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溪醉隱集/卷3

卷二 雙溪醉隱集 卷三
作者:耶律鑄
卷四
耶律鑄著。另請參見原文版本

五言律詩编辑

寄趙虎巖呂龍山编辑

年來縁底事,不復出柴闗。
兀兀千杯酒,蕭蕭兩鬢斑。一作「暮色千峰逺,年華兩鬢斑。」
月明河漢淡,天闊水雲閑。
目斷故人逺,去鴻猶未還。

寄高仲傑编辑

一枕功名夢,半年風雨床。
地高秋易老,人去夜偏長。
悲賦傷鸚鵡,哀琴怨鳯凰。
晚風吹落日,明月滿寒塘。

寄人编辑

空翠撲晴影,輕黄着栁枝。
春風戀游子,渾似縱游時。
除醉更無事,憶君方有詩。
如何一片月,兩地照相思。

送元遺山行编辑

燕北秋風起,幽花滿地開。
既邀今日别,合道幾時來。
白玉煙沉閣,黄金草暗臺。
不須傷老大,珍重掌中杯。

送李敬齋行编辑

一代文章老,素車歸故山。
露濃山月浄,荷老野塘寒。
茅屋巳知足,布衣甘分閑。
世人學不得,須信古今難。

送完顔奏差行编辑

君侯詣闕日,欵曲為慈親。
故國少知已,舊山多逸民。
林園随分雨,天地自然春。
四海滿桃李,惜花無一人。

送正夫行编辑

嵗窮風景惡,萍梗客天涯。
咫尺辭蘭省,優游出鳯墀。
霜寒笳韵切,天逺鴈聲遲。
瘦馬長途晚,癡雲雪欲垂。

春日懐趙超然编辑

萬里故鄉夢,五更殘月鐘。
去鴻書斷絶,歸燕語朦朧。
流水艶春態,好山呈曉容。
是誰将怨笛,吹斷緑楊風。

寄郭隠君輔之编辑

寄傲人間世,潜真計未踈。
鳥行恬豹隐,𪆪食澹鶉居。
座列清談客,門屯好事車。
不應馳素謁,堅待偃波書。

秋夜對月贈唐臣编辑

寒水摇空碧,西風滿玉琴。
孤光萬家月,一寸百年心。
白鴈驚殘葉,清霜急亂碪。
故山休掛夢,無地可投簮。

永嘉周道人求詩一首编辑

氣昇期汗漫,世法一黔婁。
啟鑰因師㫖,咀芝從祖求。
肆言諧律吕,不夢本精脩。
玉室金堂邇,飄飄竹杖游。

客中寄懐李先生九山居士编辑

相憶復相憶,登臨百感生。原本缺三字
河山分野色,風雨混松聲。
白雁書秋思,蒼苔篆古情。
如何千萬里,獨自計歸程。

晚集瑤華殿编辑

月浸瑶華殿,雲垂素女幃。
水精簾半捲,火玉燭交輝。
紫氣遊清宴,休光下太㣲。
不知留帝所,疑執化人衣。火玉上尖下圓光照數十歩

春日即事编辑

遲日照青春,遊風蕩紫宸。
雪霜無氣力一作藉在,桃李有精神。
幽思平欺酒,閑愁自避人。
忘機殊不惡,魚鳥者來馴。

泛太液池同虎巖龍山賦编辑

爛縱飛龍馭,凝神入醉鄉。
烟霞生縹緲,絲竹裊微茫。
蒲劍割秋水,荷盤傾夕陽。
莫輕年少日,青鬢易驚霜。飛龍道陵所製泛太液之舟也又名翔龍

伯哩行编辑

勝氣横千里,懽聲洽萬夫。
虎牙為後拒,犀首是先驅。
金練鴉兒隊,銀槍鴈子都。
率然乗伯哩,一戰下崲峹。伯哩山名也遜多伯哩者即此遜多亦是山名皆在和林西南崲峹又在其南丁丑冬弄邉者軍敗之地也唐高仁愿節度西川數敗巢軍賊號蜀兵為鴉兒毎戰輙戒曰母與鴉兒鬭

老將编辑

結髪究一作事韜畧,驅馳一作從戎四十年。
長征秦五嶺,苦戰漢三邉。
萬死奮不顧,一生今幸全。
雲臺無住處,何日上凌煙。魏徴曰秦事五嶺漢事三邉云云

平南將编辑

江淮平圯裂,元不事梯衝。
鋭氣吞堅陣,威聲挫戰鋒。
高昻地上虎,王濬水中龍。
詎可同年語,論功與定封。北齊高昻字敖曹率兵渡河祭河伯曰河伯水中之神高敖曹地上之虎行經所居故相沃酹

