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晉文/卷一百三十五

卷一百三十五

谢歆编辑

歆,爵里未详。案,隋志注,梁有车骑司马谢诏集三卷,歆韶形近,或即其人,姑编于此。

金昌亭诗叙编辑

  余寻师来入经吴,行达昌门,忽睹斯亭,傍川带河,其榜题曰金昌,访之耆老,曰,昔朱买臣仕汉,还为会稽内史,逢其迎吏,游旅比舍,与买臣争席,买臣出其印绶,群吏惭服自裁,因事建亭,号曰金伤,失其字义耳。《世说轻诋篇》注

王翼编辑

翼为国子博士。

皇后亲为皇后服议编辑

  案礼无明文,依准郑制,齐衰诸妇,诚非五属,然缘成亲,夫属子道,则妻亦妇道矣,不得不制亲属之服。《通典》八十一

答庾编辑

  庾问:“女子适人,今改葬,儿既服缌,女子当有服不?”王翼答云:“丧礼改葬服缌。郑氏以为臣子妻。以例推之,女子虽降父母,即亦子也。今男女皆缌,于义自通。”《通典》一百二

顾悦之

悦之字君叔,晋陵无锡人,为州别驾,历尚书右丞。

上疏讼殷浩编辑

  伏见故中军将军、扬州刺史殷浩体德沈粹,识理淹长,风流雅胜,声盖当时。再临神州,万里肃清,勋绩茂著,圣朝钦嘉,遂授分陕推毂之任。戎旗既建,出镇寿阳,驱其豺狼,翦其荆棘,收罗向义,广开屯田,沐雨栉风,等勤台仆。仰凭皇威,群丑革面,进军河洛,修复园陵。不虞之变,中路猖蹶,遂令为山之功崩于垂成,忠款之志于是而废。既受削黜,自摈山海,杜门终身,与世两绝,可谓克己复礼,穷而无怨者也。

  寻浩所犯,盖负败之常科,非即情之永责。论其名德深诚则如彼,察其补过罪己则如此,岂可弃而不恤,使法有馀冤!方今宅兆已成,埏隧已开,悬棺而窆,礼同庶人,存亡有非命之分,九泉无自诉之期,仰感三良,昊天罔极。若使明诏爰发,旌我善人,崇复本官,远彰幽昧,斯则国家威恩有兼济之美,死而可作,无负心之恨。《晋书·殷浩传》

顾恺之编辑

恺之一作凯之,字长康,悦之子,大司马桓温以为参军,复参殷仲堪荆州军事,义熙初入为散骑常侍,有《启蒙记》三卷,集二十卷。

雷电赋编辑

  太极纷纶,元气澄练,阴阳相薄,为雷为电。击武乙于河,而诛戮之罚明,震展氏之庙,而隐慝之诛见。是以宣尼,敬威忽变。夫其声无定响,光不恒照,砰訇轮转,倏闪藏曜。若乃太阴下沦,少阳初升。蛰虫将启,动灵先应。殷殷徐振,不激不凭。林锤统节,溽暑烟カ。星月不朗,衣裳若焚。尔乃清风前飒,荡浊流尘。丰隆破响,列缺开云。当时倦容,廓焉精新。岂直惊安竦寐,乃以畅精悟神。天怒将凌,赤电先发。窥岩四照,映流双绝。雷电赫以惊衡,山海磕其奔裂。若夫子午相乘,水旱木零。仲冬奋发,伏雷先行。磕磕隆隆,闪闪二语从《书钞》一百五十二补岂隐隐之虚凭,乃违和而伤生。昭王度之失节,见二仪之幽情。至乃辰开日朗,太清无霭。灵眼扬精以丽焕,壮鼓崩天而砰磕。陵雉訇隐以待倾,方地で其若败。苍生非悟而丧魂,龙鬼失据以颠沛。光惊于泉底,声动于天外。及其洒北斗以诞圣,震昆阳以伐违,降枝鹿以命桀,岛双而横尸。倒惊桧于霄际,摧腾龙于云湄。烈大地以绕映,惟六合以动威。在灵德而卷舒,谢神艳之难追。《艺文类聚》二,《初学记》一,《御览》十三。

