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德碑

克林德碑
作者:陳獨秀
1918年10月15日
本作品收录于《新青年/卷5

  京中各校十一月十四、十五、十六放假三天,慶祝協約國戰勝;旌旗滿街,電彩照耀,鼓樂喧鬧,好不熱鬧;東交民巷以及天安門左近,游人擁擠不堪;萬種歡愉聲中,第一歡偷之聲,便是「好了好了,庚子以來舉國蒙羞的『石頭牌坊』(即克林德碑,北京人通稱呼石頭牌坊),已經拆毀了。」余方臥病,不願出門:一來是覺得此次協約戰勝德國,我中國毫未盡力,不便厚着臉來參與這慶祝盛典;二來是覺得此次協約國勝利,不歸功軍事。在我看來,與其說是慶祝協約國戰爭勝利,不如說是慶祝德國政治進步。至於提起那塊克林德碑,我更有無窮感慨,無限憂愁;所以不管門外如何熱鬧,只是縮着頭在家中翻閱閑書消遣。

  我在閑書中看見羅惇融氏兩篇文章:一曰《庚子國變記》,一曰《拳變餘聞》。這兩篇文章,和這一塊克林德碑卻大有關系;玆將其中頂有趣味的几處抄出來,給大家一讀:

  義和拳源於八卦教,起於山東堂邑縣,舊名義和會,東撫捕之急,潛入直隸河間府景州獻縣。乾字拳先發,坎字繼之。坎字拳蔓延滄州靜海間,白溝河之張德成為之魁;設壇於靜海屬之獨流鎮,稱天下第一壇,遂為天津之禍。乾字拳由景州蔓延於深州、冀州,而淶州,而定興、固安,以入京師。天津、北京拳匪本分二系,皆出於義和會,此后皆稱義和團。……京師從授法者,教師附其耳咒之,詞日:「請志心歸命禮,奉請龍王三太子、馬朝師、馬繼朝師、天光老師、地光老師、日光老師、月光老師、長棍老師、短棍老師。」要請神仙某,隨意呼一古人,則孫悟空、豬八戒、楊戳、武松、黃天霸等也。又一咒云:「快馬一鞭,西山老君,一指天門動,一指地門開,要學武藝,請仙師來。」一咒云:「天靈靈,地靈靈,奉請祖師來顯靈。一清唐僧、豬八戒,二請沙僧、孫悟空,三清二郎來顯聖,四請馬超、黃漢升,五請濟顛我佛祖,六請江湖柳樹精,七請飛標黃三太,八請前朝冷於冰,九請華陀來治病,十請托塔天王、金叱、木叱、哪叱三太子,率領天上十萬神兵。」諸壇所供之神不一,如姜太公、諸葛武侯、趙子龍、梨山老母、西楚霸王、梅山七弟兄、九天玄女。

  慈禧太后以戊戌政變,康有為遁,英人庇之,大恨。己亥冬,端王載漪謀廢立,先立載漪之子溥儁為大阿哥;……載漪使人諷各國公使入賀,各公使不聽,有違言,載漪憤甚,日夜謀報復。會義和團起,以滅洋為幟,載漪大喜,乃言諸太后,力言義民起,國家之福;遂命刑部尚書趙舒翹,大學士剛毅先后行,導之入京師,至者數萬人。義和拳謂鐵路電線,皆洋人所藉以禍中國;遂焚鐵路,毀電線,凡家藏洋畫洋圖皆號「二毛子」,捕得必殺之。

  義和團自謂能祝槍炮不發,又能入空中指畫則火起,刀槊不能傷,出則命市人向東南拜,都人崇拜極虔,有非笑者則謬辱之。仆隸廝圍.皆入義和團,主人不敢慢,或更藉其保護。稍有議者,皆結舌自全,無有敢公言其謬者矣。義和團既偏京師,朝貴崇奉者十之七八;大學士徐桐,尚書崇綺等,信仰尤篤。義和團既藉仇教為名,指光緒帝為教主,蓋指戊戌變法,效法外洋,為帝之大罪也。

  以啟秀、博興、那桐入總理衙門,以載漪為總理。日本書記杉山彬出永定門,董福祥遣兵殺之,裂其尸於道。拳匪於右安門焚教民居,無老幼男女皆殺之。繼焚順治門內教堂,城門晝閉,京師大亂。……正陽門外商場,為京師最繁盛處,拳匪縱火焚四千余家,……火延城闕,三日不滅。……載漪等昂言以兵圍攻使館,盡殲之。

