉者謂高陽帶甲五千,欲清君側,左樞李邦華實召之,內外合謀定矣。逆賢急奏熹廟,而顧秉謙欲乘間以圖首揆,遂擬諭以進。高陽得諭,即日東行,邦華引疾回籍。次年逆賢即分遣內閹鎮守各邊,以奪諸大吏之權云。

  十二月,大學士朱國禎為李蕃、劉微等參劾,遂連奏三疏引病。有旨:「著馳驛回籍。」加少傅,蔭子一人,賜銀幣頗厚,差官護送,歲給廩米、輿夫如例。逆賢語人曰:「此老頭兒也,是邪人,然卻不作惡事,故獨優禮之。」

  御史崔呈秀疏薦孫杰、吳淳夫等十四人才品宜擢用,並諛逆賢修城之功。頌璫始此。自是而後,朝政混淆,諂諛成風,日以謀害諸賢為計,而國事有不可言者矣。

◀上一章 下一章▶
先撥志始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