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詩/卷631

卷六百三十 全唐詩
卷六百三十一
張賁、崔潞、李縠、崔璞、魏朴、羊昭業、顧萱、鄭璧
卷六百三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薈要卷一萬八千三十六集部

張賁编辑

張賁,字潤卿,南陽人,登大中進士第。唐末,為廣文博士。嘗隱於茅山,後寓吳中,與皮、陸遊。詩十六首。

旅泊吳門编辑

一舸吳江晚,堪憂病廣文。
鱸魚誰與伴,鷗鳥自成羣。
反照縱橫水,斜空斷續雲。
異鄉無限思,盡付酒醺醺。

賁中間有吳門旅泊之什,蒙魯望垂和,更作一章以伸酬謝编辑

偶發陶匏響,皆蒙組繡文。
清秋將落帽,子夏正離羣。
有恨書燕雁,無聊賦郢雲。
徧看心自醉,不是酒能醺。

酬襲美先見寄倒來韻编辑

尋疑天意喪斯文,故選茅峰寄白雲。
酒後只留滄海客,香前唯見紫陽君。
近年已絕詩書癖,今日兼將筆硯焚。
為有此身猶苦患,不知何者是玄纁。

奉和襲美醉中即席見贈次韻编辑

桂枝新下月中仙,學海詞鋒譽藹然。
文陣已推忠信甲,窮波猶認孝廉船。
清標稱住羊車上,俗韻慚居鶴氅前。
共許逢蒙快弓箭,再穿楊葉在明年。

奉和襲美題褚家林亭编辑

疎野林亭震澤西,朗吟閒步喜相攜。
時時風折蘆花亂,處處霜摧稻穗低。
百本敗荷魚不動,一枝寒菊蝶空迷。
今朝偶得高陽伴,從放山翁醉似泥。

奉和襲美傷開元觀顧道士编辑

鳳麟膠盡夜如何,共歎先生劔解多。
幾度弔來唯白鶴,此時乘去必青騾。
圖中含景隨殘照,琴裏流泉寄逝波。
惆悵真靈又空返,玉書誰授紫微歌。

和魯望白菊编辑

雪彩冰姿號女華,寄身多是地仙家。
有時南國和霜立,幾處東籬伴月斜。
謝客瓊枝空貯恨,袁郎金鈿不成誇。
自知終古清香在,更出梅粧弄晚霞。

奉和襲美先輩悼鶴编辑

池塘蕭索掩空籠,玉樹同嗟一土中。
莎徑罷鳴唯泣露,松間休舞但悲風。
丹臺舊氅難重緝,紫府新書豈更通。
雲減霧消無處問,只留華髮與衰翁。

偶約道流終乖文會答皮陸编辑

仙侶無何訪蔡經,兩煩韶濩出彤庭。
人間若有登樓望,應怪文星近客星。

和襲美寒夜見訪编辑

雲孤鶴獨且相親,仿效從它折角巾。
不用吳江歎留滯,風姿俱是玉清人。

和襲美醉中先起次韻编辑

何事桃源路忽迷,惟留雲雨怨空閨。
仙郎共許多情調,莫遣重歌濁水泥。

和皮、陸酒病偶作编辑

白編椰席鏤冰明,應助楊青解宿酲。
難繼二賢金玉唱,可憐空作斷猿聲。

送浙東德師侍御罷府西歸编辑

孤雲獨鳥本無依,江海重逢故舊稀。
楊柳漸疏蘆葦白,可憐斜日送君歸。

以青飯分送襲美、魯望,因成一絕编辑

誰屑瓊瑤事青,舊傳名品出華陽。
應宜仙子胡麻拌,因送劉郎與阮郎。

玩金鸂鶒和陸魯望编辑

翠羽紅襟鏤彩雲,雙飛常笑白鷗羣。
誰憐化作彫金質,從倩沉檀十里聞。

悼鶴和襲美编辑

渥頂鮮毛品格馴,莎庭閒暇重難羣。
無端日暮東風起,飄散春空一片雲。

崔璐编辑

崔璐,登咸通七年進士第。詩一首。

覽皮先輩盛製,因作十韻以寄,用伸款仰编辑

河嶽挺靈異,星辰精氣殊。
在人為英傑,與國作禎符。
襄陽得奇士,俊邁真龍駒。
勇果魯仲由,文賦蜀相如。
渾浩江海廣,葩華桃李敷。
小言入無間,大言塞空虛。
幾人遊赤水,夫子得玄珠。
鬼神爭奧秘,天地惜洪鑪。
既有曾參行,仍兼君子儒。
吾知上帝意,將使居黃樞。
好保千金體,須為萬姓謨。

