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十六编辑

李冲编辑

  冲字思顺,陇西狄道人。西凉武昭王暠之曾孙。献文末,为中书学生。孝文初,迁秘书、中散、内秘书令、南部给事中。迁中书令,加散骑常侍,转南部尚书,赐爵顺阳侯。又进爵陇西公。五等建,封荥阳郡开国侯,拜廷尉卿,迁侍中、吏部尚书、咸阳王师。东宫建,拜太子少傅,领将作大匠,加辅国大将军,进镇南将军。改封阳平郡开国侯,兼左僕射。迁尚书僕射,改封清渊县开国侯。太和二十二年卒,谥曰文穆。

谏预召兵戍南郑表编辑

  秦州险厄,地接羌夷,自西师出后,饷援连续,加氐胡叛逆,所在奔命,运粮擐甲,迄兹未已。今复豫差戍卒,悬拟山外,虽加优复,恐犹惊骇,脱终攻不克,徒动民情,连胡结夷,事或难测。辄依旨密下刺史,待军克郑城,然后差遣,如臣愚见,犹谓未足。何者?西道险厄,单径千里,今欲深戍绝界之外,孤据群贼之中,敌攻不可卒援,食尽不可运粮。古人有言,「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南郑于国,实为马腹也。且昔人攻伐,或城降而不取;仁君用师,或抚民而遣地。且王者之举,情在拯民;夷寇所守,意在惜地。校之二义,德有浅深。惠声已远,何据千一城哉?且魏境所掩,九州过八,民人所臣,十分而九。所未民者,惟漠北之与江外耳。羁之在近,岂急急于今日也?宜待大开疆宇,广拔城聚,多积资粮,食足支敌,然后置邦树将,为吞并之举。今锺离、寿阳,密迩未拔,诸城、新野,跬步弗降。所克者舍之而不取,所降者抚之而旋戮。东道既未可以近力守,西蕃宁可以远兵固?若果欲置者,臣恐终以资敌也。又今建都土中,地接寇壤,方须大收死士,平荡江、会。轻遣单寡,弃合陷没,恐后举之日,众以留守致惧,求其死效,未易可获。推此而论,不戍为上。《魏书·李冲传》

答诏有编辑

  臣等徼逢幸会,生遇昌辰。才非利用,坐班位列;功无汗马。猥受山河,叨忝之宠,终古无比;莫大之施,万殒靡酬。而睿、丕识乖犬马,心同枭獍,潜引童稚,构兹妖逆,违悖天常,罪逾万殒。睿结衅在心,阴构不息,间说戚蕃,拟窥乾象。虽睹休平,未怀疑惑,何尝片辞披露宿志,原心语迹,实为贼首。丕之二子,从恶累年,交扇东西,窥扰并夏,测观此状,无容不知。惟圣慈含育,恕其生命,其若天地何!其若神祇何!夫效诚尽节,为下之恒分;刑兹无赦,在上之常法。况曲蒙莫大之恩,奖以忠贞之义,而更违天背道,包藏奸逆,求情推理,罪乃常诛。而慈造宽渥,更流恩贷,续睿三断之骸,还丕已绝之魄,二三纵宥,实亏宪典。犹复上延天眷,言念畴日。不以臣等背负馀党,别垂明诏,再申齐信之恩,重喻皎日之旨,伏读悲惭,惟深愧惕。《魏书·陆俟附传》。陆睿构逆赐死。高祖诏仆射李冲、领军于烈云云。冲烈表。

表弹李彪编辑

  臣闻範国匡人,光化升治,舆服典章,理无暂失。故晋文功建九合,犹见抑于请隧;季氏藉政三世,尚受讥于璵璠,固知名器之重,不可以妄假。先王既宪章于古,陛下又经纶于今,用能车服有叙,礼物无坠。案臣彪,昔于凡品,特以才拔,等望清华,司文东观,绸缪恩眷,绳直宪台,左加金璫,右珥蝉冕。东省。宜感恩厉节,忠以报德。而窃名忝职,身为违傲,矜势高亢,公行僭逸。坐舆禁省,冒取官材,辄驾乘黄,无所惮慑。肆志傲然,愚聋视听,此而可忍,谁不可怀!臣辄集尚书以下、令史以上并治书侍御史郦道元等于尚书都座,以彪所犯罪状告彪,讯其虚实,若或不知,须讯部下。彪答臣言:「事见在目,实如所劾,皆彪所知,何须复召部下。」臣今请以见事,免彪所居职,付廷尉治狱。《魏书·李彪传》

