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六十四 全唐詩 卷一百六十五 卷一百六十六
李白

目录

發白馬编辑

將軍發白馬,旌節度黃河。
簫鼓聒川嶽,滄溟湧波。
武安有振瓦,易水無寒歌。
鐵騎若雪山,飲流涸滹沱。
揚兵獵月窟,轉戰略朝那。
倚劒登燕然,邊烽列嵯峨。
蕭條萬里外,耕作五原多。
一掃清大漠,包虎戢金戈。


陌上桑编辑

美女渭橋東,春還事蠶作。
五馬如飛,青絲結金絡。
不知誰家子,調笑來相謔。
妾本秦羅敷,玉顏豔名都。
綠條映素手,採桑向城隅。
使君且不顧,況復論秋胡。
寒螿愛碧草,鳴鳳棲青梧。
託心自有處,但怪旁人愚。
徒令白日暮,高駕空踟躕。


枯魚過河泣编辑

白龍改常服,偶被豫且制。
誰使爾爲魚,徒勞訴天帝。
作書報鯨鯢,勿恃風濤勢。
濤落歸泥沙,翻遭螻蟻噬。
萬乘慎出入,柏人以爲


丁督護歌编辑

雲陽上征去,兩岸饒商賈。
吳牛喘月時,拖船一何苦。
水濁不可飲,壺漿半成土。
一唱護歌,心摧淚如雨。
萬人鑿磐石,無由達江滸。
君看石芒碭,掩淚悲千古。


相逢行编辑

朝騎五花馬,謁帝出銀臺。
秀色誰家子,雲珠箔開。
金鞭遙指點,玉勒近遲回。
夾轂相借問,從天上來。
入青綺門,當歌共銜杯。一作「嬌羞初解珮,語笑共銜杯」
銜杯暎歌扇,似月雲中見。
相見不親,不如不相見。
相見情已深,未語可知心。
胡爲守空閨,孤眠愁錦衾。
錦衾與羅幃,纏綿會有時。
春風正澹蕩,暮雨來何遲。
願因三青鳥,更報長相思。一本長相思下,無此六句。
光景不待人,須臾髮成絲。
當年失行樂,老去徒傷悲。
持此道密意,毋令曠佳期。


千里思编辑

李陵沒胡沙,蘇武還漢家。
迢迢五原關,朔雪亂邊花
一去隔絕國,思歸但長嗟。
鴻雁向西北,書報天涯。


樹中草编辑

鳥銜野田草,誤入枯桑裏。
客土植危根,逢春猶不死。
草木雖無情,因依尚可生。
如何同枝葉,各自有枯榮。


君馬黃 (李白)编辑

君馬黃,我馬白。
馬色雖不同,人心本無隔。
共作遊冶盤,雙行洛陽陌。
長劒既照曜,高冠何赩赫。
各有千金裘,俱爲五侯客。
猛虎落陷穽,壯夫時屈厄。
相知在急難,獨好何益。


擬古编辑

融融白玉輝,暎我青蛾眉。
寶鏡似空水,落花如風吹。
出門望帝子,蕩漾不可期。
安得黃鶴羽,一報佳人知。


折楊柳编辑

垂楊拂綠水,搖豔東風年。
花明玉關雪,葉暖金牕煙。
美人結長對此心淒然。
攀條折春色,遠寄龍庭前


少年子编辑

青雲年少,挾彈章臺左。
鞍馬四邊開,突如流星過。
金丸落飛鳥,夜入瓊樓臥。
夷齊是何人,獨守西山餓。


紫騮馬编辑

紫騮行且嘶,雙翻碧玉蹄。
臥流不肯渡,似惜錦障泥。
白雪關遠,黃雲海迷。
揮鞭萬里去,安得春閨。


少年行二首编辑

擊筑飲美酒,劒歌易水湄。
經過燕太子,結託幷州兒。
少年負壯氣,奮烈自有時。
魯句踐,爭博勿相欺。


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
落花踏盡遊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