  開御前會議,載漪請圍攻使館,殺使臣,太后許之。下詔褒拳匪為義民,給內努十萬兩。載筋於邸中設壇,晨夕虔拜。太后亦祠之禁中。城中焚劫,火光蔽天,日夜不息。車夫小工,棄業從之。近邑無賴,紛趨都下,數十萬人,橫行都市。夙所不快,指為教民,全家皆盡,死者十數萬人。殺人刀矛并下,肢體分裂。被害之家,嬰兒未匝月,亦斃之。

  太后召見其大師兄,慰勞有加。士大夫之諂諛干進者,爭以拳匪為奇貨。知府曾廉編修王龍文獻三策,乞載漪代奏:「攻交民巷,盡殺使臣,上策也;廢舊約,令夷人就我范圍,中策也;若始仗終和,與銜壁輿櫬何異?」載漪得書,大喜曰:「此公論也。」御史徐道焜奏曰:「洪鈞老祖已命五龍守大沽,夷船當盡沒。」御史陳嘉言自云:「得關壯繆帛書言,夷當自滅。」編修蕭榮爵言:「夷狄無君父二千余年,天將假手義民盡滅之。」……當時上書言神怪者以百數。

  太后諭各國使臣人總理衙門集議,德使克林德先行,載滿令所部虎神營伺之於道,殺之,后至者皆折回;徐桐、崇綺聞之,大喜,謂「夷酋誅,中國強矣」。太后命董福祥及武衛中軍攻交民巷,炮聲日夜不絕。拳匪助之,披發禹步,升屋而號者數萬人,聲動天地。洋兵僅四百,董福祥所部萬人,攻月余不能下,武衛軍死者千人。……尚書啟秀奏言:「使臣不除,必為后患;五台僧普濟有神兵十萬,請召之會殲逆夷。」……御史彭述謂「義和拳咒炮不燃,其朮至神,無畏夷兵」。太后亦欲用山東僧普法、余蠻子、周漢,三人者,王龍文上書所謂三賢也。

  天津陷,……京師大震。彭述曰:「此漢奸張夷勢以相恫嚇也。姜桂題殺夷兵萬余,夷方窮蹙,行乞和矣。」時桂題方在山東,未至天津也。

  李秉衡至自江南,太后大喜。……太后聞天津敗,方旁皇;得秉衡言,乃決戰。……洋兵既將逼京師,乃變計欲議和,……以桂春、陳夔龍送使臣至天津,使臣不肯行,復書詞甚慢。彭述請「俟其出,張旗為疑兵,數百里皆滿,可以怵夷」。聞者笑之。是日李秉衡出視師,請義和拳三千人以從。秉衡新拜其大師兄,各持引魂旛,混天大旗,雷火扇,陰陽瓶,九連環,如意鈎,火牌,飛劍,擁秉衡而行,謂之八寶。北人思想,多源於戲劇,北劇最重神權,每日必演一神刷,《封神傳》、《西游記》,其最有力者也。

  無何,通州陷,李秉衡死之。……敵兵自通州至,董福祥戰於廣渠門,大敗。……七月二十日黎明,北京城破。

  五月中,有黃蓮聖母,乘舟泊北門外,船四周皆裹紅縐;有三仙姑,九仙姑,同居舟中。——直督裕祿迎入署,朝服九拜,弗為動。……聖母坐神櫥中,垂黃饅,香煙敬供,萬眾禮拜,城陷逃去。拳匪散為盜,劫聖於舟中,審為聖母也,縛而獻諸都統衙門,獲重賞;一仙姑投水死,一仙姑與聖母同被執,皆僇之。

  義和拳稱神拳,以降神召眾,號令皆神語。……庚子四五月間,津民傳習殆遍;有關帝降壇文,觀音托夢詞,濟顛醉后示,皆言滅洋人。忽傳玉帝勃:命關帝為先鋒;灌口、二郎神為合后;增財神督糧;趙子龍、馬孟起、黃漢升、尉遲敬德、秦叔寶、楊繼業、李存孝、常遇春、胡大海,皆來會師。其所依據,則《西游記》《封神傳》《三國演義》《綠牡丹》《七俠五義》諸小說,此中所常演之劇也。

