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68

卷三百六十七 全唐詩 卷三百六十八
作者:庾承宣 鄭澣 張彙 陳通方 李應 陳師穆 李季何 李程 高弁 席夔 李行敏 陳諷 崔䕶
卷三百六十九
庾承宣 鄭澣 張彙 陳通方 李應 陳師穆 李季何 李程 高弁 席夔 李行敏 陳諷 崔䕶

庾承宣编辑

庾承宣,貞元十年及第,太和中終檢校吏部尚書、天平軍節度使。詩一首。

賦得冬日可愛编辑

宿霧開天霽,寒郊見初日。
林疎照逾遠,冰輕影微出。
豈假陽和氣,暫忘玄冬律。
愁抱望自寛,羈情就如失。
欣欣事幾許,曈曈狀非一。
傾心儻知期,良願自兹畢。

鄭澣编辑

鄭澣,餘慶之子,貞元十年舉進士第,為右補闕,敢言無所諱;文宗時入翰林,為侍講學士,累進尚書左丞;出為山南西道節度使;俄以户部尚書召,未拜,卒,諡曰「宣」。集三十卷,今存詩五首。

贈毛仙翁编辑

至道無名,至人長生。
爰觀繪事,似挹眞形。
方口渥丹,濃眉刷青。
松姿本秀,鶴質自輕。
道德神仙,内藴心靈。
紅肌絲髮,外彰華精。
色如含芳,貌若和光。
胚渾造化,含吐陰陽。
吾聞安期,隱見不常。
或在世間,或遊上蒼。
猗歟眞人,得非後身。
寫此仙骨,久而不磷。
皎皎眀眸,瞭然如新。
藹藹童顔,的然如春。
金石可並,丹青不冺。
通天臺上,有見常人。
俗士觀瞻,方悟幽塵。
君子圖之,敬兮如神。

和李德裕遊漢州房公湖二首编辑

太尉留琴地,時移重可尋。
徽弦一掩抑,風月助登臨。
榮駐青油騎,高張白雪音。
秪言酬唱美,良史記王箴。

静對煙波夕,猶思棟宇清。
臥龍空有處,馴鳥獨忘情。
顧步襟期遠,參差物象横。
自宜雕樂石,爽氣際青城。

中書相公任兵部侍郎日後閣植四松,逾數年,澣忝此官,因獻拙什编辑

丞相當時植,幽襟對此開。
人知舟檝器,天假棟梁材。
錯落龍鱗出,䙰褷鶴翅迴。
重陰羅武庫,細響静山臺。
得地公堂裏,移根澗水隈。
吳臣夢寐遠,秦嶽歲年摧。
轉覺飛纓繆,何因繼組來。
幾尋珠履迹,願比角弓培。
栢悅猶依社,星高久照台。
後凋應共操,無復問良媒。