李縠编辑

李縠,字徳師,咸徳進士。唐末,為浙東觀察推官兼殿中侍御史。詩四首。

浙東罷府西歸,酬別張廣文、皮先輩、陸秀才编辑

豈有頭風筆下痊,浪成蠻語向初筵。
蘭亭舊趾雖曾見,柯笛遺音更不傳。
照曜文星吳分野,留連花月晉名賢。
相逢只恨相知晚,一曲驪歌又幾年。

和皮日休《悼鶴》编辑

才子襟期本上清,陸雲家鶴伴閒情。
猶憐反顧五六里,何意忽歸十二城?
露滴誰聞高葉墜,月沈休藉半階明。
人間華表堪留語,剩向秋風寄一聲。

道林曾放雪翎飛,應悔庭除閉羽衣。
料得王恭披鶴氅,倚吟猶待月中歸。

醉中襲美先月中歸编辑

休文雖即逃瓊液,阿鶩還須掩玉閨。
月落金鷄一聲後,不知誰悔醉如泥。

崔璞编辑

崔璞,清河人,蘇州刺史。咸通初,歴右散騎常侍。詩二首。

奉酬皮先輩霜菊見贈编辑

菊花開晚過秋風,聞道芳香正滿叢。
爭奈病夫難強飲,應須速自召車公。

蒙恩除替將還京洛,偶敘所懷,因成六韻呈軍事院諸公、郡中一二秀才编辑

兩載求人瘼,三春受代歸。
務繁多簿籍,才短乏恩威。
共理乖天獎,分憂值歲饑。
遽蒙交郡印,[1]安敢整朝衣。
作牧慙為政,思鄉念式微。
倘容還故里,高卧掩柴扉。

魏朴编辑

魏朴,字不琢,毘陵人。詩二首。

和皮日休《悼鶴》编辑

直欲裁詩問杳冥,豈教靈化亦浮生。
風林月動疑留魄,沙島香愁似蘊情。
雪骨夜封蒼蘚冷,練衣寒在碧塘輕。
人間飛去猶堪恨,況是泉臺遠玉京。

經秋宋玉已悲傷,况報胎禽昨夜亡。
霜曉起來無問處,伴僧彈指遶荷塘。

羊昭業编辑

羊昭業,字振文,吳人。唐末登進士第。大順中,嘗預修國史。有集十五卷,今存詩一首。

皮襲美見留小讌次韻编辑

澤國春來少遇晴,有花開日且飛觥。
王戎似電休推病,周顗纔醒眾卻驚。
芳景漸濃偏屬酒,煖風初暢欲調鶯。
知君不肯然官燭,爭得華筵徹夜明。

時襲美眼疾未平,不飲酒,故云。

顏萱编辑

顔萱,字弘至,江南進士,中書舍人蕘之弟。詩三首。

羊振文歸覲桂陽编辑

高掛吳帆喜動容,問安歸去指湘峯。
懸魚庭內芝蘭秀,馭鶴門前薜荔封。[2]
紅旆正憐棠影茂,彩衣偏帶桂香濃。
臨岐獨有霑襟戀,南巷當年共化龍。[3]

送圓載上人编辑

師來一世恣經行,卻泛滄波問去程。
心靜已能防渴鹿,鼙喧時為駭長鯨。[4]
禪林幾結金桃重,[5]梵室重修鐵瓦輕。[6]
料得還鄉無別利,只應先見日華生。

過張祜處士丹陽故居有序编辑

萱與故張處士祜世家通舊,尚憶孩稚之歲,與伯氏嘗承處士撫抱之仁,目管輅為神童,期孔融於偉器。光隂徂謝二紀,於兹適經其故居,巳易他主,訪遺孤之所止,則距故居之右二十餘歩,荊榛之下蓽門啓焉。處士有四男一女,男曰椿兒、桂兒、椅兒、杞兒,問之,三巳物故,唯𣏌為遺孕,與其女尚存。欲揖𣏌與言, 則又求食於汝墳矣。但有霜鬢而黄冠者,杖䇿迎門,乃昔時愛姬崔氏也。與之話舊,歴然可聽。嗟乎!葛帔練裙兼非,所有琴書圖籍盡屬他人。又云横塘之西有故田數百畆,力既貧窶,十年不耕,唯歲賦萬錢,求免無所。嗚呼!昔為穆生置醴,鄭公立鄉者,復何人哉?因吟五十六字以聞好事者。

憶昔為兒逐我兄,曾拋竹馬拜先生。
書齋已換當時主,詩壁空題故友名。
豈是爭權留怨敵,可憐當路盡公卿。
柴扉草屋無人問,猶向荒田責地征。

鄭璧编辑

鄭璧,唐末江南進士。詩四首。

和襲美《傷顧道士》编辑

斜漢銀瀾一夜東,飄飄何處五雲中。
空留華表千年約,纔畢丹爐九轉功。
形蛻遠山孤壙月,影寒深院曉松風。
門人不覩飛昇去,猶與浮生哭恨同。

奉和陸魯望《白菊》编辑

白豔輕明帶露痕,始知佳色重難羣。
終朝疑笑梁王雪,盡日慵飛蜀帝魂。
燕雨似翻瑤渚浪,雁風疑卷玉綃紋。
瓊妃若會寬裁剪,堪作蟾宮夜舞裙。

和襲美《索友人酒》编辑

乘興閒來小謝家,便裁詩句乞榴花。
邴原雖不無端醉,也愛臨風從鹿車。

文燕潤卿不至编辑

已知羽駕朝金闕,不用燒蘭望玉京。
應是易遷明月好,玉皇留看舞雙成。


註釋编辑

  1. 到任十二個月,除替未及三年。
  2. 蘇耽舊宅在桂州。
  3. 先軰與拾遺叔父同年。
  4. 師云舟人遇鯨則鳴鼓以驚之。
  5. 日本金桃一實重中斤。
  6. 以鐵為瓦,輕于陶者。
 卷六百三十 ↑返回頂部 卷六百三十二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