白鼻騧编辑

銀鞍白鼻騧,綠地障泥錦。
細雨春風花落時,揮鞭就胡姬飲。


豫章行编辑

胡風吹代馬,北擁魯陽關。
吳兵照海雪,西討何時還。
半渡上遼津,黃雲慘無顏。
老母與子別,呼天野草間。
白馬繞旌旗,悲鳴相追攀。
白楊秋月苦,早落豫章山。
本爲休明人,斬虜素不閑。
豈惜戰鬬死,爲君掃兇頑。
精感石沒羽,豈云憚險艱。
樓船若鯨飛,波蕩落星灣。
此曲不可奏,三軍鬢成斑。


沐浴子编辑

沐芳莫彈冠,浴蘭莫振衣。
處世忌太潔,人貴藏暉。
滄浪有釣叟,吾與爾同歸。

高句驪编辑

金花折風帽,白馬小遲回。
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


舍利弗编辑

金繩界寶地,珍木蔭瑤池。
雲間妙音奏,天際法蠡吹。


靜夜思编辑

牀前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月,
低頭思故鄉。


淥水曲编辑

淥水明秋,南湖採白蘋。
荷花嬌欲語,愁殺蕩舟人。


鳳凰曲编辑

嬴女吹玉簫,吟弄天上春。
青鸞不獨去,更有攜手人。
影滅彩雲斷,遺聲落西秦。


鳳臺曲编辑

嘗聞秦帝女,傳得鳳凰聲。
是日逢仙子,當時別有情。
人吹綵簫去,天借綠雲迎。
在身不返,空餘弄玉名。


從軍行编辑

從軍玉門道,逐虜金微山。
笛奏梅花曲,刀開明月環。
鼓聲鳴海上,兵氣擁雲間。
願斬單于首,長驅靜鐵關。


秋思编辑

春陽如昨日,碧樹鳴黃鸝。
蕪然蕙草暮,颯爾涼風吹。
天秋木葉下,月冷莎雞悲。
坐愁羣芳歇,白露凋華滋。


春思编辑

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
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
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秋思编辑

燕支黃葉落,妾望登臺。
海上碧雲斷,單于秋色來。
胡兵沙塞合,漢使玉關回。
征客無歸日,空悲蕙草摧。


子夜吳歌编辑

春歌编辑

秦地羅敷女,採桑綠水邊。
素手青條上,紅妝白日鮮。
蠶飢妾欲去,五馬莫留連。

夏歌编辑

鏡湖三百里,菡萏發荷花。
五月西施採,人看隘若耶。
回舟不待月,歸去越王家。

秋歌编辑

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冬歌编辑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
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
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


對酒行编辑

松子栖金華,安期入蓬海。
此人古之仙,羽化竟何在。
浮生速流電,倏忽變光彩。
天地無凋換,容顏有遷改。
對酒不肯飲,含情欲誰待。


估客行编辑

行一作樂

海客乘天風,將船遠行役。
譬如雲中鳥,一去無蹤跡。


擣衣篇编辑

閨裏佳人年十餘,嚬蛾對影恨離居。
忽逢江上春歸燕,銜得雲中尺素書。
玉手開緘長歎息,夫猶戍交河北。
萬里交河水北流,願爲雙燕泛中洲。
君邊雲擁青絲騎,妾處苔生紅粉樓。
樓上春風日將歇,誰能攬鏡看愁髮。
曉吹員管隨落花,夜擣戎衣向明月。
明月高高刻漏長,真珠簾箔掩蘭堂。
橫垂寶幄同心結,半拂瓊筵蘇合香。
瓊筵寶幄連枝錦,燈燭熒熒照孤寢。
有便憑將金剪刀,爲君留下相思枕。
摘盡庭蘭不見君,紅巾拭淚生氤氳。
明年若更征邊塞,願作陽臺一叚雲。


少年行编辑

此詩嚴粲云是僞作

君不見淮南少年游俠客,白日毬獵夜擁擲。
呼盧百萬終不惜,報讎千里如咫尺。
少年游俠好經過,渾身裝束皆綺羅。
蕙蘭相隨喧妓女,風光去處滿笙歌。
驕矜自言不可有,俠士堂中養來久。
好鞍好馬乞與人,十千五千旋沽酒。
赤心用盡爲知己,黃金不惜栽桃李。
桃李栽來幾度春,一回花落一回新。
府縣盡爲門下客,王侯皆是平交人。
男兒百年且樂命,何須書受貧病。
男兒百年且榮身,何須徇節甘風塵。
衣冠半是征戰士,窮儒浪作林泉民。
遮莫枝根長百丈,不如當代多還往。
遮莫姻親連帝城,不如當身自簪纓。
看取富貴眼前者,何用悠悠身後名。


