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三 全唐詩 卷一百六十四 卷一百六十五
李白

目录

門有車馬客行编辑

門有車馬,金鞍曜朱輪。
謂從霄落,乃是故鄉親。
呼兒掃中堂,坐客論悲辛。
對酒兩不飲,停觴淚盈巾。
歎我萬里遊,飄飄三十春。
空談王略,紫綬不挂身。
雄劒藏玉匣,陰符生素塵。
廓落無所合,流離湘水濱。
借問宗黨間,多爲泉下人。
生苦百戰役,死託萬鬼隣。
北風揚胡沙,埋翳周與秦。
大運且如此,蒼穹寧匪仁。
惻愴竟何道,存亡任大鈞。


君子有所思行编辑

紫閣連終南,青冥天倪色。
凭崖望咸陽,宮闕羅北極。
萬井驚畫出,九衢如弦直。
渭水銀河清,橫天流不息。
朝野盛文物,衣冠何翕赩。
廄馬散連山,軍容威絕域。
伊臯運元化,衛霍輸筋力。
歌鐘樂未休,榮去老還逼。
圓光過滿缺,太陽移中昃。
不散東海金,何爭西匿。
無作牛山悲,惻愴淚沾臆。


東海有勇婦编辑

代關中有賢女

梁山感杞妻,慟哭爲之傾。
金石忽蹔開,都由激深情。
東海有勇婦,何慚蘇子卿。
學劒越處子,超若流星。
損軀報夫讎,萬死不顧生。
白刃耀素雪,蒼天感精誠。
十步兩躍,三呼一交兵。
斬首掉國門,蹴踏五藏行。
豁此伉儷憤,粲然大義明。
北海李使君,飛章奏天庭。
捨罪警風俗,流芳播滄瀛。
在列女籍,竹帛已光榮。
淳于免詔獄,漢主爲緹縈。
津妾一櫂歌,脫父於嚴刑。
十子若不肖,不如一女英。
豫讓斬空衣,有心竟無成。
要離殺慶忌,壯夫所素輕。
妻子亦何辜,焚之買虛聲。
豈如東海婦,事立獨揚名。


黃葛篇编辑

黃葛生洛溪,黃花自綿冪。
青烟蔓長條,繚繞幾百尺。
閨人費素手,採緝作絺綌。
縫爲絕國衣,遠寄日南客。
蒼梧大火落,暑服莫輕擲。
此物雖過時,是妾手中跡。


白馬篇编辑

龍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
秋霜切玉劒,落日明珠袍。
鬬雞事萬乘,軒蓋一何高。
弓摧南山虎,手接太行猱。
酒後競風采,三杯弄寶刀。
殺人如剪草,劇孟同遊遨。
發憤去函谷,從軍向臨洮。
叱咤萬戰場,匈奴盡奔逃
歸來使酒氣,未肯蕭曹。
羞入原憲室,荒隱蓬蒿。


鳳吹笙曲编辑

一作「鳳笙篇送別」

仙人十五愛吹笙,學得崑丘彩鳳鳴。
始聞鍊氣餐金液,復道朝天赴玉京。
玉京迢迢幾千里,鳳笙去去無已。
欲歎離聲發絳脣,更嗟別調流纖指。
此時惜別詎堪聞,此地相看未忍分。
重吟真曲和清吹,却奏仙歌響綠雲。
綠雲紫氣向函關,訪道應尋緱氏山。
莫學吹笙王子晉,一遇浮丘斷不還。


怨歌行编辑

長安見內人出嫁,友人令余代為之

十五入漢宮,花顏笑春紅。
君王選玉色,侍寢金屏中。
薦枕嬌夕月,卷衣戀風。
寧知趙飛燕,奪寵恨無窮。
沈憂能傷人,綠鬢成霜蓬。
一朝不得意,世事徒爲空。
鷫鸘換美酒,舞衣罷雕
寒苦不忍言,爲君奏絲桐。
腸斷弦亦絕,悲心夜忡忡。


塞下曲六首编辑

五月天山雪,無花祗有寒。
笛中聞折柳,春色未曾看。
曉戰隨金鼓,宵眠抱玉鞍。
願將腰下劒,直爲斬樓蘭。


天兵下北荒,胡馬欲南飲。
橫戈從百戰,直爲銜恩甚。
握雪海上餐,拂沙隴頭寢。
何當破月氏,然後方高枕。


駿馬風飆,鳴鞭出渭橋。
彎弓辭漢月,插羽破天驕。
陣解星芒盡,營空海霧消。
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


