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十五 全唐詩 卷五十六 卷五十七
王勃 王勔

王勃编辑

聖泉宴编辑

披襟乘石磴,列俯春泉。
蘭氣熏山酌,松聲韻野弦。
影飄垂葉外,香度落花前。
興洽林塘晚,重巖起夕煙。


尋道觀编辑

廛光分野,蓬闕盛規模。
碧壇清桂,丹洞肅松樞。
玉笈三山記,金箱五嶽圖。
蒼虬不可,空望白雲衢。


散關晨度编辑

關山凌旦開,石路無塵埃。
白馬高譚去,青牛真氣來。
重門臨巨壑,連棟起崇隈。
即今揚策度,非是棄繻回。


別薛華编辑

送送多窮路,遑遑獨問津。
悲涼千里道,悽斷百年身。
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
無論去與住,俱是夢中人。


重別薛華编辑

明月沈珠浦,秋風濯錦川。
樓臺臨絕岸,洲渚亙長天。
泊成千里,棲共百年。
窮途唯有淚,還望獨潸然。


遊梵宇三覺寺编辑

閣披青磴,琱臺控紫岑。
葉齊山路狹,花積野壇深。
蘿幌棲禪影,松門梵音。
遽忻陪妙躅,延滌煩襟。


麻平晚行编辑

百年懷土望,千里倦遊情。
高低尋戍道,遠近聽泉聲。
磵葉纔分色,山花不辨名。
羈心何處盡?風急暮猨清。


送盧主簿编辑

窮途非所恨,虛室自相依。
城闕居年滿,琴尊俗事稀。
開襟方未已,分袂忽多違。
東巖富松竹,歲暮幸同歸。


餞韋兵曹编辑

征驂臨野次,別袂慘江垂。
川霽浮煙歛,山明落照移。
鷹風凋晚葉,蟬露秋枝。
亭臯分遠望,延想間雲涯。


白下驛餞唐少府编辑

下驛窮交日,昌亭旅食年。
相知何用早,懷抱即依然。
浦樓低晚照,鄉路隔風煙。
去去如何道,長安在日邊。


杜少府之任蜀州编辑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別意,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隣。
無爲在岐路,兒女共霑巾。


仲春郊外编辑

東園垂柳徑,西堰落花津。
物色連三月,風光四隣。
鳥飛村覺曙,魚戲水知春。
初晴山院裏,何處染囂塵?


