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18

卷四百一十七 全唐詩 卷四百一十八 卷四百一十九
元稹

元稹编辑

夢上天编辑

夢上高高天,高高蒼蒼高不極。
下視五嶽塊累累,仰天依舊蒼蒼色。
蹋雲聳身身更上,攀天上天攀未得。
西瞻若水兔輪低,東望蟠桃海波黑。
日月之光不到此,非暗非明煙塞塞。
天悠地遠身跨風,下無階梯上無力。
來時畏有他人上,截斷龍胡斬鵬翼。
茫茫漫漫方自悲,哭向青雲椎素臆。
哭聲厭咽旁人惡,喚起驚悲淚飄露。
千慚萬謝喚厭人,向使無君終不寤。

冬白紵编辑

吳宮夜長宮漏款,簾幕四垂燈焰暖。
西施自舞王自管,雪紵翻翻鶴翎散,促節牽繁舞腰懶。
舞腰懶,王罷飲,蓋覆西施鳳花錦。
身作匡床臂為枕,朝佩樅玉王晏寢。
寢醒閽報門無事,子胥死後言為諱。
近王之臣論王意,共笑越王窮惴惴,夜夜抱冰寒不睡。

將進酒编辑

將進酒,將進酒。
酒中有毒鴆主父,言之主父傷主母。
母為妾地父妾天,仰天俯地不忍言。
陽為僵踣主父前,主父不知加妾鞭。
旁人知妾為主說,主將淚洗鞭頭血。
推椎主母牽下堂,扶妾遣升堂上床。
將進酒,酒中無毒令主壽。
願主回恩歸主母,遣妾如此由主父。
妾為此事人偶知,自慚不密方自悲。
主今顛倒安置妾,貪天僭地誰不為。

采珠行编辑

海波無底珠沉海,采珠之人判死采。
萬人判死一得珠,斛量買婢人何在。
年年采珠珠避人。今年采珠由海神。
海神采珠珠盡死,死盡明珠空海水。
珠為海物海屬神,神今自采何況人。

董逃行编辑

董逃董逃董卓逃,揩鏗戈甲聲勞嘈。
剜剜深臍脂焰焰,人皆數歎曰,爾獨不憶年年取我身上膏。
膏銷骨盡煙火死,長安城中賊毛起。
城門四走公卿士,走勸劉虞作天子。
劉虞不敢作天子,曹瞞篡亂從此始。
董逃董逃人莫喜,勝負相環相枕倚,縫綴難成裁破易。
何況曲針不能伸巧指,欲學裁縫須准擬。

憶遠曲编辑

憶遠曲,郎身不遠郎心遠。
沙隨郎飯俱在匙,郎意看沙那比飯。
水中書字無字痕,君心暗畫誰會君。
況妾事姑姑進止,身去門前同萬里。
一家儘是郎腹心,妾似生來無兩耳。
妾身何足言,聽妾私勸君。
君今夜夜醉何處,姑來伴妾自閉門。
嫁夫恨不早,養兒將備老。
妾自嫁郎身骨立,老姑為郎求娶妾。
妾不忍見姑郎忍見,為郎忍耐看姑面。

夫遠征编辑

趙卒四十萬,盡為坑中鬼。
趙王未信趙母言,猶點新兵更填死。
填死之兵兵氣索,秦強趙破括敵起。
括雖專命起尚輕,何況牽肘之人牽不已。
坑中之鬼妻在營,髽麻戴絰鵝雁鳴。
送夫之婦又行哭,哭聲送死非送行。
夫遠征,遠征不必戍長城,出門便不知死生。

織婦詞编辑

織婦何太忙,蠶經三臥行欲老。
蠶神女聖早成絲,今年絲稅抽徵早。
早徵非是官人惡,去歲官家事戎索。
徵人戰苦束刀瘡,主將勳高換羅幕。
繅絲織帛猶努力,變緝撩機苦難織。
東家頭白雙女兒,為解挑紋嫁不得。
檐前嫋嫋遊絲上,上有蜘蛛巧來往。
羨他蟲豸解緣天,能向虛空織羅網。

田家詞编辑

牛吒吒,田确确。
旱塊敲牛蹄趵趵,種得官倉珠顆穀。
六十年來兵簇簇,月月食糧車轆轆。
一日官軍收海服,驅牛駕車食牛肉。
歸來收得牛兩角,重鑄鋤犂作斤劚。
姑舂婦擔去輸官,輸官不足歸賣屋。
願官早勝讎早覆,農死有兒牛有犢,
誓不遣官軍糧不足。

