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八十六 全唐詩 卷四百八十七
作者:鮑溶
卷四八十八
鮑溶

鮑溶编辑

經舊遊编辑

遊魚懷故池,倦鳥懷故窠。 故山系歸念,行坐青巍峨。 羸馬經舊途,此鄉喜重過。 居人無故老,倍感別日多。 但見野中墳,累累如青螺。 涼風日搖落,桑下松婆娑。 歎息追古人,臨風傷逝波。 古人無不死,歎息欲如何。 朅來遂遠心,默默存天和。

過薛舍人舊隱编辑

寢門來哭夜,此月小祥初。 風意猶憶瑟,螢光乍近書。 牆蒿藏宿鳥,池月上魚。 徒引相思淚,涓涓東逝餘。

山居编辑

窈窕垂澗蘿,蒙茸葛花。 鴛鴦憐碧水,照影舞金沙。

暮秋與裴居晦宴因見采菊花之作一本題作暮秋見菊编辑

菊花低色過重陽,似憶王孫白玉觴。 今日王孫好收采,高天已下兩迴霜。

望麻姑山编辑

幽人往往懷麻姑,浮世悠悠仙殊。 自從青鳥不堪使,更得蓬萊消息無。

湖上望月编辑

湖上清涼月更好,天邊旅人猶未歸。 幾見金波滿還破,草蟲聲畔露沾衣。

襄陽懷古编辑

襄陽太守沈碑意,身後身前幾年事。 湘江千歲未為陵,水底魚龍應識字。

秋夜對月寄僧特编辑

憶見特公賞秋處,涼溪看月清光寒。 今夕深溪又相映,特公何處共團圓。

望江中一本無江中二字。金山寺编辑

一朵蓬萊在世間,梵王宮闕翠雲。 近南溪水更清淺,聞道遊人未忍還。

宿青牛谷梁煉師仙居编辑

隨雲步入青牛谷,青牛道士留我宿。 可憐夜久月中行,惟有壇邊一枝竹。

得僧書编辑

身歸紫霄嶺,書下白雲來。 翦筍發寒字,燒花芳夜雷。 想隨香馭至,不假定鐘催。

見袁德師侍禦說江南有仙檀花,因以戲贈编辑

聞說天壇花耐涼,笑風含露對秋光。 欲求御史更分別,何似衣花歲歲香。

和王璠侍御酬友人贈白角冠编辑

芙蓉寒豔鏤冰姿,天朗燈深拔豸時。 好見吹笙伊洛上,紫烟丹鳳亦相隨。

送僧擇棲一本無上二字。遊天台二首编辑

身非居士常多病,心愛空王稍覺閒。 師問寄禪何處所,浙青翠沃洲山。

金嶺雪晴僧獨歸,水文霞彩禪衣。 可憐石室燒香夜,江月對心無是非。

上巳日寄樊瓘、樊宗憲,兼呈上浙東孟中丞簡编辑

世間禊事風流處,鏡裏雲山若畫屏。 今日會稽王內史,好將賓客醉蘭亭。

暮春戲贈樊宗憲编辑

羌笛胡琴春調長,美人何處樂年芳。 野船弄酒鴛鴦醉,官路攀花騕褭狂。 應和朝雲垂手語,肯嫌夜色斷刀光。

酬王侍御编辑

慚非青玉製,故以贈仙郎。 希冀留書合,提攜在筆床。 詎能輝繡服,安得似芸香。 所報何珍重,清明勝夜光。

寄宋申錫評事時從李少師移軍回歸编辑

君逐元侯靜虜歸,虎旗龍節駐春暉。 欲求岱岳燔柴禮,已錫魯人縫掖衣。 長劍一時天外倚,五雲多繞日邊飛。 心期共賀太平世,去去故鄉食薇。

夏日懷杜悰駙馬编辑

五月清涼蕭史家,瑤池分水種菱花。 回文地簟龍鱗浪,交鎖天窗蟬翼紗。 閑遣青琴飛小雪,自看碧玉破甘瓜。 仍聞聖主知書癖,鳳閣燒香對五車。