南征奏㨗编辑

宸算将雄斷,天然是羙談。
一征平漠北,再舉下江南。
須不聞漂杵,何曽見溺驂。
元和歌聖徳,恐未免懐慙。一作展詩陳薦信頌徳為無慙

西征编辑

白首征西将,封侯儘未貪。
逺離窮髪北,深入不毛南。
笑觧重圍困,威延轉戰酣。
若須求虎子,虎穴是當探。

聞北耗詔發大軍進討编辑

護軍承詔日,驃騎佐輕車。
授豹韜攘惡,教龍鈐辟邪。
除狼還得虎,養虺竟成蛇。
致使雲臺将,如雲過涿邪。音耶

經扼狐嶺得勝口會河戰場编辑

烏兎縱飛走,急於寒女梭。
扼狐名好在,得勝事如何。
暮雨連芳草,秋風捲素波。
戰塵如可洗,當與侍中過。

居庸闗编辑

秀㧞延天險,寒盤萬古根。
東西𨇠日月,南北限乾坤。
影落海山冷,氣摇星斗昏。
如何戰塵下,荆棘暗重門。

僊居亭编辑

意匠驚難状,天然醉飲圖。
兩行風外栁,一册枕邉書。
雲錦薰沉水,鶯簧脱串珠。
煙光将勝槩,特貯在僊居。

題虛白齋壁编辑

可待留靈𤨏,方期得駐顔。
乆虗生白室,長啟扣𤣥闗。
放浪形骸外,逍遥天地間。
要當知霧豹,依舊在南山。

書後堂壁丁未八月二日自西宮囘和林编辑

放浪形骸外,寄鄉杯酒中。
催歸有情鳥,促織可憐蟲。
落日隔踈雨,斷雲垂渴虹。
弋人何所慕,霄漢㸃㝠鴻。

迎風館编辑

滌暑迎風館,雄風襲玉扉。
雲開天乙網,霞捲羽人衣。
倒景摇清禁,飛煙擁翠微。
泛蘭将轉蕙,須更入羅帷。

司春園编辑

地偏饒勝事,花事迥標竒。
春自長須在,人誰盡得知。
笑宜教捧腹,醉不解攅眉。
未那司春子,騰譏釋二疑。

雪香亭月下偶得名酒徑醉為賦编辑

瓊露融雲液,金泉湧月波。
帯花浮緑蟻,和月卷紅螺。
夜色依香雪,春容動綺羅。
是須轟玊笛,倚弄玉龍歌。余嘗有詩碎擘桃花泛酒巵時亦取花泛酒釂遺花者依花片數浮以大白

蘅薄编辑

蘅薄頻牽望,陽林六駐鑣。
香嚢徒叩叩,雲月自苕苕。
翠佩傳情宻,層波託意遥。
翩鴻漸高逝,翻恨隔神霄。

擬西崑體後閣编辑

夜枕雨聲細,曉牎花氣濃。
玉臺掛秋月,繡幕生春風。
藻井翠盤鳯,畫欄金走龍。
功名是何物,只合付兒童。

讀新樂府集编辑

攬盡江山秀,珠璣咳唾新。
艶浮天上錦,情動月中人。
花鳥音容冶,風雲氣象頻。
郢歌将白雪,顦顇對陽春。

秋閨编辑

供給深閨怨,秋聲又擣衣。
鴛鴦不獨宿,燕子自雙飛。
塵暗芙蓉帳,風褰翡翠幃。
馳心囑明月,将此照金微。

春曉月下觀白牡丹编辑

小立猶癡睡,凝情出翠籠。
玉盤承曉露,金鏡掛春風。
豈為素娥妬,不呈青帝功。
萬花推苐一,誰更忌専宫。

詠雪编辑

编辑

樓曉倚欄干,天低欲壓闌。
削氷封岳色,飛席下雲端。
風陣連朝凍,星鋩摇夜寒。
嶺梅應見怨,何憚一來㸔。

编辑

日淡隔雲幕,地虗鋪雪氊。
捲簾㸔不見,如畫舊山川。
豈憶三杯酒,能迴六月天。
一聲何處笛,吹裂野梅邉。

圓福院竹编辑

虗心雖渉世,貞節自孤堅。
翠矟掛明月,錦䙀披紫烟。
豈無儀鳯日,别有化龍年。
玉質捎雲裏,唯須著列仙。

荅座客编辑

千紅将萬紫,剪染盡氷蕤
莫晚誰施巧,惟春自出竒。
向陽花易發,伴老病難治。
若得如人意,除天是國醫。

調人幽居编辑

瑟瑟苔封逕,萋萋草暗堦。
蓮舟浮太乙,玉笛噴洪崖。
巾漉塗糊酒,爐煨榾柮柴。
莫将千古計,取次却沉埋。

賀人飛泉幽居编辑

萬斛驚珠冷,銀河落翠㣲。
自歌還自舞,誰是復誰非。
高鳥投何處,浮雲去未歸。
好風将落葉,著意戀柴扉。

旅興编辑

白眼看時事,剛腸厭俗流。
也知蜂有毒,未信鼠堪投。
熟睡消磨日,清吟撥置愁。
倚門應望切,早晚賦刀頭。

倦夜時方南征编辑

展轉延清漏,開簾納月光。
西風戀殘葉,終夕伴啼螀。
静析沈邊徼,踈鐘撼客床。
六龍應振轡,飛日上扶桑。

無何狂醉隱三首编辑

编辑

無何狂醉隐,慢訑音但更癡蒙。
雖渉人間世,殊參塞上翁。
只須推倚伏,不必論窮通。
且把無邉事,横陳在酒中。

编辑

無何狂醉隐,直拙更踈慵。
花鳥閑情外,江山醉眼中。
渉江搴薜荔,緣木采芙蓉。
待把人間事,從頭問化工。

编辑

無何狂醉隐,酣適是生涯。
馴護能言鴨,調籠觧語花。
不應抛蝶夢,須與趂蜂衙。
誰佐杯中酒,仙人蕚緑華。

穹廬篇编辑

巢燕年年客,山河日日新。
牕分一鏡曉一作碧,門掩滿庭春。
棲鳥覊籠影,行蝸游壁塵。
故園雖好在,樓觀㡬荆榛。

寓居靈州北村编辑

野色荒烟暗,氛霾畫影昏。
客情紛若絮,塵事亂如雲。
楊栁春風渡北有黄河渡,梨花暮雨春村落梨花特盛
不如歸去鳥,著意喚誰聞。

雙溪月下戲贈觸熱衝暴雨者编辑

夐入清虗府,輕河漾月舟。
水天通色浄,水月雜波流。
雨横蟻兵潰,日熇山市收。
若然閒意况,元不到心頭。

戊申巳酉北中大風编辑

衝風迴白日,飛礫灑青天。
富貴城西畔,珍珠河北邉。
陽氷元不冶,隂火更潜然。
直徹龍荒外,蕭條是野烟。和林東北錫蘭河側有古城唐賈耽地志所謂仙娥河富貴城者是也仙娥今聲轉為錫蘭河烏孫所治赤山城西北三十里有珎珠河