俠客行编辑

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事成不肯藏姓名。
我非竊賊誰夜行,白日堂堂殺袁盎。
九衢草草人面青,此客此心師海鯨。
海鯨露背橫滄溟,海波分作兩處生。
分海減海力,俠客有謀,人不識測三尺鐵蛇延二國。

君莫非编辑

鳥不解走,獸不解飛。
兩不相解,那得相譏。
犬不飲露,蟬不啖肥。
以蟬易犬,蟬死犬饑。
燕在梁棟,鼠在階基。
各自窠窟,人不能移。
婦好針縷,夫讀書詩。
男翁女嫁,卒不相知。
懼聾摘耳,效痛嚬眉。
我不非爾,爾無我非。

田野狐兔行编辑

種豆耘鋤,種禾溝甽。
禾苗豆甲,狐榾兔翦。
割鵠喂鷹,烹麟啖犬。
鷹怕兔毫,犬被狐引。
狐兔相須,鷹犬相盡。
日暗天寒,禾稀豆損。
鷹犬就烹,狐兔俱哂。

當來日大難行编辑

當來日大難行。前有阪,後有坑。
大梁側,小梁傾。
兩軸相絞,兩輪相撐。
大牛豎,小牛橫。
烏啄牛背,足趺力佇。
當來日大難行。
太行雖險,險可使平。
輪軸自撓,牽制不停。
泥潦漸久,荊棘旋生。
行必不得,不如不行。

人道短编辑

古道天道長人道短,我道天道短人道長。
天道晝夜回轉不曾住,春秋冬夏忙。
顛風暴雨電雷狂,晴被陰暗,月奪日光。
往往星宿,日亦堂堂。
天既職性命,道德人自強。
堯舜有聖德,天不能遣,壽命永昌。
泥金刻玉,與秦始皇。
周公傅說,何不長宰相。
老聃仲尼,何事棲遑。
莽卓恭顯,皆數十年富貴。
梁冀夫婦,車馬煌煌。
若此顛倒事,豈非天道短,豈非人道長。
堯舜留得神聖事,百代天子有典章。
仲尼留得孝順語,千年萬歲父子不敢相滅亡。
歿後千餘載,唐家天子封作文宣王。
老君留得五千字,子孫萬萬稱聖唐。
諡作玄元帝,魂魄坐天堂。
周公周禮二十卷,有能行者知紀綱。
傅說說命三四紙,有能師者稱祖宗。
天能夭人命,人使道無窮。
若此神聖事,誰道人道短,豈非人道長。
天能種百草,蕕得十年有氣息,蕣才一日芳。
人能揀得丁沈蘭蕙,料理百和香。
天解養禽獸,喂虎豹豺狼。
人解和曲糵。充礿祀烝嘗。
杜鵑無百作,天遣百鳥哺雛,不遣哺鳳凰。
巨蟒壽千歲,天遣食牛吞象充腹腸。
蛟螭與變化,鬼怪與隱藏。
蚊蚋與利觜,枳棘與鋒鋩。
賴得人道有揀別,信任天道真茫茫。
若此撩亂事,豈非天道短,賴得人道長。

苦樂相倚曲编辑

古來苦樂之相倚,近於掌上之十指。
君心半夜猜恨生,荊棘滿懷天未明。
漢成眼瞥飛燕時,可憐班女恩已衰。
未有因由相決絕,猶得半年佯暖熱。
轉將深意諭旁人,緝綴瑕疵遣潛說。
一朝詔下辭金屋,班姬自痛何倉卒。
呼天撫地將自明,不悟尋時暗銷骨。
白首宮人前再拜,願將日月相輝解。
苦樂相尋晝夜間,燈光那有天明在。
主今被奪心應苦,妾奪深恩初為主。
欲知妾意恨主時,主今為妾思量取。
班姬收淚抱妾身,我曾排擯無限人。

