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百八十八 全唐詩 卷四百八十九
作者:舒元輿
卷四百九十
舒元輿

舒元輿编辑

舒元輿,婺州東陽人,元和中登進士第,調鄠尉。裴度表掌興元書記,拜監察御史,再遷刑部員外郎,改著作郎。分司東都李訓與元輿善,訓用事,再遷左司郎中、御史大夫。李固言表知雜事。固言輔政,權知御史中丞,不三月即真,兼刑部侍郎。專附鄭注:月中以本官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甘露之變為仇士良所害。詩六首,編為一卷。

八月五日中部官舍讀唐歷天寶已來追愴故事编辑

将尋國朝事,靜讀柳芳歷。
八月日之五,開卷忽感激。
正當天寶末,撫事坐追惜。
仰思聖明帝,貽禍在肘腋。
楊李盗吏權,貪殘日狼籍。
燕戎伺其便,百萬奮長㦸。
两河連煙塵,二京成瓦礫。
生人死欲盡,揳業猶不息。
肅宗傳寶圖,寇難連年擊。
天地方開泰,鑄鼎成繼述。
萬國哭龍衮,悲思動蠻陌。
自此千秋節,不復動金石。
悲風揚霜天,繐帷冷塵席。
零落太平老,東西亂離客。
往往為余言,嗚咽淚雙滴。
況當近塞地,哀吹起邊笛。
撫几觀陳文,使我心不懌。
花萼笑繁華,温泉樹容碧。
霓裳煙雲盡,梨園風雨隔。
露囊與金鏡,東逝驚波溺。
昔聞歡娛事,今日成慘慼。
神仙不可求,劍璽苔文積。
萬古長恨端,蕭蕭泰陵陌。

坊州按獄编辑

中部接戎塞,頑山四周遭。
風冷木長瘦,石磽人亦勞。
牧守茍懷仁,之時為搔。
其愛如赤子,始得無啼號。
奈何貪狼心,潤屋沉脂膏。
攫搏如猛虎,吞噬若狂獒。
山秃逾高採,水窮益深撈。
龜魚既絶跡,鹿兔無遺毛。
氓苦稅外緡,吏憂笑中刀。
大君明四目,燭之洞秋毫。
眷兹一州命,慮齊墜波濤。
臨軒詔小臣,汝往窮貪饕。
分明舉公法,為我緩窮騷。
小臣誠小心,奉命如煎熬。
飲冰不待夕,驅馬凌晨皋。
及此督簿書,遊詞出狴牢。
門墻見狼狽,案牘聞腥臊。
探情與之言,變態如姦猱。
真非既巧飾,偽意乃深韜。
去惡猶農夫,稂莠須耘
恢恢布踈網,罪者何由逃。
自顧孱鈍姿,利器非能操。
六旬始歸奏,霜落秋原蒿。
寄謝守土臣,努力清郡曹。
須知聽甚卑,勿謂天之高。

橋山懷古编辑

軒轅厭代千萬秋,渌波浩蕩東南流。
今來古往無不死,獨有天地長悠悠。
我乘驛騎到中部,古聞此地為渠搜。
橋山突兀在其左,荒榛交鏁寒風愁。
神仙天下亦如此,況我慼促同蜉蝣。
誰言衣冠葬其下,不見弓劍何人收?
哀喧叫笑牧童戲,陰天月落狐狸遊。
却思皇墳立人極,車輪馬跡無不周。
洞庭張樂降玄鶴,涿鹿大戰摧蚩尤。
知勇神天不自大,風后力牧輸長籌。
襄城迷路問童子,帝鄉歸去無人留。
崆峒求道失遺跡,荆山鑄鼎餘荒丘。
君不見,
黄龍飛去山下路,斷髯成草風颼颼。

坊州按獄,蘇氏莊記室二賢自鄜州走馬相訪,留連數日,發後獨坐寂寞,因成詩寄之编辑

十年一相見,世俗信多岐。
雲雨易分散,山川長間之。
我銜鳳闕恩,按獄橋山陲。
君在龍驤府,掌奏羽檄詞。
相去百餘里,魂夢自相馳。
形容在胸臆,書札通相思。
煩君愛我深,輕車忽載脂。
塞門秋色老,霜氣方凝姿。
此地少平川,岡阜相參差。
誰知路非遠,行者多云疲。
君能犯勁風,信宿凌欹危。
情親不自倦,下馬開雙睂。
相對坐沉吟,屈指驚歲時。
萬事且莫問,一杯欣共持。
陽烏忽西傾,明蟾挂高枝。
卷簾引瑶玉,滅燭臨霜墀。
中庭有踈蘆,淅淅聞風吹。
長河卷雲色,凝碧無瑕疵。
一言開我懷,曠然澹希夷。
悠悠夜方永,冷思偏相宜。
睂睫無他人,與君閒解題。
陶然叩寂寞,更請吟清詩。
得意且忘言,何況竹與絲。
頃刻過三夕,起坐輕四肢。
明朝告行去,慘然還别離。
出門送君去,君馬揚金羈。
迴來坐空堂,寂寞無人知。
重重碧雲合,何處尋佳期。

履春冰编辑

投跡清冰上,凝光動早春。
兢兢愁䧟履,步步怯移身。
鳥照微生水,狐聽或過人。
細遷形外影,輕躡鏡中輪。
咫尺憂偏遠,危疑懼已頻。
願堅容足分,莫使獨驚神。

贈李翺编辑

李翺在潭州席上,有舞柘枝者,顔色憂悴。殷堯藩侍御當筵贈詩曰:「姑蘇太守青娥女,流落長沙舞柘枝。滿坐繡衣皆不識,可憐紅臉淚雙垂。」翺詰其事,乃故蘇臺韋中丞愛姬所生之女也。曰:「妾以昆弟夭折,委身樂部,耻辱先人。」言訖涕咽,情不能堪。亞相為之吁歎,且曰「吾韋族姻舊。」速命更其舞服,飾以袿襦,延與韓夫人相見,顧其言語清楚,宛有冠蓋風儀,遂於賓榻中選士而嫁之。元輿聞之,自京馳詩贈翺。

湘江舞罷忽成悲,便脫蠻靴出絳帷。
誰是蔡邕琴酒客,魏公懷舊嫁文姬。

 上一卷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