  匪揚言海口起沙橫亙百里外,阻夷船,團中海乾神師為之也。既而一僧來,自稱海乾,眾虔奉之,着黃緞服,手念珠,持禪杖,受眾供養;城陷后,不知所終。

  拳匪之禍,成於匪首張德成、曹福田。……德成語其眾日:「頃睡時,元神赴天津紫竹林,見洋人正剖婦女,以穢物塗樓上,為壓神團法也。」他日又言:「元神赴敵,盜得洋人炮機管,炮不得燃矣。」更率眾周行鎮外,三匝;以杖畫地曰:「此一周土城,一周鐵城,一周銅城,洋人即來,無能越者。」……無何城陷,張匪挾拒貲行;至王家口,索鹽商王姓具供張,……王不能堪,村人憤甚,乃共謀刺之;共捕德成,余匪盡逃,德成叩頭乞饒。眾曰:「試其能避刀劍否?「共斫之,成血糜焉。……福田不敢與洋人戰,日列隊行周衢,遇武衛軍,則縛而僇之,報聶士成落垡一戰之仇也,……紳商慮開戰則全城糜爛,力請於裕祿議和,裕祿令請命於福田,福田不可;曰:「吾奉玉帝勃,命率天兵天將,盡殲洋人,吾何敢悻命勃。」……眾以商民生命為請。福田曰:「死者皆劫數中人。吾掃蕩洋人后猶當痛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完此劫數。」及馬玉昆兵敗,津城陷,福田易裝遁。……潛歸里,里人縛送之官,磔之於靜海縣。

  徐桐以漢軍翰林至大學士,以理學自命,日誦《太上感應篇》,惡新學如仇。門人李家駒充大學堂提調,嚴修請開經濟特科,桐榜二人之名於門,拒其進見;其宅在東交民巷,惡見洋樓,每出城拜客,不欲經洋樓前,乃不出正陽門,繞地安門西出,……拳匪起京師,桐大喜,謂中國自此強矣。其贈大師兄聯云:「創千古未有奇聞,非大非邪,攻異端而正人心,忠孝節廉,只此精神未泯。為斯世少留佳話,一驚一喜,仗神威以寒夷膽,農工商賈,於今怨憤能消。」


  這一篇過去的曆史,本無甚足道,但是今日提起那塊克林德碑,便不由人要回顧這一段可笑可驚可惱可悲的往事。古人說:「往事不忘,后事之師。」所以首先抄出來給我健忘的國民一讀,然后再發表我的意見。

  原來,這塊克林德碑,是庚子年議和時設立,向德國賠罪的。為何要設立這塊碑向德國賠罪呢?因為義和團無故殺了德國公使克林德氏,各國聯軍打破了北京城,為須要中國在克林德就害的地方設立一塊石碑,方肯罷休;你說中國何等可恥!義和團何等可惡!

  現在德國的民黨,正在要革那皇帝和軍國主義的命,協約國乘勢將德國打敗;我們中國人也乘勢將這塊克林德碑拆毀;大家都喜歡的了不得,都以為這塊國恥的紀念碑已經拆毀,好不痛快!在我看來,這塊碑實拆得多事。因為這塊碑是義和拳鬧出來的,不久義和拳又要鬧事,鬧出事來,又要請各國聯軍來我們中華大國朝賀一次;那時要設立的石碑,恐怕還不只一處,此時急忙拆毀這一塊克林德碑,豈非多事?

  何以見得義和拳又要鬧事?這是諸君必然要質問我的。諸君!諸君!莫道我故作驚人之語!諸君若不相信,請聽我將義和拳過去現在及將來發生的原因、結果,略說一番:

  這過去造成義和拳的原因,第一是道教。義和拳真正的匪魁,就是從張道陵一直到現在的天師。道教出於方士,方士出於陰陽家,——與九流之道家無關,此說應有專篇論之。——這是我中華國民原始思想,也就是我中華自古訖今之普遺國民思想,較之后起的儒家孔子「忠孝節」之思想入人尤深。一切陰陽,五行,吉凶,災祥,生尅,畫符,念咒,奇門,遁甲,吞刀,吐火,飛沙,走石,算命,卜卦,煉丹,出神,釆陰,補氣,圓光,呼風,喚雨,求晴,求雨,招魂,捉鬼,拿妖,降神,扶亂,靜坐,設壇,授法,風水,讖語,……種種迷信邪說,普遍社會,都是曆代陰陽家方士道士造成的。義和拳就是全社會種種迷信種種邪說的結晶,所以彼等開口便稱奉了玉皇大帝勃命來滅洋人也。