過東山縣有懐编辑

憶昨驚塵下,腸迴望眼穿。
計程雖信宿,恨别似經年。
自致青雲上,誰來白日邉。
萬金遊子信,空與夢牽纒。

再如蒲圻二首编辑

编辑

雲暝雨将雪,天低風正寒。
簡書端可畏,行李不遑安。
要路飛騰好,窮塗進取難。
折腰徒自苦,吾亦悔儒冠。

编辑

北走蓴塘路,從公敢憚行。
凄凉當短日,寂寞過荒城。
薄禄非吾願,塵緣窘此生。
丘園如可樂,何必問功名。

追悼大人領省编辑

鶴駕知何處,仙遊閲古今。
英靈千載氣,松栢一生心。
白日空寒色,蒼天更暮隂。
志終伸不得,遺恨海長深。

五言排律编辑

春色浮山外编辑

春色無高下,寧分澤與丘。
世間依舊好,山外若為浮。
桃李花争折,池塘草自抽。
緑涵𡶶勢合,紅溢燒痕收。
遲日千鍾酒,東風百尺樓。
夜來甘雨足,溪谷已成流。

七言律詩编辑

立春编辑

编辑

東帝施恩似恤貧,嚴凝時節喚囘春。
未知和氣先歸栁,便覺寒威不著人。
上苑三冬梅正發,和林五月草初新。
世間均道唯春色,春色年來也不均。

编辑

節物驚心苦見催,一年還見兩春來。
臘寒自向人間盡,春色却從天上迴。
乍暖栁條先易緑,向陽花樹不難開。
高歌買斷西城酒,更對東風盡此杯。

春日寓懐编辑

燕語鶯啼怯晚隂,蝶狂蜂亂更闗心。
㝠鴻空自運寒暑,駭浪為誰淘古今。
毎縱思吟輕萬户,但信眉笑抵千金。
閉門不出近十日,忽到水邉春已深。

三月和林道中未見草萌编辑

不覺清明夢裏驚,問人人道過清明。
須知上苑花飛樹,誰信和林草未萌。一作生
緑水歸鴻空自感,淡烟啼鳥若為情。
翩翩瘦馬荒山路,衰草斜陽正獨行。

西園春興因贈雪庭上人兼簡張公講師编辑

萬丈虹霓絡紫煙,笙歌清沸雨餘天。
滿庭芳草翠如積,一洞碧桃明欲然。
流水引來梅塢底,春風吹到酒壚邉。
散花喚起毗耶夢,從此無心號謫僊。

清明编辑

寒食清明失舊期,躊蹰搔首日沉西。
風生楊栁鴉先覺,寒逼梧桐鳯不棲。
山色雪迷春意老,鴈聲雲遏暮天低。
蘇門二月春光好,好逐東風發馬蹄。

重和惜春詩韻余時經始西園编辑

惜春情味舊情緣,依舊中情似去年。
怪得玉音殊鄭重,想将花事易唐捐。
白蓮已結為詩社,翠水唯浮載酒船。
誰謂惜花人老大,買花輸盡買山錢。

謹用尊大人領省十六夜月詩韻编辑

黄鷄白酒管絃和,一任浮生嵗月磨。
銀管題詩悲逺客,玉簫吹恨憶秦娥。
人言皓魄今宵減,我見清光依舊多。
一十二時争幾許,人間奈此世情何。

中秋對月编辑

銀燭煌煌十二衢,冷金波浸酒仙居。
由來物外通明殿,只是人間不夜珠。
玉女窻扉唯白曉,素娥庭院更清虚。
桂花香陌無塵景,坌入壺翁碧玉壺。

冬日即事编辑

编辑

征鴻南度老年華,漸覺冬來眼界多。
寒雪狂風顫林木,凍雲殘照鎻闗河。
高低山勢黄沙磧,逺近人家白草坡。
極目碧天人萬里,醉邀明月一高歌。

编辑

蠟梔五萬酬鞭直,洴絖百金真食封。
蕭散不萌争閙趣,真醇繆覬養生慵。
滌清研裏憨凡筆,磨徹鑑中嚬窘容。
傷早𤣥㝠僣春令,狐裘羔酒貯嚴冬。

日南至编辑

獵獵嚴風正酷寒,一陽潜動舊闗山。
人情徒怨融和晚,天意何曽造化慳。
暗逐寒威歸漢外,漸回春色到人間。
明年桃李知多少,莫把一作道東風作一作是等閒。

謹用尊大人領省龍庭風雪詩韻编辑

编辑

登高何處是燕然,極目闗山塞草連。
落日幾峰寒帯雪,西風一鴈冷横天。
冬居氷谷頼酮酒,夜宿沙堤借草氊。
為向中州豪傑道,天涯如此過年年。

编辑

凍折瑶琴三兩絃,起來孤坐憶成連。
可堪此世成何事,了却平生莫問天。
門外共傳三尺雪,帳中頼有四圍氊。
遥思千古功名軰,回首西風不記年。

九月道中遇雪编辑

宻宻癡雲曉自凝,飄零蹤跡斷蓬輕。
幽禽底事啼長咽,流水何緣浪不平。
清夢未迴人換世,萬花應怨我寒盟。
故園回首腸堪斷,雪滿荒山瘦馬行。

途中值雪编辑

不禁風色避穹廬,寂寞行人止半途。
日暮闗河雲黯淡,晚來天地雪糢糊。
千山未霽寒尤重,一鳥不飛人更孤。
旋撥寒爐一罇酒,故人知我此情無。

欲雪编辑

癡雲洩洩復溶溶,底事龍公睡起慵。
薄暮遥㸔巖岫失,夜䦨空把斗牛封。
徘徊天外心無定,繚亂江頭色正濃。
寄與西風莫吹散,梅花憔悴憶相逢。

雙溪書院對雪编辑

宴處雲華不夜庭,為餐瓊蘂更談經。
聴随瑞葉風來處,㸔散天花酒半酲。
白鳯羽毛寒蕩漾,玉龍鱗甲戰凋零。
儻非太素司光化,誰壓驚塵與效靈。是嵗北征獻㨗

送賈彦從编辑

淡煙衰草兩無情,寒㵼金波送子行。
可奈驅馳來瀚海,不堪牢落過清明。