观涛赋编辑

  临浙江以北眷,壮沧海之宏流。水无涯而合岸,山孤映而若浮。既藏珍而纳景,且激波而扬涛。其中则有珊瑚明月,石帆瑶瑛,雕鳞采介,特种奇名。崩峦填壑,倾堆渐隅。岑有积螺,岭有悬鱼。谟兹涛之为体,亦崇广而宏浚。形无常而参神,斯必来以知信。势刚凌以周威,质柔弱以协顺。《艺文类聚》九

冰赋编辑

  激厉风而贞质,仰和景而融晖。清流离之光彻,邈云英之巍巍。尔乃连绵络幕,乍结乍无。翕然灵化,得渐已粗。缃白随川,方圆随渠。义刚有折,照壶则虚。托形超象,比朗玄珠。一宗理而常全,经百合而弥切。转若惊电,照若澄月。积如累空,泮若堕节。临坚投轻,应变缕裂。琼碎星流,清练流越。若乃上结薄映,下镜长泉。灵葩随流,含馨扬鲜。《艺文类聚》九,《初学记》七。

湘中赋编辑

  阳鸳山鸡。《御览》九百十八

湘川赋编辑

  其表则有滋泽晨润,雕霜夜凝。《北堂书钞》一百五十二

筝赋编辑

  其器也,则端方修直,天隆地平。华文素质,烂蔚波成。君子喜其斌丽,知音伟其含清。罄虚中以扬德,正律度而仪形。良工加妙,轻缛彬。玄漆缄响,庆云被身。《艺文类聚》四十四,《初学记》十六。

凤赋编辑

  望太清以抗思,诞仪凤之逸群。禀鹑火之灵曜,资和气之烟カ。允鸡喙而燕颔,颈蛇蜿而龙文。励归昌于汉阳,发明□乎圣君。荷义蹑正,鸡峙鸿前。比翼交挥,五色备宣。与八风而降时雨。音中锺律,步则规矩。朱冠赫以双翘,灵质其高举。历黄冠于招摇,陵帝居之悬圃。《艺文类聚》九十九,《初学记》三十。

拜员外散骑常侍表编辑

  不悟陛下圣恩所加,登之常伯之列,饰以貂之晖。《北堂书钞》五十八

与殷仲堪笺编辑

  地名破冢,真破冢而出,行人安稳,布帆无恙。《晋书·顾恺之传》,仲堪在荆州,恺之尝因假还,仲堪特以布帆借之,至破冢,遭风大败,恺之与仲堪笺。

虎丘山序编辑

  吴城西北有虎丘山者,含真藏古,体虚穷玄,隐嶙陵堆之中,望形不出常阜,至乃,绝于华峰。《艺文类聚》八

嵇康赞序编辑

  南海太守鲍靓,通灵士也,东海徐宁师之,宁夜闻静室有琴声,怪其妙而问焉。靓曰,嵇叔夜。宁曰,嵇临命东市,何得在兹?靓曰,叔夜迹示终,而实尸解。《文选》五君咏注。

画赞编辑

王衍编辑

  岩岩清峙,壁立千仞。《晋书·王衍传》

水赞编辑

  湛湛若凝,开神以质。乘风擅澜,妙齐得一。《艺文类聚》八

父悦传编辑

  君以直道,陵迟于世,入见王,王发无二毛,而君已斑白,问君年,乃曰,卿何偏蚤白?君曰,松柏之姿,经霜犹茂;臣蒲柳之质,望秋先零,受命之异也。王称善久之。《世说言语篇注》

祭牙文编辑

  维某年某月日,录尚书事豫章公裕敢告黄帝蚩尤五兵之灵,两仪有政,四海有王。晋命在天,世德重光。烈烈高牙,阗阗伐鼓。白气经天,简扬神武。《艺文类聚》六十,《御览》三百三十九。

