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百零一 全唐詩 卷七百零二 卷七百零三
張蠙

張蠙,字象文,清河人。初,與許棠張喬齊名。登乾寧二年進士第,為校書郎,櫟陽尉犀浦令,入蜀拜膳部員外,終金堂令。詩一卷。

目录

登單于臺编辑

邊兵春盡回,獨上單于臺。
白日地中出,黃河天外來。
沙翻痕似浪,風急響疑雷。
欲向陰關度,陰關曉不開。

寄友人编辑

戀道欲何如,東西遠索居。
長疑即見面,翻致久無書。
甸麥深藏雉,淮苔淺露魚。
相思不我會,明月幾盈虛。

和崔監丞春遊鄭僕射東園编辑

春興隨花盡,東園自養閑。
不離三畝地,似入萬重山。
白鳥穿蘿去,清泉抵石還。
豈同秦代客,無位隱商山。

過蕭關编辑

出得蕭關北,儒衣不稱身。
隴狐來試客,沙鶻下欺人。
曉戍殘烽火,晴原起獵塵。
邊戎莫相忌,非是霍家親。

盆池编辑

圓內陶化功,外絕眾流通。
選處離松影,穿時減藥叢。
別疑天在地,長對月當空。
每使登門客,煙波入夢中。

野泉编辑

遠出白雲中,長年聽不同。
清聲縈亂石,寒色入長空。
掛壁聊成雨,穿林別起風。
溫泉非爾數,源發在深空。

送成州牧编辑

清時為塞郡,自古有儒流。
素望知難愜,新恩且用酬。
犬牙連蜀國,兵額貫秦州。
只作三年別,誰能聽邑留。

薊北書事编辑

度磧如經海,茫然但見空。
戍樓承落日,沙塞礙驚蓬。
暑過燕僧出,時平虜客通。
逢人皆上將,誰有定邊功。

送徐州薛尚書编辑

上將出儒中,論詩擬立功。
州從禹後別,軍自漢來雄。
遠驛銷寒日,嚴城肅暮空。
龍顏有遺廟,猶得奠英風。

貽曹郎中编辑

所作高前古,封章自曲臺。
細看明主意,終用出人才。
省印尋僧鎖,書樓領鶴開。
南山有舊友,時向白雲來。

送縉雲尉编辑

釋褐從仙尉,之官興若何。
去程唯水石,公署在雲蘿。
野飯樓中迥,晴峰案上多。
三年罷趨府,應更戰高科。

送董卿赴臺州编辑

九陌除書出,尋僧問海城。
家從中路挈,吏隔數州迎。
夜蚌侵燈影,春禽雜櫓聲。
開圖見異跡,思上石橋行。

送友人赴涇州幕编辑

杏園沈飲散,榮別就佳招。
日月相期盡,山川獨去遙。
府樓明蜀雪,關磧轉胡雕。
縱有煙塵動,應隨上策銷。

逢漳州崔使君北歸编辑

在郡多殊稱,無人不望回。
離城攜客去,度嶺擔猿來。
障寫經冬蕊,瓶緘落暑梅。
長安有歸宅,歸見鎖青苔。

雲朔逢山友编辑

會面卻生疑,居然似夢歸。
塞深行客少,家遠識人稀。
戰馬分旗牧,驚禽曳箭飛。
將軍雖異禮,難便脫麻衣。

別後寄友生编辑

上馬如飛鳥,飄然隔去塵。
共看今夜月,獨作異鄉人。
就養江南熟,移居井賦新。
襄陽曾卜隱,應與孟家鄰。

邊游別友人编辑

欲別不止淚,當杯難強歌。
家貧隨日長,身病涉寒多。
雨雪迷燕路,田園隔楚波。
良時未自致,歸去欲如何。

邊庭送別编辑

