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419

卷四百一十八 全唐詩 卷四百一十九 卷四百二十
元稹

元稹编辑

連昌宮詞编辑

連昌宮中滿宮竹,歲久無人森似束。
又有牆頭千葉桃,風動落花紅蔌蔌。
宮邊老翁為余泣,小年進食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樓,太真同憑闌幹立。
樓上樓前盡珠翠,炫轉熒煌照天地。
歸來如夢復如癡,何暇備言宮裏事。
初過寒食一百六,店舍無煙宮樹綠。
夜半月高弦索鳴,賀老琵琶定場屋。
力士傳呼覓念奴,念奴潛伴諸郎宿。
須臾覓得又連催,特敕街中許然燭。
春嬌滿眼睡紅綃,掠削雲鬟旋裝束。
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涼州徹,色色龜茲轟錄續。
李謨擫笛傍宮牆,偷得新翻數般曲。
平明大駕發行宮,萬人歌舞塗路中。
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鬥風。
明年十月東都破,御路猶存祿山過。
驅令供頓不敢藏,萬姓無聲淚潛墮。
兩京定後六七年,卻尋家舍行宮前。
莊園燒盡有枯井,行宮門閉樹宛然。
爾後相傳六皇帝,不到離宮門久閉。
往來年少說長安,玄武樓成花萼廢。
去年敕使因斫竹,偶值門開暫相逐。
荊榛櫛比塞池塘,狐兔驕癡緣樹木。
舞榭欹傾基尚在,文窗窈窕紗猶綠。
塵埋粉壁舊花鈿,烏啄風箏碎珠玉。
上皇偏愛臨砌花,依然御榻臨階斜。
蛇出燕巢盤鬥栱,菌生香案正當衙。
寢殿相連端正樓,太真梳洗樓上頭。
晨光未出簾影黑,至今反掛珊瑚鉤。
指似傍人因慟哭,卻出宮門淚相續。
自從此後還閉門,夜夜狐狸上門屋。
我聞此語心骨悲,太平誰致亂者誰。
翁言野父何分別,耳聞眼見為君說。
姚崇宋璟作相公,勸諫上皇言語切。
燮理陰陽禾黍豐,調和中外無兵戎。
長官清平太守好,揀選皆言由相公。
開元之末姚宋死,朝廷漸漸由妃子。
祿山宮裏養作兒,虢國門前鬧如市。
弄權宰相不記名,依稀憶得楊與李。
廟謨顛倒四海搖,五十年來作瘡痏。
今皇神聖丞相明,詔書才下吳蜀平。
官軍又取淮西賊,此賊亦除天下寧。
年年耕種宮前道,今年不遣子孫耕。
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廟謀休用兵。

望雲騅馬歌编辑

德宗皇帝以八馬幸蜀,七馬道斃,唯望雲騅來往不頓。貞元中,老死天廄,臣稹作歌以記之。


憶昔先皇幸蜀時,八馬入谷七馬疲。
肉綻筋攣四蹄脫,七馬死盡無馬騎。
天子蒙塵天雨泣,巉嚴道路淋漓溼。
崢嶸白草眇難期,謥洞黃泉安可入。
朱泚圍兵抽未盡,懷光寇騎追行及。
嬪娥相顧倚樹啼,鵷鷺無聲仰天立。
圉人初進望雲騅,彩色憔悴眾馬欺。
上前噴吼如有意,耳尖卓立節踠奇。
君王試遣迴胸臆,撮骨鋸牙駢兩肋。
蹄懸四跼腦顆方,胯聳三山尾株直。
圉人畏誚仍相惑,此馬無良空有力。
頻頻嚙掣轡難施,往往跳趫鞍不得。
色沮聲悲仰天訴,天不遣言君未識。
亞身受取白玉羈,開口銜將紫金勒。
君王自此方敢騎,似遇良臣久悽惻。
龍騰魚鱉啅然驚,驥斑驢騾少顏色。
七聖心迷運方厄,五丁力盡路猶窄。
橐它山上斧刃堆,望秦嶺下錐頭石。
五六百里真符縣,八十四盤青山驛。
掣開流電有輝光,突過浮雲無朕跡。
地平險盡施黃屋,九九屬車十二纛。
齊映前導引騅頭,嚴震迎號抱騅足。
路傍垂白天寶民,望騅禮拜見騅哭。
皆言玄宗當時無此馬,不免騎騾來幸蜀。
雄雄猛將李令公,收城殺賊豺狼空。
天旋地轉日再中,天子卻坐明光宮。
朝廷無事忘征戰,校獵朝迴暮毬宴。
御馬齊登擬用槽,君王自試宣徽殿。
圉人還進望雲騅,性強步闊無方便。
分騣擺杖頭太高,擘肘迴頭項難轉。
人人共惡難迴跋,潛遣飛龍減芻秣。
銀鞍繡韂不復施,空盡天年御槽活。
當時鄒諺已有言,莫倚功高浪開闊。
登山縱似望雲騅,平地須饒紅叱撥。
長安三月花垂草,果下翩翩紫騮好。
千官暖熱李令閒,百馬生獰望雲老。
望雲騅,爾之種類世世奇。
當時項王乘爾祖,分配英豪稱霸王。
爾身今日逢聖人,從幸巴渝歸入秦。
功成事遂身退天之道,何必隨群逐隊到死蹋紅塵。
望雲騅,用與不用各有時,爾勿悲。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上陽白髮人编辑

