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166

卷一百六十五 全唐詩 卷一百六十六 卷一百六十七
李白

襄陽歌编辑

落日欲沒峴山西,倒著接花下迷。
襄陽小兒齊拍手,攔街爭唱白銅鞮。
傍人借問笑何事,笑殺山醉似泥。
鸕鷀杓,鸚鵡杯,百年三萬六千日,一日須傾三百杯。
遙看漢水鴨頭綠,恰似葡萄初醅。
此江若變作春酒,壘麴便築糟丘臺。
千金駿馬換妾,坐雕鞍歌落梅。
車傍側挂一壺酒,鳳笙龍管行相摧。
咸陽市中歎黃犬,何如月下傾金罍。
君不見晉朝羊公一片石,龜剝落生莓苔。
淚亦不能爲之墮,心亦不能爲之哀。一本此下有「誰能憂彼身後事,金鳧銀鴨葬死灰」二句
清風月不用一錢買,玉山自倒非人推。
舒州杓,力士鐺,李白與爾同死生。
襄王雲雨今安在,江水東流猨夜聲。


南都行编辑

南都信佳麗,武闕橫西關。
白水真人居,萬商羅鄽闤。
高樓對紫陌,甲第連青山。
此地多英豪,邈然不可攀。
陶朱與五羖,名播天壤間。
麗華秀玉色,漢女嬌朱顏。
清歌遏流雲,豔舞有餘閑。
遨遊盛宛洛,冠蓋隨風還。
走馬紅陽城,呼鷹白河灣。
誰識臥龍客,長吟愁鬢斑。


江上吟编辑

木蘭之枻沙棠舟,玉簫金管坐兩頭。
美酒尊中置千斛,載妓隨波任去留。
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
屈平詞賦懸日月,楚王臺榭空山丘。
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洲。
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


侍從宜春苑奉詔賦龍池柳色初青聽新鶯百囀歌编辑

東風已綠瀛洲草,紫殿紅樓覺春好,池南柳色半青青。
縈烟嫋娜拂綺城,垂絲百尺挂雕楹。
上有好鳥相和鳴,間關早得春風情。
春風卷入碧雲去,千門萬戶皆春聲。
是時君王在鎬京,五雲垂暉耀紫清。
仗出金宮隨日轉,天回玉輦繞花行。
始向蓬萊看舞鶴,還過茝石聽新鶯。
新鶯飛繞上林苑,願入簫韶雜鳳笙。


玉壺吟编辑

烈士擊玉壺,壯心惜暮年。
三杯拂劒舞秋月,忽然高詠涕泗漣。
鳳凰初下紫泥詔,謁帝稱觴登御筵。
揄揚九重萬乘主,謔浪赤墀青瑣賢。
朝天數換飛龍馬,勅賜珊瑚白玉鞭。
世人不識東方朔,大隱金門是謫仙。
西施宜笑復宜嚬,醜女效之徒累身。
君王雖愛蛾眉好,無奈宮中妬殺人。


豳歌行上新平長史兄粲编辑

豳谷稍稍振庭柯,涇水浩浩揚湍波。
哀鴻酸嘶暮聲急,愁雲蒼慘寒氣多。
憶昨去家此爲客,荷花初紅柳條碧。
中宵出飲三百杯,明朝歸揖二千石。
寧知流寓變光輝,胡霜蕭颯繞客衣。
寒灰寂寞憑誰暖,落葉飄揚何處歸。
吾兄行樂窮曛旭,滿堂有美顏如玉。
趙女長歌入綵雲,燕姬醉舞嬌紅燭。
狐裘獸炭酌流霞,壯士悲吟寧見嗟。
前榮後枯相翻覆,何惜餘光及棣華。


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编辑

西嶽崢嶸何壯哉,黃河如絲天際來。
黃河萬里觸山動,盤渦轂轉秦地雷。
榮光休氣紛五彩,千年一清聖人在。
巨靈咆哮擘兩山,洪波噴射東海。
三峯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開。
白帝金精運元氣,石作蓮花雲作臺。
雲臺閣道連窈冥,中有不死丹丘生。
明星玉女備灑掃,麻姑搔背指爪輕。
我皇手把天地戶,丹丘談天與天語。
九重出入生光輝,東來蓬萊復西歸。
玉漿儻惠故人飲,騎二茅龍上天飛。


