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八十七 全唐詩 卷四百八十八 卷四百八十九
盧鈞 范傳質 賈謩 陳彥博 唐扶 陶雍 郭周藩 侯冽 王質 高銖

盧鈞编辑

盧鈞,字子和。舉進士中第,嘗為李絳裴度幕僚。歷嶺南、山南、昭義節度使。大中時,召為左僕射,復以太保致仕,卒年八十七。詩一首。

薦冰编辑

薦冰朝日後,辟廟曉光清。 不改晶熒質,能彰雨露情。 且無霜共潔,豈與水均明。 在捧搖寒色,當呈表素誠。 凝姿陳俎豆,浮彩映窗楹。 皎皎盤盂側,棱棱嚴氣生。

范傳質编辑

范傳質,元和進士第。詩一首。

薦冰编辑

乘春方啟閉,羞獻有常程。 潔朗寒光徹,輝華素彩明。 色凝霜雪淨,影照冕旒清。 肅肅將崇禮,兢兢示捧盈。 方圓陳玉座,小大表精誠。 朝覿當西陸,桃弧每共行。

賈謩编辑

賈謩,,元和進士。詩一首。

賦得芙蓉出水编辑

的皪舒芳豔,紅姿映綠蘋。 搖風開細浪,出沼媚清晨。 翻影初迎日,流香暗襲人。 獨披千葉淺,不競百花春。 魚戲參差動,龜遊次第新。 涉江如可采,從此免迷津。

陳彥博编辑

陳彥博元和五年進士第。詩一首。

恩賜魏文貞公諸孫舊第以導直臣编辑

阿衡隨逝水,池館主他人。 天意能酬德,雲孫喜庇身。 生前由直道,歿後振芳塵。 雨露新恩日,芝蘭里春。 勳庸留十代,光彩映諸鄰。 共賀升平,從茲得諫臣。

唐扶编辑

唐扶,字雲翔,晉陽人。苢公儉之後。元和五年登進士第,為御史,緋福州團練觀察使。詩二首。

使南海道長沙,題道林嶽麓寺编辑

道林岳麓仲與昆,卓犖請從先後論。 松根踏雲二千步,始見大屋開三門。 泉清或戲蛟龍窟,殿豁數盡高帆掀。 即今異鳥聲不斷,聞道看花春更繁。 從容一衲分若有,蕭瑟兩鬢吾能髡。 逢迎侯伯轉覺貴,膜拜佛像心加尊。 稍揖皇英頮濃淚,試與屈賈招清魂。 荒唐大樹悉楠桂,細碎枯草多蘭蓀, 沙彌去學五印字,靜女來懸千尺幡。 主人念我塵眼昏,半夜號令期至暾。 遲回雖得上白舫,羈泄不敢言綠尊。 兩祠物色采拾盡,壁間杜甫少恩。 晚來光彩更騰射,筆鋒正徤如可吞。

和兵部鄭侍郎省中四松詩编辑

(松是中書相公任侍郎日手栽。一本作奉和中書相公任兵部侍郎日後閣植四松。)

幽抱應無語,貞松遂自栽。 寄懷丞相業,因擢大夫材。 日射蒼鱗動,塵迎翠帚回。 嫩茸含細粉,初葉泛新杯。 偶聖為舟去,逢時與鶴來。 寒聲連曉竹,靜氣結陰苔。 赫奕鳴騶至,熒煌洞戶開。 良辰一臨眺,憩樹幾裴回。 恨發風期阻,詩從綺思裁。 還聞舊凋契,凡在此中培。

陶雍编辑

陶雍,元和間人。詩一首。

和兵部鄭侍郎省中四松詩鄭侍郎,澣也。编辑

右相歷兵署,四松皆手栽。 劚時驚鶴去,移處帶雲來。 根倍雙桐植,花分八桂開。 生成造化力,長作棟樑材。 豈羨蘭依省,猶嫌柏占台。 出樓終百尺,入夢已三台。 幽韻和宮漏,餘香度酒杯。 拂冠枝上雪,染履影中苔。 高位相承地,新詩寡和才。 何由比蘿蔓,樊附在條枚。

郭周藩编辑

郭周藩,河東人。登元和六年第。詩一首。

譚子池编辑

澄水一百步,世名譚子池。 余詰陵陽叟,此池當因誰。 父老謂餘說,本郡譚叔皮。 開元末年中,生子字阿宜。 墜地便能語,九歲多鬚眉。 不飲亦不食,未嘗言渴饑。 十五行走,快馬不能追。 二十入山林,一去無還期。 父母憶念深,鄉閭為立祠。 大曆元年春,此兒忽來歸。 頭冠簪鳳凰,身著裳衣。 普遍拯疲俗,丁寧告親知。 余為神仙官,下界不可祈。 恐為妖魅假,不如早平夷。 此有黃金藏,鎮在茲廟基。 發掘散生聚,可以救貧羸。 金出繼靈泉,湛若清琉璃。 泓澄表符瑞,水旱無竭時。 言訖辭沖虛,杳靄上玄微。 凡情留不得,攀望眾號悲。 尋稟神仙誡,徹廟劚開窺。 果獲無窮寶,均融沾因危。 巨源出嶺頂,噴湧世間稀。 異境流千古,終年福四維。

编辑

侯冽元和六年進士第。詩二首。

金谷園花發懷古编辑

金谷千年後,春花發滿園。 紅芳徒笑日,穠豔尚迎軒。 雨濕輕光軟,風搖碎影翻。 猶疑施錦帳,堪歎罷朱紈。 愁態鶯吟澀,啼容露綴繁。 殷勤問前事,桃李竟無言。

花發上林编辑

花發三陽盛,香飄五柞深。 素暉雲積苑,紅彩繡張林。 落水隨魚戲,搖風映鳥吟。 瓊樓出高豔,玉輦駐濃陰。 亂蝶枝開影,繁蜂蘂上音。 鮮芳盈禁籞,布澤荷天心。

王質编辑

王質,字華卿,太原祈人。文中子之後。元和六年登第。太和中,歷河南尹,宣歙觀察使。詩一首。

金谷園花發懷古编辑

寂寥金谷澗,花發舊時園。 人事空懷古,煙霞此獨存。 管弦非上客,歌舞少王孫。 繁蘂風驚散,輕紅鳥乍翻。 山川終不改,桃李自無言。 今日經塵路,淒涼詎可論。

高銖编辑

高銖,字權仲。元和六年登第,為太原判官,儉校觀察御史。大中初,終太常卿。詩一首。

和太原張相公山亭懷古编辑

鬬石類巖巘,飛流瀉潺湲。 遠壑簷宇際,孤巒雉堞間。 何必到海岳,境幽機自閒。 茲焉得高趣,高步謝東山。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