许询编辑

询,高阳新城人,咸安中徵士,有集八卷。

墨麈尾铭编辑

  卑尊有宗,贵贱无始,器以通显,废兴非己。伟质软蔚,岑条疏理。体随手运,散飙清起。通彼玄咏,申我君子。《书钞》一百三十四

白麈尾铭编辑

  蔚蔚秀气,伟哉奇姿。《御览》作“蔚蔚秀格,伟伟奇姿。”软润,云散雪飞。君子运之,探玄理微。因通无远,废兴可师。《书钞》一百三十四,《御览》七百三

张望

望为征西将军,有集十二卷。

枕赋编辑

  制为素枕,聊以偃仰。尔乃六安其形,展转唯拟。抚引应适,永御君子。《北堂书钞》一百三十四

鹈赋并序编辑

  余观鹈之为鸟也,形貌丛蔑,尾翮憔陋,乐水以游,随波沦跃,泛然任性,而无患也。

  惟鹈之小鸟,托川湖以繁育。翩舍翮以和鸣,匪窘惕于笼畜。氵氵爵池沼,容与河洲。翔而不掩,集而不留。值污则止,遇泽则游。沦潭里以衔鱼,跃浪表而相求。萃不择渠,娱不择川,随风腾起,与涛回旋。沈窜则足拨圆波,浮泳则臆排微涟。率性命以间放,独遨逸而获全。《艺文类聚》九十二

蜘蛛赋并序编辑

  啸咏蓬庐,敖步丘园,览蜘蛛之为虫焉,乘虚运巧,构不假务,欲足性命,萧然靖逸,良可习也。

  伊蜘蛛之为虫,纵微性乎天壤,禀妙造于化灵,忽有碍而无相。吐自然之纤绪,先皇羲而结网,冯轻罗以隐显,应大明之幽朗。《御览》九百四十八

车胤编辑

胤字武子,南平人,桓温辟为从事,进主簿,迁别驾征西长史,宁康初为中书侍郎,封关内侯,累迁侍中,太元中领国子博士,迁骠骑长史,拜太常,进封临湘侯,寻为护军将军,隆安初除吴兴太守,辞疾不拜,加辅国将军丹阳尹,迁吏部尚书,为元显所逼死。

上言宜择经学最优者一人领博士编辑

  案二汉旧事,博士之职,唯举明经之士,迁转各以本资,初无定班。魏及中朝,多以侍中常侍儒学最优者领之,职虽不同汉氏,尽于儒士取用,其揆一也。今博士八人,愚谓宜依魏氏故事,择朝臣一人经学最优者,不系位之高下,常以领之,每举,太常共研厥中,其馀七人,自依常铨选。《通典》五十三

上言庶母服制编辑

  谨案《丧服礼经》,“庶子为母缌麻三月。传曰,“何以缌麻?以尊者为体,不敢服其私亲也。”此《经》、《传》之明文,圣贤之格言。而自顷开国公侯,至于卿士,庶子为後,各肆私情,服其庶母,同之于嫡。此末俗之弊,溺情伤教,纵而不革,则流遁忘返矣。且夫尊尊亲亲,虽礼之大本,然厌亲于尊,由来尚矣。《礼记》曰,“为父後,出母无服也者,不祭故也。”又,礼,天子父母之丧,未葬,越绋而祭天地社稷。斯皆崇严至敬,不敢以私废尊也。今身承祖宗之重,而以庶母之私,废尝之事。五庙阙祀,由一妾之终,求之情礼,失莫大焉。举世皆然,莫之裁贬。就心不同,而事不敢异。故正礼遂,而习非成俗。此《国风》所以思古,《小雅》所以悲叹。当今九服渐宁,王化惟新,诚宜崇明礼典,以一风俗。请台省考修经典,式明王度。《晋书·礼志》中,太元十七年,太常车胤上言,又见《通典》八十二。