和李德裕房公舊竹亭聞琴编辑

石室寒飆驚,孫枝雅器裁。
坐來山水操,玄斷吊遺埃。

编辑

但慮彩色汚,無虞臂胛肥。段成式記:長安菩薩寺有畫維摩變,為俗講僧文淑裝之,筆跡盡矣,故興元鄭尚書題句云云。

張彚一作「彚征」编辑

張彚,貞元十年進士。詩三首。

遊棲霞寺编辑

躋險入幽林,翠微含竹殿。
泉聲無休歇,山色時隱見。
潮來雜風雨,梅落成霜霰。
一從方外遊,頓覺塵心變。

春風扇微和编辑

木德生和氣,微微入曙風。
暗催南向葉,漸翥北歸鴻。
澹蕩侵冰谷,悠揚轉蕙藂。
拂塵廻廣路,泛籟過遥空。
暖上煙光際,雲移律候中。
扶揺如可借,從此戾蒼穹。

觀藏冰编辑

寒氣方窮律,陰精正結冰。
體堅風帯壯,影素月臨凝。
冬賦凌人掌,春期命婦昇。
鑿來壺色徹,納處鏡光澄。
魯史曾留問,豳詩舊見稱。
同觀里射享,王道頌還興。

陳通方编辑

陳通方,閩縣人,貞元十年登第,王播薦為江西院官。詩二首。

賦得春風扇微和编辑

習習和風扇,悠悠淑氣微。
陽升知候改,律應喜春歸。
池柳晴初拆,林鶯暖欲飛。
川原浮彩翠,臺館動光輝。
泛豔揺丹闕,揚芳入粉闈。
發生當有分,枯朽幸因依。

金谷園懷古编辑

緩步洛城下,軫懷金谷園。
昔人隨水逝,舊樹逐春繁。
冉冉搖風弱,菲菲裛露翻。
歌臺豈易見,舞袖乍如存。
戲蝶香中起,流鶯暗處喧。
徒聞施錦帳,此地擁行軒。

编辑

應念路傍憔悴翼,昔年喬木幸同遷。《紀事》云:通方登第,與王播同年。播年五十六,通方甚少,因期集,撫播背曰:「王老奉贈一第,言其日暮途遠及第,同贈官也。」播恨之。後通方丁家艱,辛苦萬狀。播為正郎判鹽鐵,通方窮悴,求之,即不甚給。時李虛中為副使,通方以詩求為汲引云云。播不得已,薦為江西院官。

李應编辑

李應,貞元十一年登進士第。詩一首。

立春日曉望三素雲编辑

玄鳥初來日,靈仙望裏分。
冰容朝上界,玉輦擁朝雲。
碧落流輕豔,紅霓間綵文。
帶煙時縹緲,向斗更氤氳。
髣髴隨風馭,迢遙出曉雰。
茲辰三見後,希得從元君。

陳師穆编辑

陳師穆,貞元十一年進士第。詩一首。

立春日暁望三素雲编辑

晴暁初春日,高心望素雲。
彩光浮玉輦,紫氣隱元君。
縹緲中天去,逍遥上界分。
鸞驂攀不及,仙吹遠難聞。
禮候於斯覩,明循在解紛。
人歸懸想處,霞色自氛氲。

李季何编辑

李季何,貞元十一年進士第。詩一首。

立春日曉望三素雲编辑

靄靄青春曙,飛仙駕五雲。
浮輪初縹緲,承蓋下氤氳。
薄影隨風度,殊容向日分。
羽毛紛共遠,環佩杳猶聞。
靜合煙霞色,遙將鸞鶴羣。
年年瞻此節,應許從元君。

李程编辑

李程,字表臣,隴西人,貞元十二年登進士第。累辟使府,為監察御史,充翰林學士。元和中,知制誥,拜禮部侍郎。敬宗即位,以吏部侍郎同平章事。後罷為河東節度使。程在翰苑日過八塼,乃至時號八塼學士。詩五首。

春臺晴望编辑

曲臺送春,景物麗新晴。
靄靄煙收翠,忻忻木向榮。
静看遲日上,閒爱野雲平。
風慢遊絲轉,天開遠水明。
登高塵慮息,觀徼道心清。
更有遷喬意,翩翩出谷鶯。

玉壺冰编辑

琢玉性惟堅,成壺體更圓。
虚心含萬象,應物受寒泉。
温潤資天質,清禀自然。
日融光散,雪色逾鮮。
至鑒功寜宰,無私照豈偏。
明將水鏡對,白與粉闈連。
拂拭終為美,提攜佇見傳。
勿令毫髮累,遺恨鮑公篇。