天寶年中花鳥使,撩花狎鳥含春思。
滿懷墨詔求嬪御,走上高樓半酣醉。
醉酣直入卿士家,閨闈不得偷回避,
良人顧妾心死別,小女呼爺血垂淚。
十中有一得更衣,永配深宮作宮婢。
御馬南奔胡馬蹙,宮女三千合宮棄。
宮門一閉不復開,上陽花草青苔地。
月夜閑聞洛水聲,秋池暗度風荷氣。
日日長看提眾門,終身不見門前事。
近年又送數人來,自言興慶南宮至。
我悲此曲將徹骨,更想深冤復酸鼻。
此輩賤嬪何足言,帝子天孫古稱貴。
諸王在合四十年,七宅六宮門戶閟。
隋煬枝條襲封邑,肅宗血胤無官位。
王無妃媵主無婿,陽亢陰淫結災累。
何如決雍順眾流,女遣從夫男作吏。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華原磬编辑

泗濱浮石裁為磬,古樂疏音少人聽。
工師小賤牙曠稀,不辨邪聲嫌雅正。
正聲不屈古調高,鐘律參差管弦病。
鏗金戛瑟徒相雜,投玉敲冰杳然零。
華原軟石易追琢,高下隨人無雅鄭。
棄舊美新由樂胥,自此黃鐘不能競。
玄宗愛樂愛新樂,梨園弟子承恩橫。
霓裳才徹胡騎來,雲門未得蒙親定。
我藏古磬藏在心,有時激作南風詠。
伯夔曾撫野獸馴,仲尼暫叩春雷盛。
何時得向筍簴懸,為君一吼君心醒。
願君每聽念封疆,不遣豺狼剿人命。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五弦彈编辑

趙璧五弦彈徵調,征聲巉絕何清峭。
辭雄皓鶴警露啼,失子哀猿繞林嘯。
風入春松正淩亂,鶯含曉舌憐嬌妙。
嗚嗚暗溜咽冰泉,殺殺霜刀澀寒鞘。
促節頻催漸繁撥,珠幢鬥絕金鈴掉。
千靫鳴鏑發胡弓,萬片清球擊虞廟。
眾樂雖同第一部,德宗皇帝常偏召。
旬休節假暫歸來,一聲狂殺長安少。
主第侯家最難見,挼歌按曲皆承詔。
水精簾外教貴嬪,玳瑁筵心伴中要。
臣有五賢非此弦,或在拘囚或屠釣。
一賢得進勝累百,兩賢得進同周召。
三賢事漢滅暴強,四賢鎮岳甯邊徼。
五賢並用調五常,五常既敘三光耀。
趙璧五弦非此賢,九九何勞設庭燎。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西涼伎编辑

吾聞昔日西涼州,人煙撲地桑柘稠。
蒲萄酒熟恣行樂,紅豔青旗朱粉樓。
樓下當壚稱卓女,樓頭伴客名莫愁。
鄉人不識離別苦,更卒多為沉滯遊。
哥舒開府設高宴,八珍九醞當前頭。
前頭百戲競撩亂,丸劍跳躑霜雪浮。
獅子搖光毛彩豎,胡騰醉舞筋骨柔。
大宛來獻赤汗馬,贊普亦奉翠茸裘。
一朝燕賊亂中國,河湟沒盡空遺丘。
開遠門前萬里堠,今來蹙到行原州。
去京五百而近何其逼,天子縣內半沒為荒陬,西涼之道爾阻修。
連城邊將但高會,每聽此曲能不羞。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法曲编辑

