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漢文/卷六十二

目錄 全漢文
◀上一卷 卷六十二 下一卷▶


關並编辑

並字子揚,平陵人。仕莽為長水校尉。

言治河编辑

河決率常於平原、東郡左右,其地形下而土疏惡。聞禹治河時,本空此地,以為水猥,盛則放溢,少稍自索,雖時易處,猶不能離此。上古難識,近察秦漢以來,河決曹、衛之域,其南北不過百八十里者,可空此地,勿以為官亭民室而已。(《漢書·溝洫志》)

張戎编辑

戎字仲功,長安人。仕莽為大司馬史。

言治河编辑

水性就下,行疾則自刮除成空而稍深。河水重濁,為一石水而六斗泥。今西方諸郡,以至京師東行,民皆引河、渭山川水溉田。春夏幹燥,少水時也,故使河流遲,貯淤而稍淺;雨多水暴至,則溢決。而國家數堤塞之,稍益高於平地,猶築垣而居水也。可各順從其性,毋復灌溉,則百川流行,水道自利,無溢決之害矣。(《漢書·溝洫志》)

韓牧编辑

牧字子臺,臨淮人。仕莽為禦史。

言治河编辑

可略於《禹貢》九河處穿之,縱不能為九,但為四五,宜有益。(《漢書·溝洫志》)

王橫编辑

橫又作璜,字平仲,瑯邪人。師事徐敖,受《古文尚書》。仕莽為大司空掾。

言治河编辑

河入勃海,勃海地高於韓牧所欲穿處。往者天嘗連雨,東北風,海水溢,西南出,浸數百里,九河之地,已為海所漸矣。禹之行河水,本隨西山下,東北去。《周譜》云,定王五年河徙。則今所行,非禹之所穿也。又秦攻魏,決河灌其都,決處遂大,不可復補。宜卻徙完平處,更開空,使緣西山足,乘高地而東北入海,乃無水災。(《漢書·溝洫志》)

魯匡编辑

匡,天鳳中為羲和,地皇初左遷五原辛正。

上言令官作酒编辑

名山大澤,鹽鐵錢布帛,五均賒貸,斡在縣官,唯酒酤獨未斡。酒者,天之美祿,帝王所以頤養天下,享祀祈福,扶衰養疾。百禮之會,非酒不行。故《詩》曰「無酒酤我」,而《論語》曰「酤酒不食」,二者非相反也。夫《詩》據承平之世,酒酤在官,和旨便人,可以相御也。《論語》孔子當周衰亂,酒酤在民,薄惡不誠,是以疑而弗食。今絕天下之酒,則無以行禮相養;放而亡限,則費財傷民。請法古,令官作酒,以二千五百石為一均,率開一盧以賣,讎五十釀為準。一釀用粗米二斛,曲一斛,得成酒六斛六斗。各以其市月朔米曲三斛,並計其賈而參分之,以其一為酒一斛之平。除米曲本賈,計其利而什分之,以其七入官,其三及曹《西》灰炭給工器薪樵之費。(《漢書·食貨志》下)

馮英编辑

英,仕莽為就都大尹,免,尋為長沙連率。

上言廉丹史熊調發狀编辑

自越遂久仇牛、同亭邪豆之屬反畔以來,積且十年,郡縣距擊不已。續用馮茂,茍施一切之政。道以南,山險高深,茂多驅眾遠居,費以億計,吏士離毒氣死者什七。今丹、熊懼於自詭期會,調發諸郡兵谷,復訾民取其十四,空破梁州,功終不遂。宜罷兵屯田,明設購賞。(《漢書·王莽傳》中:廉丹、史熊擊句町,復大賦斂,就都大尹不肯給,上言云云。莽怒,免英官。)

韓博编辑

博,仕莽為夙夜連率,以存巨毋霸,征下獄,棄市。

上言薦巨毋霸有奇士,長丈,大十圍。(《漢紀》作長一丈六尺,大九圍。)來至臣府,曰欲奮擊胡虞。自謂巨毋霸,出於蓬萊東南,五城西北昭如海瀕,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即日以大車四馬,建虎旗,載霸詣闕。霸臥則枕鼓,以鐵箸食,此皇天所以輔新室也。願陛下作大甲高車,賁育之衣,遣大將一人與虎賁百人迎之於道。京師門戶不容者,開高大之,以視百蠻,鎮安天下。(《漢書·王莽傳》下:博上言雲雲,意欲以風莽。)