賦得竹箭有筠编辑

常愛凌寒竹,堅貞可喻人。
能將先進禮,義與後凋鄰。
冉冉猶全節,青青尚有筠。
陶鈞二儀內,柯葉四時春。
待鳳花仍吐,停霜色更新。
方持不易操,對此欲觀身。

觀慶雲圖编辑

五雲從表瑞,藻繪宛成圖。
柯葉何時改,丹青此不渝。
非煙色尚麗,似蓋狀應殊。
渥彩看猶在,輕陰望已無。
方將遇翠幄,那羡起蒼梧。
欲識從龍處,今逢聖合符。

贈毛仙翁编辑

茫茫塵累愧腥膻,強把蜉蝣望列仙。
閑指紫霄峯下路,却歸白鹿洞中天。
吹簫鳳去經何代,茹玉方傳得幾年。
他日更來人世看,又應東海變桑田。

高弁一作「喬弁」编辑

高弁,貞元十二年進士第。詩一首。

省試春臺晴望编辑

層臺聊一望,遍賞帝城春。
風煖聞啼鳥,冰開見躍鱗。
晴山煙外翠,香蘂日邊新。
已變青門柳,初銷紫陌塵。
金湯千里國,車騎萬方人。
此處雲霄近,憑高願致身。

席䕫编辑

席䕫,貞元十二年宏詞及第。詩二首。

霜菊编辑

時令忽已變,行看被霜菊。
可憐後時秀,當此凛風肅。
淅瀝翠枝翻,凄清金蕊馥。
凝姿節堪重,澄艶景非淑。
寧袪青女威,願盈君子掬。
持來泛罇酒,永以照幽獨。

賦得竹箭有筠编辑

共爱東南美,青青歎有筠。
貞姿衆木異,秀色四時均。
枝葉當無改,風霜豈憚頻。
虚心如待物,勁節自留春。
鮮潤期棲鳳,嬋娟可並人。
可憐初籜卷,粉澤更宜新。

李行敏编辑

李行敏,貞元十二年宏詞登第。詩一首。

省試觀慶雲圖编辑

縑素傳休祉,丹青狀慶雲。
非烟凝漠漠,似蓋乍紛紛。
尚駐從龍意,全舒捧日文。
光因五色起,影向九霄分。
裂素觀嘉瑞,披圖賀聖君。
寧同窺汗漫,方此覩氛氲。

陳諷编辑

陳諷,貞元十年擢進士第。詩一首。

賦得冬日可愛一作張正元詩编辑

宿霧開天霽,寒郊見初日。
林疎照逾遠,冰輕影微出。
豈假陽和氣,暫忘玄冬律。
愁抱望自寛,羈情就如失。
欣欣事幾許,曈曈狀非一。
傾心儻知期,良願自兹畢。

崔䕶编辑

崔䕶,字殷功,博陵人,貞元十二年登第,終嶺南節度使。詩六首。

郡齋三月下旬作以下三首一作張又新詩编辑

春事日已歇,池塘曠幽尋。
殘紅披獨墜,嫩綠間淺深。
偃仰捲芳褥,顧步爱新陰。
謀春未及竟,夏初遽見侵。

五月水邊柳编辑

結根挺涯涘,垂影覆清淺。
睡臉寒未開,嬾腰晴更軟。
揺空條已重,拂水帶方展。
似醉煙景凝,如愁月露泫。
絲長魚悮恐,枝弱禽驚踐。
長别幾多情,含春任攀搴。

三月五日陪裵大夫泛長沙東湖编辑

上已餘風景,芳辰集遠坰。
綵舟浮泛蕩,繡轂下娉婷。
林樹迴蔥蒨,笙歌入杳冥。
湖光迷翡翠,草色醉蜻蜓。
鳥弄桐花日,魚翻榖雨萍。
從今留勝會,誰看畫蘭亭。

山雞舞石鏡编辑

廬峯開石鏡,人説舞山雞。
物象纎無隱,禽情祗自迷。
景當煙霧歇,心喜錦翎齊。
宛轉烏呈彩,婆娑鳳欲棲。
何言資羽族,在地得天倪。
應笑翰音者,終朝飲敗醯。

題都城南莊编辑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太平廣記》云:初䕶舉進士不第,清明獨遊都城南,得村居,花木叢萃,叩門,久,有女子自門隙問之,對曰「尋春獨行,酒渴求飲。」女子啟關以盂水至,獨倚小桃柯,佇立而意屬殊厚。崔辭,起送至門,如不勝情而入。後絶不復至。及來歲清明,徑往尋之,户扄無人,因題此詩于左扉。後數日,復往尋之,有老父出曰:「吾女笄年,知書,未適人。自去年已來,常恍惚若有所失。比日與之出,及歸見左扉有字,讀之入門而病,遂絶食數日死。得非君耶殺吾女?」持崔大哭。崔感慟,請入臨,見其女儼然在牀,舉其首,枕其股,哭而祝曰:「某在斯。」須臾開目復活,老父大喜,遂以女歸之。

晩雞编辑

黯黯嚴城罷鼓鼙,數聲相續出寒棲。
不嫌驚破紗忩夢,却恐為奴半夜啼。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