出門行编辑

兄弟同出門,同行不同志。
淒淒分歧路,各各營所為。
兄上荊山巔,翻石辨虹氣。
弟沉滄海底,偷珠待龍睡。
出門不數年,同歸亦同遂。
俱用私所珍,升沉自茲異。
獻珠龍王宮,值龍覓珠次。
但喜復得珠,不求珠所自。
酬客雙龍女,授客六龍轡。
遣充行雨神,雨澤隨客意。
雩夏鐘鼓繁,萗秋玉帛積。
彩色畫廊廟,奴僮被珠翠。
驥騄千萬雙,鴛鴦七十二。
言者未搖舌,無人敢輕議。
其兄因獻璞,再刖不履地。
門戶親戚疏,匡床妻妾棄。
銘心有所待,視足無所愧。
持璞自枕頭,淚痕雙血漬。
一朝龍醒寤,本問偷珠事。
因知行雨偏,妻子五刑備。
仁兄捧屍哭,勢友掉頭諱。
喪車黔首葬,吊客青蠅至。
楚有望氣人,王前忽長跪。
賀王得貴寶,不遠王所蒞。
求之果如言,剖出浮筠膩。
白珩無顏色,垂棘有瑕累。
在楚裂地封,入趙連城貴。
秦遣李斯書,書為傳國瑞。
秦亡漢魏傳,傳者得神器。
卞和名永永,與寶不相墜。
勸爾出門行,行難莫行易。
易得還易失,難同亦難離。
善賈識貪廉,良田無稙穉。
磨劍莫磨錐,磨錐成小利。

捉捕歌编辑

捉捕復捉捕,莫捉狐與兔。
狐兔藏窟穴,豺狼妨道路。
道路非不妨,最憂螻蟻聚。
豺狼不陷阱,螻蟻潛幽蠹。
切切主人窗,主人輕細故。
延緣蝕欒櫨,漸入棟梁柱。
梁棟盡空虛,攻穿痕不露。
主人坦然意,晝夜安寢寤。
網羅布參差,鷹犬走回互。
盡力窮窟穴,無心自還顧。
客來歌捉捕,歌竟淚如雨。
豈是惜狐兔,畏君先後誤。
願君掃梁棟,莫遣螻蟻附。
次及清道塗,盡滅豺狼步。
主人堂上坐,行客門前度。
然後巡野田,遍張畋獵具。
外無梟獍援,內有熊羆驅。
狡兔掘荒榛,妖狐熏古墓。
用力不足多,得禽自無數。
畏君聽未詳,聽客有明喻。
蟣虱誰不輕,鯨鯢誰不惡。
在海尚幽遐,在懷交穢汙。
歌此勸主人,主人那不悟。
不悟還更歌,誰能恐違忤。

古築城曲五解编辑

年年塞下丁,長作出塞兵。
自從冒頓強,官築遮虜城。
築城須努力,城高遮得賊。
但恐賊路多,有城遮不得。
丁口傳父言,莫問城堅不。
平城被虜圍,漢劚城牆走。
因茲請休和,虜往騎來過。
半疑兼半信,築城猶嵯峨。
築城安敢煩,願聽丁一言。
請築鴻臚寺,兼愁虜出關。

估客樂编辑

估客無住著,有利身則行。
出門求火伴,入戶辭父兄。
父兄相教示,求利莫求名。
求名有所避,求利無不營。
火伴相勒縛,賣假莫賣誠。
交關但交假,本生得失輕。
自茲相將去,誓死意不更。
亦解市頭語,便無鄰里情。
鍮石打臂釧,糯米吹項瓔。
歸來村中賣,敲作金石聲。
村中田舍娘,貴賤不敢爭。
所費百錢本,已得十倍贏。
顏色轉光淨,飲食亦甘馨。
子本頻蕃息,貨販日兼併。
求珠駕滄海,采玉上荊衡。
北買党項馬,西擒吐蕃鸚。
炎洲布火浣,蜀地錦織成。
越婢脂肉滑,奚僮眉眼明。
通算衣食費,不計遠近程。
經遊天下遍,卻到長安城。
城中東西市,聞客次第迎。
迎客兼說客,多財為勢傾。
客心本明黠,聞語心已驚。
先問十常侍,次求百公卿。
侯家與主第,點綴無不精。
歸來始安坐,富與王者勍。
市卒酒肉臭,縣胥家舍成。
豈唯絕言語,奔走極使令。
大兒販材木,巧識梁棟形。
小兒販鹽鹵,不入州縣征。
一身偃市利,突若截海鯨。
鉤距不敢下,下則牙齒橫。
生為估客樂,判爾樂一生。
爾又生兩子,錢刀何歲平。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