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全唐詩 卷八
作者:南唐先主李昪 嗣主璟 後主煜 韓王從善 吉王從謙 蜀主王建 後主衍 吳越王錢鏐 後王錢俶 後蜀嗣主孟昶 閩王王繼鵬
卷九
↑ 返回《全唐詩

南唐先主李昪编辑

昪,字正倫,徐州人。楊行密養為子,以乞徐溫。初,冒姓徐,名知誥,代溫秉政。受楊氏禪,僭帝位,諡烈祖,傳國三十九年。詩一篇。

詠燈编辑

《詩史》云:「九歲在溫家作。溫閱之,歎賞,遂不以常兒遇之。」

一點分明值萬金
開時惟怕冷風侵
主人若也勤挑撥
敢向尊前不盡心

嗣主璟编辑

璟,字伯玉,祖烈子,風度高秀,善屬文,諡玄宗。詩二首。

遊後湖賞蓮花编辑

蓼花蘸水火不滅,水鳥驚魚銀梭投。
滿目荷花千萬頃,紅碧相雜敷清流。
孫武已斬吳宮女,琉璃池上佳人頭(《摭遺》云:識者謂非吉語。)

保大五年元日大雪同太弟景遂汪王景逷齊王景逵進士李建勳中書徐鉉勤政殿學士張義方登樓賦编辑

珠簾高卷莫輕遮
往往相逢隔歲華
春氣昨宵飄律管
東風今日放梅花
素姿好把芳姿掩
落勢還同舞勢斜
坐有賓朋尊有酒
可憐清味屬儂家

编辑

靈槎思浩蕩
老鶴倚崆峒(《古今詩話》:「璟割江之後,遷都豫章。每北望忽忽不樂,作詩有此句。」)

蒼苔迷古道
紅葉亂朝霞(廬山百花亭刋石。)

棲鳳枝梢猶軟弱
化龍形狀已依稀(十歲詠新竹。)

後主煜编辑

煜,字重光,南唐玄宗子。仁孝,善屬文,工書畫,妙於音律。置澄心堂於內苑,引文士居其間。嘗著雜說百篇,時人以為可繼典論。開寶中封隴西公,贈吳王。集十卷、詩一卷,失傳。今存詩十八首。

