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057

卷五十六 全唐詩 卷五十七 卷五十八
李嶠

李嶠,字巨山,趙州贊皇人。兒時夢人遺雙筆,由是有文辭。弱冠擢進士第,始調安定尉,舉制策甲科。武后時,官鳳閣舍人,每有大手筆,皆特命嶠爲之,累遷鸞臺侍郎,知政事,封趙國公。景龍中,以特進守兵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睿宗立,出刺懷州,明皇貶爲滁州別駕,改廬州。嶠富於才思,初與王、楊接踵,中與崔、蘇齊名,晚諸人沒,獨爲文章宿老,一時學者取法焉。集五十卷,今編詩五卷。

奉教追赴九成宮途中口號编辑

委質承仙翰,衹命遄遙策。
事偶從梁遊,人非背淮客。
長驅歷川阜,迥眺窮原澤。
鬱鬱桑柘繁,油油禾黍積。
雨餘林氣靜,日下山光夕。
未攀叢桂巖,猶倦飄蓬陌。
行當奉麾蓋,慰此勞行役。


秋山望月酬李騎曹编辑

愁客坐山隈,懷抱自悠哉。
況復高秋夕,明月正裴回。
亭亭出迥岫,皎皎映層臺。
色帶銀河滿,光含玉露開。
淡雲籠影度,虛暈抱輪回。
谷邃涼陰靜,山空夜響哀。
寒催數雁過,風送一螢來。
獨軫離居恨,遙想故人杯。


和同府李祭酒休沐田居编辑

列位簪纓序,隱居林野躅。
徇物爽全直,棲真昧均俗。
若人兼吏隱,率性夷榮辱。
地藉朱邸基,家在青山足。
暫弭西園蓋,言事東臯粟。
築室俯澗濱,開扉面巖曲。
庭幽引夕霧,簷迥通晨旭。
迎秋谷黍黃,含露園葵綠。
勝情狎蘭杜,雅韻鏘金玉。
伊我懷丘園,願心從所欲。


扈從還洛呈侍從羣官编辑

四海帝王家,兩都漢室。
觀風昔來幸,御氣今旋蹕。
雷奮六合開,天行萬乘出。
玄冥奉時駕,白拒參戎律。
後隊咽笳簫,前驅嚴罕罼。
輝光射東井,禁令橫西秩。
帳殿別陽秋,旌門臨甲乙。
將交洛城雨,稍遠長安日。
邙鞏雲外來,咸秦霧中失。
孟冬霜霰下,是月農功畢。
天道向歸餘,皇情美陰隲。
行存名嶽禮,逓問高年疾。
祝鳥既開羅,調人更張瑟。
登原采謳誦,俯谷求才術。
邑罕懸磬貧,山無挂瓢逸。
恩浹寰宇,展義該文質。
德澤盛軒遊,哀矜深禹恤。
申歌地廬駭,獻壽衢尊溢。
瑞色抱氤氳,寒光變蕭飋。
宗枝旦奭輔,侍從王劉匹。
竝輯蛟龍書,同簪鳳皇筆。
陶甄荷吹萬,頌歎歸明一。
歡與道路長,顧隨談笑密。
叨承廊廟,謬齒夔龍弼。
喜構大廈成,慙非棟隆吉。


奉使築朔方六州城率爾而作编辑

奉詔受邊服,總徒築朔方。
驅彼犬羊族,正此戎夏疆。
子來多悅豫,王事寧怠遑。
三旬無愆期,百雉鬱相望。
雄視沙漠垂,有截北海陽。
二庭已頓顙,五嶺盡來王。
驅車登崇墉,顧眄凌大荒。
千里何蕭條,草木自悲涼。
憑軾訊古今,慨焉感興亡。
漢障緣河遠,秦城入海長。
顧無廟堂策,貽此中夏殃。
道隱前業衰,運開今化昌。
制爲百王式,舉合千載防。
馬牛被路隅,鋒鏑銷戰場。
豈不懷賢勞,所圖在永康。
王事何爲者,稱代陳頌章。


早發苦行館编辑

合沓巖嶂深,朦朧煙霧曉。
荒阡下樵客,野猿驚山鳥。
開門聽潺湲,入徑尋窈窕。
棲鼯抱寒木,流螢飛暗篠。
早霞稍霏霏,殘月猶皎皎。
行看遠星稀,漸覺遊氛少。
我行撫軺傳,兼得傍林沼。
貪玩水石奇,不知川路渺。
野心曠,詎惻浮年小。
方解龐辱情,永託累塵表。


