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98

卷三百九十七 全唐詩 卷三百九十八 卷三百九十九
元稹

元稹编辑

松鶴编辑

渚宮本坳下,佛廟有台閣。
台下三四松,低昂勢前卻。
是時晴景麗,松梢殘雪薄。
日色相玲瓏,纖雲映羅幕。
逡巡九霄外,似振風中鐸。
漸見尺帛光,孤飛唳空鶴。
裴回耀霜雪,顧慕下寥廓。
蹋動樛盤枝,龍蛇互跳躍。
俯瞰九江水,旁瞻萬里壑。
無心眄烏鳶,有字悲城郭。
清角已沉絕,虞韶亦冥寞。
鶱翻勿重留,幸及鈞天作。

競渡编辑

吾觀競舟子,因測大競源。
天地昔將競,蓬勃晝夜昏。
龍蛇相嗔薄,海岱俱崩奔。
群動皆攪撓,化作流渾渾。
數極鬥心息,太和蒸混元。
一氣忽為二,矗然畫乾坤。
日月復照耀,春秋遞寒溫。
八荒坦以曠,萬物羅以繁。
聖人中間立,理世了不煩。
延綿復幾歲,逮及羲與軒。
炎皇熾如炭,蚩尤扇其燔。
有熊競心起,驅獸出林樊。
一戰波委焰,再戰火燎原。
戰訖天下定,號之為軒轅。
自是豈無競,瑣細不復言。
其次有龍競,競渡龍之門。
龍門浚如瀉,淙射不可援。
赤鱗化時至,唐突鰭鬣掀。
乘風瞥然去,萬里黃河翻。
接瞬電烻出,微吟霹靂喧。
傍瞻曠宇宙,俯瞰卑昆侖。
庶類咸在下,九霄行易捫。
倏辭蛙黽穴,遽排天帝閽。
回悲曝鰓者,未免鯨鯢吞。
帝命澤諸夏,不棄蟲與昆。
隨時布膏露,稱物施厚恩。
草木沾我潤,豚魚望我蕃。
向來同競輩,豈料由我存。
壯哉龍競渡,一競身獨尊。
舍此皆蟻鬥,競舟何足論。

寺院新竹编辑

寶地琉璃坼,紫苞琅玕踴。
亭亭巧於削,一一大如拱。
冰碧林外寒,峰巒眼前聳。
槎枒矛戟合,屹仡龍蛇動。
煙泛翠光流,歲餘霜彩重。
風朝竽籟過,雨夜鬼神恐。
佳色有鮮妍,修莖無擁腫。
節高迷玉鏃,籜綴疑花捧。
詎必太山根,本自仙壇種。
誰令植幽壤,復此依閑冗。
居然霄漢姿,坐受藩籬壅。
噪集倦鴟烏,炎昏繁蠛蠓。
未遭伶倫聽,非安子猶寵。
威鳳來有時,虛心豈無奉。

酬別致用编辑

風行自委順,雲合非有期。
神哉心相見,無眹安得離。
我有懇憤志,三十無人知。
修身不言命,謀道不擇時。
達則濟億兆,窮亦濟毫釐。
濟人無大小,誓不空濟私。
研幾未淳熟,與世忽參差。
意氣一為累,猜仍良已隨。
昨來竄荊蠻,分與平生隳。
那言返為遇,獲見心所奇。
一見肺肝盡,坦然無滯疑。
感念交契定,淚流如斷縻。
此交定生死,非為論盛衰。
此契宗會極,非謂同路歧。
君今虎在柙,我亦鷹就羈。
馴養保性命,安能奮殊姿。
玉色深不變,井水撓不移。
相看各年少,未敢深自悲。

竹部编辑

竹部竹山近,歲伐竹山竹。
伐竹歲亦深,深林隔深谷。
朝朝冰雪行,夜夜豺狼宿。
科首霜斷蓬,枯形燒餘木。
一束十餘莖,千錢百餘束。
得錢盈千百,得粟盈斗斛。
歸來不買食,父子分半菽。
持此欲何為,官家歲輸促。
我來荊門掾,寓食公堂肉。
豈惟遍妻孥,亦以及僮僕。
分爾有限資,飽我無端腹。
愧爾不復言,爾生何太蹙。