白馬黃金塞,雲砂遶夢思。
那堪愁苦節,遠憶邊城兒。
螢飛秋窗滿,月度霜閨遲。
摧殘梧桐葉,蕭颯沙棠枝。
無時獨不見,流淚空自知。


塞虜乘秋下,天兵出漢家。
將軍分虎竹,戰士臥龍沙。
邊月隨弓影,胡霜拂劒花。
玉關殊未入,少婦莫長嗟。


烽火動沙漠,連照甘泉雲。
漢皇按劒起,還召李將軍。
氣天上合,鼓聲隴底聞。
橫行負勇氣,一戰淨妖氛。


來日大難编辑

來日一身,攜糧負薪。
道長食盡,苦口焦脣。
今日醉飽,樂過千春。
仙人相存,誘我遠學。
海淩三山,陸憩五嶽。
乘龍天飛,目瞻兩角。
授以藥,金丹滿握。
蟪蛄蒙恩,深愧短促。
思填東海,强銜一木。
道重天地,軒師廣成。
蟬翼九五,以求長生。
下士大笑,如蒼蠅聲。


塞上曲编辑

大漢無中策,匈奴犯渭橋。
五原秋草綠,胡馬一何驕。
命將征西極,橫行陰山側。
燕支落漢家,婦女無華色。
轉戰渡黃河,休兵樂事多。
蕭條清萬里,瀚海寂無波。


玉階怨编辑

玉階生白露,夜久侵羅襪。
却下水晶簾,玲瓏望秋月。


襄陽曲四首编辑

襄陽行樂處,歌舞白銅鞮。
江城回淥水,花月使人迷。


山公醉酒時,酩酊陽下。
頭上白接䍦,倒著還騎馬。


峴山臨漢江,水綠沙如雪
上有墮淚碑,青苔久磨滅。


且醉習家池,莫看墮淚碑。
山公欲上馬,笑殺襄陽兒。


大堤曲编辑

漢水襄陽,花開大堤暖。
佳期大堤下,淚向南雲滿。
春風無復情,吹我夢魂散。
不見眼中人,天長音信斷。


宮中行樂詞八首编辑

奉詔作。明皇坐沈香亭,意有所感,欲得白爲樂章。召入,而白已醉,左右以水頮面,稍解。援筆成文,宛麗精切。

小小生金屋,盈盈在紫微。
山花插寶髻,石竹繡羅衣。
深宮裏,常隨步輦歸。
只愁歌舞,化作綵雲飛。


柳色黃金嫩,梨花白雪香。
玉樓翡翠,殿鎖鴛鴦。
選妓隨輦,徵歌出洞房。
宮中誰第一,飛燕在昭陽。


盧橘爲秦樹,蒲萄出漢宮。
煙花宜落日,絲管醉春風。
笛奏龍吟水,簫鳴鳳下空。
君王多樂事,還與萬方同


春歸,金宮樂事多。
後庭朝未入,輕輦夜相過。
笑出花間語,嬌來下歌。
莫教明月去,留著醉嫦蛾。


繡戶香風暖,紗窗曙色新。
宮花爭笑日,池草暗生春。
綠樹聞歌鳥,青樓見舞人。
昭陽桃李月,羅綺相親。


今日明光裏,還須結伴遊。
春風開紫殿,天樂下朱樓。
豔舞全知巧,嬌歌半欲羞。
更憐花月夜,宮女笑藏鉤。


寒雪梅中盡,春風柳上歸。
宮鶯嬌欲醉,簷燕語還飛。
遲日明歌席,新花豔舞衣。
晚來移綵仗,行樂泥光輝。


水綠南薰殿,花紅北闕樓。
鶯歌聞太液,鳳吹繞瀛洲。
素女鳴珠珮,天人弄綵毬。
今朝風日好,宜入未央遊。


清平調詞三首编辑

天寶中,白供奉翰林。禁中初重木芍藥,得四本紅紫淺紅通白者,移植於興慶池東沈香亭。會花開,上乘照夜白,太真妃以步輦從。詔選梨園中弟子尤者,得樂一十六色。李龜年以歌擅一時,手捧檀板,押衆樂前,欲歌之。上曰:「賞名花,對妃子,焉用舊樂詞?」遂命龜年持金花牋,宣賜李白,立進《清平調》三章。白承詔,宿酲未解,因援筆賦之。龜年歌之,太真持頗梨七寶杯,酌西涼州蒲萄酒,笑領歌詞,意甚厚。上因調玉笛以倚曲,每曲徧將換,則遲其聲以媚之。太真飲罷,斂繡巾重拜。上自是顧李翰林尤異於他學士。