一生雖達理,遠別亦相悲。
白髮無修處,青松有老時。
暮煙傳戍起,寒日隔沙垂。
若是長安去,何難定後期。

將之京師留別親友编辑

達命何勞問,西遊且自期。
至公如有日,知我豈無時。
野迥蟬相答,堤長柳對垂。
酣歌一舉袂,明發不堪思。

贈別山友编辑

從容無限意,不獨為離群。
年長驚黃葉,時清厭白雲。
舊山回馬見,寒瀑別家聞。
相與存吾道,窮通各自分。

途次績溪先寄陳明府编辑

入境風煙好,幽人不易傳。
新居多是客,舊隱半成仙。
山斷雲沖騎,溪長柳拂船。
何當許過縣,聞有篋中篇。

送友人歸武陵编辑

聞近桃源住,無村不是花。
戍旗招海客,廟鼓集江鴉。
別島垂橙實,閒田長荻芽。
游秦未得意,看即更離家。

亂中寄友人编辑

別來難覓信,何處避艱危。
鬢黑無多日,塵清是幾時。
人情將厭武,王澤即興詩。
若便懷深隱,還應聖主知。

哭建州李員外编辑

詩名不易出,名出又何為。
捷到重科早,官終一郡卑。
素風無後嗣,遺跡有生祠。
自罷羊公市,溪猿哭舊時。

吊孟浩然编辑

每每樵家說,孤墳亦夜吟。
若重生此世,應更苦前心。
名與襄陽遠,詩同漢水深。
親栽鹿門樹,猶蓋石床陰。

送友人及第歸编辑

家林滄海東,未曉日先紅。
作貢諸蕃別,登科幾國同。
遠聲魚呷浪,層氣蜃迎風。
鄉俗稀攀桂,爭來問月宮。

次韻和友人冬月書齋编辑

四季多花木,窮冬亦不凋。
薄冰行處斷,殘火睡來消。
象版簽書帙,蠻藤絡酒瓢。
公卿有知己,時得一相招。

過山家编辑

避暑得探幽,忘言遂久留。
雲深窗失曙,松合徑先秋。
響谷傳人語,鳴泉洗客愁。
家山不在此,至此可歸休。

宿山驛编辑

驛在千峰裏,寒宵獨此身。
古墳時見火,荒壁悄無鄰。
月白翻驚鳥,雲閑欲就人。
只應明日鬢,更與老相親。

宿開照寺光澤上人院编辑

靜室譚玄旨,清宵獨細聽。
真身非有像,至理本無經。
鐘定遙聞水,樓高別見星。
不教人觸穢,偏說此山靈。

宿山寺编辑

中峰半夜起,忽覺有青冥。
此界自生雨,上方猶有星。
樓高鐘尚遠,殿古像多靈。
好是潺湲水,房房伴誦經。

題紫閣院编辑

上方人海外,苔徑上千層。
洞壑有靈藥,房廊無老僧。
古岩雕素像,喬木掛寒燈。
每到思修隱,將回苦不能。

白菊编辑

秋天木葉幹,猶有白花殘。
舉世稀栽得,豪家卻畫看。
片苔相應綠,諸卉獨宜寒。
幾度攜佳客,登高欲折難。

叢葦编辑

叢叢寒水邊,曾折打魚船。
忽與亭臺近,翻嫌島嶼偏。
花明無月夜,聲急正秋天。
遙憶巴陵渡,殘陽一望煙。

鄭轂補闕山松编辑

心將積雪欺,根與白雲離。
遠寄僧猶憶,高看鶴未知。
影交新長葉,皴匝舊生枝。
多少同時種,深山不得移。

新竹编辑

新鞭暗入庭,初長兩三莖。
不是他山少,無如此地生。
垂梢叢上出,柔葉籜間成。
何用高唐峽,風枝掃月明。

和友人送趙能卿東歸编辑

一第時難得,歸期日已過。
相看玄鬢少,共憶白雲多。
