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399

卷三百九十八 全唐詩 卷三百九十九 卷四百
元稹

元稹编辑

旱災自咎,貽七縣宰同州時编辑

吾聞上帝心,降命明且仁。
臣稹苟有罪,胡不災我身。
胡為旱一州,禍此千萬人。
一旱猶可忍,其旱亦已頻。
臘雪不滿地,膏雨不降春。
惻惻詔書下,半減麥與緡。
半租豈不薄,尚竭力與筋。
竭力不敢憚,慚戴天子恩。
累累婦拜姑,呐呐翁語孫。
禾黍日夜長,足得盈我囷。
還填折粟稅,酬償貰麥鄰。
苟無公私責,飲水不為貧。
歡言未盈口,旱氣已再振。
六月天不雨,秋孟亦既旬。
區區昧陋積,禱祝非不勤。
日馳衰白顏,再拜泥甲鱗。
歸來重思忖,願告諸邑君。
以彼天道遠,豈如人事親。
團團囹圄中,無乃冤不申。
擾擾食廩內,無乃奸有因。
軋軋輸送車,無乃使不倫。
遙遙負擔卒,無乃役不均。
今年無大麥,計與珠玉濱。
村胥與裏吏,無乃求取繁。
符下斂錢急,值官因酒嗔。
誅求與撻罰,無乃不逡巡。
生小下裏住,不曾州縣門。
訴詞千萬恨,無乃不得聞。
強豪富酒肉,窮獨無芻薪。
俱由案牘吏,無乃移禍屯。
官分市井戶,迭配水陸珍。
未蒙所償直,無乃不敢言。
有一於此事,安可尤蒼旻。
借使漏刑憲,得不虞鬼神。
自顧頑滯牧,坐貽災沴臻。
上羞朝廷寄,下愧閭裏民。
豈無神明宰,為我同苦辛。
共布慈惠語,慰此衢客塵。

蟲豸詩:巴蛇编辑

巴蛇千種毒,其最鼻褰蛇。
掉舌翻紅焰,盤身蹙白花。
噴人豎毛髮,飲浪沸泥沙。
欲學叔敖瘞,其如多似麻。
越嶺南濱海,武都西隱戎。
雄黃假名石,鷣鳥遠難籠。
詎有隳腸計,應無破腦功。
巴山晝昏黑,妖霧毒濛濛。
漢帝斬蛇劍,晉時燒上天。
自茲繁巨蟒,往往壽千年。
白晝遮長道,青溪蒸毒煙。
戰龍蒼海外,平地血浮船。

蟲豸詩:蛒蜂编辑

巴蛇蟠窟穴,穴下有巢蜂。
近樹禽垂翅,依原獸絕蹤。
微遭斷手足,厚毒破心胸。
昔甚招魂句,那知眼自逢。
梨笑清都月,蜂遊紫殿春。
構脾分部伍,嚼蕊奉君親。
翅羽頗同類,心神固異倫。
安知人世裏,不有噬人人。
蘭蕙本同畹,蜂蛇亦雜居。
害心俱毒螫,妖焰兩吹噓。
雷蟄吞噬止,枯焚巢穴除。
可憐相濟惡,勿謂禍無餘。

蟲豸詩:蜘蛛编辑

蜘蛛天下足,巴蜀就中多。
縫隙容長踦,虛空織橫羅。
縈纏傷竹柏,吞噬及蟲蛾。
為送佳人喜,珠櫳無奈何。
網密將求食,絲斜誤著人。
因依方紀緒,掛罥遂容身。
截道蟬冠礙,漫天玉露頻。
兒童憐小巧,漸欲及車輪。
稚子憐圓網,佳人祝喜絲。
那知緣暗隙,忽被齧柔肌。
毒腠攻猶易,焚心療恐遲。
看看長祆緒,和扁欲漣洏。

蟲豸詩:蟻子编辑

蟻子生無處,偏因濕處生。
陰霪煩擾攘,拾粒苦嚶嚀。
床上主人病,耳中虛藏鳴。
雷霆翻不省,聞汝作牛聲。
時術功雖細,年深禍亦成。
攻穿漏江海,噆食困蛟鯨。
敢憚榱𣡵蠹,深藏柱石傾。
寄言持重者,微物莫全輕。
攘攘終朝見,悠悠卒歲疑。
詎能分牝牡,焉得有蝝蚳。
徙市竟何意,生涯都幾時。
巢由或逢我,應似我相期。

蟲豸詩:蟆子编辑

蟆子微於蚋,朝繁夜則無。
毫端生羽翼,針喙噆肌膚。
暗毒應難免,羸形日漸枯。
將身遠相就,不敢恨非辜。
晦景權藏毒,明時敢噬人。
不勞生詬怒,只足助酸辛。
隼眥看無物,蛇軀庇有鱗。
天方芻狗我,甘與爾相親。
有口深堪異,趨時詎可量。
誰令通鼻息,何故辨馨香。
沉水來滄海,崇蘭泛露光。
那能枉焚爇,爾眾我微茫。