長歌行编辑

桃李日開,榮華照當年。
東風動百物,草木盡欲言。
枯枝無醜葉,涸水吐清泉。
大力運天地,羲和無停鞭。
功名不早著,竹帛將何宣。
桃李務青春,誰能貫白日。
富貴與神仙,蹉跎成兩失。
金石猶銷鑠,風霜無久質。
畏落日月後,强歌與酒。
秋霜不惜人,倏忽侵蒲柳。


長相思编辑

日色盡花含煙,月明素愁不眠。
趙瑟初停鳳凰柱,蜀琴欲奏鴛鴦弦。
此曲有意無人傳,願隨春風寄燕然,憶君迢迢隔青天。
橫波目,今成流淚泉。
不信妾腸斷,歸來看取明鏡前。


長相思编辑

美人在時花滿堂,美人去後一作餘空牀。
牀中繡被卷不寢,至今三載猶聞香
香亦竟不滅,人亦竟不來。
相思黃葉,白露青苔此篇一作寄遠


猛虎行编辑

此詩蕭士贇云是僞作

朝作猛虎行,暮作猛虎吟。
腸斷非關隴頭水,淚下不爲雍門琴。
旌旗繽紛兩河道,戰鼓驚山欲倒。
秦人半作燕地囚,胡馬翻銜洛陽草。
一輸一失關下兵,朝降夕叛幽薊城。
巨鼇未斬海水動,魚龍奔走安得寧。
頗似楚漢時,翻覆無定止。
朝過博浪沙,暮入淮陰市。
張良未遇韓信貧,劉項存亡在兩臣。
蹔到下邳受兵略,來投漂母作主人。
賢哲棲棲古如此,今時亦棄青雲士。
有策不敢犯龍鱗,竄身南國避胡塵。
寶書劒挂高閣,金鞍駿馬散故人。
昨日方爲宣城客,掣鈴交通二千石。
有時六博快壯心,遶牀三匝呼一擲。
楚人每道張旭奇,心藏風雲世莫知。
三吳邦伯顧盼,四海雄俠兩追隨
蕭曹曾作沛中吏,攀龍附鳳當有時。
溧陽酒樓三月春,楊花茫茫愁殺人。
綠眼吹玉笛,吳歌白紵飛梁塵。
丈夫相見且爲樂,槌牛撾鼓會衆賓。
我從此去釣東海,得魚笑寄情相親。


去婦詞编辑

一作顧況詩

古來有棄婦,棄婦有歸處。
今日妾辭君,辭君遣何去。
本家零落盡,慟哭來時路。
憶昔未嫁君,聞君却周旋。
綺羅錦繡段,有贈黃金千。
十五許嫁君,二十移所天。
自從結髮日未幾,離君緬山川。
家家盡歡喜,孤妾長自憐。
幽閨多怨思,盛色無十年。
相思若循還,枕席生流泉。
流泉咽不掃,獨夢關山道。
及此見君歸,君歸妾已老。
物情惡衰賤,新寵方妍好。
掩淚出故房,傷心劇秋草。
自妾爲君妻,君東妾在西。
羅幃到曉恨,玉貌一生啼。
自從離別久,不覺塵埃厚。
嘗嫌玳瑁孤,猶羨鴛鴦偶。
歲華逐霜霰,賤妾何能久。
寒沼落芙蓉,秋風散楊柳。
以比顦顇顏,空持舊物還。
餘生欲何寄,誰肯相牽攀。
君恩既斷絕,相見何年月。
悔傾連理杯,虛作同心結。
女蘿附青松,貴欲相依投。
浮萍失綠水,教作若爲流。
不歎君棄妾,自歎妾緣業。
憶昔初嫁君,小姑纔倚牀。
今日妾辭君,小姑如妾長。
回頭語小姑,莫嫁如兄夫。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