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百 全唐詩 卷七百零一 卷七百零二
王貞白

王貞白,字有道,永豐人,乾寧二年張貽憲榜進士。後七年,始授校書郎,嘗與羅隱、方幹、貫休同唱和。有《靈溪集》七卷,今編詩一卷。

擬塞外征行编辑

寇騎滿雞田,都護欲臨邊。青泥方絕漠,懷劍始辭燕。
旌旗掛龍虎,壯士募鷹鸇。長城威十萬,高嶺奮三千。
行行向馬邑,去去指祁連。鼓聲遙赤塞,兵氣遠衝天。
對陣雲初上,臨城月始懸。風驚烽易滅,沙暗馬難前。
恩重恒思報,勞心屢損年。微功一可立,身輕不自憐。

蘆葦编辑

高士想江湖,湖閒庭植蘆。清風時有至,綠竹興何殊。
嫩喜日光薄,疏憂雨點粗。驚蛙跳得過,鬥雀嫋如無。
未織巴籬護,幾抬邛竹扶。惹煙輕弱柳,蘸水漱清蒲。
溉灌情偏重,琴樽賞不孤。穿花思釣叟,吹葉少羌雛。
寒色暮天映,秋聲遠籟俱。朗吟應有趣,瀟灑十餘株。

田舍曲编辑

古今利名路,只在儂門前。
至老不離家,一生常晏眠。
牛羊晚自歸,兒童戲野田。
豈思封侯貴,唯只待豐年。
征賦豈辭苦,但願時官賢。
時官茍貪濁,田舍生憂煎。

妾薄命编辑

薄命頭欲白,頻年嫁不成。秦娥未十五,昨夜事公卿。
豈有機杼力,空傳歌舞名。妾專修婦德,媒氏卻相輕。

湘妃怨编辑

舜欲省蠻陬,南巡非逸遊。
九山沈白日,二女泣滄洲。
目極楚雲斷,恨連湘水流。
至今聞鼓瑟,咽絕不勝愁。

長門怨二首编辑

寂寞故宮春,殘燈曉尚存。
從來非妾過,偶爾失君恩。
花落傷容鬢,鶯啼驚夢魂。
翠華如可待,應免老長門。

葉落長門靜,苔生永巷幽。
相思對明月,獨坐向空樓。
鑾駕迷終轉,蛾眉老自愁。
昭陽歌舞伴,此夕未知秋。

有所思编辑

芙蓉出水時,偶爾便分離。自此無因見,長教掛所思。
殘春不入夢,芳信欲傳誰。寂寞秋堂下,空吟小謝詩。

短歌编辑

物候來相續,新蟬送晚鶯。百年休倚賴,一夢甚分明。
金鼎神仙隱,銅壺晝夜傾。不如早立德,萬古有其名。

御溝水编辑

一帶御溝水,綠槐相蔭清。此中涵帝澤,無處濯塵纓。
鳥道來雖險,龍池到自平。朝宗本心切,願向急流傾。

少年行二首编辑

遊宴不知厭,杜陵狂少年。
花時輕暖酒,春服薄裝綿。
戲馬上林苑,鬥雞寒食天。
魯儒甘被笑,對策鬢皤然。

弱冠投邊急,驅兵夜渡河。
追奔鐵馬走,殺虜寶刀訛。
威靜黑山路,氣含清海波。
常聞為突騎,天子賜長戈。

塞上曲编辑

歲歲但防虜,西征早晚休。匈奴不系頸,漢將但封侯。
夕照低烽火,寒笳咽戍樓。燕然山上字,男子見須羞。

長安道编辑

曉鼓人已行,暮鼓人未息。梯航萬國來,爭先貢金帛。
不問賢與愚,但論官與職。如何貧書生,只獻安邊策。

洛陽道编辑

喧喧洛陽路,奔走爭先步。
唯恐著鞭遲,誰能更迴顧。
覆車雖在前,潤屋何曾懼。
賢哉只二疏,東門掛冠去。

度關山编辑

只領千餘騎,長驅磧邑間。雲州多警急,雪夜度關山。
石響鈴聲遠,天寒弓力慳。秦樓休悵望,不日凱歌還。

出自薊北門行编辑

薊北連極塞,塞色晝冥冥。戰地骸骨滿,長時風雨腥。
沙河留不定,春草凍難青。萬戶封侯者,何謀靜虜庭。

從軍行编辑