半簾皓月人千里,滿目春風鴈一聲。
瘦馬鞭催低塞日,數峰江上雨初晴。

送馮贇编辑

北去南來牽利名,紅塵鞍馬老生平。
天涯海角長為客,薄酒新詩傷送行。
秋早地高山改色,夜深風𦂳鴈饒聲。
起來細把歸期數,今日一作夜凄凉第一程。

送安善甫编辑

龍庭二月送君歸,底事人生足别離。
幽鳥一聲春寂寂,東風千里馬遲遲。
煙迷故壘襟分處,月淡山城夢破時。
此去萱堂休忘却,堅持忠孝是男兒。

送魏隱居编辑

十年相憶不相逢,一日相逢意氣同。
落落了無寒士態,堂堂渾有古人風。
雨寒秋泣黄華淡,霜重山涵碧樹紅。
嵗晚可憐猶是客,素琴孤劍幾西東。

送誠之行编辑

惆悵分襟北海西,悠然不覺涕漣洏。
自憐逺地無朋友,忍與君侯遽别離。
萬里風沙秋半後,一龕燈火夜深時。
相期老栢三千丈,不改凌霜傲雪姿。

送子周行编辑

衰草凄凄塞日斜,春風得意出龍沙。
南飛鴻鴈三秋雪,東望闗河萬里家。
杯酌岐邉浮竹葉,角吹隴上弄梅花。
征鞍迢逓中州道,淡淡長空㸃暮鴉。

送子華行编辑

鴈行飛盡暮雲收,送子岐邉酒一甌。
逺樹深埋黒山雪,晚風寒索紫貂裘。
悠揚皷角千巖月,慘淡闗河萬里秋。
寂寞歸來回首處,幾聲山鳥語啾啾。

送孟端卿编辑

萬里歸來兩鬢霜,百年閒事也難量。
跳丸嵗月無留計,畫餅功名不可嘗。
鴻斷碧雲空落日,塵飛滄海已生桑。
鶯花未老春猶在,更對青山共一觴。

送寧朔编辑

説從薛燭授吹毛,從事孫呉與六韜。
應䇿騰空調赤電,驚 裂石試烏號。
鼎魚幕燕由西極,假氣游魂在北郊。
擊惰擣虚元有策,必須先直取窠巢。漢武名烏孫馬為西極馬時弄兵者由烏孫故地而束欵和林北境

送李稚川编辑

编辑

雲來雲去元因雨,花落花開總是風。
白酒儘堪驕富貴,青山只合傲王公。
從甘鷄肋功名後,已墮羊腸世路中。
為語屏山癡子弟,虎狼叢裏逞英雄。

编辑

一樽濁酒與君同,握手相隨出帝宮。
牧笛喚迴千里夢,秋空㸃破一飛鴻。
參橫斗轉闗河月,山寂猿啼草木風。
酌別淡煙衰草路,飄零蹤跡又西東。

送人编辑

是是非非儘自宜,掀髯一笑且信眉。
休辭沉醉過終日,縱得再歸來幾時。
極浦遥山遺别夢,碧雲流水寄相思。
傷心去國頭如雪,顦悴春風對栁枝。

送韓浩然编辑

開懐樽爼笑談傾,未暇論文君已行。
富貴塗亨渠易致,詩篇韻險我難賡。
已成傾盖金蘭友,安用沾襟兒女情。
准擬秋深迓歸騎,一樽濁酒逺相迎。

送子文還家编辑

道直如 氣吐虹,儘輸心計静頽風。
倦蘄待詔留金馬,遽乞還山命玉驄。
天幕幾曽巢客燕,雲羅終不掛㝠鴻。
多君高謝人間了,不似癡僊醉夢中。

用西岡老人留别詩韻以贐其行二首编辑

编辑

健羡男兒得志秋,錦衣歸去躍驊騮。
斷腸南陌人何在,迴首夕陽水自流。
故里得歸真樂土,浮生無處不天遊。
疲民正頼君侯手,莫把功名讓黒頭。

编辑

昔年冷坐渭河濵,獨釣寒波絶路塵。
流水高山千古事,淡雲㣲月一閑身。
祗知門巷無俗客,唯有琴書是故人。
今日聖朝方大用,江山應助老精神。

和子文留別詩韻以贐行编辑

天涯牢落故人稀,與子論文真所依。
萬里有行君有志,雙親無恙我無違。
愁如流水何時盡,身似楊花到處飛。
明日不堪離别處,高吟新句贈元暉。

西行留別諸人编辑

緑楊飛絮草鋪茵,到處春光隨意新。
幾箇道傍留别客,萬重山外逺行人。
凄凉幽鳥喚殘夢,狼藉野花傷暮春。
酒薄無由求一醉,更堪歸鴈過來頻。

留別諸友编辑

環池亭上醉飛觴,春暖波閑怕夕陽。
高掛無絃雲滿地,一噴横玉水平塘。
檻依蘭影香猶濕,簾隔泉聲意自凉。
後㑹不知何處是,對床休避細商量。

讀甲子改元詔因叙懐留别諸相编辑

憶昔東征去國門,黯然為别更銷魂。
若圖白首妻孥計,是負皇家父子恩。
中統始開新甲子,至元重整舊乾坤。
九州四海昇平望,要竭丹誠翊至尊。

早行编辑

窻外寒鷄唱五更一作曉聲,翩翩征斾掛疎星。
百年身世情如夢,半紙功名醉不醒。一作斷知名是誰家物不記人曽醉得醒
欲吐半吞殘月淡,似連還斷逺山青。
莫教草草生華髪,消得幾回長短亭。

發凉陘偏嶺南過横山回寄淑仁编辑

浮游汗漫和南陔,淑仁母在燕南故有南陔之語直指凉陘是九垓。吾與汗漫遊於九垓之上淮南子
偏嶺最饒秋色,處横山不出冷雲來。
未須白鴈傳霜信,巳早去聲黄花帶雪開。中秋夜雪可盈尺北中菊花毎嵗必期八月開徹
想得玉灤河北畔,有人獨上李陵臺。土俗呼為李陵臺者在偏嶺東北百里李陵失利在無定河外意其好事者名其山為李陵臺也古有李陵臺在唐單于都護府金河縣界