  第二原因,就是佛教。佛教造成義和拳,有兩方面:一方面是佛教哲理,承認有超物質的靈魂世界,且承認超物質的世界有絕大威權,可以左右這虛幻的物質世界。超物質的世界果有此種威權,義和拳便有存在的余地了。一方面是大日如來教(即秘密宗)種種神通的迷信,也是造成義和拳的重要分子。所以義和拳所請的神,也把達濟、濟顛和《西游記》上的唐僧等一班人都拉進去了。

  第三原因,就是孔教。孔子雖不語神怪,然亦不會絕對否認鬼神;而且《春秋》大義,無非是「尊王讓夷」四個大字。義和拳所標榜的「扶清滅洋」,豈不和「尊王讓夷」是一樣的意思嗎?

  儒、釋、道三教合一的中國戲,乃是造成義和拳的第四種原因。這「臉譜」「打把子」的中國戲劇,不是演那孔教的忠孝節義,便是裝那釋、道教的神仙鬼怪,有時觀音、土地和天兵天將,出來搭救那忠孝節義的人,更算得三教同歸了。義和拳所請的神,多半是戲中「打把子」「打臉」的好漢,若關羽、張飛、趙云、孫悟空、黃三太、黃天霸等,是也。津、京、奉戲劇特盛,所以義和拳格外容易流傳。義和拳神來之時,言語摹仿戲上的說白,行動摹仿戲上的台步;這是當時京、津、奉的人親眼所見,非是鄙人信口開河罷!

  最近第五原因,乃是那仇視新學妄自尊大之守舊黨。庚子事變,雖是西太后和載漪因為廢立的事仇恨各國公使,然還是少數;當時政府中人,因為新舊之爭,主張縱匪仇洋者,實居十之八九,徐桐、剛毅、啟秀,其代表也。這班人不知西洋文明為何物,守着曆代相傳保存國粹妄自尊大的舊思想,以為我們中華大國先聖先賢的綱常禮教,燦然大備,那外洋各國的夷人算得什么。戊戌年康、梁主張效法西洋,改變舊法,被舊黨推倒,也就是這個緣故。所以戊戌年譚、林等六人被逮時,西太后召見刑部尚書趙舒翹命嚴究其事,趙對日:「此等無父無君的禽獸,(康有為聽者!)殺無赦,不必問供。」他們眼里,以各國夷人不懂得中國聖賢的綱常禮教,都是禽獸;至於附和而且主張效法那禽獸的中國人,不更可殺嗎?所以他們戊戌年將一班附和禽獸的新黨殺盡趕盡,還不痛快;到了庚子年,有了保存國粹三教合一的義和拳出來,要殺盡禽獸,他這班理學名臣,自然十分痛快,以為是根本解決了。徐桐贈大師兄的對聯,正是這班人的思想之代表。

  以這過去五種原因,造成了義和拳大亂;以義和拳大亂,造成了一塊國恥的克林德碑:這因果分明的事實,非是鄙人社撰得來的。以過去的因果推測將來,制造義和拳的五種原因,現在都依然如舊;義和拳的名目,此時雖還未發生,而義和拳的思想,義和拳的事實,卻是遍滿國中,方興未艾;保得將來義和拳不再發生嗎?將來義和拳再要發生,保得不又要豎起國恥的紀念碑嗎?諸君倘不信吾言,情觀下列之事實:

  扶乩的風氣,遍於南北,上海的盛德壇,算是最有名了,所有古代的名鬼,一齊出現;鬼的字,鬼的畫,鬼的文章,鬼的相片,無奇不有,實在比義和拳還要荒唐。

  長江一帶三教合一的泰州教,京、津一帶靜坐授法的先天道,都在那里鬼鬼祟祟的活動,這派頭不和白蓮教、義和拳是一鼻孔出氣嗎?

  北京城里新華街修了一條馬路,本打算直通城外;只因為北京的官場和商民,都恐怕拆城壞了風水,這條馬路只造到城根而止,你說可笑不可笑!