從軍朔方久,未省用干戈。只以恩信及,自然戎虜和。
邊聲動白草,燒色入枯河。每度因看獵,令人勇氣多。

古悔從軍行编辑

憶昔仗孤劍,十年從武威。論兵親玉帳,逐虜過金微。
隴水秋先凍,關雲寒不飛。辛勤功業在,麟閣志猶違。

胡笳曲编辑

隴底悲笳引,隴頭鳴北風。一輪霜月落,萬里塞天空。
戍卒淚應盡,胡兒哭未終。爭教班定遠,不念玉關中。

入塞编辑

玉殿論兵事,君王詔出征。新除羽林將,曾破月支兵。
慣曆塞垣險,能分部落情。從今一戰勝,不使虜塵生。

遊僊编辑

我家三島上,洞戶眺波濤。醉背雲屏臥,誰知海日高。
露香紅玉樹,風綻碧蟠桃。悔與仙子別,思歸夢釣鼇。


编辑

誰唱關西曲,寂寞夜景深。一聲長在耳,萬恨重經心。
調古清風起,曲終涼月沉。卻應筵上客,未必是知音。

經故洛城编辑

卜世何久遠,由來仰聖明。山河徒自壯,周召不長生。
幾主任奸諂,諸侯各戰爭。但餘崩壘在,今古共傷情。

金陵编辑

六代江山在,繁華古帝都。亂來城不守,戰後地多蕪。
寒日隨潮落,歸帆與鳥孤。興亡多少事,回首一長籲。

金陵懷古编辑

恃險不種德,興亡歎數窮。石城幾換主,天塹謾連空。
御路疊民塚,臺基聚牧童。折碑猶有字,多記晉英雄。

商山编辑

商山名利路,夜亦有人行。四皓臥雲處,千秋疊蘚生。
晝燒籠澗黑,殘雪隔林明。我待酬恩了,來聽水石聲。

廬山编辑

岳立鎮南楚,雄名天下聞。五峰高閡日,九疊翠連雲。
夏穀雪猶在,陰岩晝不分。唯應嵩與華,清峻得為群。

終南山编辑

終朝異五嶽,列翠滿長安。地去搜揚近,人謀隱遁難。
水穿諸苑過,雪照一城寒。為問紅塵裏,誰同駐馬看。

寄鄭谷编辑

五百首新詩,緘封寄去時。只憑夫子鑒,不要俗人知。
火鼠重收布,冰蠶乍吐絲。直須天上手,裁作領巾披。

題嚴陵釣臺编辑

山色四時碧,溪聲七裏清。嚴陵愛此景,下視漢公卿。
垂釣月初上,放歌風正輕。應憐渭濱叟,匡國正論兵。

曉泊漢陽渡编辑

落月臨古渡,武昌城未開。
殘燈明市井,曉色辨樓臺。
雲自蒼梧去,水從嶓冢來。
芳洲號鸚鵡,用記禰生才。

隨計编辑

徒步隨計吏,辛勤鬢易凋。歸期無定日,鄉思羨回潮。
冒雨投前驛,侵星過斷橋。何堪穆陵路,霜葉更瀟瀟。

白牡丹编辑

穀雨洗纖素,裁爲白牡丹。
異香開玉合,輕粉泥銀盤。
曉貯露華濕,宵傾月魄寒。
人淡粧罷,無語倚朱欄。

述松编辑

遠穀呈材幹,何由入棟樑。歲寒虛勝竹,功績不如桑。
秋露落松子,春深裛嫩黃。雖蒙匠者顧,樵采日難防。

宮池產瑞蓮编辑

雨露及萬物,嘉祥有瑞蓮。香飄雞樹近,榮占鳳池先。
聖日臨雙麗,恩波照並妍。願同指佞草,生向帝堯前。

送友人南歸编辑

南國菖蒲老,知君憶釣船。離京近殘暑,歸路有新蟬。
峴首白雲起,洞庭秋月懸。若教吟興足,西笑是何年。

送馬明府歸山编辑

辭秩入匡廬,重修靖節居。免遭黑綬束,不與白雲疏。
送吏各獻酒,群兒自擔書。到時看瀑布,為我謝清虛。

送韓從事歸本道编辑

獻捷靈州倅,歸時寵拜新。論邊多稱旨,許國誓亡身。
馬渴黃河凍,雁回青塚春。到蕃唯促戰,應不肯和親。

秋日旅懷寄右省鄭拾遺编辑

永夕愁不寐,草蟲喧客庭。半窗分曉月,當枕落殘星。