近因北事和林親故離絶途次雲中先寄燕南一二知己编辑

棲遲徙倚賦登樓,休想情懐似去秋。
著意不來㸔鬢脚,豈知何事在心頭。
莫驚歌鳯狂猶在,見說屠龍老更羞。
誰料一雙癡醉眼,戰塵西北望神州。

寄西平编辑

鼠偷狗竊敢炰烋,争信貔貅已締交。
将疊連珠調鵲角,擬追逐日試蒲捎。
序移玉律隂風急,氣應金商太白高。
惜别折衝罇爼地,莫容南牧越臨洮。

春寒代人有寄编辑

睡鴨香消寳篆殘,瀟瀟松竹雨聲寒。
水空流去鴈将盡,花未放來春巳闌。
斜日多情送歸鳥,碧雲無跡問飛鸞。
不應鳯女祠前月,只許吹簫獨自㸔。

春日和林寄趙虎巖吕龍山编辑

年年芳草怨王孫,日日幽人獨倚門。
蹤跡飄零又寒食,别離滋味奈黄昏。
一樓風雨欺歸夢,萬里雲山動客魂。
欲冩相思寄雙鯉,亂離春水雪消渾。

春日寄懐魏隐居邦彦编辑

滿眼春風捲暮隂,五噫歌罷更沉吟。
十年萬事沒孤鳥,百念一時生寸心。
芳草不隨鶯燕老,好山依舊水雲深。
遥憐野鶴高飛去,夜夜投棲何處林。

登疊巘樓寄本庵粹中编辑

江山不盡古今情,空冩相思遍鳯城。
滿眼氛埃昏落日,一天寒色淡長庚。近日長庚星見
吟魂豈為閒愁斷,别夢徒因往事驚。
早晚重将風雨夜,細傾肝膽話平生。

寄岩翁编辑

游子不來春草碧,忍聞啼鳥怨殘紅。
河聲忽與迴風斷,山色還隨落日融。
華屋煙霞簫管歇,鳯樓塵土酒杯空。
多應雲鶴相将去,又在蓬邱第幾宫。時巖翁復避事東遊

寄李徴君编辑

豈當容易慕陶潜,莫枉明時振廢淹。
薄宦情懐雖自減,竦人聲價為誰添。
雷霆威重休輕忤,雨露恩饒可共霑。
縱是世無顔叔子,更宜學避魯人嫌。

寄國範昌齡编辑

總道綢繆恩好去聲在,斷無人跡繼芳蹤。
情親便合稱三鳯,友愛何妨號二龍。
莫為鬢絲抽思緒,不将學海淬辭鋒。
緑波煙草灤陽渡,獨倚危樓到下舂。

寄尹仲明兼簡盧進之编辑

别後相思撥未平,登高西望轉闗情。
林邊殘日沒歸鳥,天際斷雲飄晚晴。
乆把功名為外物,擬将詩酒暢平生。
自從身世相忘後一作曉風吹破槐根夢,萬事人間一唾輕。

寄李道隐之和编辑

竦誚馳聲牧九州,覈元心事蔑王侯。
風情張日排巢父,霜氣横秋拉許由。
騰笑務光何足比,獻嘲涓子不能儔。
北山逋客幽棲地,可是英靈許再遊。余時自號北山逋客

寄隐者编辑

投老嘗期謝草萊,有人懐抱待君開。
叩元要給談天口,虚白元宜養聖胎。
鳯尾諾雖徴不起,鶴頭書合召将來。
莫驚此㑹知何地,認取黄金是舊臺。太宗第五皇子嘗召隐居故有鳯尾諾之語諾是應之諾或作識音志非

壬子秋日客舍紀事因寄家兄编辑

判花歌鼓殷晴雷,露葉風枝漾酒杯。
金水浄穿深巷陌,玉泉浮動逺樓臺。
可堪白鴈将秋去,又著青雲入夢來。
原上眷令何處所,不聴游子詠南陔。

責友人不寄書编辑

堆積離愁無奈何,年來俗態可堪嗟。
人情箇箇薄如紙,世事紛紛亂似麻。
燕子不來書謾草,鴈行飛盡眼昏花。
而今試問風蓬跡,海角天涯到處家。

贈盧隐君编辑

放情丘壑謝囂氛,逸氣翛然自不羣。
㨗徑豈容留隐士,駕鴻方可是徴君。
獨輪車輾岩邊月,十角牛耕隴上雲。
曽約華山分一半,如何猶不許同分。山谷詩不知繡鞍萬人立何如盧郎駕飛鴻注云盧徴君駕飛鴻歸隐也

