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晉文/卷一百四十一

卷一百四十一

曹述初编辑

述初,元兴未为太常博士。

难徐邈殷祭议编辑

  三年之丧,其实二十五月,则五年何必六十月。礼,天子特礻勺,三时皆虽有定年,而文无定月。《通典》四十九,元兴三年。

出後者却还为本父服议编辑

  或曰:“甲有子景,後叔父乙,甲死,景以降服周。涉数年,乙之妻又亡,景服父在为母之服,今叔父自有子,景既还本,当追报甲三年服否?若遂即吉,则终身无斩之服。”

  博士曹述初议曰:“《礼》,大宗无子,族人以支子後之。不为小宗立後,明弃亲即疏。叔非大宗,又年尚少,自可有子。甲以景後,非礼也。子从父此命,不得为孝。父亡则周,叔妻死,制母服,于义谬也。今归本,宜制重,以全父子之道。”

  或难曹曰:“《礼》,日月过而後闻丧,则有税服。当闻丧之日,哀情与始遭丧同。是以闻丧或在数十年後,犹追服重。甲死,景即知丧,哀情已叙为出後降周者服制耳。三年之丧,称情而立文,父丧积年,哀戚久除,今更制重,是服非称情之义。若依税服,失其类矣。且子为父,不过再周。景尝为甲已服周矣,今复制重,是子为父服三周也。岂礼意乎?”

  答曰:“景于礼无後乙之义,景既不得成重制于乙,又阙父子之道,人子之情,岂得无追远之至戚乎?就使情轻,于日月已过,而後闻丧,服父之礼,宁可便废?今以哀戚久除方制重服为难,过矣。父之于子,兼尊亲之至重,礼制斩三年,明其兼重也。齐周服,非所以崇尊亲之至重。景虽尝为甲服周,岂礼也哉,而数以为父三周乎!”

  或难曰:“《礼》,妇人有父丧未练,而夫家遣之,则为父服三年;既练而见遣,则已。犹如为人後者,亦为所後斩三年,为父服周。服制既同,则义可相准。若甲死未练而景归,则应为三年。今丧已久,于礼不应追服。”

  答曰:“《礼》,妇人适人,则降父服周。为夫三年,既练而见遣,父服除矣。重制已成于夫。故虽及父母之家,父亡不得复为父服三年,不二斩之义也。妇人于礼,得成其重制于夫,景于礼无後乙之义,虽甲丧久除,而景归,既已不得成重于乙,今又不为甲追制重服,是景为人子终无服父之道也。”

  张湛谓曹曰:“礼所称为人後,後大宗,所以承正统。若非大宗之主,所继非正统之重,无相後之义。今乙虽无子,于礼不应取後于甲。甲之命景,景之从甲,皆为违礼。若如前议,则兄弟以子相养者,代代有之,此辈甚众,时无讥议。盖同系一祖,兄弟所生,犹如己子,非犯礼违义故也。虽非礼之正义,亦是一代成制,由来故事,岂可以甲命独为非礼,景从便为失道。此之得失,自当与代人共之耳。今所疑于景既当持服与不,议者以为景归宜制重。引税服为例,恐非明证。夫税服者,自谓日月已过而後闻丧,闻丧之日,即初死之时,为制服之始。今月数得全,哀情得叙,为人後者,父终则尽心极哀,但逼于所後,抑情降服,以尊父命。及其还归,论丧则已积年,即事则必有降杀,而方复追,所谓不称情者矣。过时而不知丧,则是平吉之人;既初闻之,则同于始死。与丧过而归,何得为例!若谓景既不得全重制于乙,又阙子道于甲,故更服重,即所谓全父子之道,犹非税服乎。”又设难云:“妇人父丧,既练而见遣,为父服周,以准为人後者,既还所生,父丧已久,于礼不追,此议何疑?”