鶯雛编辑

雙鶯銜野蝶,枝上教雛飛。 避日花陰語,愁風竹裏啼。 須防美人賞,為爾好毛衣。

上陽宮月编辑

水北宮城夜柝嚴,宮西新月影纖纖。 受環花幌小開鏡,移燭瑤房皆捲簾。 學織機邊娥影靜,拜新衣上露華沾。 合裁班扇思行幸,願托涼風篋笥嫌。

淮南臥病聞李相夷簡移軍山陽以靖東寇,感激之下因抒長句编辑

太白星前龍虎符,元臣出將順天誅。 教聞清淨蕭丞相,計立安危范大夫。 玉帳黃昏大刁斗,月營寒曉小單于。 魯連未必蹈滄海,應見麒麟新畫圖。

讀淮南李相行營至楚州詩编辑

閫外建牙威不賓,古來戡難憶忠臣。 已分舟楫歸元老,更使熊羆屬丈人。 玄象合教滄海晏,青龍喜應太山春。 來年二月登封禮,去望台星扈日輪。

讀李相心中樂编辑

(第六句缺一字。)

負海狂鯨縱巨鱗,四朝天子阻時巡。 誰將侯玉乖南面,幾使戎車殷左輪。 久作妖星虛費日,終□天洞亦何人。 果聞丞相心中樂,上贊陶唐一萬春。

聞國家將行封禪聊抒臣情编辑

雲雨由來隨六龍,玉泥瑤檢不乾封。 山知槱柞新煙火,臣望簫韶舊鼓鐘。 清蹕間過素王廟,翠華高映大夫松。 旅中病客諳堯曲,身賤何由奏九重。

和淮南李相公夷簡,喜平淄青回軍之作编辑

橫笛臨吹發曉軍,元戎幢節拂寒雲。 搜山羽騎乘風引,下瀨樓船背水分。 天際獸旗搖火焰,日前魚甲動金文。 馬毛不汗東方靖,行見蕭何第一勳。

秋暮八月十五夜與王璠侍御賞月因愴遠離聊以奉寄编辑

前月月明夜,美人同遠光。 清塵一以間,今夕坐相忘。 風落芙蓉露,凝餘繡服香。

送蕭世秀才编辑

心交別我西京去,愁滿春魂不易醒。 從此無人訪病,馬車轍草青青。

懷惠明禪師编辑

秋天欲霜夜無風,我意不在天地中。 雪山世界此涼夜,寶月獨照琉璃宮。 解空長老蓮花手,曾以佛書親指授。 雪嶺無人又問來,十年夏臘平安否。

吳中夜別编辑

楚客秋思著黃葉,吳姬夜歌停碧雲。 聲盡燈前各流淚,水天涼冷雁離群。

隋家井编辑

玉鉤欄下寒泉水,金轆轤邊影照人。 此水今為九泉路,枝花照數堆塵。

寄王璠侍御求蜀箋编辑

蜀川箋紙彩雲初,聞說王家最有餘。 野客思將池上學,石楠紅葉不堪書。

湘妃列女操编辑

有虞夫人哭虞后,淑女何事又傷離。 竹上淚跡生不盡,寄哀雲和五十絲。 雲和終奏鈞天曲,乍聽寶琴遙嗣續。 三湘測測流急綠,秋夜露寒蜀帝飛。 楓林月斜楚臣宿,更疑川宮日黃昏。 暗攜女手殷勤言,環佩玲瓏有無間。 終疑既遠雙悄悄,蒼梧舊雲豈難召, 老猨心寒不可嘯。 目眄眄兮意蹉跎,魂騰騰兮驚秋波。 曲一盡兮憶再奏,眾弦不聲且如何。

羽林行编辑

朝出羽林宮,入參雲臺議。 獨請萬里行,不奏和親事。 君王重年少,深納開邊利。 寶馬雕玉鞍,一朝從萬騎。 煌煌都門外,祖帳光七貴。 歌鐘樂行軍,雲物慘別地。 簫笳整部曲,幢蓋動郊次。 臨風親戚懷,滿袖兒女淚。 行行復何贈,長劍報恩字。