楚闊天垂草,吳空月上波。
無人不有遇,之子獨狂歌。

送人歸南中编辑

有家誰不別,經亂獨難尋。
遠路波濤惡,窮荒雨霧深。
燒驚山象出,雷觸海鼇沉。
為問南遷客,何人在瘴林。

塞下曲编辑

邊事多更變,天心亦為憂。
胡兵來作寇,漢將也封侯。
夜燒沖星赤,寒塵翳日愁。
無門展微略,空上望西樓。

邊將二首编辑

歷戰燕然北,功高劍有威。
聞名國懼,輕命故人稀。
角怨星芒動,塵愁日色微。
從為漢都護,未得脫征衣。

按劍立城樓,西看極海頭。
承家為上將,開地得邊州。
磧迥兵難伏,天寒馬易收。
胡風一度獵,吹裂錦貂裘。

朔方書事编辑

秋盡角聲苦,逢人唯荷戈。
城池向隴少,岐路出關多。
雁遠行垂地,烽高影入河。
仍聞黑山寇,又覓漢家和。

經荒驛编辑

古驛成幽境,雲蘿隔四鄰。
夜燈移宿鳥,秋雨禁行人。
廢巷荊叢合,荒庭虎跡新。
昔年經此地,終日是紅塵。

贈棲白大師编辑

剃發得時名,僧應別應星。
偶題皆有詔,閑論便成經。
掃葉寒燒鼎,融冰曉注瓶。
長因內齋出,多客叩禪扃。

贈聞一上人编辑

見面雖年少,聞名似白頭。
玄談窮釋旨,清思掩詩流。
果落痕生砌,松高影上樓。
壇場在三殿,應召入焚修。

贈可倫上人编辑

師教本於空,流來不自東。
修從多劫後,行出眾人中。
衲冷湖山雨,幡輕海甸風。
游吳累夏講,還與虎溪同。

寄法幹寺令諲太師编辑

師居中禁寺,外請已無緣。
望幸唯修偈,承恩不亂禪。
院多喧種藥,池有化生蓮。
何日龍宮裏,相尋借法船。

寄太白禪師编辑

何年萬仞頂,獨有坐禪僧。
客上應無路,人傳或見燈。
齋廚唯有橡,講石任生藤。
遙想東林社,如師誰複能。

遇道者编辑

數裏白雲裏,身輕無履蹤。
故尋多不見,偶到即相逢。
古井生雲水,高壇出異松。
聊看杏花酌,便似換顏容。

贈道者编辑

得道疑人識,都城獨閉關。
頭從白後黑,心向鬧中閑。
饑渴唯調氣,兒孫亦駐顏。
始知仙者隱,殊不在深山。

编辑

半夜西亭雨,離人獨啟關。
桑麻荒舊國,雷電照前山。
細滴高槐底,繁聲疊漏間。
唯應孤鏡裏,明月長愁顏。

長安春望编辑

明時不敢臥煙霞,又見秦城換物華。
殘雪未銷雙鳳闕,新春已發五侯家。
甘貧只擬長緘酒,忍病猶期強采花。
故國別來桑柘盡,十年兵踐海西艖。

過黃牛峽编辑

黃牛來勢瀉巴川,疊日孤舟逐峽前。
雷電夜驚猿落樹,波濤愁恐客離船。
盤渦逆入嵌空地,斷壁高分繚繞天。
多少人經過此去,一生魂夢怕潺湲。

逢道者编辑

縱意出山無遠近,還如孤鶴在空虛。
昔年親種樹皆老,此世相逢人自疏。
野葉細苞深洞藥,岩蘿閑束古仙書。
只尋隱跡歸何處,方說煙霞不定居。

邊情编辑

全唐詩/卷702
消歧义页

這是一個消歧義頁——使用相同或相近標題,而主題不同的條目列表。如果您是通過某個内部鏈接轉到本頁,希望您能協助將該內部鏈接指向正確的主條目。

全唐詩/卷702可以指:

贈李司徒编辑

承家拓定隴關西,勳貴名應上將齊。
金庫夜開龍甲冷,玉堂秋閉鳳笙低。
歡筵每恕嬌娥醉,閑櫪猶驚戰馬嘶。
長怪魯儒頭枉白,不親弓劍覓丹梯。

送盧尚書赴靈武编辑

西北正傳烽候急,靈州共喜信臣居。
從軍儘是清才去,屬郡無非大將除。
新地進圖移漢界,古城遺碣見蕃書。
山川不異江湖景,賓館常聞食有魚。

投翰林張侍郎编辑

舉家貧拾海邊樵,來認仙宗在碧霄。
丹穴雖無凡羽翼,靈椿還向細枝條。
九衢馬識他門少,十載身辭故國遙。
願與吾君作霖雨,且應平地活枯苗。

投翰林蕭侍郎编辑

九仞牆邊絕路岐,野才非合自求知。
靈湫豈要魚棲浪,仙桂那容鳥寄枝。
纖草不銷春氣力,微塵還助嶽形儀。
從來為學投文鏡,文鏡如今更有誰。

宴駙馬宅编辑

牙香禁樂鎮相攜,日日君恩降紫泥。
紅藥院深人半醉,綠楊門掩馬頻嘶。
座中古物多仙意,壁上新詩有禦題。
別向庭蕪寘吟石,不教宮妓踏成蹊。

邊將编辑

上馬乘秋欲建勳,飛弧夜闕出師頻。
若無紫塞煙塵事,誰識青樓歌舞人。
戰骨沙中金鏃在,賀筵花畔玉蟬新。
由來邊卒皆如此,只是君門合殺身。

贈水軍都將编辑

平生為有安邦術,便別秋曹最上階。
戰艦卻容儒客臥,公廳唯伴野僧齋。
裁書榭迥冰膠筆,養藥堂深蘚惹鞋。
直待門前見幢節,始應高愜聖君懷。

贈九江太守编辑

江頭暫駐木蘭船,漁父來誇太守賢。
二邑旋添新戶口,四營漸廢舊戈鋋。
笙歌不似經荒後,禮樂猶如未戰前。
昨日西亭從遊騎,信旗風裏說詩篇。

贈信安太守编辑

三衢正對福星時,喜得君侯妙撫綏。
甲士散教耕壟畝,書生閑許從旌旗。
條章最是貧家喜,禾黍仍防別郡饑。
昨日中官說天意,即飛丹詔立新碑。

贈江都鄭明府编辑

他人豈是稱才術,才術須觀力有餘。
兵亂幾年臨劇邑,公清終日似閒居。
床頭怪石神仙畫,篋裏華箋將相書。
更欲棲蹤近彭澤,香爐峰下結茅廬。

贈南昌宰编辑

假邑邀真邑命分,明庭元有至公存。
每鋤奸弊同荊棘,唯撫孤惸似子孫。
折獄不曾偏下筆,靈襟長是大開門。
新銜便合兼朱紱,應待蒼生更舉論。

贈丘衙推编辑

仙都高處掩柴扉,人世聞名見者稀。
詩逸不拘凡對屬,易窮皆達聖玄微。
偶攜童稚離青嶂,便被君侯換白衣。
任醉賓筵莫深隱,綺羅絲竹勝漁磯。

獻所知编辑

跡熟荀家見弟兄,九霄同與指前程。
吹噓漸覺馨香出,夢寐長疑羽翼生。
住僻驊騮皆識路,來頻鸚鵡亦知名。
登龍不敢懷他願,只望為霖致太平。

投所知编辑

十五年看帝裏春,一枝頭白未酬身。
自聞離亂開公道,漸數孤平少屈人。
劣馬再尋商嶺路,扁舟重寄越溪濱。
省郎門似龍門峻,應借風雷變涸鱗。

南康夜宴東溪留別郡守陸郎中编辑

飄然野客才無取,多謝君侯獨見知。
竹葉樽前教駐樂,桃花紙上待君詩。
香迷蛺蝶投紅燭,舞拂蒹葭倚翠帷。
明發別愁何處去,片帆天際酒醒時。

言懷编辑

十載聲沈覺自非,賤身元合衣荷衣。
豈能得路陪先達,卻擬還家望少微。
戰馬到秋長淚落,傷禽無夜不魂飛。
平生只學穿楊箭,更向何門是見機。

喜友人日南回编辑

南游曾去海南涯,此去遊人不易歸。
白日霧昏張夜燭,窮冬氣暖著春衣。
溪荒毒鳥隨船啅,洞黑冤蛇出樹飛。
重入帝城何寂寞,共回遷客半輕肥。

下第述懷编辑

全唐詩/卷702
消歧义页

這是一個消歧義頁——使用相同或相近標題,而主題不同的條目列表。如果您是通過某個内部鏈接轉到本頁,希望您能協助將該內部鏈接指向正確的主條目。

全唐詩/卷702可以指:

華陽道者编辑

華陽洞裏持真經,心嫌來客風塵腥。
惟餐白石過白日,擬騎青竹上青冥,
翔螭豈作漢武駕,神娥徒降燕昭庭。
長生不必論貴賤,卻是幽人骨主靈。

夏日題老將林亭编辑

百戰功成翻愛靜,侯門漸欲似仙家。
牆頭雨細垂纖草,水面風回聚落花。
井放轆轤閑浸酒,籠開鸚鵡報煎茶。
幾人圖在淩煙閣,曾不交鋒向塞沙。

觀江南牡丹编辑

北地花開南地風,寄根還與客心同。
群芳盡怯千般態,幾醉能消一番紅。
舉世只將華勝實,真禪元喻色為空。
近年明主思王道,不許新栽滿六宮。

錢塘夜宴留別郡守编辑

四方騷動一州安,夜列樽罍伴客歡。
觱栗調高山閣迥,蝦蟆更促海聲寒。
屏間佩響藏歌妓,幕外刀光立從官。
沈醉不愁歸棹遠,晚風吹上子陵灘。

送薛郎中赴江州编辑

幾州聞出刺,謠美有江民。
正面傳天旨,懸心禱嶽神。
尺書先假路,紅旆旋燒塵。
郡顯山川別,衙開將吏新。
散招僧坐暑,閑載客行春。
聽事棋忘著,探題酒亂巡。
好編高隱傳,多貌上升真。
近日居清近,求人在此人。