贈酒鄉道隐李君之和编辑

一自琳宫見錦囊,幾回先爇玉 香。
醉郷更比乾坤大,仙境元饒日月長。
五栁先生陶靖節,四明狂客賀知章。
無為未必無遺恨,不列三千弟子行。

春晚懐吕龍山编辑

洞簫吹斷栁花風,恨别蒼苔滿徑蹤。
幽夢已慿春領略,凝愁惟藉酒彌縫。
千山落景沈殘角,萬壑歸雲入暮鐘。
近説鬢毛渾白盡,可堪空憶舊音容。

呈鵬南學士编辑

妙齡特逹冠羣英,家世燈傳白與清。
氣壓西山正開爽,學尊東魯獨精誠。
棠隂政簡琴心静,瓜熟歸來句眼明。
他日宴堂香一瓣,潜通玉照兩忘情。

復次趙虎巖元韻编辑

道直如 氣吐虹,幾人臭味與君同。
西湖處士林和靖一作君復,東里先生吕本中。
舉世是皆驚炙駮,有人應更憚乗騘。
阿誰狂直今如此,不是癡仙即醉翁。

和光祖詩韻一首编辑

西風望斷碧雲深,萬里關河入俯臨。
客思暗隨愁共逺,髯氷疑是老相侵。
霜鴻傍月傳佳信,寒雪漫天擁衲吟。
十載因循歸未得,飄零蹤跡到如今。

寄題一枝庵主人编辑

消息盈虚莫費辭,徳人何慮復何思。
窮通不信無非命,貴賤由來定有時。
方欲自専齊物論,未知誰任大宗師。
擊搏九萬三千里,何異巢林在一枝。

送張夀甫尚書出尹河南编辑

滿路黄花照暮秋,旌旄綽約促行輈。
名卿均逸膺宸算,方牧分符聳士流。
翰苑文章饒雅趣,伊川風物冠中州。
明朝黄閤求元老,却恐綸恩妨勝遊。

燕市送客歸長安故居编辑

黄金臺上望長安,何處青山是故山。
虹斷橋梁分雨脚,露摇珠顆偃荷盤。
歸心暗逐飛鴻盡,病眼空将倦鳥還。
芳草不隨遊子去,日斜煙淡倚欄干。

送米君周還鎮陽编辑

驅馳萬里赴龍庭,今日還歸出帝京。
一夜雪寒添客恨,三秋風物動離情。
臨岐把酒君留别,信筆成詩我送行。
賤子一言君記取,得無青眼顧書生。

枕流亭编辑

振濯塵纓奠枕流,桃花源上玉溪頭。
春風來領長歡伯,和氣追陪獨醉侯。
童子只知除害馬,庖丁元不見全牛。
癡仙事業依然拙,甚識人間有棘猴。

題枕流亭编辑

竊期摛藻掞天庭,閒作篇章抒下情。
殊喜濓溪愛蓮説,未甘桑苧著茶經。
逍遥方外無為業,整頓人間不朽名。
緣洗塵囂耳中事,舉家移住枕流亭。

池亭用前韻编辑

推窮理窟叩真庭,探索天心見物情。
憶昨㝠心捕蛇説,笑今凝思相牛經。
未妨招隐教投跡,不信潜夫肯著名。
愛煞清風與明月,肯隨人意到池亭。

秋日避暑塵外亭编辑

軟紅塵外水雲鄉,隐映雙溪避暑荘。
雌霓入聲連蜷應計雨,雄風迴穴為輸凉。
年光變弄蒲萄色,天氣經營菡蓞香。
只就北窻花栁下,豈妨高卧傲羲皇。

泊白鱮江塵外亭高道士携琴相訪编辑

引迴柔櫓欵亭臯,宛駐靈槎泛雪濤。
塵外水沈薰𦴻蓞,甕頭春緑漲蒲萄。
紅螺山色秋尤健,白鱮江聲曉更豪。
安得投簮招隐士,就携寒玉從琴高。寒玉寳琴名見國史補𡚁家有琴亦名寒玉

飲方湖菊洲塵外亭编辑

三徑雖然已就荒,菊洲猶在水中央。
不愁塵外仙無路,切喜花前醉有鄉。
倦鳥也知人去就,狎鷗元識我行蔵。
浮遊種種真滋味,更索教誰子細嘗。

題四娯齋编辑

编辑

門掩壺春安樂窩,紛紛俗事奈人何。
須慿歡伯攻愁陣,自有桐孫伏鬼魔。
遣興色絲何擺落,塵懐黄嬭觧消磨。
拍欄一笑遥山碧,付與兒童學揣摩。

编辑

雲滿蘭窻霧滿階,恍疑身世在瑶臺。
琴餘細嚼陶潜句,書罷深傾李白杯。
流水浄拖飛練去,好山晴與翠屏開。
百年樂事能多少,何必更歌歸去來。

编辑

細細清風染緑槐,絲絲踈雨洗黄梅。
山圍樓閤週遭碧,花遶欄干次第開。
日落青天見螢火,雲歸滄海聴蚊雷。
知音不是王夫子,誰為陶潜送酒來。

縱遊壺天園编辑

水摇晴影漾樓臺,臺上花前載酒來。
楊栁不勝金縷瘦,海棠空自錦雲堆。
夢隨蜂蝶尋春去,興入煙雲盡處回。
欲紀所思吟不得,却誰先篆滿蒼苔。

夜宴壺天園编辑

門掩僊居不記重,紫霞容與貯春風
玉簫赴節徴雙鳯,蘭燭飄香擁六龍。
織女下時星自落,姮娥來後月長空。
始知不死瓊田草,唯在壺中罨畫𡶶

春旱郊園諸花猶盛醉歸憇槐盖隂下编辑

渴雨苗雖未發榮,可無芳意慰坤靈。
草緣近水堤邊緑,栁繞新池岸上青。
花匠鬭供春制度,麴生專與我調停。
且傾翠盖誰如故,依舊槐隂滿後庭。

題縉雲山五湖别業编辑

為愛煙光可掛懐,併供幽思上靈臺。
縉雲直㧞空青起,落水横吞野翠來。
欲界曲隨仙境變,好花争映畫屏開。
終期盡把閑桃李,就此名園勝地栽。陶𢎞景有言山林竒處乃欲界之仙都也

五湖别業新園编辑

除了五湖煙月外,只容春色入重闗。
可憐東郭㕙三窟,不見南山豹一斑。
獨醉軒昻花栁下,無塵亭立水雲間。
誰期造物輸元力,更許清風恣往還。

小隐園擬樂天编辑

吏隐廰西小隐園,小池塘在卧房前。
指垂楊栁為煙客,認白蓮花是水仙。
歌接栁枝翻折栁,醉斟蓮葉倒垂蓮。
不煩馳譽丹青筆,勝醉仙圖是處傳。

蘭畹見和鄙語無塵亭復用元韻编辑

苔色連堦草滿庭,且圖榮恱野人情。
任呼醉隐為書簏,要識書滛已醉經。
高卧莫疑将索價,浮遊須不近沽名。
秪消卷跡囂塵外,寄傲空凉水上亭。

春晴極寒登池樓書事编辑

晴影深㴠碧玉流,欝香蘭芷暗芳洲。
凍侵鶯舌聲全澁,風戀花枝顫未休。
目斷野煙横極浦,心懸江月入高樓。
應須買盡人間酒,更不令寒畫一籌。

和林春舍叙西園前宴招一二友生重飲编辑

樓閣參差翳紫煙,佳人情重惜留連。
月明楊栁春風夜,寒食梨花暮雨天。
将謂浮雲寄浮世,豈知流水是流年。
慇懃不醉花時酒,强作守錢奴可憐。

清明前一日月夜對酒招季淵飲编辑

醉鄉吟社雨厭厭,寒食清明事已兼。
春計政侵雲子酒,月華不隔水精簾。
幽蘭香結成凝陣,寳篆煙空儘未添。
連璧勝遊心賞在,莫輕傾盖一掀髯。

憶雙溪编辑

蘭洲懐抱玉溪分,龍自深蟠草自茵。
樓觀幾經浮世換,河山依舊主人新。
鶯花有意長留我,桃李無言自好春。
想得多情怨遲暮,不應終老馬牛塵。

春日西園招雪庭编辑

暇日浮雲漾緑波,晝閒風静好經過。
護花飛蝶來逞舞,戀栁啼鶯自獻歌。
妨物性踈輕物議,惜春情重奈春何。
流年不為朱顔息,厭罇前語笑多。

匏𤓰亭二首编辑

一壺天地備莵裘,應結壺翁物外遊。
田仲儘當多屈轂,惠施何得應荘周。
豈容五石為無用,好辦千金預與酬。
瓠落縱甘成棄物,世途更有中流。


擬挹清風潁水濵,坐忘顔陋謝囂塵。
素知居士非田仲,只識幽人是卞彬。
儘辦仙家方外地,徑輸花塢甕頭春。
豈為無口辭供濟,好慮為樽與問津。

縉雲五湖别業書事编辑

縱恬高蹇狥真愚,元也中心怯畏途。
共命不能同好惡,寄生那有異榮枯。
為管獨醉成三窟,方引雙溪入五湖。
就著鶴頭書背上,已私弘景兩牛圖。

余先居和林、後寓隗臺,今卜築縉雲五湖别業,皆營園亭,榜曰「獨醉」。司空表聖有《共命鳥賦》,其序云「西方有鳥,名曰『共命』,連腹異首而愛憎不同。一伺其寤,得毒卉乃餌之,既而藥作俱斃。」