鳴雁行编辑

七月朔方雁心苦,聯影翻空落南土。 八月江南陰復晴,浮雲繞天難夜行。 羽翼勞痛心虛驚,一聲相呼百處鳴。 楚童夜宿煙波側,沙上布羅連草色。 月暗風悲欲下天,不知何處容棲息。 楚童胡為傷我神,爾不曾作遠行人。 江南羽族本不少,寧得網羅此客鳥。

織婦詞编辑

百日織綵絲,一朝停杼機。 機中有雙鳳,化作天邊衣。 使人馬如風,誠不阻音徽。 影響隨羽翼,雙雙繞君飛。 行人豈願行,不怨不知歸。 所怨天盡處,何人見光輝。

塞上行编辑

西風應時筋角堅,承露牧馬水草冷。 可憐黃河九曲盡,氈館牢落無影。

採珠行编辑

東方暮空海面平,驪龍弄珠燒月明。 海人驚窺水底火,百寶錯落隨龍行。 浮心一夜生姦見,月質龍軀看幾遍。 擘波下去忘此身,迢迢謂海無靈神。 海宮正當龍睡重,昨夜孤光今得弄。 河伯空憂水府貧,天吳不敢相驚動。 一團冰容掌上清,四面人入光中行。 騰華乍搖白日影,銅鏡萬古羞為靈。 海邊老翁怨狂子,抱珠哭向無底水。 一富何須龍頷前,千金幾葬魚裏。 鱗蟲變化為陰陽,填海破山無景光。 拊心髣髴失珠意,此土為爾離農桑。 飲風衣日亦飽暖,老翁擲卻雞卵。

采葛行编辑

春溪幾回葛花黃,黃麝引子山山香。 蠻女不惜手足損,鉤刀一一牽柔長。 葛絲茸茸春雪體,深澗擇泉清處洗。 殷勤十指蠶吐絲,當窗嫋嫋聲高機。 織成一尺無一兩,供進天子五月衣。 水精夏殿開涼戶,冰山繞座猶難禦。 衣親玉體又何如,杳然獨對秋風曙。 鏡湖女兒嫁鮫人,鮫綃逼肖不分。 吳中角簟泛清水,搖曳勝被三素雲。 自茲貢薦無人惜,那敢更爭龍手跡。 蠻女將來海市頭,賣與嶺南貧估客。

南塘二首编辑

南塘旅舍秋淺清,夜深綠蘋風不生。 蓮花受露重如睡,斜月起動鴛鴦聲。

塘東白日駐紅霧,早魚翻光落碧潯。 畫舟蘭棹欲破浪,恐畏驚動蓮花心。

東鄰女编辑

雙飛鷓鴣春影斜,美人盤金衣上花。 身為父母幾時客,一生知向何人家。

寄李都護编辑

去年河上送行人,萬里弓旌一武臣。 聞道玉關烽火滅,犬戎知有外家親。

長安旅舍懷舊山编辑

昨夜清涼夢本山,眠雲喚鶴有慚顏。 青蓮道士長堪羨,身外無名至老閒。

漢宮詞二首编辑

柏梁宸居清窈窕,東方先生夜待詔。 夜久月當承露盤,內人吹笙舞鳳鸞。

月映東窗似玉輪,未央前殿絕聲塵。 宮槐花落西風起,鸚鵡驚寒夜喚人。

薦冰编辑

西陸宜先啟,春寒寢廟清。 曆官分氣候,天子薦精誠。 已辨瑤池色,如和玉佩鳴。 禮餘神轉肅,曙後月殘明。 雅合霜容潔,非同雪體輕。 空憐一掬水,珍重此時情。

送薛補闕入朝一作鮑防詩。编辑

平原門下十餘人,獨受恩多未殺身。 每歎陸家兄弟少,更憐楊氏子孫貧。 柴門已斷施行馬,魯酒那能醉近臣。 賴有軍中遺令在,猶將談笑對風塵。

编辑

萬里岐路多,一身天地窄。(見張為《主客圖》。)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