送南海僧游蜀编辑

真修絕故鄉,一衲度暄涼。
此世能先覺,他生豈再忘。
定中船過海,臘後路沿湘。
野迥鴉隨笠,山深虎背囊。
瀑流垂石室,蘿蔓蓋銅梁。
卻後何年會,西方有上房。

和友人許裳題宣平里古藤编辑

欲結千年茂,生來便近松。
迸根通井潤,交葉覆庭穠。
歷代頻更主,盤空漸變龍。
晝風圓影亂,宵雨細聲重。
蓋密勝丹桂,層危類遠峰。
嫩條懸野鼠,枯節叫秋蛩。
翠老霜難蝕,皴多蘚乍封。
幾家遙共玩,何寺不堪容。
客對忘離榻,僧看誤過鐘。
頃因陪預作,終夕繞枝筇。

十五夜與友人對月编辑

每到月圓思共醉,不宜同醉不成歡。
一千二百如輪夜,浮世誰能得盡看。

青塚编辑

傾國可能勝效國,無勞冥寞更思回。
太真雖是承恩死,只作飛塵向馬嵬。


古戰場编辑

荒骨潛銷壘已平,漢家曾說此交兵。
如何萬古冤魂在,風雨時聞有戰聲。

贈段逸人编辑

長筇自擔藥兼琴,話著名山即擬尋。
從聽世人權似火,不能燒得臥雲心。

贈鄭司業编辑

晚學更求來世達,正懷非與百邪侵。
古人名在今人口,不合於名不苦心。

上所知编辑

初向眾中留姓氏,敢期言下致時名。
而今馬亦知人意,每到門前不肯行。

別鄭仁表编辑

春雷醉別鏡湖邊,官顯才狂正少年。
紅燭滿汀歌舞散,美人迎上木蘭船。

言懷编辑

不將高蓋竟煙塵,自向蓬茅認此身。
唐祖本來成大業,豈非姚宋是平人。

敘懷编辑

月裏路從何處上,江邊身合幾時歸。
十年九陌寒風夜,夢掃蘆花絮客衣。

抒懷编辑

幾出東堂謝不才,便甘閑望故山回。
翻思未是離家久,更有人從外國來。

自諷编辑

鹿鳴筵上強稱賢,一送離家十四年。
同隱海山燒藥伴,不求丹桂卻登仙。

傷賈島编辑

生為明代苦吟身,死作長江一逐臣。
可是當時少知已,不知知己是何人。

再游西山贈許尊師编辑

別後已聞師得道,不期猶在此山頭。
昔時霜鬢今如漆,疑是年光卻倒流。

宮詞编辑

日透珠簾見冕旒,六宮爭逐百花毬。
迴看不覺君王去,已聽笙歌在遠樓。

經范蠡舊居编辑

一變姓名離百越,越城猶在范家無。
他人不見扁舟意,卻笑輕生泛五湖。

題嘉陵驛编辑

嘉陵路惡石和泥,行到長亭日已西。
獨倚闌幹正惆悵,海棠花裏鷓鴣啼。

龜山寺晚望编辑

四面湖光絕路岐,鸊鵜飛起暮鐘時。
漁舟不用懸帆席,歸去乘風插柳枝。

華山孤松编辑

石罅引根非土力,冒寒猶助嶽蓮光。
綠槐生在膏腴地,何得無心拒雪霜。

吊萬人塚编辑

兵罷淮邊客路通,亂鴉來去噪寒空。
可憐白骨攢孤塚,盡為將軍覓戰功。

送友尉蜀中编辑

故友漢中尉,請為西蜀吟。
人家多種橘,風土愛彈琴。
水向昆明闊,山通大夏深。
理閑無別事,時寄一登臨。

長安寓懷编辑

九衢秋雨掩閑扉,不似干名似息機。
貧病卻慚牆上土,年來猶自換新衣。

費徵君舊居编辑

浮世拋身外,棲蹤入九華。
遺篇補樂府,舊籍隸仙家。
池靜龜升樹,庭荒鶴隱花。
古來天子命,還少到煙霞。

全書始 下一卷 
全唐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