  答曰:“正以妇人得成制于夫,景不得成重制于乙。今景于礼,诚无後乙之义。然据受父命为人子,与妇人出适者,皆为本亲降服一等,为所後及夫制服三年,其义正同也。今以妇人既练见遣,重制已成于夫,故不为父三年。今谓景本不应为乙後,然景既奉命为乙子,则许其降本亲之服,及其丧过而归,则重制成于所後矣。若不服重制其本亲,乃岂可终身无斩之服?直是率怀而言,无所依据耳。”《通典》九十六

集解明宗义编辑

  其士大夫之嫡者,此为诸侯别子之後也。或母弟之子孙,或庶弟之子孙,位为大夫者,各祖别子为始祖,各宗其嫡为大宗。嫌庶子小宗之後,犹不得为嫡,故通称嫡以明之,後代皆应同正也。《通典》七十三

  公子有宗道者,礼,诸侯不服庶子,先君之所不服,子亦不敢私相服也。夫兄弟之恩,既不可以无报,亲戚群居,又不可以无主,故君必命长弟以为之宗。宗立而相服,相服之义,由于其宗,故曰公子有宗道也。公子之公,为其士大夫之庶宗者,公子之公,谓君之庶弟受命为宗者也。其有功德,王复命为诸侯,尊,群庶所不敢宗,故此君复命其次庶代己为宗主。士大夫,群庶之仕位者也。《通典》七十三

刘柳编辑

柳字叔惠,南阳人,司空乔曾孙,累官尚书左右仆射、後将军、吴国内史,历徐兖江三州刺史,封都乡亭侯,义熙十二年,除尚书令,卒赠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

荐周续之于太尉刘裕编辑

  臣闻案,刺史与太尉笺不称臣,此宋书追改耳恢耀和肆,必在兼城之宝;翼亮崇本,宜纡高世之逸。是以渭滨佐周,圣德广运,商洛匡汉,英业乃昌。伏惟明公道迈振古,应天继期,游外畅于冥内,体远形于应近,虽汾阳之举,辍驾于时艰;明扬之旨,潜感于穹谷矣。

  窃见处士雁门周续之,清真贞素,思学钩深,弱冠独往,心无近事,性之所遣,荣华与饥寒俱落,情之所慕,岩泽与琴书共远。加以仁心内发,义怀外亮,留爱昆卉,诚著桃李。若升之宰府,必鼎味期和,濯缨儒官,亦王猷遐缉。臧文不知,失在降贤;言偃得人,功由升士。愿照其丹款,不以人废言。《宋书·周续之传》,江州刺史刘柳荐之于高祖,俄而辟为太尉掾,不就。

刘毅编辑

毅字希乐,小名盘龙,彭城沛人,仕为州从事,桓弘以为中兵参军,桓玄篡位,与刘裕何无忌等起兵,为冠军将军、青州刺史,进使持节兖州刺史,事平,为抚军将军,进都督豫州等五郡军事豫州刺史,封南平郡开国公,兼都督宣城军事,进拜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镇姑孰,为徐道覆所败,降为後将军,寻转卫将军江州都督,移镇豫章,进都督荆宁秦雍四州诸军事荆州刺史,加督交广二州,为刘裕所破,自缢。

乞还终丧表编辑

  弘道为国者,理尽于仁孝。诉穷归天者,莫甚于丧亲。但臣凡庸,本无感概,不能陨越,故其宜耳。往年国难滔天,故志竭愚忠,然苟存。去春銮驾回轸,而狂狡未灭,虽奸凶时枭,馀烬窜伏,威怀寡方,文武劳弊,微情未申,顾景悲愤。今皇威遐肃,海内清荡,臣穷毒艰秽,亦已具于圣听。兼羸患滋甚,众疾互动,如今寝顿无复人理。臣之情也。本不甘生;语其事也,亦可以没。乞赐馀骸,终其丘坟,庶几忠孝之道获宥于圣世。《晋书·刘毅传》,初毅丁忧在家,及义旗初兴遂墨从事,至是军役渐宁,上表乞还京口,以终丧礼。

