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甘餘話

分甘餘話
作者:王士禛 淸
國朝王士禎撰。此書成於康熙己丑罷刑部尚書家居之時。曰「分甘」者,取王羲之謝萬書中語也。大抵隨筆記録,瑣事爲多。蓋年逾七十,借以消閑遣日,無復考證之功,故不能如《池北偶談》、《居易録》之詳核。中如引《懶眞子》稱《漢書昌邑王賀妾名羅紂羅敷,不言二字何以通用,俟考云云。今案《漢書·昌邑王傳》,實作羅紨顏師古註曰:「紨音敷。」《説文》「系字部」有此字,註曰:「布也,一曰粗紬,從系,付聲。」蓋「紨」字同音,故得與「敷」字通用,馬永卿誤引《漢書》,士禎不加辯正,而轉以設疑,殊爲疎舛。是亦隨時摘録,不暇繙檢之明驗矣。其他傳聞之語,偶然登載,亦多有未可盡憑者,然如繁臺之當讀「蒲禾切」,梅福門市卒之非,蘇州宣室之有二,此類皆有典據,不同摭拾,披沙揀金,尚往往見寶也。其中《滄浪詩話》一條,獨舉馮班鈍吟雜録》之説,反覆詆排,不遺餘力,則以士禎論詩宗嚴羽,而趙執信論詩宗馮班。核其年月,在《談龍録》初出之時,攻所以攻執信也。然執信訟言詆士禎,而士禎僅旁借其詞,不相顯斥,則所養勝執信多矣。



自序

右軍在東中,與吏部郎謝萬書云:「頃東遊還,修植桑果,今盛敷榮,率諸子,抱弱孫,遊觀其間,有一味之甘,割而分之,以娯目前。雖植德無殊邈,猶欲教養子孫以敦厚退讓。庶令舉策數馬,彷彿萬石之風」云云。僕少時讀之,已有味乎其言。七十歸田,讀書之暇,輒提抱弱孫以爲樂,其稍長者,年甫十歳,已能通《》、《》、《》三經。紙窗竹屋,常臥聽其咿唔之聲,不覺欣然而喜。夫人幼而志學,意在逢世,下而黃散,上而令僕,以爲至足矣。僕生逢聖世,仕宦五十載,叨冒尚書,年踰七秩。邇來作息田間,又六載矣。雖耳聾目眊,猶不廢書,有所聞見,輒復掌録,題曰《分甘餘話》,庶使子孫輩知老人晩年所樂在此爾,不敢謂如袁伯業老而好學也。

己丑臘月朔雪中書漁洋老人王士禛


目録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