西園席上招雪庭裕上人编辑

山光摇蕩入簾櫳,酒漾歌雲暖玉融。
煙栁翠㴠深院雨,露花香濕滿樓風。
自從愁陣持降節,擬與詩兵紀戰功。
借問飄零斷腸客,為誰幽獨卧蓮宫。

讌臺编辑

萬象森羅動翠華,謫仙名擅地仙家。
忽疑羽化隨青鳥,空記嵩呼隔彩霞。
休計露盤承玉屑,枉徴雲液就丹砂。
兩龍勝迹空流水,流盡臨風野薺花。

蒼官臺编辑

誰賛君侯締搆功,盡收形勝壓天東。
洪流下瞰朝宗逺,疊嶂横陳保塞雄。
鳯闕凝眸雲晻靄,鷄林指掌樹㝠䝉。
髯龍似識登臨意,時擺寒梢弄晚風。

郝侍中釣臺编辑

槎杌荆榛薙草萊,欲令無一㸃塵埃。
行歌正則行吟澤,坐嘯狂奴坐釣臺。
鳥道不衝天宇斷,鴈行横過海門來。
黄華已為西風瘦,更對凝霜鬢影開。

獨醉亭编辑

澡雪精神住福庭,放言須不逆時情。
推移殿最修花史,分别賢愚著酒經。
愛酒愛花俱有趣,獨醒獨醉兩一本作「總」虚名。
秪知髙挹清風處,萬古心期是此亭。

《麗珍花品》序云:花以優劣為殿最。《醉鄉日月》云:凢酒色如金而醇苦者為賢,黒色酸醨者為愚。

書三樂軒壁编辑

雖任無為定是非,更須教勒北山移。
筆驅造化天何補,身負聲名道不知。
見説丹心明奪鏡,忍将青鬢照成絲。
深根寧極如無待,越世含華却是誰。

醉書雙溪書院醉經堂壁编辑

自從天隐自然庭,愈覺囂塵噴鼻腥。
可要洞研《齊物論唐子西號酒為「齊物論」,更須深味《洗心經余號家釀為「洗心經」
獨醒終了醒如醉,獨醉那辭醉不醒。
别有聖賢真趣在,古人糟粕是螟蛉。

宴玉津園编辑

碧玉池塘翡翠堤,露軒飛榭擁璇題。
蝶迷芳逕有時見,鸎就綠隂深處啼。
不覺徑來穿月窟,可能須待躡雲梯。
一壺春色長留在,盡夀吟仙取醉泥。

和林西園月臺懐吕龍山编辑

日薰花氣暖徘徊,花影横斜入酒杯。
不見海棠春睡足,可憐江燕晚歸來。
煙迷野色自芳草,水落石根空翠苔。
誰勸流鶯聲且住,有人凝絶在高臺。

暮春登凌雲臺编辑

水自長流鶯自啼,雀來巢壁燕來飛。
紅銷歌殿野棠瘦,緑暗粧臺春草肥。
今日不知明日事,今人休笑昔人非。
寥寥千古登臨思,分付東風與落暉。

鳯凰山别業寄潤甫儒醫尤嫺於攝生编辑

湫隘囂塵不可居,鳯凰山豈厭潜夫。
無花不欲教為主,有草須堪便結廬。
元化唯珍五禽戯,通明殊玩兩牛圖。
莫驚獨醉居無事,心醉鎔經與鑄書。

春園编辑

勝事分明日月多,金蓮川上愛涼蝸。
珍珠栁裊垂珠樹,翡翠茵舒展翠莎。
虚白室常安樂土,軟紅塵不到行窩。魏焦孝然目其草廬曰「蝸牛廬」。愚以行帳為「行窩」,尋亦號為「蝸牛舍」云。
索教粧㸃新春色,分剩山花四五窠。金蓮川境有樷栁,葉上皆有緑珠十數顆。