田況编辑

況,天鳳中為翼平連率,進爵為伯。地皇初兼領青、徐二州牧事,以戰功為莽所忌,征拜師尉大夫,封探湯侯,為赤眉所敗。

上言平盜賊方略编辑

盜賊始發,其原甚微,非部吏、伍人所能禽也。咎在長吏不為意,縣欺其郡,郡欺朝廷,實百言十,實千言百。朝廷忽略,不輒督責,遂至延曼連州,乃遣將率,多發使者,傳相監趣。郡縣力事上官,應塞詰對,共酒食,具資用,以救斷斬,不給復憂盜賊治官事。將率又不能躬率吏士,戰則為賊所破,吏氣浸傷,徒費百姓。前幸蒙赦令,賊欲解散,或反遮擊,恐入山谷轉相告語,故郡縣降賊,皆更驚駭,恐見詐滅,因饑饉易動,旬日之間更十餘萬人,此盜賊所以多之故也。今雒陽以東,米石二千。竊見詔書,欲遣太師、更始將軍,二人爪牙重臣,多從人眾,道上空竭,少則亡以威視遠方。宜急選牧、尹以下,明其賞罰,收合離鄉。小國無城郭者,徙其老弱置大城中,積藏谷食,並力固守。賊來攻城,則不能下,所過無食,勢不得群聚。如此,招之必降,擊之則滅。今空復多出將率,郡縣苦之,反甚於賊。宜盡征還乘傳諸使者,以休息郡縣。委任臣況以二州盜賊,必平定之。(《漢書·王莽傳》下)

費興编辑

興,仕莽為大司馬司允,出為荊州牧,未行,忤旨免。

對到部方略编辑

荊、揚之民率依阻山澤,以漁采為業。間者,國張六管,稅山澤,妨奪民之利,連年久旱,百姓饑窮,故為盜賊。興到部,欲令明曉告盜賊歸田裏,假貸犁牛種食,闊其租賦,幾可以解釋安集。(《漢書·王莽傳》下)

甄阜、梁丘賜编辑

阜,地皇末為前隊大夫;賜,為屬正。兵敗並戰死。

移書劉良编辑

老子不率宗族,單絝騎牛,哭且行,何足以賴哉。(《後漢·趙孝王良傳》註引《續漢書》)

王況编辑

況,王莽時卜者。

為魏成大尹李焉作讖書编辑

文帝發忿,居地下趣軍,北告匈奴,南告越人。江中劉信,執敵報怨,復續古先,四年當發軍。江湖有盜,自稱樊王,姓為劉氏,萬人成行,不受赦令,欲動秦、雒陽。十一年當相攻,太白揚光,歲星入東井,其號當行。(《漢書·王莽傳》下:況謂焉曰:「漢家當復興,君當為漢輔。」因為焉作讖書,言云云。又言莽大臣吉兇,各有日期。)

荊楚當興,李氏為輔。(《漢書·王莽傳》下:莽以王況讖言云云,欲厭之。)

闕名编辑

奏益封莽爵邑编辑

太後委任大司馬莽定策安宗廟。故大司馬霍光有安宗廟之功,益封三萬戶,疇其爵邑,比蕭相國。莽宜如光故事。(《漢書·王莽傳》上:塞外蠻夷獻白雉,元始元年正月,莽白太後,下詔以白雉薦宗廟。群臣因奏言。)

請賜莽號安漢公编辑

莽功德致周成白雉之瑞,千載同符。聖王之法,臣有大功則生有美號,故周公及身在而托號於周。莽有定國安漢家之大功,宜賜號曰安漢公,益戶,疇爵邑,上應古制,下準行事,以順天心。(《漢書·王莽傳》上)

復上言益封莽编辑

莽雖克讓,朝所宜章,以時加賞,明重元功,無使百僚元元失望。(《漢書·王莽傳》上)

奏宜令莽平決事编辑

往者,吏以功次遷至二千石,及州部所舉茂材異等吏,率多不稱,宜皆見安漢公。又太後不宜親省小事。(《漢書·王莽傳》上:莽欲專斷,知太後厭政,乃風公卿奏言。)

言宜采莽女為后编辑

明詔聖德巍巍如彼,安漢公盛勛堂堂若此,今當立後,獨奈何廢公女?天下安所歸命,願得公女為天下母。(《漢書·王莽傳》上:庶民諸生郎吏以上公卿大夫咸言。)

見莽女還奏言编辑

公女漸漬德化,有窈窕之容,宜承大序,奉祭祀。(《漢書·王莽傳》上)

請益封莽编辑

古者天子封後父百里,尊而不臣,以重宗廟,孝之至也。佟言應禮,可許。請以新野田二萬五千六百頃益封莽,滿百里。(《漢書·王莽傳》上:信卿侯佟上言,事下有司,皆曰云云。)

奏聘皇後故事编辑

故事,聘皇後黃金二萬斤,為錢二萬萬。(《漢書·王莽傳》上:有司奏。)

復言益聘编辑

今皇后受聘,逾群妾亡幾。(《漢書·王莽傳》上:莽深辭讓,受四千萬,群臣復言。)

奏加莽九錫编辑

昔周公奉繼體之嗣,據上公之尊,然猶七年制度乃定。夫明堂、辟雍,墮廢千載莫能興,今安漢公起於第家,輔翼陛下,四年於茲,功德爛然。公以八月載生魄庚子奉使,朝用書臨賦營築,越若翊辛丑,諸生、庶民大和會,十萬眾並集,平作二旬,大功畢成。唐虞發舉,成周造業,誠亡以加。宰衡位宜在諸侯王上,賜以束帛加璧,大國乘車、安車各一,驪馬二駟。(《漢書·王莽傳》上:群臣奏言,詔曰可,其議九錫之法。)