又表编辑

  臣与彪相识以来,垂二十载,彪始南使之时,见其色厉辞辩,才优学博,臣之愚识,谓是拔萃之一人。及彪位宦升达,参与言燕,闻彪评章古今,商略人物,兴言于侍筵之次,启论于众英之中,赏忠识正,发言恳恻,惟直是语,辞无隐避。虽复诸王之尊,近侍之要,至有是非,多面抗折。酷疾矫诈,毒愆非违,厉色正辞,如鹰鸇之逐鸟雀,懔懔然实似公清之操。臣虽下才,辄亦尚其梗概,钦其正直,微识其褊急之性,而不以为瑕。及其初登宪台,始居司直,首复驺唱之仪,肇正直绳之体,当时识者,佥以为难。而彪秉志信行,不避豪势,其所弹劾,应弦而倒。赫赫之威,振于下国;肃肃之称,著自京师。天下改目,贪暴敛手。臣时见其所行,信谓言行相符,忠清内发。然时有私于臣,云其威暴者,臣以直绳之官,人所忌疾,风谤之际,易生音谣,心不承信。

  往年以河阳事,曾与彪在领军府,太尉、空及领军诸卿等,阅廷尉所问囚徒。有人诉枉者,二公及臣少欲听采。理未尽,彪便振怒东坐,攘袂挥赫,口称贼奴,叱吒左右,高声大呼云:「南台中取我木手去,搭奴肋折!」虽有此言,终竟不取。即言:「南台所问,唯恐枉活,终无枉死,但可依此。」时诸人以所枉至重,有首实者多,又心难彪,遂各默尔。因缘此事,臣遂心疑有滥,审加情察,知其威虐,犹未体其采访之由,讯检之状。商略而言,酷急小罪,肃禁为大。会而言之,犹谓益多损少。故怀寝所疑,不以申彻,实失为臣知无不闻之义。

  及去年大驾南行以来,彪兼尚书,日夕共事,始乃知其言与行舛,是己非人,专恣无忌,尊身忽物,安己凌上,以身作之过深劾他人,己方事人,好人佞己。听其言,同振古忠恕之贤;校其行,是天下佞暴之贼。臣与任城,卑躬曲己,若顺弟之奉暴兄。其所欲者,事虽非理,无不屈从。

  依事求实,悉有成验。如臣列得实,宜殛彪于有北,以除奸矫之乱政;如臣无证,宜投臣于四裔,以息青蝇之白黑。《魏书·李彪传》

上书言宜立三长编辑

  宜准古,五家立一邻长,五邻立一里长,五里立一党长,长取乡人疆谨者。邻长复一夫,里长二,党长三,所复复征戍,馀若民。三载亡愆则陟用,陟之一等。其民调,一夫一妇帛一匹,粟二石。民年十五以上未娶者,四人出一夫一妇之调;奴任耕、婢任绩者,八口当未娶者四;耕牛二十头,当奴婢八。其麻布之乡,一夫一妇布一匹,下至牛,以此为降。大率十匹为公调,二匹为调外费,三匹为内外百官俸,此外杂调。民年八十以上,听一子不从役。孤独癃老笃疾贫穷不能自存者,三长内迭养食之。《魏书·食货志》。太和十年,给事中李冲上言云云,书奏。高祖从之。

奏录刘昞子孙编辑

  昞,河右硕儒,今子孙沉屈,未有禄润,贤者子孙,宜蒙显异。《魏书·刘昞传》。太和十四年,尚书李冲奏,于是除其一子为郢州郧阳令。

奏养子不从坐编辑

  前彭城镇将元拔与穆泰同逆,养子降寿宜从拔罪。而太尉、咸阳王禧等以为律文养子而为罪,父及兄弟不知情者不坐。谨审律意,以养子于父非天性,于兄弟非同气,敦薄既差,故典刑有降,是以养子虽为罪,而父兄不预。然父兄为罪,养子不知谋,易地均情,岂独从戮乎?理固不然。臣以为:依据律文,不追戮于所生,则从坐于所养明矣。又律惟言父不从子,不称子不从父,当是优尊厉卑之义。臣禧等以为:「律虽不正见,互文起制,于乞也举父之罪,于养也见子坐,是为互起。互起两明,无罪必矣。若以嫡继,养与生同,则父子宜均,祗明不坐。且继养之注云:『若有别制,不同此律。』又令文云:『诸有封爵,若无亲子,及其身卒,虽有养继,国除不袭。』是为有福不及己,有罪便预坐。均事等情,律令之意,便相矛盾。伏度律旨,必不然也。」臣冲以为:指例条寻,罪在无疑,准令语情,颇亦同式。《魏书·李冲传》