九月十日偶書编辑

晚雨秋陰酒乍醒
感時心緒杳難平
黄花冷落不成豔
紅葉颼飀競鼓聲
背世返能厭俗態
偶緣猶未忘多情
自從雙鬢斑斑白
不學安仁卻自驚

秋鶯编辑

殘鶯何事不知秋
橫過幽林尚獨遊
老舌百般傾耳聽
深黄一點入煙流
棲遲背世同悲魯
瀏亮如笙碎在緱
莫更留連好歸去
露華淒冷蓼花愁

病起題山舍壁编辑

山舍初成病乍輕
杖藜巾褐稱閒情
爐開小火深回暖
溝引新流幾曲聲
暫約彭涓安朽質
終期宗遠問無生
誰能役役塵中累
貪合魚龍搆強名

送鄧王二十弟從益牧宣城编辑

後主自爲詩序以送之,其略云:「秋山滴翠,暮壑澄空,愛公此行,暢乎遐覽。」

且維輕舸更遲遲
別酒重傾惜解攜
浩浪侵愁光蕩漾
亂山凝恨色高低
君馳檜楫情何極
我凭闌干日向西
咫尺煙江幾多地
不須懷抱重淒淒

渡中江望石城泣下编辑

《江表志》作吳讓皇,楊溥詩題作泰州永寧宮。

江南江北舊家鄉
三十年來夢一場
吳苑宮闈今冷落
廣陵臺殿已荒涼
雲籠遠岫愁千片
雨打歸舟淚萬行
兄弟四人三百口
不堪閒坐細思量

輓辭二首编辑

宣城公仲宣,後主子,小字瑞保,年四歲卒。母昭惠先病,哀苦增劇,遂至於殂。故後主輓辭,拜其母子悼之。

珠碎眼前珍
花凋世外春
未銷心裏恨
又失掌中身
玉笥猶殘藥
香匳已染塵
前哀將後感
無淚可霑巾

豔質同芳樹
浮危道略同
正悲春落實
又苦雨傷叢
穠麗今何在
飄零事已空
沈沈無問處
千載謝東風

悼詩编辑

仲宣卒,後主哀甚,然恐重傷。昭惠常默坐飲泣而已,因為詩以寫志吟詠,數四,左右為之泣下。

永念難消釋
孤懷痛自嗟
雨深秋寂莫
愁引病增加
咽絕風前思
昏濛眼上花
空王應念我
窮子正迷家

感懷编辑

後主昭惠后周氏,小字娥皇,年二十九殂。後主哀苦骨立,杖而後起,每於花朝月夕,無不傷懷。

又見桐花發舊枝
一樓煙雨暮淒淒
凭闌惆悵人誰會
不覺澘然淚眼低

層城無復見嬌姿
佳節纏哀不自持
空有當年舊煙月
芙蓉城上哭蛾眉

梅花编辑

後主嘗與周后移植梅花於瑤卷殿之西,及花時而后已殂,因成詩見意。

殷勤移植地
曲檻小闌邊
共約重芳日
還憂不盛妍
阻風開步障
乘月溉寒泉
誰料花前後
蛾眉卻不全

失卻煙花主
東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
猶發去年枝

書靈筵手巾编辑

浮生共顦顇,壯歲失嬋娟。
汗手遺香漬,痕眉染黛煙。

書琵琶背编辑

周后通書史,善音律,尤二琵琶。玄宗賞其藝,取所御琵琶,時謂之燒槽者,賜焉。燒槽,即蔡邕焦桐之義,或謂燄材而斲州之,或謂因爇而存之。後臨殂,以琵琶及常臂玉環親遺後主。

侁自肩如削
難勝數縷絛
天香留鳳尾
餘煖在檀槽

病中感懷编辑

顦顇年來甚
蕭條益自傷
風威侵病骨
雨氣咽愁腸
夜鼎唯煎藥
朝髭半染霜
前緣竟何似
誰與問空王

病中書事编辑

病身堅固道情深
宴坐清香思自任
月照靜居唯擣藥
門扃幽院只來禽
庸醫嬾聽詞何取
小婢將行力未禁
賴問空門知氣味
不然煩惱萬塗侵

賜宮人慶奴编辑

《墨莊漫錄》云:「煜嘗書黃羅扇上,至今藏在貴人家。」

風情漸老見春羞,到處消魂感舊遊。
多謝長條似相識,強垂煙態拂人頭。

題金樓子後(并序)编辑

梁元帝謂:王仲宣昔在荆州,著書數十篇。荆州壞,盡焚其書,今在者一篇,知名之士咸重之,見虎一毛,不知其斑。後西魏破江陵,帝亦盡焚其書,曰:文武之道,盡今夜矣。何荆州壞焚書二語,先後一轍也。詩以慨之。

牙籤萬軸裹紅綃
王粲書同付火燒
不於祖龍留面目
遺篇那得到今朝楓窗小牘》云此詩同書藏內庫,今朝誤作金朝。徽廟惡而抹之,後竟如讖入金。

编辑

迢迢牽牛星
杳在河之陽
粲粲黄姑女
耿耿遙相望 (《癸辛雜集》)

鶯狂應有恨
蝶舞已無多(落花。《老學菴筆記》云:此未久亡國。)

揖讓月在手
動搖風滿懷(詠扇。《石林燕語》:宋太祖嘗因曲宴使煜誦其得意詩,舉此,太祖曰:「好一箇學士。」)

病態如衰弱
厭厭向五年

以下《律髓注》:

衰顔一病難牽復
曉殿君臨頗自羞

冷笑秦皇經遠略
靜憐姬滿苦時巡

鬢從今日添新白
菊是去年依舊黄

以下《翰府名談》:

萬古到頭歸一死
醉鄉葬地有高原(煜歲暮乘醉,書此於牖,醒而見之,大悔,不久謝世。)

人生不滿百
剛作千年畫(《野客叢談》)

日映仙雲薄
秋高天碧深(《海錄碎事》)

烏照始潛輝
龍燭便爭秉

以下《孔帖》

凝珠滿露枝

遊颺日已西
肅穆寒初至

九重開扇鵠
四牖炳燈魚

羽觴無算酌

傾盌更爲壽
深卮遞酬賓

韓王從善编辑

從善,字子師,玄宗第七子,宋改封楚國公。詩一首。

薔薇詩一首十八韻呈東海侍郎徐鉉编辑

綠影覆幽池
芳菲四月時
管弦朝夕興
組繡百千枝
盛引牆看徧
高煩架屢移
露輕濡綵筆
蜂誤拂吟髭
日照玲瓏幔
風搖翡翠帷
早紅飄蘚地
狂蔓挂蛛絲
嫩刺牽衣細
新條窣草垂
晚香難暫捨
嬌自態相窺
深淺分前後
榮華互盛衰
尊前留客久
月下欲歸遲
何處繁臨砌
誰家密映籬
絳羅房燦爛
碧玉葉參差
分得殷勤種
開來遠近知
晶熒歌袖袂
柔弱舞腰支
膏麝誰將比
庭萱自合嗤
勻妝低水鑑
泣淚滴煙𩅰
畫擬憑梁廣
名宜亞楚姬
寄君十八韻
思拙媿新奇

