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如蒲圻二首

编辑

雲暝雨将雪,天低風正寒。
簡書端可畏,行李不遑安。
要路飛騰好,窮塗進取難。
折腰徒自苦,吾亦悔儒冠。

编辑

北走蓴塘路,從公敢憚行。
凄凉當短日,寂寞過荒城。
薄禄非吾願,塵緣窘此生。
丘園如可樂,何必問功名。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