李韶编辑

  韶字元伯,冲兄子,孝文赐名。延兴中,补中书学生。袭父承爵姑臧侯,除仪曹令。迁给事黄门侍郎。后例降侯为伯。兼太鸿胪卿。迁太子詹事、秦州大中正。出为安东将军、兖州刺史。宣武初,徵拜侍中,领七兵尚书。寻除抚军将军、并州刺史。免。起兼将作大匠。出为抚军将军、秦州刺史。徵还,行定州事,转相州刺史。孝明即位,入为殿中尚书,行雍州事。后除中军大将军、吏部尚书,加散骑常侍。出为冀州刺史。迁车骑大将军,转定州刺史。正光五年卒,赠司空、雍州刺史,谥曰文恭。

奏狱成许家人诉枉编辑

  使虽结案,处上廷尉,解送至省,及家人诉枉,尚书纳辞,连解下鞫,未检遇宥者,不得为案成之狱。推之情理,谓崔纂等议为允。《魏书·刑罚志》。兼廷尉卿元志上言,狱成不许家人陈诉。大理正崔纂等以为宜许陈诉。尚书李韶奏。诏从之。

李琰之编辑

  琰之字景珍,小字默蠡,韶从弟。孝文时,举秀才,不就,后为彭城王勰行台参军,入兼著作郎。熙平初,为国子博士,领尚书仪曹郎中,转中书侍郎、司农少卿、黄门郎。迁国子祭酒,转秘书监、兼七兵尚书。迁太常卿。孝庄初,兼御史中尉。除征东将军。出为卫将军、荆州刺史,兼尚书左僕射、三荆二郢大行台。孝武初,徵兼侍中、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永熙二年卒,赠侍中、司徒、雍州刺史,谥曰文简。

宗室助祭议编辑

  案《祭统》曰:「有事于太庙,群昭群穆咸在。」郑氏注:「昭穆咸在,谓同宗父子皆来。」古礼之制,如是其广,而当今仪注,唯限亲庙四,愚窃疑矣。何以明之?设使世祖之子男于今存者,既身是戚蕃,号为重子,可得宾于门外,不预碑鼎之事哉?又因宜变法,《礼》有其说。《记》言:「五庙之孙,祖庙未毁,为庶人,冠娶必告,死必赴。」注曰:「实四庙而言五者,容显考始封之君子。」今因太祖之庙在,仍通其曾玄侍祠,与彼古记,甚相符会。且国家议亲之律,指取天子之玄孙,乃不旁准于时后。至于助祭,必谓与世主相伦,将难均一。寿有长短,世有延促,终当何时可得齐同。谓宜入庙之制,率从议亲之条;祖祧之裔,各听尽其玄孙。使得骏奔堂坛,肃承禘礿,则情差通。不宜复各为例,令事事舛驳。《魏书·礼志》二。江阳王继表言,道武曾孙宜得预祭。李琰之议。又见《通典》五十一。

李神儁编辑

  神儁名挺,以字行,小名提,冲兄子。释褐奉朝请,转司徒祭酒、从事中郎,拜骁骑将军、中书侍郎、太常少卿。出为前将军、荆州刺史,徵拜大司农。孝昌末,除镇军将军、行相州事。未之任。孝庄即位,拜散骑常侍、殿中尚书。封千乘县侯,转中书监、吏部尚书。以忤尔朱荣,除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孝武即位,拜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孝静初,行并州事。寻除肆州刺史。入为侍中。兴和二年卒,赠都督雍秦泾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尚书左僕射、司徒、雍州刺史。

奏定常侍员限编辑

  比因多故,常侍遂无员限。今以王元景等为常侍,定限八员。《北史》二十四《王昕传》。太昌初,吏部尚书李神俊奏言。

于烈编辑

  烈,代人。少拜羽林中郎,迁羽林中郎将。延兴初,领宁光宫宿卫事。迁屯田给纳。太和初,以本官行秦雍二州事。迁司卫监。转左卫将军,爵昌国子。迁殿中尚书。加散骑常侍、前将军,进爵洛阳侯。转卫尉卿,加镇南将军。迁光禄卿,封聊城县开国子。除领军将军。加金紫光禄大夫。宣武即位,出为征北将军、恒州刺史。不行。寻拜车骑大将军、领军事,进爵为侯。

乞黜落子登表编辑

  臣上或近臣,下不决引一人,而恩出分外,冀荷荣禄。当今圣明之朝,理应谦让,而臣子登引人求进,是臣素无教训,请乞黜落。魏书·于栗磾附传》。太和十九年,大选百僚,烈子引例求进。烈表。