吾聞黃帝鼓清角,弭伏熊羆舞玄鶴。
舜持幹羽苗革心,堯用咸池鳳巢閣。
大夏濩武皆象功,功多已訝玄功薄。
漢祖過沛亦有歌,秦王破陣非無作。
作之宗廟見艱難,作之軍旅傳糟粕。
明皇度曲多新態,宛轉侵淫易沉著。
赤白桃李取花名,霓裳羽衣號天落。
雅弄雖雲已變亂,夷音未得相參錯。
自從胡騎起煙塵,毛毳腥膻滿咸洛。
女為胡婦學胡妝,伎進胡音務胡樂。
火鳳聲沉多咽絕,春鶯囀罷長蕭索。
胡音胡騎與胡妝,五十年來競紛泊。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馴犀编辑

建中之初放馴象,遠歸林邑近交廣。
獸返深山鳥構巢,鷹雕鷂鶻無羈鞅。
貞元之歲貢馴犀,上林置圈官司養。
玉盆金棧非不珍,虎啖狴牢魚食網。
渡江之橘逾汶貉,反時易性安能長。
臘月北風霜雪深,蜷局鱗身遂長往。
行地無疆費傳驛,通天異物罹幽枉。
乃知養獸如養人,不必人人自敦獎。
不擾則得之於理,不奪有以多於賞。
脫衣推食衣食之,不若男耕女令紡。
堯民不自知有堯,但見安閒聊擊壤。
前觀馴象後馴犀,理國其如指諸掌。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立部伎编辑

胡部新聲錦筵坐,中庭漢振高音播。
太宗廟樂傳子孫,取類群凶陣初破。
戢戢攢槍霜雪耀,騰騰擊鼓雲雷磨。
初疑遇敵身啟行,終象由文士憲左。
昔日高宗常立聽,曲終然後臨玉座。
如今節將一掉頭,電卷風收盡摧挫。
宋晉鄭女歌聲發,滿堂會客齊喧呵。
珊珊佩玉動腰身,一一貫珠隨咳唾。
頃向圜丘見郊祀,亦曾正旦親朝賀。
太常雅樂備宮懸,九奏未終百寮惰。
惉滯難令季劄辨,遲回但恐文侯臥。
工師盡取聾昧人,豈是先王作之過。
宋沇嘗傳天寶季,法曲胡音忽相和。
明年十月燕寇來,九廟千門虜塵涴。
我聞此語歎復泣,古來邪正將誰奈。
奸聲入耳佞入心,侏儒飽飯夷齊餓。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驃國樂编辑

驃之樂器頭象駝,音聲不合十二和。
促舞跳趫筋節硬,繁辭變亂名字訛。
千彈萬唱皆咽咽,左旋右轉空傞傞。
俯地呼天終不會,曲成調變當如何。
德宗深意在柔遠,笙鏞不御停嬌娥。
史館書為朝貢傳,太常編入鞮靺科。
古時陶堯作天子,遜遁親聽康衢歌。
又遣遒人持木鐸,遍采謳謠天下過。
萬人有意皆洞達,四岳不敢施煩苛。
盡令區中擊壤塊,燕及海外覃恩波。
秦霸周衰古官廢,下堙上塞王道頗。
共矜異俗同聲教,不念齊民方薦瘥。
傳稱魚鱉亦咸若,苟能效此誠足多。
借如牛馬未蒙澤,豈在抱甕滋黿鼉。
教化從來有源委,必將泳海先泳河。
是非倒置自古有,驃兮驃兮誰爾訶。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胡旋女编辑