又上言编辑

  去年上,自顷开国公侯,至于卿士,庶子为後者,服其庶母,同之于嫡,违礼犯制,宜加裁抑。事上经年,未被告报,未审朝议以何为疑?若以所陈或谬,则经有文;若以古今不同,则晋有成典。升平四年,故太宰武陵王所生母丧,表求齐衰三年,诏听依昔乐安王故事,制大功九月。兴宁三年,故梁王逢又所生母丧,亦求三年。《庚子诏书》依太宰故事,同服大功。若谨案周礼,则缌麻三月;若奉晋制,则大功九月。古礼今制,并无居庐三年之文,而顷年已来,各申私情,更相拟袭,渐以成俗。纵而不禁,则圣典灭矣。夫尊尊亲亲,立人之本,王化所由,二端而已。故先王设教,务弘其极,尊郊社之敬,制越绋之礼,严宗庙之祀,厌庶子之服,所以经纬人文,化成天下。夫屈家事于王道,厌私恩于祖宗,岂非上行乎下,父行乎子!若尊尊之心有时而替,宜厌之情触事而申,祖宗之敬微,而君臣之礼亏矣。严恪微于祖宗,致敬亏于事上,而欲俗安化隆,不亦难乎!区区所惜,实在于斯。职之所司,不敢不言,请台参详。《晋书·礼志》中,十八年,胤又上言,有司奏,诏可。

修明堂议编辑

  明堂之制既甚难详,且乐主于和,礼主于敬,故质文不同,音器亦殊。既茅茨广厦不一其制,何必守其形范而不弘本顺时乎!《晋志》作“从俗乎”?《宋志》作“顺民乎”。九服咸宁,四野无尘,然後明堂辟雍,可光而修之。《晋书·车胤传》,又见《礼志》上,《宋书·礼志》三。

朝臣上礼太子议编辑

  百辟卿士,咸与盛礼,展敬拜伏,不须复上礼。唯方伯牧守,不睹大礼,自非酒牢贡羞,无以表其乃诚,故宜有上礼。亦如元正大庆,方伯莫不上礼,朝臣奉璧而已。《通典》七十,孝武泰元十二年,台符问,皇太子既拜,朝臣奉贺,应上礼否?国子博士车胤议。

群臣见皇太子仪服议编辑

  朝臣宜朱衣礻帻,拜敬。太子答拜。案经传不见其文,故太傅羊祜笺庆太子称叩头,此则拜之证。又太宁三年诏议其典,尚书卞壶谓宜稽则汉魏,阖朝同拜,其朱衣冠冤,唯施天朝,宜礻帻而已。《通典》七十,尚书符又问,王公以下见皇太子仪,及所制衣服,车胤议。

答谢琰问编辑

  谢琰问车胤曰:“人有妹丧,降服已除,本服未周,可得嫁不?”答曰:“《礼》,小功不税,降在小功者则税。是推本情,不计见服也。时人有以此婚嫁者,仆常疑之。”孙腾答:“人有卜日除服便以婚,况降服已除,礼有大断,此都无疑。”《通典》六十

答徐广问李太后服编辑

  汉代皆服重,且大体已定,此当无服翻革邪?《通典》八十一隆安四年

邵戢编辑

戢,爵里未详。

议桓宣武公立庙编辑

  礼,父为士,子为诸侯,祭以诸侯,则宜立亲庙四。封君之子,则封君高祖亲尽庙毁,封君之孙则封君曾祖亲尽庙毁,封君之曾孙则封君之祖亲尽庙毁,封君之玄孙则封君之父亲尽毁庙,封君玄孙之子则封君亲尽庙宜毁,然以太祖不毁,五庙之数于是始备。至封君玄孙之孙则毁封君之子,封君之子玄孙之孙复毁封君之孙如此随代迭毁,以至百代。《通典》四十八

从母父服适族议编辑

  案礼记,同姓从宗合亲属,异姓主名理际会。从母嫁于绝属族父,则无服从母之名,谓不宜有服。戢以为理际会者,患班序易位,及嫂叔无名耳矣,服以恩生,班以义断,虽门外之事义掩恩,至门内之事恩掩义矣。同宗之道,处恩义之间,故宜资之恩义。今彼此获中据易位无名,便废骨弃有脱字。之服,实是所疑。既有属从,郑玄说子为母党之服。案属从者,自非出母党,及庶子受重,自于其所生之党,则所无厌降之文。又记云,六代亲属竭,以郑说六代之外亲尽。尔雅,族昆弟之子为亲同姓。案从母嫁于无属名者,即与嫁他姓不异,则宜服从母嫁于他姓之服矣。又尝见贺公书,称贺新渝夫人为从姨母,寻所以不主名于际会者,亦是有恩掩义,谓宜服也。《通典》九十五