  安慶修理寶塔,動工的日子,要算算和省長的八字沖犯不沖犯。北京選舉總統的日子,聽說也曾請有名的算命先生,推算和候補總統的八字合不合。

  濟南鎮守使馬良所提倡的中華新武術,現在居然風行全國。我看他所印教科書(曾經教育部審定)中的圖像,簡直和義和拳一模一樣;而且他所作的發起總說中,說道:「考世界各國,武術體育之運用,未有愈於我中華之武術者。前庚子變時,民氣激烈,尚有不受人奴隸之主動力;惜無自衛制人之朮,反致自相殘害,浸以釀成殺身之禍。良蒿目時艱,撫膺太息,……」豈不是對於義和拳大表同情嗎?

  湖南督軍張敬堯帶兵到四川到湖南打仗,到處都建造九天玄女廟;出戰時招呼兵士左手心寫一「得」字,右手心寫一「勝」字,向西對九天玄女磕几個頭,保管得勝。諸君看看這是什么玩意兒?

  皖南鎮守使馬聯甲的侄女得了瘋病,用五千元請張天師來治,那天師帶領一班法官,請到天兵天將,用掌心雷將妖捉去;天師所過的蕪湖、安慶、九江等地方,眾人圍着求符咒的不計其數。這是何等世界!

  山東、東河、平陰、荏平、肥城等縣,發現了三陽教匪(教首為王會臣、李同升等),在各鄉鎮集傳教,說入教的人能避刀槍,無知愚民入會學習者,日見其多。

  天津南開學校開教職員游藝會的時候,有一位國文主任某君,講一篇曆史的談話,說曾國藩是蟒蛇精轉胎,他身上的癬,就是蛇皮的證據。有一天去見張天師,天師不肯見他;他再三要見,見面之后,他的蛇魂使被天師收去,隨即無病而死。哈哈!這就是北方一個著名的學校的教育!

  天津慶祝協約戰勝,各界游行街市,內中最奇怪的是南開學校做了一個船名叫「國魂舟」!學生二人扮做關羽、岳飛坐在舟中。校中復以「國魂舟感言」為題,考試學生的國文;一般學生的文章,無非是稱贊關、岳二位武聖為中國的國魂。這還不算奇怪,最好的有二位學生文章內中有云:「噫,其中亦不思吾國魂舟中曾有關公、岳飛其人乎?洋人,洋人,毋笑吾為駑弱!」「安得有如關、岳者昂坐舟中,而使黃毛碧眼之輩,伏跪膝下,而大快人心者耶!」唉!呀!曹、張(是義和拳兩位大師兄;不是現在兩位大督軍。)出產地之青年思想,仍舊是現在社會上,國粹的醫、卜、星、相,種種迷信,哪一樣不到處風行,全國國民腦子里有絲毫科學思想的影子嗎?慢說老腐敗了,就是在東西洋學過科學的新人物,仍然迷信國粹的醫、卜、星、相的人,我還知道不少咧!

  政府當局的人,目下為時勢所迫,也說要提倡新學,也說要輸入西洋文化,這不過是表面上敷衍洋人,怕外交團不承認他的位置罷了。其實他們的腦子里,裝滿了和新學和西洋文化絕對相反的綱常名教,和徐桐、剛毅是一流人物,還不及徐、剛誠實;所以開口一個禮教,閉口一個綱紀;象那非綱紀禮教無君臣上下的西洋文化,豈不是他們的眼中釘嗎?

  現在的新派人物,雖說沒什么思想學問,但總算是傾向共和科學方面;在代表專制迷信的舊人物看起來,這些新人物,無非是叛逆,是異端邪教;所以時時刻刻想討滅這班叛逆異端邪教,方足以肅綱紀而正人心。這就是中國自戊戌以來政變的根本原因了。

  照上列的事實看起來,現在中國制造義和拳的原因,較庚子以前,并未絲毫減少,將來的結果,可想而知。我國民要想除去現在及將來國恥的紀念碑,必須要叫義和拳不再發生;要想義和拳不再發生,非將制造義和拳的種種原因完全消滅不可。

  現在世上是有兩條道路:一條是向共和的科學的無神的光明道路;一條是向專制的迷信的神權的黑暗道路。我國民若是希望義和拳不再發生,討厭象克林德碑這樣可恥紀念物不再豎立,到底是向哪條道路而行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