郊興编辑

空園歌獨酌,春日賦閑居。
澤蘭侵小徑,河柳覆長渠。
雨去花光濕,風歸葉影疎。
山人不惜醉,唯畏綠尊虛。


郊園即事编辑

煙霞春賞,松竹故年心。
斷山疑畫障,縣溜瀉鳴琴。
草徧南亭合,花北院深。
閑居饒酒賦,隨興欲抽簪。


觀佛跡寺编辑

蓮座神容,松崖聖餘。
年長金跡淺,地久石疎。
頹華臨曲磴,傾影赴前除。
陵谷遠,俄視化虛。


山居晚眺贈王道士编辑

金壇疎俗宇,玉洞侶仙羣。
花枝棲晚,峰葉度晴雲。
照移山影,回沙擁文。
琴尊方待興,竹樹已迎曛。


八仙逕编辑

柰園欣八正,松巖訪九仙。
援蘿窺霧術,攀俯雲
北鸞驂至,遼西鶴騎旋。
終希脫塵網,連翼下芝田。


春日還郊编辑

閑情兼嘿,攜杖赴巖泉。
草綠縈新帶,榆青綴古錢。
魚牀侵岸水,鳥路入山煙。
還題平子賦,花樹滿春田。


對酒春園作编辑

投簪下山閣,攜酒對河梁。
狹水牽長鏡,高花送斷香。
繁鶯歌似曲,疎蝶舞成行。
自然催一醉,非但閱年光。


觀內懷仙编辑

玉架殘書隱,金壇舊迷。
牽花尋紫,步葉下清谿。
瓊漿猶類乳,石髓尚如泥。
自能成羽翼,何必雲梯。


秋日別王長史编辑

別路千里,深恩重百年。
正悲西候日,更動北篇。
野色籠寒霧,山光歛暮煙。
終知難再奉,懷德自潸然。


上巳浮江宴韻得遙字编辑

上巳年光促,中川興緒遙。
綠齊山葉滿,紅洩片花銷。
泉聲喧後澗,虹影照前橋。
遽悲春望遠,江路積波潮。


長柳编辑

晨征犯煙磴,夕憩在雲關。
晚風清近壑,新月照澄灣。
郊童樵唱返,津叟釣歌還。
客行無與晤,賴此釋愁顏。


銅雀妓二首编辑

金鳳隣銅雀,漳河望鄴城。
君王無處所,臺榭若平生。
就,歌梁儼未傾。
西陵松檟冷,誰見綺羅情。


妾本深宮妓,層城閉九重。
君王歡愛盡,歌舞爲誰容。
錦衾不復襞,羅衣誰再縫。
高臺西北望,流涕向青松。


羈遊餞別编辑

客心懸隴路,遊子江干。
槿朝砌靜,篠密夜窗寒。
琴聲銷別恨,風景駐離歡。
寧覺山川遠,悠悠旅思難。


易陽早發编辑

飭裝侵曉月,奔策候殘星。
危閣尋丹障,回梁屬翠屏。
雲間迷樹影,霧裏失峰形。
復此飆至,空山飛夜螢。


焦岸早行和陸四编辑

侵星違旅館,乘月戒征儔。
複嶂迷晴色,虛巖辨流。
猿吟山漏曉,螢散野風秋。
故人渺何際,鄉關雲霧浮。


深灣夜宿编辑

津塗臨巨壑,村宇架危岑。
堰絕灘聲隱,風交樹影深。
江童暮理楫,山女夜調砧。
此時故鄉遠,寧知遊子心。


傷裴錄事喪子编辑

蘭階霜候早,松露臺深。
魄散珠胎沒,芳銷玉樹沈。
露文晞宿草,煙照慘平林。
芝焚空歡息,流恨滿籝金。


泥谿编辑

弭櫂凌奔壑,低鞭躡峻岐。
江濤出岸險,峰磴入雲危。
溜急船文亂,巖斜騎影移。
水煙籠翠渚,山照落丹崖。
風生蘋浦葉,露竹潭枝。
泛水雖云美,勞歌誰復知。


三月曲水宴得煙字编辑

彭澤官初去,河陽賦始傳。
田園歸舊國,詩酒間長筵。
列室窺丹洞,分樓瞰紫煙。
縈回亙津渡,出沒控郊鄽。
鳳琴調上客,龍轡儼羣仙。
松石偏宜古,藤蘿不記年。
重簷交密樹,複磴擁危泉。
抗石晞南嶺,乘沙眇北川。
傅巖來築處,磻谿入釣前。
日斜真趣遠,幽思夢涼蟬。