賽神编辑

楚俗不事事,巫風事妖神。
事妖結妖社,不問疏與親。
年年十月暮,珠稻欲垂新。
家家不斂獲,賽妖無富貧。
殺牛貰官酒,椎鼓集頑民。
喧闐裏閭隘,凶酗日夜頻。
歲暮雪霜至,稻珠隨隴湮。
吏來官稅迫,求質倍稱緡。
貧者日消鑠,富亦無倉囷。
不謂事神苦,自言誠不真。
岳陽賢刺史,念此為俗屯。
未可一朝去,俾之為等倫。
粗許存習俗,不得呼黨人。
但許一日澤,不得月與旬。
吾聞國僑理,三年名乃振。
巫風燎原久,未必憐徙薪。
我來歌此事,非獨歌政仁。
此事四鄰有,亦欲聞四鄰。

競舟编辑

楚俗不愛力,費力為競舟。
買舟俟一競,競斂貧者賕。
年年四五月,繭實麥小秋。
積水堰堤壞,拔秧蒲稗稠。
此時集丁壯,習競南畝頭。
朝飲村社酒,暮椎鄰舍牛。
祭船如祭祖,習競如習讎。
連延數十日,作業不復憂。
君侯饌良吉,會客陳膳羞。
畫鷁四來合,大競長江流。
建標明取捨,勝負死生求。
一時歡呼罷,三月農事休。
岳陽賢刺史,念此為俗疣。
習俗難盡去,聊用去其尤。
百船不留一,一競不滯留。
自為裏中戲,我亦不寓遊。
吾聞管仲教,沐樹懲墮遊。
節此淫競俗,得為良政不。
我來歌此事,非獨歌此州。
此事數州有,亦欲聞數州。

茅舍编辑

楚俗不理居,居人盡茅舍。
茅苫竹梁棟,茅疏竹仍罅。
邊緣堤岸斜,詰屈簷楹亞。
籬落不蔽肩,街衢不容駕。
南風五月盛,時雨不來下。
竹蠹茅亦幹,迎風自焚灺。
防虞集鄰里,巡警勞晝夜。
遺燼一星然,連延禍相嫁。
號呼憐穀帛,奔走伐桑柘。
舊架已新焚,新茅又初架。
前日洪州牧,念此常嗟訝。
牧民未及久,郡邑紛如化。
峻邸儼相望,飛甍遠相跨。
旗亭紅粉泥,佛廟青鴛瓦。
斯事才未終,斯人久雲謝。
有客自洪來,洪民至今藉。
惜其心太亟,作役無容暇。
台觀亦已多,工徒稍冤吒。
我欲他郡長,三時務耕稼。
農收次邑居,先室後臺榭。
啟閉既及期,公私亦相借。
度材無強略,庀役有定價。
不使及僭差,粗得禦寒夏。
火至殊陳鄭,人安極嵩華。
誰能繼此名,名流襲蘭麝。
五袴有前聞,斯言我非詐。

後湖编辑

荊有泥濘水,在荊之邑郛。
郛前水在後,謂之為後湖。
環湖十餘裏,歲積潢與汙。
臭腐魚鱉死,不植菰與蒲。
鄭公理三載,其理用喣愉。
歲稔民四至,隘廛亦隘衢。
公乃署其地,為民先矢謨。
人人儻自為,我亦不庀徒。
下裏得聞之,各各相俞俞。
提攜翁及孫,捧戴婦與姑。
壯者負礫石,老亦捽茅芻。
斤磨片片雪,椎隱連連珠。
朝餐布庭落,夜宿完戶樞。
鄰里近相告,新戚遠相呼。
鬻者自為鬻,酤者自為酤。
雞犬豐中市,人民岐下都。
百年廢滯所,一旦奧浩區。
我實司水土,得為官事無。
人言賤事貴,貴直不貴諛。
此實公所小,安用歌袴襦。
答雲潭及廣,以至鄂與吳。
萬里盡澤國,居人皆墊濡。
富者不容蓋,貧者不庇軀。
得不歌此事,以我為楷模。