镇姑孰上表编辑

  忝任此州,地不为旷,西界荒馀,密迩寇虏,北垂萧条,士气强犷,民不识义,唯战是习,逋逃不逞,不谋日会,比年以来,无月不战,实非空乏所能独抚。请辅国将军张畅领淮南、安丰、梁国三郡。《南齐志》六,义熙二年。

请移江州军府于豫章表编辑

  臣闻天以盈虚为道,治《晋书》作“运政”。以损益为义。《晋书》作“道”。时否而政不革,人凋而事不损,则无以救急病于已危,拯涂炭于将绝。自顷戎车屡驾。《晋书》作“骇”。干戈溢境,所统江州,以一隅之地,当逆顺之冲,自桓玄以来,驱蹙残败,至乃男不被养,女无匹对,逃亡去就,不避幽深,自非财殚力竭,无以至此。若不曲心矜理,有所厘改,则靡遗之叹,奄焉必及。夫设官分职,军国殊用,牧养以息务为大,武略以济事为先。兼而领之,盖出于权事,因藉既久,遂似常体。江州在腹心之中,凭接扬豫,藩屏所倚,实为重复。昔胡寇纵逸,朔马临江,抗御之宜,盖权尔耳。今江左区区,户不盈数十万,地不逾数千里,而统旅鳞次,未获减息,大而言之,足为国耻。况乃地在无虞,而犹置军府,文武将佐,资费非要,岂所谓经国大情,扬汤去火者哉?其州郡边江,百姓辽落,加邮亭险阂,畏阻风波,转输往复,常有淹废,又非所谓因其所利,以济其弊者也。愚谓宜解军府,移镇豫章,处十郡之中,厉简惠之政,比及数年,可有生气。且属县凋散,亦《晋书》作“示”。有所存,而役调送迎,不得止息,亦谓应随宜并合,以简众费。刺史庾悦,自临莅以来,甚有恤隐之诚,但纲维不革,自非纲目所理,寻阳接蛮,宜示有遏防,可即州府千兵,以助郡戍。《晋书·刘毅传》,《宋书·庾悦传》。

请兼督交广表编辑

  荆州编户,不盈十万,器械索然,广州虽凋残,犹出丹漆之用,请依先准。《晋书·刘毅传》

请以并州刺史刘道规镇夏口编辑

  夏口二州之中,地居形要,控接湘川,边带浈沔,请并州刺史刘道规镇夏口。《南齐州·郡志》下

何无忌编辑

无忌,东海郯人,刘牢之甥,州辟从事,转太学博士,为东海王元显中尉,加广武将军,起兵讨桓玄,为辅国将军琅邪内史,桓玄平,进右将军豫州刺史,未之职,迁会稽内史,义熙二年迁江州刺史,封安城郡公,加散骑侍郎,进镇南将军,拒卢循别将徐道覆,战败握节死,赠侍中司空,谥曰忠肃。

以竟陵还荆州表编辑

  竟陵去治辽远,去江陵正三百里,荆治所立绥定,郡民户参入此境,郡治常在夏口,左右欲资此郡助江滨戍防,以竟陵还荆州,又司州弘农扬州松滋二郡寄寻阳,人民杂居,宜并见督。《南齐州·郡志》上)

难释惠远沙门袒服论编辑

  见答问袒服,指训兼弘,标末文于玄古,赀形理于近用,使敬慢殊流,诚服俱尽,殆无间然。至于所以明顺,犹有未同。何者?仪形之设,盖在时而用,是以事有内外,乃可以浅深应之。李释之与周孔,渐世之与遗俗,在于因循不同,必无逆顺之殊明矣。故老明兵凶处右,礼以丧制不左,且四等穷奉亲之至,三驱显王迹之仁,在後而要,其旨可见。宁可寄至顺于凶事,表吉诚于丧容哉?郑伯所以肉袒,亦犹许男舆榇,皆自以所乘者逆,必受不测之罚。以斯而证,顺将何在?故率所怀,想更详尽,令内外有归。《弘明集》五