诸侯之大夫为天子服对编辑

  简文帝崩,镇军府问参佐纲纪服。邵戬答曰:“礼,臣为君服,皆斩衰。大夫居庐,士居垩室。又礼,君之丧,诸达官之长杖。先儒以为,非达官谓官长所自除人在官者也。庶人在官服天子,与畿内之人同,齐衰三月。案参佐无除者,宜用此礼。又礼,诸侯之大夫会见天子者,为天子服む衰七月。案今纲纪,虽或被除敕,犹古诸侯之卿,命于天子比耳。见北面时君,无二君之道,宜依む衰之制。其无除敕,又未尝会见,则宜无服。《通典》八十一

刘遵编辑

遵,宁康初为尚书右丞。

丧遇闰议编辑

  丧纪之制,岁数者没闰,而三年之丧闰在始末者,用舍之论,时有不同,唯当本乎闰之所系,可以明折衷。经传具四时以编年,一时无事,经书首月,及其有事,随月而载,初不书闰者,以闰附正月,不应特见也。唯鲁文公六年,书闰月不告朔,指见告朔之馀无事也。又文公元年闰三月後,故传曰“于是闰三月”,欲审所附,此明证。设此闰遭丧者,取其周忌,应用来年三月,既合丧期大数,得周忌定日。何休亦以为然。朝同论之不嫌,原其所由,在乎闰附前月而不属後故也。始丧在闰月,以附前,祥除遇之,岂得属後。立闰有定所,而施用有彼此,求之理例,殊不经通。且丧疑从重,不贰之道。祥用远日,礼之正典。愚谓周忌故当用七月二十八日,大祥应用闰月晦,既得周忌之正,不失远日之义。礼之远日,诚非出月遇闰而然,盖随时之变耳。《通典》一百

刘耽编辑

耽,宁康初吏部郎中。案刘忄炎父亦名耽,乃元明时人非即此。

丧遇闰议编辑

  丧礼之制,周年没闰者,议以闰非正月,故略而不数。是以丘明谓之闰三月,《公》羊则曰天无是月。由此言之,闰无定所,随节而立,其名称则在上月。是以卒于闰者,则以所附之月为周;至于祥变,理不得异。岂有始丧则附之于前,祥变则别之于後?以例推之,情所未安。且夫礼虽制情,亦复因情制礼,若情因事伸,则古人顺而不夺。是以每于祥葬,咸用远日,斯所以即顺物情,因可伸之。故数年则没闰,丧礼所不嫌,附于前月,《春秋》之明议。愚谓国祥用闰月晦,既合经传附前之义,又得远日伸情之旨,且丧疑从重,古今所同,详寻理例,谓此为允。《通典》一百

郑袭编辑

袭,宁康初散骑常侍,有集四卷。

丧遇闰议编辑

  中宗、肃祖皆以闰崩,祥除之变皆用闰之後月。先朝尚耳,闰附七月,用之何疑?荀司徒亦以闰薨,荀家祥亦用闰之後月。诸荀名德相继,习于礼学,故号为名宗。议者引《周官》、《左氏》而非《公羊》、《谷梁》。今案《周官》、《左氏传》而书,自书闰月中事,闰月长三十日,三十日中何得无事,不明闰月,非附月之理也。议者称,三年之丧二十五月,遇闰之年,便二十六月。三年之丧,不应以闰为月。议者称,《礼》、《传》终身之哀,忌日之谓,不唯周年子卯之谓。代不用子卯。闰月及大月三十日亡,至于无闰之年及与小尽,都是无忌,所以古人用子卯也。简文皇帝七月二十八日崩,己未之日。今年己未在闰月十日。时不用子卯而用二十八日久矣。若己未在他月,今者不能变改。闰附七月,己未在闰,今者用闰,益合远日之情也。《通典》一百