鬢髮游梁白,家山近越青。知音在諫省,苦調有誰聽。

贈劉凝評事编辑

棘寺官初罷,梁園靜掩扉。春深顏子巷,花映老萊衣。
談史曾無滯,攻書已造微。即膺新寵命,稱慶向庭闈。

憶張處士编辑

天臺張處士,詩句造玄微。古樂知音少,名言與俗違。
山風入松徑,海月上岩扉。畢世唯高臥,無人說是非。

雲居長老编辑

巘路躡雲上,來參出世僧。松高半岩雪,竹覆一溪冰。
不說有為法,非傳無盡燈。了然方寸內,應只見南能。

洗竹编辑

道院竹繁教略洗,鳴琴酌酒看扶疏。
不圖結實來雙鳳,且要長竿釣巨魚。
錦籜裁冠添散逸,玉芽修饌稱清虛。
有時記得三天事,自向琅玕節下書。

庾樓曉望编辑

獨憑朱檻立凌晨,山色初明水色新。
竹霧曉籠銜嶺月,蘋風暖送過江春。
子城陰處猶殘雪,衙鼓聲前未有塵。
三百年來庾樓上,曾經多少望鄉人。

送芮尊師编辑

石上菖蒲節節靈,先生服食得長生。
早知避世憂身老,近日登山覺步輕。
黃鶴待傳蓬島信,丹書應換蕊宮名。
他年控鯉升天去,廬嶽逋民願從行。

折楊柳三首编辑

枝枝交影鎖長門,
嫩色曾沾雨露恩。
鳳輦不來春欲盡,
空留鶯語到黃昏。

水殿年年占早芳,
柔條風裏御爐香。
如今萬乘多巡狩,
輦路無陰綠草長。

嫩葉初齊不耐寒,
風和時拂玉欄幹。
征人去日曾攀折,
泣雨傷春翠黛殘。

遠聞本郡行春到舊山二首编辑

一身從宦留京邑,
五馬遙聞到舊山。
已領煙霞光野徑,
深慚老幼候柴關。

清風借響松筠外,
畫隼停暉水石間。
定掩溪名在圖傳,
共知軒蓋此登攀。

宿新安村步编辑

淅淅寒流漲淺沙,月明空渚遍蘆花。
離人偶宿孤村下,永夜聞砧一兩家。

僊巖二首编辑

白煙晝起丹灶,紅葉秋書篆文。
二十四岩天上,一雞啼破晴雲。

風呼山鬼服役,月照衡薇結花。
江暖客尋瑤草,洞深人咽丹霞。

雨後從陶郎中登庾樓编辑

庾樓逢霽色,夏日欲西曛。虹截半江雨,風驅大澤雲。
島邊漁艇聚,天畔鳥行分。此景堪誰畫,文翁請綴文。

九日長安作编辑

無酒泛金菊,登高但憶秋。歸心隨旅雁,萬里在滄洲。
殘照明天闕,孤砧隔御溝。誰能思落帽,兩鬢已添愁。

曉發蕭關编辑

早發長風裏,邊城曙色間。數鴻寒背磧,片月落臨關。
隴上明星沒,沙中夜探還。歸程不可問,幾日到家山。

釣臺编辑

異代有巢許,方知嚴子情。舊交雖建國,高臥不求榮。
溪鳥寒來浴,汀蘭暖重生。何顏吟過此,辛苦得浮名。

寄天台葉尊師编辑

師住天台久,長聞過石橋。晴峰見滄海,深洞徹丹霄。
採藥霞衣濕,煎芝古鼎焦。念予無俗骨,頻與鶴書招。


御試後進詩编辑

三時賜食天廚近,再宿偷吟禁漏清。
二十五家齊拔宅,人間已寫上昇名。
(是年初放二十五人,後覆汰止放十五人也。)

春日詠梅花编辑

靚妝纔罷粉痕新,迨曉風迴散玉塵。
若遣有情應悵望,已兼殘雪又兼春。

编辑

太陽雖不照,梁棟每重陰。

白髮未逢媒,對景且裴回。

別酒莫辭今夜醉,故人知我幾時來。

改貫永留鄉黨額,減租重感郡侯恩。(洪景盧《野處集》載赴選別太守句,貞白自注:蒙本州改坊名為進賢,並減戶稅)


全書始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