蟲豸詩:浮塵子编辑

可歎浮塵子,纖埃喻此微。
寧論隔紗幌,並解透綿衣。
有毒能成痏,無聲不見飛。
病來雙眼暗,何計辨雰霏。
乍可巢蚊睫,胡為附蟒鱗。
已微於蠢蠢,仍害及仁人。
動植皆分命,毫芒亦是身。
哀哉此幽物,生死敵浮塵。
但覺皮膚憯,安知瑣細來。
因風吹薄霧,向日誤輕埃。
暗齧堪銷骨,潛飛有禍胎。
然無防備處,留待雪霜摧。

蟲豸詩:虻编辑

陰深山有瘴,濕墊草多虻。
眾噬錐刀毒,群飛風雨聲。
汗粘瘡痏痛,日曝苦辛行。
飽爾蛆殘腹,安知天地情。
千山溪沸石,六月火燒雲。
自顧生無類,那堪毒有群。
搏牛皮若截,噬馬血成文。
蹄角尚如此,肌膚安可雲。
辛螫終非久,炎涼本遞興。
秋風自天落,夏蘖與霜澄。
一鏡開潭面,千鋒露石棱。
氣平蟲豸死,雲路好攀登。

楚歌十首编辑

楚人千萬戶,生死系時君。
當璧便為嗣,賢愚安可分。
干戈長浩浩,篡亂亦紛紛。
縱有明在下,區區何足雲。

陶虞事已遠,尼父獨將明。
潛穴龍無位,幽林蘭自生。
楚王謀授邑,此意復中傾。
未別子西語,縱來何所成。

平王漸昏惑,無極轉承恩。
子建猶相貳,伍奢安得存。
生居宮雉閟,死葬寢園尊。
豈料奔吳士,鞭屍郢市門。

懼盈因鄧曼,罷獵為樊姬。
盛德留金石,清風鑒薄帷。
襄王忽妖夢,宋玉復淫辭。
萬事捐宮館,空山雲雨期。

宜僚南市住,未省食人恩。
臨難忽相感,解紛寧用言。
何如晉夷甫,坐占紫微垣。
看著五胡亂,清談空自尊。

誰恃王深寵,誰為楚上卿。
包胥心獨許,連夜哭秦兵。
千乘徒虛爾,一夫安可輕。
殷勤聘名士,莫但倚方城。

梁業雄圖盡,遺孫世運消。
宣明徒有號,江漢不相朝。
碑碣高臨路,松枝半作樵。
唯餘開聖寺,猶學武皇妖。

江陵南北道,長有遠人來。
死別登舟去,生心上馬回。
榮枯誠異日,今古盡同灰。
巫峽朝雲起,荊王安在哉。

三峽連天水,奔波萬里來。
風濤各自急,前後苦相推。
倒入黃牛漩,驚沖灩澦堆。
古今流不盡,流去不曾回。

八荒同日月,萬古共山川。
生死既由命,興衰還付天。
棲棲王粲賦,憤憤屈平篇。
各自埋幽恨,江流終宛然。

襄陽道编辑

羊公名漸遠,唯有峴山碑。
近日稱難繼,曹王任馬彝。
椒蘭俱下世,城郭到今時。
漢水清如玉,流來本為誰。

賦得魚登龍門编辑

魚貫終何益,龍門在苦登。
有成當作雨,無用恥為鵬。
激浪誠難溯,雄心亦自憑。
風雲潛會合,鬐鬣忽騰淩。
泥滓辭河濁,煙霄見海澄。
回瞻順流輩,誰敢望同升。

貞元曆编辑

象魏才頒曆,龍鑣已禦天。
猶看後元曆,新署永貞年。
半歲光陰在,三朝禮數遷。
無因書簡冊,空得詠詩篇。

塞馬编辑

塞馬倦江渚,今朝神彩生。
曉風寒獵獵,乍得草頭行。
夷狄寢烽候,關河無戰聲。
何由當陣面,從爾四蹄輕。

鹿角鎮编辑

去年湖水滿,此地覆行舟。
萬怪吹高浪,千人死亂流。
誰能問帝子,何事寵陽侯。
漸恐鯨鯢大,波濤及九州。

感事三首编辑

為國謀羊舌,從來不為身。
此心長自保,終不學張陳。
自笑心何劣,區區辨所冤。
伯仁雖到死,終不向人言。
富貴年皆長,風塵舊轉稀。
白頭方見絕,遙為一沾衣。

題翰林東閣前小松编辑

簷礙修鱗亞,霜侵簇翠黃。
唯餘入琴韻,終待舜弦張。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