难范甯论丧遇闰编辑

  郑袭难范甯曰:“以闰三月五日死者,当以来年五月祥,何月为忌日?答曰,谓之闰月者,以馀分之日闰益月耳,非正月也。非正月,则吉凶大事皆不可用,故天子不以告朔,而丧者不数以闰月死。既不数之,礼十三月小祥,二十五月大祥,自然当以来年四月小祥,明年四月大祥也。所谓忌日者,死者之日月耳。今以闰月,来年无闰月,安得有忌日邪!当以後岁闰月五日为忌,是五年再有忌日也。”难曰:“忌日之感,终身之戚,罔极之恩,不离一日。今须後闰,则三年之忌,不亦远乎!《传》称子卯不乐,谓之疾日。先儒以为甲子、乙卯。诚如是,自宜以日辰为忌,遇之而感耳。《通典》一百

谢攸、孔粲编辑

攸,宁康初为博士;粲,鲁郡鲁人,亦为博士,後去职,徵秘书监,不就。

丧遇闰议编辑

  案《左氏春秋经》,鲁襄公二十八年十二月甲寅,天王崩;乙未,楚子卒。其间相去四十二日,是则乙未闰月之日也。经不书闰月,而书十二月,明闰非正,宜附正之文。其不曰二十九年正月,是附前月之证。又《礼记》曰“丧事先远日”则祥除应在闰月。《通典》一百,孝武宁康二年,简文帝崩,再周而遇闰,博士谢攸孔粲议。

戴谧编辑

谧,宁康初为尚书右丞。

丧遇闰议编辑

  寻博士所上祥事,是专用吴商议也。商之所言,依《公羊》何氏注及《礼》之远日也。《礼》称三年之丧,十三月而小祥,二十五月而毕。《春秋传》曰:“三年之丧,其实二十五月。”此丧服之大数,周月之正文也。又云:“丧以月者数闰,以岁者不数闰。”是为有闰则十四月而祥,二十六月而除,不用丧月之常数,所以重周忌之正也。夫练除之节,丧礼之大;终身之哀,忌日之谓。丧中遇闰,礼不可略,周忌之月,不可而移,故缘情以立制,变文而示义也。至闰在丧表,三年之限已全,周忌之正已得,何故于此而复延月邪?议者据《左氏》之闰三月,《公羊》无是月,《谷梁》附月馀日,以明闰非月数,皆应属前之证。案推考分度,随以置闰,闰月之所在,年中无常,要当有系,以名其所在。三月後谓之闰三月,闫三月,非三月也。天无是月,非常月也。非无此月,所在无常也。《谷梁》亦云“积分以成月”。经传之文。先儒旧说,并不谓闰是馀日不别月数而以六十日为一月也。三年之丧,礼之所重,其为节文,不专一制。亡在于闰,丧者之变,祥除之事,无复本月,应有所附,以正所周。闰在三月後,附于三月,丧纪无违,顺序有节,合《三传》、《三礼》意也。若闰非月数,皆属以前,功服葬月,何以数之?于葬则数,于祥则否,用舍二义,未知安也。凶事远日,言月中之远耳;若迁一月,当是远月,岂远日之义邪?卜葬之远,不出于月,卜祥之远,而乃包闰,卜同远异,复非所宜也。案何休云“闰死者数闰以正周月”,非死月不得数,大较粗同。但其年无闰,而以乙未为闰之日,考校经传,未之详耳。吴商采寻,便为正义,不亦谬乎!闰在丧中,略而不计,祥除值闰,外而不取,重周忌也。闰亡无正,推以附前,丧期不阙,顺序不悖,合礼变也。《通典》一百

讳议编辑

  朝臣所讳,君之母妻,施于小君,非君之所生。所生之讳,不上讳榜,非群下所宜讳也。窃谓如此则不唯奏事太后不应讳而已,恐门号县名作,不宜改颁于天下。而阖朝之臣,陈事不避,悠悠人吏,犯者不问,官号独易,馀莫之讳,将于大体有不通邪?父之所讳,子无不讳,君之所讳,臣其不乎讳?施小君,诚有其文,母以子贵,亦有明义。若以事经至尊应讳,但奏御太后不讳,一朝之事,讳不并行,复是所疑。《通典》一百四

殷合编辑

殷合,宁康初为太常丞。

丧遇闰议编辑

  忌不可迁,存终月也。祥不必本月,尚远日也。谓宜以七月二十八日为忌,闰月晦而祥。《通典》一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