因子忠奏事编辑

  臣虽朽迈,心力犹可,此等猖狂,不足为虑。愿缓跸徐还,以安物望。《魏书·于栗磾附传》。咸阳王禧谋反,世宗敕烈子忠驰觇虚实。因忠奏。

于忠编辑

  忠字思贤,烈子,本字千年。为侍御中散。太和中,授武骑侍郎,赐名登。转太子翊军校尉。宣武即位,迁长水校尉。寻除左右郎将,领直寝。改赐今名。迁司空长史、征虏将军,封魏郡公。迁散骑常侍,兼武卫将军。进太府卿。正始中,除安北将军、相州刺史。入为卫尉卿、河南邑中正,寻领左卫将军、恒州大中正。延昌中,除都官尚书,加平南将军。进侍中、领军将军。孝明即位,除车骑大将军,封常山郡公,加仪同三司、尚书令,领崇训卫尉。灵太后临朝,出为征北将军、冀州刺史。夺爵。寻封灵寿县公。除尚书右仆射,加侍中。神龟元年卒,赠司空,谥曰武敬。

矫诏诛裴植编辑

  凶谋既尔,罪不合恕。虽有归化之诚,无容上议,亦不须待秋分也。《魏书·裴叔业附传》。时于忠专擅朝权,既构成其祸,又矫为此诏。

疾病上胡太后表编辑

  先帝录臣父子一介之诚,昭臣家世奉公之节,故申之以婚姻,重之以爵禄,至乃位亚三槐,秩班九命。自大明利见之始,百官总己之初,臣复得猥摄禁戎,缉宁内外,斯诚社稷之灵,兆民之福,臣何力之有焉。但陛下以睿明御宇,皇太后以圣善临朝,衽席不遗,簪屦弗弃,复乃宠穷出内,荣遍宫闺,外牧两河,入参百揆。顾服知妖,省躬识戾。而臣将慎靡方,致兹疴疚。自去秋苦痢,缠绵迄今,药石备尝,日增无损。又今年以来,力候转恶,微喘绪息,振复良难。鸿慈未酬,伏枕涕咽。臣薄福无男,遗体莫嗣,贪及馀生,谨陈宿抱。臣先养亡第四弟第二子司徒掾永超为子,犹子之念,实切于心,乞立为嫡,传此山河。魏书·于栗磾附传》

裴宣编辑

  宣字叔令,河东闻喜人。举秀才。孝文初,徵为尚书主客郎,转都官郎,迁员外散骑侍郎。及迁洛,除司空谘议参军。转司州治中,兼司徒右长史,又转别驾,仍长史。宣武即位,除太中大夫,领本郡中正,仍别驾。又为司州都督,迁太尉长史。出为征虏将军、益州刺史。永平四年卒,赠左将军、豫州刺史,谥曰定,改谥曰穆。

怀田赋编辑

上言葬埋战亡者编辑

  自迁都以来,凡战陈之处,及军罢兵还之道,所有骸骼,无人覆藏者,请悉令州郡戍逻,检行埋掩。并符出兵之乡:其家有死于戎役者,使皆招魂复魄,祔祭先灵,复其年租调;身被伤痍者,免其兵役。《魏书·裴骏附传》。裴宣迁太尉长史,上言。

薛真度编辑

  真度,河东汾阴人。镇南大将军安都从祖弟。初从安都南奔,为徐州长史,后同归国。太和初,赐爵河北侯,加安远将军,迁镇远将军、平州刺史,假阳平公。后例降侯为伯,除冠军将军。假平南将军。除南蛮校尉、平南将军、荆州刺史。徙持节、冠军将军、东荆州刺史。改封临晋县公,转征虏将军、豫州刺史。景明中,迁华州刺史,转荆州刺史。入为大司农卿。正始初,除平南将军、扬州刺史。还,除金紫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改封敷西县公。永平中卒,赠左光禄大夫,谥曰庄。

豫州大饥表编辑

  去岁不收,饥馑十五,今又灾雪三尺,民人萎馁,无以济之。臣辄日别出州仓米五十斛为粥,救其甚者。《魏书·薛安都附传》。真度为豫州刺史。景明初,豫州大饥,真度表。

薛孝通编辑

  孝通字士达,真度族曾孙。正光中,萧宝夤引为骠骑府参军,后去职。永安中,除员外散骑侍郎,氽朱天光表为行台郎中,赐爵汾阴侯。普泰初,拜银青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兼中书舍人,封蓝田县子。迁中书郎,出为贺拔岳行台右丞。太昌初入朝,除中书侍郎。永熙末,为常山太守。兴和二年,卒于邺。武平初,赠郑州刺史。西魏赠车骑将军、仪同三司、青州刺史。

博谱编辑

  乌曹作博,其所由来尚矣。双箭以象日月之照临,十二博以象十二辰之缠次,则天地之运动,法阴阳之消息,表人事之穷达,穷变化之机微。履谦谢则知冲退以致福,观杀罚则知当路而速祸,行其道则掎鹿有归,保其家乃瞻乌爰集。隐显藏用,莫不合道,龙潜雀起,率皆趣良。足以谐畼易至娱,洽协妙赏者也。《御览》七百五十四。

  本南北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