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為家君請宇文中允典漢州學書

近者書其鄙懇,陳於左右,輒欲邀致軒從。內省不度,方負愧惕,辱教之答,詞意甚厚,且承燕居休適,感慰深矣。然而過持謙巽,未許臨屈。區區之意,有所未盡,輒敢再浼聽覽。

珦至郡之初,延見僚吏士民,首道朝廷所以憂念遠方,愛養元元之意;既則詢州郡之賢人,足以取則為治者,於是聞執事之名於眾人之口。珦退而三思三省之。始曰:彼鄉先生也,吾將奉之以教郡人。既而曰:賢者以類至,惟賢能致賢,彼賢豈我屑耶?既又曰:賢者雖有為而退,豈將自善其身耶?必將化導鄉里,教育後進。自古賢者,未有不然者也。豈特守之為乎?於是決之不疑,以請於左右。豈意執事未賜深亮,拒而弗從。

珦竊觀在《易》、《觀》之上九曰:「觀其生,君子無咎。」《象》曰:「觀其生,志未平也。」上九以陽剛之德,居無位之地,是賢人君子抱道德而不居其位,為眾人仰觀法式者也。雖不當位,然為眾人所觀,固不得安然放意,謂己無與於天下也;必觀其所生,君子矣乃得無咎。聖人又從而讚之,謂志當在此,固未得安然平定,無所慮也。觀聖人教示後賢如是之深,賢者存心如是之仁,與夫索隱行怪,獨善其身者異矣。今執事居是鄉,為一鄉所宗仰,適當《觀》上九之義。豈得圖一身之安逸,而不以化導為意乎?

見諭「近多微疾,憚於應接」。此大不然。古者庠序為養老之地,所養皆眉壽之人;其禮有扶,有杖,有鯁噎之祝,則其羸廢可知。蓋資其道德模範,豈尚其筋力也哉?幸執事觀《觀》爻之義,詳聖人讚之之意,思賢人君子所當用心,勉從鄉人之願,不勝幸甚!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