天寶欲末胡欲亂,胡人獻女能胡旋。
旋得明王不覺迷,妖胡奄到長生殿。
胡旋之義世莫知,胡旋之容我能傳。
蓬斷霜根羊角疾,竿戴朱盤火輪炫。
驪珠迸珥逐飛星,虹暈輕巾掣流電。
潛鯨暗吸笡波海,回風亂舞當空霰。
萬過其誰辨終始,四座安能分背面。
才人觀者相為言,承奉君恩在圓變。
是非好惡隨君口,南北東西逐君眄,
柔軟依身著佩帶,裴回繞指同環釧。
佞臣聞此心計回,熒惑君心君眼眩。
君言似曲屈為鉤,君言好直舒為箭。
巧隨清影觸處行,妙學春鶯百般囀。
傾天側地用君力,抑塞周遮恐君見。
翠華南幸萬里橋,玄宗始悟坤維轉。
寄言旋目與旋心,有國有家當共譴。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蠻子朝编辑

西南六詔有遺種,僻在荒陬路尋壅。
部落支離君長賤,比諸夷狄為幽冗。
犬戎強盛頻侵削,降有憤心戰無勇。
夜防抄盜保深山,朝望煙塵上高塚。
鳥道繩橋來款附,非因慕化因危悚。
清平官系金呿嵯,求天叩地持雙珙。
益州大將韋令公,頃實遭時定汧隴。
自居劇鎮無他績,幸得蠻來固恩寵。
為蠻開道引蠻朝,迎蠻送蠻常繼踵。
天子臨軒四方賀,朝廷無事唯端拱。
漏天走馬春雨寒,瀘水飛蛇瘴煙重。
椎頭丑類除憂患,腫足役夫勞洶湧。
匈奴互市歲不供,雲蠻通好轡長駷。
戎王養馬漸多年,南人耗悴西人恐。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縛戎人编辑

邊頭大將差健卒,入抄禽生快於鶻。
但逢赬面即捉來,半是邊人半戎羯。
大將論功重多級,捷書飛奏何超忽。
聖朝不殺諧至仁,遠送炎方示微罰。
萬里虛勞肉食費,連頭盡被氈裘暍。
華裀重席臥腥臊,病犬愁鴣聲咽嗢。
中有一人能漢語,自言家本長城窟。
少年隨父戍安西,河渭瓜沙眼看沒。
天寶未亂猶數載,狼星四角光蓬勃。
中原禍作邊防危,果有豺狼四來伐。
蕃馬膘成正翹健,蕃兵肉飽爭唐突。
煙塵亂起無亭燧,主帥驚跳棄旄鉞。
半夜城摧鵝雁鳴,妻啼子叫曾不歇。
陰森神廟未敢依,脆薄河冰安可越。
荊棘深處共潛身,前困蒺藜後臲卼。
平明蕃騎四面走,古墓深林盡株榾。
少壯為俘頭被髡,老翁留居足多刖。
烏鳶滿野屍狼藉,樓榭成灰牆突兀。
暗水濺濺入舊池,平沙漫漫鋪明月。
戎王遣將來安慰,口不敢言心咄咄。
供進腋腋御叱般,豈料穹廬揀肥腯。
五六十年消息絕,中間盟會又猖獗。
眼穿東日望堯雲,腸斷正朝梳漢發。
近年如此思漢者,半為老病半埋骨。
常教孫子學鄉音,猶話平時好城闕。
老者儻盡少者壯,生長蕃中似蕃悖。
不知祖父皆漢民,便恐為蕃心矻矻。
緣邊飽喂十萬眾,何不齊驅一時發。
年年但捉兩三人,精衛銜蘆塞溟渤。

和李校書新題樂府十二首:陰山道编辑

年年買馬陰山道,馬死陰山帛空耗。
元和天子念女工,內出金銀代酬犒。
臣有一言昧死進,死生甘分答恩燾。
費財為馬不獨生,耗帛傷工有他盜。
臣聞平時七十萬匹馬,關中不省聞嘶噪。
四十八監選龍媒,時貢天庭付良造。
如今坰野十無一,盡在飛龍相踐暴。
萬束芻茭供旦暮,千鐘菽粟長牽漕。
屯軍郡國百餘鎮,縑緗歲奉春冬勞。
稅戶逋逃例攤配,官司折納仍貪冒。
挑紋變䌰力倍費,棄舊從新人所好。
越縠繚綾織一端,十匹素縑功未到。
豪家富賈逾常制,令族清班無雅操。
從騎愛奴絲布衫,臂鷹小兒雲錦韜。
群臣利己要差僭,天子深衷空憫悼。
綽立花磚鵷鳳行,雨露恩波幾時報。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