元丹丘歌编辑

元丹丘,愛神仙,朝飲潁川之清流,暮還嵩岑之紫烟,三十六峰長周旋。
長周旋,躡星虹,身騎飛龍耳生風。
橫河跨海與天通,我知爾遊心無窮。


扶風豪士歌编辑

洛陽三月飛胡沙,洛陽城中人怨嗟。
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撐如亂麻。
我亦東奔向吳國,浮雲四塞道路賒。
東方日出啼早鴉,城門人開掃落花。
梧桐楊柳拂金井,來醉扶風豪士家。
扶風豪士天下奇,意氣相傾山可移。
作人不倚將軍勢,飲酒豈顧尚書期。
雕盤綺食會衆客,吳歌趙舞香風吹。
原嘗春陵六國時,開心寫意君所知。
堂中各有三千士,明日報恩知是誰。
撫長劒,一揚睂(眉),清水白石何離離。
脫吾帽,向君笑,飲君酒,爲君吟。
張良未逐赤松去,橋邊黃石知我心。


同族弟金城尉叔卿燭照山水壁畫歌编辑

高堂粉壁圖蓬瀛,燭前一見滄洲清。
洪波洶湧山崢嶸,皎若丹丘隔海望赤城。
光中乍喜嵐氣滅,謂逢山陰晴後雪。
迴溪碧流寂無喧,又如秦人月下窺花源。
了然不覺清心魂,祗將疊嶂鳴秋猨。
與君對此歡未歇,放歌行吟達明發。
却顧海客揚雲帆,便欲因之向溟渤。


白毫子歌编辑

淮南小山白毫子,乃在淮南小山裏。
夜臥松下,朝餐石中髓。
小山連緜向江開,碧峰巉巖綠水迴。
余配白毫子,獨酌流霞杯。
拂花弄琴坐青苔,綠蘿樹下春風來。
南窗蕭颯松聲起,憑崖一聽清心耳。
可得見,未得親。
八公攜手五雲去,空餘桂樹愁殺人。


梁園吟编辑

我浮黃去京闕,挂席欲進波連山。
天長水闊厭遠涉,訪古始及平臺間。
平臺爲客憂思多,對酒遂作梁園歌。
却憶蓬池阮公詠,因吟淥水揚洪波。
洪波浩蕩迷舊國,路遠西歸安可得。
人生達命豈暇愁,且飲美酒登高樓。
平頭奴子搖大扇,五月不熱疑清秋。
玉盤楊梅爲君設,吳鹽如花皎白雪。
持鹽把酒但飲之,莫學夷齊事高潔
昔人豪貴信陵君,今人耕種信陵墳。
荒城虛照碧山月,古木盡入蒼梧雲。
粱王宮闕今安在?枚馬先歸不相待。
舞影歌聲散綠池,空餘汴水東流海。
沈吟此事淚滿衣,黃金買醉未能歸。
連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賭酒酣馳輝。
歌且謠,意方遠,東山高臥時起來,欲濟蒼生未應晚。


鳴臯歌送岑徵君编辑

時梁園三尺雪,在清泠池作

若有人兮思鳴臯,阻積雪兮心煩勞。
洪河凌競不可以徑度,冰龍鱗兮難容舠。
邈仙山之峻極兮,聞天籟之嘈嘈。
霜厓縞皓以合沓兮,若長風扇海湧滄溟之波濤。
玄猨綠羆,舔同餂音演崟岌。
危柯振石,駭膽慄魄,羣呼而相號。
峯崢嶸以路絕,挂星辰於巖㟼。
送君之歸兮,動鳴臯之新作。
交鼓吹兮彈絲,觴清泠之池閣。
君不行兮何待,若反顧之黃鶴。
掃梁園之羣英,振大雅於東洛。
巾征軒兮歷阻折,尋幽居兮越巘崿。
盤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風兮寂萬壑。
望不見兮心氛氳,蘿冥冥兮霰紛紛。
水橫洞以下淥,波小聲而上聞。
虎嘯谷而生風,龍藏溪而吐雲。
寡鶴清唳,飢鼯嚬呻。
魂獨處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
雞聚族以爭食,鳳孤飛而無隣。
蝘蜓嘲龍,魚目混珍。
嫫母衣錦,西施負薪。
若使巢由桎梏於軒冕兮,亦奚異乎夔龍蹩躠於風塵。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誇而却秦。
吾誠不能學二子沽名矯節以耀世兮,固將棄天地而遺身。
白鷗兮飛來,長與君兮相親。


鳴臯歌奉餞從翁清歸五厓山居编辑

憶昨鳴臯夢裏還,手弄素月清潭間。
覺時枕席非碧山,側身西望阻秦關。
麒膦閣上春還早,著書却憶伊陽好。
青松來風吹道,綠蘿飛花覆烟草。
我家仙愛清真,才雄草聖凌古人,欲臥鳴臯絕世塵。
鳴臯微茫在何處?五厓水橫樵路。
身披翠雲裘,袖拂紫烟去。
去時應過嵩少間,相思爲折三花樹。