獨醉園對酒编辑

獨醉園中獨醉翁,醒時還與醉時同。
秪因矯思元如矢,切是修身更似弓。
無可奈何依玉友,有何不可任崖公。
酒鄉縱裂封侯地,且就擒姦莫論功。

贈漁者编辑

蜃樓鰲殿對柴扉,旋挽新荷補舊衣。
短笛有時渾落調,曲鈎何計可忘機。
滄波萬頃淡煙合,白鴈一聲黄葉稀。
回想渭濵人去後,夕陽空滿釣魚磯。

贈僊音院樂籍侍兒编辑

著名僊籍擅芳春,料理霓裳紀見聞。
欬唾隨風落珠玉,笑談傾座播蘭薰。
龍酣醉笛吟秋水,鳯咽歌樓遏暮雲。
喚起沉香亭上夢,海棠花睡月紛紛。

聴歌编辑

恰弄歌珠引玉清,梁間已早暗塵驚。
流風迴結行雲住,激水延緣潄霧生。
只道緜駒殊茹噎,豈知王豹竟吞聲。
若為更得形容盡,曲折浮沉怨慕情。

戯詠花鳥名编辑

緑窻鶯喚起来,不分香名屬玉兒。
長夀樓中曽鬬酒,合歡帳裏更聨詩。
音生曉月鳴批頰,晴浸秋波浴畵眉。
蝶粉團香凝白雪,背人含笑擁烏絲。


呼盧争戴勝籌時,轉覺輕盈屬玉兒。
長夀樓空留鬬酒,合歡牀窄更聫詩。
從他有怨教批頰,却自無言也畵眉。
蝶粉團香凝白雪,背人含笑飾胭脂。

春懐编辑

碎擘桃花泛酒巵,對春還詠惜春詩。
鶯能承意歌楊栁,蝶觧含情舞柘枝。
世事儘它無定論,醉懐却自有開時。
嵗寒亭下青松樹,春去春來總不知。

病起書事编辑

性恬乖刺與麄踈,誰説清狂痼疾除。
可要更須教失馬時失羣馬。,秪應元也示懸車。
勝遊索辦煙霞屐,緒業非攻種樹書。
多幸老民殊有趣,醉鄉日月是華胥。

病中述懐编辑

雨聲一夜到床頭,一洗胷中萬斛愁。
世態低昻付蠻觸,宦途消息寄蜉蝣。
暑天卧病獨癡較,少日勤行半素休。
頻夢江湖豈無意,此身栩栩是沙鷗。

即事编辑

可人天氣不寒温,詩滿花牋酒滿罇。
亂列曉山煙淡碧,謾流春水雪消渾。
四時風月無佳客,一榻琴書静掩門。
吟罷新詩須酌酒,别離情緒易黄昬。

馬上偶得编辑

十年南北復西東,萬里乾坤走斷蓬。
燕子不來春一作天淡淡,鴈行空過雨濛濛。
故園花栁依然好,瀚海風光却不同。
寂寞清明寒食節,幾聲啼鳥怨東風。

石梁编辑

飛梁横絶浪花中,寒壓驪龍第㡬宫。
却月暈光圍倒景,渇虹垂影跨長空。
凌波自接㫒仙路,煉石應勞併鬼工。
好歩青雲天上去,未應入世限西柬。

飲鳯凰山醉仙洞有歌稼軒鄭國正應求死鼠葉公元不好真龍瑞鷓鴣者因為賦此编辑

鳯凰山色媚芳塵,不著詩仙寫不真。
靈境愛饒花氣味,老懐欣辨酒精神。
煙霞裏靣長春洞,天地中間獨醉人。
未讀離騷唯痛飲,可慿誰説與靈均。

閱舊藁有出六盤時干戈旁午驚塵日書劔零丁去國時之句因足成之编辑

㸃檢唫懐課所思,最闗情是舊題詩。
干戈旁午驚塵日,書劔零丁去國時。
陳事上心空擾攘,當杯入手莫推辭。
春風信染千紅紫,合染幽人兩鬢絲。

桃花源别業重理舊藳戯題编辑

無憂樹下無懐氏,獨樂園中獨醉仙。
八斗待量珠玉價,等閑不若一囊錢。
辭鋒幾挫毛元鋭,心印都傳楮守𤣥。
未礙劉郎長占斷,桃花流水洞中天。

自題擬樂天编辑

有客清談如妙𤣥,笑愚聲跡不虚傳。
風花煙月三千詠,拙直聾盲二十年。
翫世遨頭狂醉隐,采真稱首浪遊仙。
不知樂聖軒窻下,觧到南華第幾篇。

庚申嵗夏囙六盤之變嘗與巴特瑪其名者質諸天日約分二道邀擊西師頃聞其人為敵謀将遂賦此為食言者之戒编辑

定交情分一何深,許論傳烽過燭隂。燭隂即燭龍也
約雪神羞同脱口,誓清天歩共銘心。
我平高闕旋龍勒,君取花門出鳯林。
須是有盟如皦日,豈宜相與世浮沉。

獵北平射虎编辑

飛控遺風獵北平,澹隂平野草青青。
南山白額威何振,東海黄公厭不行。
徑㨗鳴髇延滿月,奄驚繁弱激流星。
由來一片斕斑錦,别在神幾霹靂聲。

閬州海棠溪擬樂天编辑

閬苑仙從閬苑西,縱遊還過海棠溪。
徑隨翠碧穿花去,却聴黧黄繞樹啼。
迴玉花驄鏘玉勒,約金絲栁上金堤。
五城勝概歌詩草,醉墨淋漓盡赫蹏。

臨潼九龍玉蓮二湯今為道院编辑

九龍湯湧玉蓮香,龍去蓮枯堕𣺌茫。
夢雨已迷三里霧,悲風空泛五雲漿。
長生殿圮金沙冷,王母祠傾玉蘂荒。
終古曲江江上月,恨和煙草怨霓裳。

遊奉聖州龍巖寺编辑

卧龍高卧幾晨昏,依約靈巖隐卧根。
雲磴屈蟠侵鳥道,翠屏環合掩山門。
浄名花界開中葉其方丈茶榜云「萬松中興」,興聖蓮宫庇上根龍巖寺本舊興聖寺
不就卜居殊勝地,忍衝煙靄下孤村。余時客宿趙家堡北村。

次韻舟行次蓬州遊歴州境憇蓬萊堂编辑

共傳靈境可攄懐,指示龍章與鳯臺。
白鼻騧騰横吹去,黄頭郎逓棹歌來。
青山緑水紆迴處,萬紫千紅次第開。
非獨醉仙無所定,素知元只在蓬萊。

岳臺懐古编辑

萬古神州陸沉,戰塵猶自結閒隂。
日邊簫鼓衣冠盡,天外樓臺草木深。
江月和愁傳桂燭,野棠無語寄春心。
如何黄鳥年年在,不説東風怨上林。

三月到旺結河有感编辑

楊栁盈堤凍未蘇,年年王吉舊程途。
經春積雪隨山在,慰眼幽花到處無。
簾外月明人影寂,枕邊燈暗鴈聲孤。
又還虚度清明節,獨倚東風酒一壺。

中統庚申詣闕寓居宫東寺口號编辑

日華浮動卧龍邱,便覺妖氛散不收。
佳氣鬰葱形勝地,霏煙紛郁帝王州。
碧蓮花擁三千界,白玉城駢十二樓。
可要翠灤環寳勢,不容滄海更横流。

鄂諾道中编辑

自西宫發程至鄂諾河,山重水複,風雨相繼,日復一日,偶失羊馬所在,因記其事而賦云:

嵗月峥嶸老思荒,句中無盡寫荒凉。
山山水水三千里,雨雨風風一萬塲。
致福不應須失馬,耽書堪笑竟亡羊。
百花留得芳葵在,傾盡丹心捧太陽。

遊大翮山编辑

路盤空翠上青天,下望皇州一㸃煙。
雲葉去堆人脚底,日華垂在馬頭前。
露花煙草芬蘭麝,百籟羣鳴播管絃。
可誚舊遊王次仲,不來尋謁酒中仙。

山海經》云其山在居庸北。登陟其巔,下視燕都城郭、郊原煙靄間,如圃畦隄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