诸葛长民编辑

长民,琅邪阳都人,桓玄引为平西司马,以贪刻免,玄篡位,与刘裕等起义,为扬武将军,进辅国将军宣城内史,以兴复功封新淦县公,督淮北诸军事,镇山阳,义熙初进使持节督青扬二州军事青州刺史,领晋陵太守,镇丹徒,转督豫州扬州之六郡军事豫州刺史,领淮南太守,寻监太尉留府事,为刘裕所杀。

请徙青州治京口表编辑

  此蕃十载,故相袭,城池崩毁,荒旧散伏,边疆诸戍,不闻鸡犬。且犬羊侵暴,钞掠滋甚。《南齐书·州郡志》上,义熙二年,诸葛长民为青州,徙山阳,时鲜卑接境,长民表。

劾郭澄之表编辑

  妖贼伐船集木,而南康相郭澄之隐蔽经年。又深相保明,屡欺无忌,罪合斩刑。《晋书·诸葛长民传》

贻刘敬宣书编辑

  盘龙狼戾专恣,自取夷灭,异端将尽,世路方夷,富贵之事,相与共之。《宋书·刘敬宣传》,《南史》十七

孟昶编辑

昶字彦远,平昌人,为广陵主簿,桓玄篡位,与刘裕等起义,为长史,安帝反正,拜丹阳尹,寻监中军留府事,以卢循入寇,仰药死。

临死上表编辑

  臣裕北讨,众并不同。惟臣赞裕行计,致使强贼乘间,社稷危逼,臣之罪也。今谨引分,以谢天下。《宋书·武帝纪》上

刘穆之编辑

穆之字道和,小字道民,东莞莒人,为江岂攵琅邪府主簿,元兴中从刘裕起义军,署府主簿,迁尚书祠部郎,复为府主簿记室录事参军,领堂邑太守,以平桓玄功封西华县子,转中军太尉司马,加丹阳尹,建威将军,进前将军,迁尚书右仆射,转左仆射,义熙十三年,以未遣宋公九锡忧卒,赠散骑常侍、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加赠侍中司徒,封南昌县侯,宋受禅,进封龙阳县侯,谥曰文宣公。案,穆之为宋佐命,而其死与汉末荀略同,故编入晋末。

编辑

  所欲足下家弊耳,仓卒无禄,故推迁不得不相用,事已御出,宁复吾所得,回复足下,且当就之。公还当思更律启申师情也。刘穆之白。《淳化阁帖》三

朱超石编辑

超石,沛郡沛人,右将军龄石弟,初为桓谦卫军参军,又为何无忌辅国右军参军,迁刘裕车骑参军尚书都官郎,复补中兵参军、宁朔将军、沛郡太守,後为河东太守,除中书侍郎,封兴平县侯,义熙十四年,与龄石俱为赫连勃勃所擒,见杀。

与兄书编辑

  登北邙远眺,众美都尽。光武坟边杏甚美,今奉送其核。《艺文类聚》七,又八十七,《御览》九百六十八。

  洛水道路本好,青槐映荫可爱。《御览》一百五十八,又一百九十五,“洛水”作“洛下”,“映荫”作“荫映”。

  桥去洛阳宫六七里,悉用大石,下圆以通水,可受大舫过也。《水经·谷水注》,一本末有“奇制作”三字。

  千金堤旧堰谷水,魏时更修,谓之千金坞。

  陆云台上有奇井,望之幽然,投一石子,掷之久方闻声。

  石经大都其碑高一丈许,广四尺,骈罗相接。《後汉书儒林传》注引《洛阳记》引。

羊徽编辑

徽字敬猷,泰山南城人。义熙初,刘裕镇京口,以为记室参军,迁中书郎,直西省,出为西中郎长史河东太守,有集十卷。

木槿赋编辑

  有木槿之初荣,藻众林而间色。在青春而资气,逮中夏以呈饰。挹宵露以舒采,晖晨景而吸《艺文类聚》八十九

  本晉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