八駿圖詩编辑

穆滿志空闊,將行九州野。
神馭四來歸,天與八駿馬。
龍種無凡性,龍行無暫捨。
朝辭扶桑底,暮宿崑崙下。
鼻息吼春雷,蹄聲裂寒瓦。
尾掉滄波黑,汗染雲赭。
華輈本修密,翠蓋尚妍冶。
御者腕不移,乘者寐不假。
車無輪扁斲,轡無王良把。
雖有萬駿來,誰是敢騎者。


畫松编辑

張璪畫古松,往往得神骨。
翠帚掃春風,枯龍戛寒月。
流傳畫師輩,奇態盡埋沒。
纖枝無蕭灑,頑幹空突兀。
乃悟埃塵心,難狀煙霄質。
我去淅陽山,深山看真物。

遣興十首编辑

始見梨花房,坐對梨花白。
行看梨葉青,已復梨葉赤。
嚴霜九月半,危蒂幾時客。
況有高高原,秋風四來迫。

莫厭夏日長,莫愁冬日短。
欲識短復長,君看寒又暖。
城中百萬家,冤哀雜絲管。
草沒奉誠園,軒車昔曾滿。

孤竹迸荒園,誤與蓬麻列。
久擁蕭蕭風,空長高高節。
嚴霜蕩群穢,蓬斷麻亦折。
獨立轉亭亭,心期鳳凰別。

豔豔翦紅英,團團削翠莖。
托根在褊淺,因依泥滓生。
中有合歡蕊,池枯難遽呈。
涼宵露華重,低徊當月明。

晚荷猶展卷,早蟬遽蕭嘹。
露葉行已重,況乃江風搖。
炎夏火再伏,清商暗回飆。
寄言抱志士,日月東西跳。

買馬買鋸牙,買犢買破車。
養禽當養鶻,種樹先種花。
人生負俊健,天意與光華。
莫學蚯蚓輩,食泥近土涯。

愛直莫愛誇,愛疾莫愛斜。
愛謨莫愛詐,愛施莫愛奢。
擇才不求備,任物不過涯。
用人如用己,理國如理家。

㸌㸌刀刃光,彎彎弓面張。
入水斬犀兕,上山椎虎狼。
裏中無老少,喚作癲兒郎。
一日風雲會,橫行歸故鄉。

團團規內星,未必明如月。
托跡近北辰,周天無淪沒。
老人在南極,地遠光不發。
見則壽聖明,願照高高闕。

河清諒嘉瑞,吾帝真聖人。
時哉不我夢,此時為廢民。
光陰本跳躑,功業勞苦辛。
一到江陵郡,三年成去塵。

野節鞭编辑

神鞭鞭宇宙,玉鞭鞭騏驥。
緊綛野節鞭,本用鞭贔屭。
使君鞭甚長,使君馬亦利。
司馬竝馬行,司馬馬顦顇。
短鞭不可施,疾步無由致。
使君駐馬言,願以長鞭遺。
此遺不尋常,此鞭不容易。
金堅無繳繞,玉滑無塵膩。
青蛇坼生石,不刺山阿地。
烏龜旋眼斑,不染江頭淚。
長看雷雨痕,未忍駑駘試。
持用換所持,無令等閑棄。
答云君何奇,贈我君所貴。
我用亦不凡,終身保明義。
誓以鞭姦頑,不以鞭蹇躓。
指撝狡兔蹤,決撻怪(平聲)龍睡。
惜令寸寸折,節節不虛墜。
因作換鞭詩,詩成謂同志。
而我得聞之,笑君年少意。
安用換長鞭,鞭長亦奚爲。
我有鞭尺餘,泥拋風雨漬。
不擬閑贈行,唯將爛誇醉。
春來信馬頭,款緩花前轡。
願我遲似攣,饒君疾如翅。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