安輯嶺表事平罷歸编辑

雲端想京縣,帝鄉如可見。
天涯望越臺,海路幾悠哉。
六月飛鵬去,三年瑞雉來。
境遙銅柱出,山險石門開。
自我違瀍洛,瞻途屢揮霍。
朝朝寒路多,夜夜征衣薄。
白簡承朝憲,朱方撫夷落。
既弘天覆廣,且諭皇恩博。
皇恩溢外區,憬俗詠來蘇。
聲朔臣天子,壇場拜老夫。
降宮韜將略,黃石寢兵符。
返斾收龍虎,空營集鳥烏。
日落澄氛靄,憑高視襟帶。
東甌抗於越,南斗臨吳會。
春色繞邊陲,飛花出荒外。
卉服紛如積,長川思遊客。
風生丹桂晚,雲起蒼梧夕。
去舳艤清江,歸軒趨紫陌。
衣裳會百蠻,琛賮委重關。
不學金刀使,空持寶劒還。


鷓鴣编辑

一作韋應物詩

可憐鷓鴣飛,飛向樹南枝。
南枝日照暖,北枝霜露滋。
露滋不堪棲,使我常夜啼。
願逢雲中鶴,銜我向寥廓。
願作城上烏,一年生九雛。
何不舊巢住,枝弱不得去。
何意道苦辛,客子常畏人。


清明日龍門遊泛编辑

晴曉國門通,都門藹將發。
紛紛洛陽道,南望伊川闕。
衍漾乘和風,清明送芬月。
林窺二山動,水見千龕越。
羅袂罥楊絲,香橈犯苔髮。
羣心行樂未,唯恐流芳歇。


编辑

大梁白雲起,氛氳殊未歇。
錦文觸石來,蓋影凌天發。
煙煴萬年樹,掩映三秋月。
會入大風歌,從龍赴闕。


擬古東飛伯勞西飛燕编辑

一本題作東飛伯勞歌

傳書青鳥迎簫鳳,巫嶺荆臺數通夢。
誰家窈窕住園樓,五馬千金照陌頭。
玉珮當軒出,點翠施紅競春日。
佳人二八盛舞歌,羞將百萬呈雙蛾。
庭前芳樹朝夕改,空駐華欲誰待。


寶劍篇编辑

吳山開,越溪涸,三金合冶成寶鍔。
淬綠水,鑒紅雲,五采焰起光氛氳。
背上銘爲萬年字,胸前點作七星文。
龜甲參差白色,轆轤宛轉黃金飾。
犀中斷寧方利,駿馬羣未擬直。
風霜凜凜匣上清,精氣遙遙斗間明。
避災朝穿晉帝屋,逃亂夜入楚王城。
一朝運偶逢大仙,虎吼龍鳴騰上天。
東皇提昇紫微座,西佩下赤城田。
承平久息干戈事,僥幸得充文武備。
除災辟患宜君王,益壽延齡後天地。


汾陰行编辑

君不見昔日西京全盛時,汾陰后土親祭祠。
齋宮宿寢設儲供,撞鐘鳴鼓樹羽旂。
漢家五葉才且雄,賓延萬靈朝九戎。
栢梁賦詩高宴罷,詔書法駕幸河東。
河東太守親掃除,奉迎至尊導鑾輿。
五營夾道列容衞,三河縱觀空里閭。
回旌駐蹕降靈場,焚香奠醑邀百祥。
金鼎發色正焜煌,靈祇煒燁攄景光。
埋玉陳牲禮神畢,舉麾上馬乘輿出。
彼汾之曲嘉可遊,木蘭爲楫桂爲舟。
櫂歌微吟綵鷁浮,簫鼓哀鳴白雲秋。
歡娛宴洽賜羣后,家家復除戶牛酒。
聲明動天樂無有,千秋萬歲南山壽。
自從天子向秦關,玉輦金車不復還。
珠簾羽長寂寞,鼎湖龍髯安可攀。
千齡人事一朝空,四海爲家此路窮。
豪雄意氣今何在,壇場宮盡蒿篷。
路逢老長歎息,世事回不可測。
昔時青樓對歌舞,今日黃埃聚荆棘。
山川滿目淚沾衣,富貴榮華能幾時。
不見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飛。
《明皇傳信記》云:「上將幸蜀,登花萼樓,使樓前善水調者登而歌,至山川滿目云云。上顧侍者曰:『誰爲此?』曰:『宰相李嶠詞也。』因凄然涕下,遽起曰:『嶠真才子也。』不待曲終而去。」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