吉王從謙编辑

從謙,玄宗第九子,後主母弟也。風采峭整,動有規誨,喜為律詩。宋改封鄂國公。詩一首。

觀棋编辑

後主燕閒嘗與侍臣奕,從謙甫數歲,侍側,後主命賦觀棊詩。

竹林二君子
盡日竟沈吟
相對終無語
爭先各有心
恃強斯有失
守分固無侵
若算機籌處
滄滄海未深

蜀高祖王建编辑

建,字光圖,許州舞陽人。少無賴,為忠武軍卒,稍遷隊將。楊復光討黃巢,建為都頭。僖宗使將神策軍宿衞。文德元年為招討牙內都指揮使。大順二年,檢校司徒成都尹,節度劍南、西川,招撫雲南八國等使。天復三年封蜀王,遂并有兩川、山南、西道、三峽之地。梁既篡唐,僭即帝位。卒,號高祖。詩一首。

贈別唐太師道襲编辑

丱歲便將爲肘腋
二紀何曾離一日
更深猶尚立案前
敷奏柔和不傷物
今朝榮貴慰我心
雙旌引向重城出
褒斜舊地委勳賢
從此生靈永泰息

後主衍编辑

衍,字化源,建之子。知學問,能為浮豔詞。為後唐所滅。詩五首。

幸秦川上梓潼山编辑

喬巖簇冷煙
幽徑上寒天
下瞰峨眉嶺
上窺華岳巔
驅馳非取樂
按幸爲憂邊
此去如登陟
歌樓路幾千

題劍門编辑

緩轡踰雙劍
行行躡石稜
作千尋壁壘
爲萬祀依憑
道德雖無取
江山粗可矜
回看城闕路
雲疊樹層層

過白衛嶺和韓昭编辑

先朝神武力開邊
畫斷封疆四五千
前望隴山屯劍戟
後憑巫峽鎖烽煙
軒皇尚自親平寇
嬴政徒勞愛學仙
想到隗宮尋勝處
正應鶯語暮春天

宮詞编辑

輝輝赫赫浮玉雲
宣華池上月華新
月華如水浸宮殿
有酒不醉真癡人

醉妝詞编辑

者邊走
那邊走
只是尋花柳
那邊走
者邊走
莫厭金杯酒

编辑

不緣朝闕去
好此結茅廬(《北夢瑣言》云:「衍俘入秦,至劍閣,閱山水之美,作時人笑之。」)

吳越王錢鏐编辑

鏐,字具美,臨安人。唐末,以鄉兵討平劉漢宏、董昌奄,有十三州,建國稱王。好吟咏,通圖緯學,喜作正書。諡武肅。詩二首。

巡衣錦軍製還鄉歌编辑

三節還鄉兮挂錦衣
碧天朗朗兮愛日暉
功成道上兮列旌旗
父老遠來兮相追隨
家山鄉眷兮會時稀
今朝設宴兮觥散飛
斗牛無孛兮民無欺
吳越一王兮駟馬歸

沒了期歌二首编辑

沒了期
沒了期
營基纔了又倉基(軍士題)

沒了期
沒了期
春衣纔了又冬衣(武肅續)

编辑

須將一片地
付與有心人

黄河信有澄清日
後代應難繼此才

傳語龍王并水府
錢塘借與築錢城

後王錢俶编辑

俶,字文德。嗣位三十二年,納土歸宋,贈秦王,諡忠懿。好吟咏,自編其詩為《正本集》,陶穀為序。今存一首。

宮中作(汝帖)编辑

廊廡周遭翠幕遮
禁林深處絕喧譁
界開日影憐窗紙
穿破苔痕惡筍芽
西第晚宜供露茗
小池寒欲結冰花
謝公未是深沈量
猶把輸贏局上誇

後蜀嗣主孟㫤编辑

㫤,字保元,蜀主知祥第三子。明德元年立為太子,在位二十八年。國亡降宋,封秦國公,卒贈楚王,諡恭惠。詩一首。

避暑摩訶池上作编辑

冰肌玉骨清無汗
水殿風來暗香
簾開明月獨窺人
敧枕釵橫雲鬢亂
起來戶寂無聲
時見疏星渡河漢
屈指西風幾時來
只恐流年暗中換

閩王王繼鵬编辑

閩王審知之孫。詩一首。

批葉翹諫書紙尾(榕陰新檢)编辑

春色曾看紫陌頭
亂紅飛盡不禁愁
人情自厭芳華歇
一葉隨風落御溝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