奏請莽居攝编辑

太后聖德昭然,深見天意,詔令安漢公居攝。臣聞周成王幼少,周道未成,成王不能共事天地,修文武之烈。周公權而居攝,則周道成,王室安;不居攝,則恐周隊失天命。《書》曰:「我嗣事子孫,大不克共上下,遏失前人光,在家不知命不易。天應諶,乃亡隊命。」說曰:周公服天子之冕,南面而朝群臣,發號施令,常稱王命。召公賢人,不知聖人之意,故不說也。《禮·明堂記》曰:「周公朝諸侯於明堂,天子負斧依南面而立。」謂「周公踐天子位,六年朝諸侯,制禮作樂,而天下大服」也。召公不說。時武王崩,粗未除。由是言之,周公始攝則居天子之位,非乃六年而踐阼也。《書》逸《嘉禾篇》曰:「周公奉鬯立於阼階,延登,贊曰:『假王蒞政,勤和天下』。」此周公攝政,贊者所稱。成王加元服,周公則致政。《書》曰「朕復子明辟」,周公常稱王命,專行不報,故言我復子明君也。臣請安漢公居攝踐祚,服天子冕,背斧依於戶牖之間,南面朝群臣,聽政事。車服出入警蹕,民臣稱臣妾,皆如天子之制。郊祀天地,宗禮明堂,共祀宗廟,享祭群神,贊曰「假皇帝」,民臣謂之「攝皇帝」,自稱曰「予」。平決朝事,常以皇帝之詔稱「制」,以奉順皇天之心,輔翼漢室,保安孝平皇帝之幼嗣,遂寄托之義,隆治平之化。其朝見太皇太後、帝皇後,皆復臣節。自施政教於其宮家國采,如諸侯禮儀故事。臣昧死請。(《漢書·王莽傳》上:群臣奏言,太後詔曰可。)

復白宜尊莽為假皇帝编辑

劉崇等謀逆者,以莽權輕也,宜尊重以填海內。(《漢書·王莽傳》上:群臣復白。)

奏益莽殿省官屬编辑

請益安漢公宮及家吏,置率更令,廟、廄、廚長丞、中庶子、虎賁以下百餘人,又置衛士三百人。安漢公廬為攝省,府為攝殿,第為攝宮。(《漢書·王莽傳》上:群臣奏言。)

奏請進莽二子爵為公编辑

太后修功錄德,遠者千載,近者當世,或以文封,或以武爵,深淺大小,靡不畢舉。今攝皇帝背依踐阼,宜異於宰國之時,制作雖未畢已,宜進二子爵皆為公。《春秋》「善善及子孫」,「賢者之後,宜有土地」。成王廣封周公庶子六人,皆有茅土。及漢家名相大將蕭、霍之屬,咸及支庶。兄子光,可先封為列侯;諸孫,制度畢已,大司徒、大司空上名,如前詔書。(《漢書·王莽傳》上:群臣復奏言。)

奏止莽巡狩编辑

皇帝至孝,往年文母聖體不豫,躬親供養,衣冠稀解。因遭棄群臣悲哀,顏色未復,飲食損少。今一歲四巡,道路萬里,春秋尊,非Я幹肉之所能堪。且無巡狩,須闋大服,以安聖體。臣等盡力養牧兆民,奉稱明詔。(《漢書·王莽傳》中:天鳳元年正月,群公奏言。)

劾奏孔仁编辑

仁乘《乾》車,駕《巛》馬,左蒼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右杖威節,左負威鬥,號曰赤星,非以驕仁,乃以尊新室之威命也。仁擅免天文冠,大不敬。(《漢書·王莽傳》下:天鳳五年宗姊妨自殺,事連及司命孔仁妻,亦自殺。仁見莽,免寇謝。莽使尚書劾仁云云。有詔勿劾,更易新冠。)

平帝喪禮議编辑

禮:臣不殤君,皇帝年十有四歲,宜以禮斂,加元服。《漢書·平紀》:元始五年崩於未央宮,有司議云云,奏可。)

上壽编辑

乃庚子雨水灑道,辛丑清靚無塵,其夕谷風迅疾,從東北來。辛丑,《巽》之宮日也。《巽》為風為順,後誼明,母道得,溫和慈惠之化也。《易》曰:「受茲介福,於其王母。」《禮》曰:「承天之慶,萬福無疆。」諸欲依廢漢火劉,皆沃灌雪除,殄滅無餘雜矣。百谷豐茂,庶草蕃殖,元元歡喜,兆民賴福,天下幸甚!(《漢書·王莽傳》下:群臣上壽云云。)

銅符帛圖编辑

天告帝符,獻者封侯,承天命,用神令。(《漢書·王莽傳》上)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