勞勞亭歌编辑

在江寧縣南十五里,古送別之所,一名臨滄觀

金陵勞勞送客堂,蔓草離離生道傍。
古情不盡東流水,此地悲風愁白楊。
我乘素舸同康樂,朗詠清川飛夜霜。
昔聞牛渚吟五章,今來何謝袁家郎。
苦竹寒聲動秋月,獨宿空簾歸夢長。


橫江詞六首编辑

橫江好,儂道橫江惡。
一風三日吹倒山一作「猛風吹倒天門山」,白浪高於瓦官閣。


海潮南去過潯陽,牛渚由來險馬當。
橫江欲渡風波惡,一水牽愁萬里長。


橫江西望阻西秦,水東揚子津。
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風愁殺峭帆人。


海神過惡風迴,浪打天門石壁開。
浙江八月何如此,濤似連山噴雪來。


橫江館前津吏迎,向余東指海雲生。
郎今欲渡緣何事,如此風波不可行。


暈天風霧不開,海鯨東蹙百川迴。
驚波一起三山動,公無渡河歸去來。


金陵城西樓月下吟编辑

金陵夜寂涼風發,獨上高樓望吳越。
白雲映水搖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
月下沈吟久不歸,古來相接眼中稀。
解道澄江淨如練,令人長憶謝玄暉。


東山吟编辑

攜妓東土山,悵然悲謝安。
我妓今朝如花月,他妓古墳荒草寒。
白雞夢後三百歲,洒酒澆君同所歡。
酣來自作青海舞,秋風吹落紫綺冠。
彼亦一時,此亦一時,浩浩洪流之詠何必奇。


僧伽歌编辑

真僧法號號僧伽,有時與我論三車。
問言誦咒幾千徧,口道恆河沙復沙。
此僧本住南天竺,爲法頭陀來此國。
戒得長天秋月明,心如世上青蓮色。
意清淨,貌稜稜,亦不減,亦不增。
瓶裏千年鐵柱骨,手中萬歲胡孫藤。
嗟予落魄江久,罕遇真僧說空有。
一言散盡波羅夷,再禮渾除犯輕垢。


白雲歌送劉十六歸山编辑

楚山秦山皆白雲,白雲處處長隨君。
長隨君,君入楚山裏,雲亦隨君渡湘水。
湘水上,女蘿衣,白雲堪臥君早歸。
一作「白雲歌送友人」云
楚山秦山皆白雲,白雲處處長隨君。
君今還入楚山裏,雲亦隨君渡湘水。
水上女蘿衣白雲,早臥早行君早起。


金陵歌送別范宣编辑

石頭巉巖如虎踞,凌波欲過滄江去。
鍾山龍盤走勢來,秀色橫分歷陽樹。
四十餘帝三百秋,功名事跡隨東流。
白馬小兒誰家子,泰清之歲來關囚
金陵昔時何壯哉,席卷英豪天下來。
冠蓋散爲烟霧盡,金輿玉座成寒灰。
扣劒悲吟空咄嗟,梁陳白骨亂如麻。
天子龍沈景陽井,誰歌玉樹後庭花。
此地傷心不能道,目下離離長春草。
送爾長江萬里心,他年來訪南山


笑歌行编辑

以下二首蘇軾云是偽作

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見曲如鉤,古人知爾封公侯。
君不見直如弦,古人知爾死道邊。
張儀所以只掉三寸舌,蘇秦所以不墾二傾田。
笑矣乎,笑矣乎!君不見滄浪老人歌一曲,還道滄浪濯吾足。
平生不解謀此身,虛作離騷遣人讀。
笑矣乎,笑矣乎!趙有豫讓楚屈平,賣身買得千年名。
巢由洗耳有何益,夷齊餓死終無成。
君愛身後名,我愛眼前酒。飲酒眼前樂,虛名何處有。
男兒窮通當有時,曲腰向君君不知。
猛虎不看几上肉,洪鑪不鑄囊中錐。
笑矣乎,笑矣乎!甯武子,朱買臣,扣角行歌背負薪。
今日逢君君不識,豈得不如佯狂人。


悲歌行编辑

悲來乎,悲來乎!主人有酒且莫斟,聽我一曲悲來吟。
悲來不吟還不笑,天下無人知我心。
君有數斗酒,我有三尺琴。
琴鳴酒樂兩相得,一杯不啻千鈞金。
悲來乎,悲來乎!天雖長,地雖久,金玉滿堂應不守。
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
孤猨坐啼墳上月,且須一盡杯中酒。
悲來乎,悲來乎!鳳皇不至河無圖,微子去之箕子奴。
漢帝不憶李將軍,楚王放却屈大夫。
悲來乎,悲來乎!秦家李斯早追悔,虛名撥向身之外。
范子何曾愛五湖,功成名遂身自退。
劒是一夫用,書能知姓名。
惠施不肯干萬乘,卜式未必窮一經。
還須黑頭取方伯,莫謾白首爲儒生。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