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羣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一枝豔露凝香,雲雨巫山枉斷腸。
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
觧釋春風無限恨,沈香亭北倚闌干。


入朝曲编辑

一作鼓吹入朝曲

金陵控海浦,淥水帶吳京。
鐃歌列騎吹,颯沓引公卿。
槌鐘速嚴妝,伐鼓啓重城。
天子憑玉,劒履若雲行。
日出照萬戶,簪裾爛明星。
朝罷沐浴閑,遨遊閬風亭。
濟濟雙闕下,歡娛樂恩榮。


秦女休行编辑

西門秦氏女,秀色如瓊花。
手揮白楊,清晝殺讐家。
羅袖灑赤血,英凌紫霞。
直上西山去,關吏相邀遮。
壻爲燕國王,身被詔獄加。
犯刑若履虎,不畏落爪牙。
素頸未及斷,摧眉伏泥沙。
金雞忽放赦,大辟得寬賒。
何慙聶政姊,萬古共驚嗟。


秦女卷衣编辑

天子居未央,妾卷衣裳。
顧無紫宮寵,敢拂黃金牀。
水至亦不去,熊來尚可當。
微身日月,飄若螢光。
願君采葑菲,無以下體妨。


東武吟编辑

一作「出東門後書懷留別翰林諸公」,又作「還山留別金門知己」

好古笑流俗,素聞賢達風。
方希佐明主,長揖辭成功。
白日在高天,迴光燭微躬。
恭承鳳凰詔,歘起雲蘿中。
清切紫迥,優游丹禁通。
君王賜顏色,聲價凌煙虹。
乘輿擁翠蓋,扈從金城東。
寶馬麗絕景,錦衣入新豐。
巖望松雪,對酒鳴絲桐。
因學揚子雲,獻賦甘泉宮。
天書美片善,清芬播無窮。
歸來咸陽,談笑皆王公一本無此二句
一朝去金馬,飄落成飛蓬。
日疎散,玉樽亦已空
才力猶可,不慙世上雄。
閑作東武吟,曲盡情未終。
書此謝知己,吾尋黃綺翁


邯鄲才人嫁為廝養卒婦编辑

妾本臺女,揚蛾入丹闕。
自倚顏如花,寧知有凋歇。
一辭玉階下,去若朝雲沒。
每憶邯鄲城,深宮夢秋月。
君王不可見,惆悵至明發。


出自薊北門行编辑

虜陣橫北荒,胡星耀精芒。
羽書速驚電,烽火晝連光。
虎竹救邊急,戎車森已行。
明主不安席,按劒心飛揚。
推轂出猛將,連旗登戰場。
兵威衝絕幕,殺氣凌穹蒼。
赤山下,開營紫塞傍。
風沙緊,旌旗颯凋傷。
畫角悲海月,征衣卷天霜。
揮刃斬樓蘭,彎弓射王。
單于一平蕩,種落自奔亡。
收功報天子,行歌歸咸陽。


洛陽陌编辑

白玉誰家郎,回車渡天津。
看花東陌上,驚動洛陽人。


北上行编辑

北上何所苦,北上緣太行。
磴道盤且峻,巉巖凌穹蒼。
馬足蹶側石,車輪摧高岡。
沙塵接幽州,烽火連朔方。
殺氣毒劒戟,嚴風裂衣裳。
奔鯨夾黃河,鑿齒屯洛陽。
前行無歸日,返顧思舊鄉。
慘戚冰雪裏,悲號絕中腸。
尺布不掩體,皮膚劇枯桑。
汲水澗谷阻,採薪隴坂長。
猛虎又掉尾,磨牙皓秋霜。
草木不可餐,飢飲零露漿。
歎此北上苦,停驂爲之傷。
何日王道平,開顏覩天光。


短歌行编辑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滿。
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
麻姑垂兩鬢,一半已成霜。
天公見玉女,大笑億千場。
吾欲攬六龍,迴車挂扶桑。
北斗酌美酒,勸龍各一觴。
富貴非所願,人駐光。


空城雀编辑

嗷嗷空城雀,身計何戚促。
本與鷦鷯羣,不隨鳳凰族。
提攜四黃口,飲乳未嘗足。
食君糠粃餘,嘗恐烏鳶
耻涉太行險,羞營覆車粟。
天命有定端,守分絕所欲。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