秋日仙遊觀贈道士编辑

一作駱賓王詩,無首四句

石圖分帝宇,銀牒洞靈宮。
回丹縈岫室,複翠上巖櫳。
霧濃金竈靜,雲暗玉壇空。
野花常捧露,山葉自吟風。
林泉明月在,詩酒故人同。
待余逢石髓,從爾命飛鴻。


晚留鳳州编辑

寶雞辭舊役,仙鳳歷遺墟。
去此近城闕,青山明月初。


羈春编辑

客心千里倦,春事一朝歸。
還傷北園裏,重見落花飛。


林塘懷友编辑

芳屏畫春草,仙杼織朝霞。
何如山水路,對面即飛花。


山扉夜坐编辑

抱琴開野室,攜酒對情人。
林塘花月,別一家春。


春莊编辑

山中蘭葉徑,城外李桃園。
豈知人事靜,不覺鳥聲喧。


春遊编辑

客念紛無極,春淚倍成行。
今朝花樹下,不覺戀年光。


春園编辑

山泉兩處晚,花柳一園春。
還持千日醉,共作百年人。


林泉獨飲编辑

丘壑經塗賞,花柳遇時春。
相逢不醉,物色自輕人。


登城春望编辑

物外山川近,晴初景靄新。
芳郊花柳遍,何處不宜春。


他鄉敘興编辑

綴葉歸煙晚,乘花落照春。
邊城琴酒處,俱是越鄉人。


夜興编辑

野煙含夕渚,山月照秋林。
還將中散興,來偶步兵琴。


臨江二首编辑

泛泛東流水,飛飛北上塵。
歸驂將別櫂,俱是倦遊人。


去驂嘶別路,歸櫂隱寒洲。
江臯木葉下,應想故城秋。


江亭夜月送別二首编辑

江送巴南水,山橫塞北雲。
津亭秋月夜,誰見泣離羣。


亂煙籠碧砌,飛月向南端。
寂寂離亭掩,江山此夜寒。


別人四首编辑

久客逢餘閏,他鄉別故人。
自然堪下淚,誰忍望征塵。


江上風煙積,山幽雲霧多。
送君南浦外,還望將如何。


桂軺雖不駐,蘭筵幸未開。
林塘風月賞,還待故人來。


霜華淨天末,霧色籠江際。
客子常畏人,何爲久留滯。


贈李十四四首编辑

野客思茅宇,山人愛竹林。
琴尊唯待處,風月自相尋。


小徑偏宜草,空庭不厭花。
平生詩與酒,自得會仙家。


亂竹開三徑,飛花滿四鄰。
從來揚子宅,別有尚玄人。


風筵調桂軫,月徑引藤杯。
直當花院裏,書齋望曉開。


早春野望编辑

江曠春潮白,山長曉岫青。
他鄉臨極,花柳映邊亭。


山中编辑

長江悲已滯,萬里念將歸。
況屬高風晚,山山黃葉飛。


冬郊行望编辑

桂密巖花白,梨疎林葉紅。
江臯寒望盡,歸念斷征篷。


寒夜思友三首编辑

久別侵懷抱,他鄉變容色。
月下調鳴琴,相思此何極。


雲間征思斷,月下歸愁切。
鴻雁西南飛,如何故人別。


朝朝翠山下,夜夜蒼江曲。
復此遙相思,清尊湛芳綠。


始平晚息编辑

觀闕長安近,江山蜀賒。
客行朝復夕,無處是鄉家。


扶風晝屆離京浸遠编辑

帝里金莖去,扶風石柱來。
山川殊未已,行路方悠哉。


普安建陰題壁编辑

江漢深無極,梁岷不可攀。
山川雲霧裏,遊子幾時還。


九日编辑

九日重陽節,開門有菊花。
不知來送酒,若箇是陶家。


秋江送別二首编辑

早是他鄉值早秋,江亭明月帶江流。
已覺逝川傷別念,復看津樹隱離舟。


歸舟歸騎儼成行,江南江北互相望。
誰謂波瀾纔一水,已覺山川是兩鄉。


蜀中九日编辑

九月九日望鄉臺,他席他鄉送客杯。
已厭南中苦,雁那從北地來。


寒夜懷友雜體二首编辑

北山煙霧始茫茫,南津霜月正蒼蒼。
秋深客思紛無已,復值征鴻中夜起。


複閣重樓向浦開,秋風明月度江來。
故人故情懷故宴,相望相思不相見。


落花落编辑

以下詩集不載

落花落,落花紛漠漠。
綠葉青跗映丹萼,與君裴回上金閣。
影拂粧階玳瑁筵,香飄舞館茱萸幙。
落花飛,撩亂入中帷。
落花春正滿,春人歸不歸。
落花度,氛氳遶高樹。
落花春已繁,春人春不顧。
綺閣青臺靜且閑,羅袂紅巾復往還。
盛年不再得,高枝難重攀。
試復旦遊落花裏,暮宿落花間。
與君落花院,臺上起雙


九日懷封元寂编辑

九日郊原望,平野遍霜威。
蘭氣添新酌,花香染別衣。
九秋良會少,千里故人稀。
今日龍山外,當憶雁書歸。


出境遊山二首编辑

一本作題玄武山道君廟

源水終無路,山阿若有人。
驅羊先動石,走兔欲投巾。
洞晚秋泉冷,巖朝古樹新。
峰斜連鳥翅,磴疊上魚鱗。
化鶴千齡早,元龜六代春。
浮雲今可駕,滄海自成塵。


振翮凌霜吹,正月佇天潯。
回鑣凌翠壑,飛軫控青岑。
巖深靈竈沒,澗毀石渠沈。
宮闕雲間近,江山物外臨。
玉壇棲暮夜,珠洞結秋陰。
蕭蕭離俗影,擾擾望鄉心。
誰意山遊好,屢傷人事侵。


河陽橋代竇郎中佳人答楊中舍编辑

披風聽鳥長河路,臨津織女遙相妬。
判知秋夕帶啼還,那及春朝攜手度。


王勔编辑

王勔,勃之兄也。累官涇州刺史。詩一首。

晦日宴高氏林亭同用華字编辑

上序披林館,中京視物華。
竹窗低露葉,梅逕起風花。
景落春臺霧,池侵舊渚沙。
綺筵歌吹晚,暮雨泛香車。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