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朝詩集/甲前07

 甲集前編第六 列朝詩集
甲集前編第七
甲集前編第七下 

甲集前編第七编辑

䥫厓先生楊維楨 一百二十四首编辑

老客婦謠(會稽楊維楨上)编辑

老客婦,老客婦,行年七十又一九。
少年嫁夫甚分明,夫死猶存舊箕帚。
南山阿妹北山姨,勸我再嫁我力辭。
涉江採蓮,上山採蘼。
採蓮採蘼,可以療飢。
夜來道過娼門首,娼門蕭然驚老醜。
老醜自有能養身,萬兩黃金在纖手。
上天織得雲錦章,繡成願補舜衣裳。
舜衣裳,為妾佩古意,
揚清光,辨妾不是邯鄲娼。

(翰林侍讀學士詹同文作《老客婦傳》。別本又作「針線婦」。)

不赴召有述编辑

皇帝書徵老秀才,秀才懶下讀書臺。
子房本為韓仇出,諸葛應知漢祚開。
太守枉於堂下拜,使臣空向日邊回。
老夫一管春秋筆,留向胸中取次裁。

上大明皇帝编辑

鍾山突兀楚天西,玉柱曾經御筆題。
日照金陵龍虎踞,月明珠樹鳳凰棲。
氣吞江海三山小,勢壓乾坤五嶽低。
百世昇平人樂業,萬年帝壽與天齊。

寄宋景濂编辑

一代春秋付託顓,龍門太史筆如椽。
山河大統三分國,正朔中華一百年。
麒麟閣上登雄將,龍虎榜中收大賢。
試問阮公高隱傳,誰填四十滿中篇?

景濂《送楊廉夫還吳浙》詩云:「皓仙八十起商山,喜動天顏咫尺間。一代遼金歸宋史,百年禮樂上春官。歸心只憶鱸魚鱠,野性寧隨鴛鷺班。不受君王五色詔,白衣宣至白衣還。」此詩《潛溪集》不載。

上左丞相编辑

玉帳牙床坐運籌,雄師到處瘴煙收。
名傳冀北三千里,威振山東四百州。
鐵馬屯雲江渚曉,樓船泛月海天秋。
殷勤整頓乾坤了,召入金鑾侍冕旒。

多景樓编辑

極目心情獨倚樓,荻花楓葉滿江秋。
地雄吳楚東南會,水接荊揚上下流。
鐵甕百年春雨夢,銅駝萬里夕陽愁。
西風歷歷來征雁,又帶邊聲過石頭。

舟次秦淮河编辑

舟泊秦淮近晚晴,遙觀瑞氣在金陵。
九天日月開洪武,萬國山河屬大明。
禮樂再興龍虎地,衣冠重整鳳凰城。
鶯花三月春如錦,兆姓歌謠賀太平。

上張太尉编辑

上公柱國開藩府,露布朝馳拜冕旒。
八陣風雲聞羽扇,百年江漢見輕裘。
鯨吹海雨來京口,雁帶邊聲下石頭。
珍重晉公經濟手,中興天子復神州。

回上張太尉(一云「謝賜玳瑁筆見徵楚國公碑文」)编辑

昨夜文星照南極,今朝客省過東維。
錦囊穎脫千年兔,斑管光搖九尾龜。
墨卷風雲隨王氣,恩分雨露出天池。
老夫來草平蠻策,先寫新封楚國碑。

寄淮南省參謀编辑

皇帝萬年天統在,人臣八柱地輪回。
西戎虎旅初傳箭,南粵蠻王又築臺。
斗上龍光紅似電,海中蜃氣黑成堆。
白衣上客參謀議,畫盡爐中鐵箸灰。

新省呈右相及藩參諸公编辑

大省新開方岳重,人間第二紫微垣。
丹池鳳浴江湖淺,溫室花開雨露繁。
天柱星辰高北極,海門日月遠東藩。
相君大業憑誰賦,白髮詞臣詔立言。

贈王左丞(二首)编辑

臥雲道人今左轄,當時出岫本無心。
隆中豪傑徵初起,江左蒼生望正深。
星斗一天環北極,山河萬里貢南金。
已聞艮岳無遺胤,況復淮淝有捷音。


共說淮南王左相,開門下士日忘飡。
入幕許誰延鐵笛,備員尋客奉銅盤。
長絛掣去飢鷹飽,故道歸來老馬寒。
若問東維上書者,五湖今把釣魚竿。

至正廿三年四月淮南王左相微行淞江,步謁草玄閣,夜移酒船宴閣所编辑

微行誰識王丞相,草履過門如野人。
太史遙遙瞻紫氣,老夫急急裹烏巾。
子陵故友終辭漢,張祿先生又入秦。
休說五湖天樣闊,扁舟何處不容身。

寄蘇昌齡编辑

東吳主者尊師相,師相匡君近若何。
紫極正宜扶日月,鴻溝未許割山河。
金臺百丈媒燕隗,蓋祿千鐘客孟軻。
亦有陽秋成鐵史,姓名不必到鑾坡。

送玉笥生往吳大府之聘兼柬國寶樞相賓卿客省编辑

近報淮吳張柱國,樓船遣使聘嘉賓。
漢家自有無雙士,趙客何勞十九人。
天上瓊花回後土,江南杜宇到天津。
若逢呂相煩相問,應有奇書痛絕秦。

王左轄席上夜宴(辛丑冬)编辑

銀燭光殘午夜過,鳳笙龍管雜鳴鼉。
佩符新賜連珠虎,觴令嚴行卷白波。
南國遺音誇壯士,西蠻小隊舞天魔。
醉歸不怕金吾禁,門外一聲吹簸羅。

賦拱北樓呈相君(杭州作)编辑

伍子山頭宋舊宮,龍樓改觀倍蜚聲。
天連高柱星辰北,地控窮荒島東。
鳳引短簫悲落日,鶴歸華表語秋風。
玉龍一曲千宮曉,江漢朝宗萬國同。

寄蘇昌齡编辑

東吳主者尊師相,師相匡君近若何。
紫極正宜扶日月,鴻溝未許割山河。
金臺百丈媒燕隗,蓋祿千鐘客孟軻。
亦有陽秋成鐵史,姓名不必到鑾坡。

送呂左轄還越(名珍)编辑

保障南藩第一功,未容若木挂雕弓。
露書誓剪金床兔,壯氣平吞黑槊公。
萬里天威龍虎北,五雲佳氣鳳凰東。
麥城又報捷書至,江上將軍是呂蒙。

投來使编辑

讀書不負萬乘君,焉敢挾策干侯門。
極目姑蘇暮雲暗,濯足洞庭秋水渾。
千金不意市駿骨,一飯豈期哀王孫。
我今拂袖且歸去,高臥桐江煙水村。

杵歌(七首。有序)编辑

杭築長城,賴辦章仁令兩郡將美政洽於民心,以底不日之成。然役夫之謠,有不免淒苦者,東維子錄其辭為《杵歌》。

亟亟城城城亟城,小兒齊唱杵歌聲。
杵歌傳作睢陽曲,中有哭聲能陷城。


自古眾心能作城,五方取土不須蒸。
蒸土作城城可破,眾心作城城可憑。


疊疊石石石贅贅,立竿作表齊竿旄。
阿誰造得雲梯子,剗地過城百尺高。


羅城一百廿里長,東藩將此作金湯。
舊基更展三十里,莫剩西門一樹樟。


杭州刺史新令好,不用西山取石勞。
拆得鳳山楊璉塔,南城不日似雲高。


南城不日似雲高,城腳愁侵八月濤。
射得潮頭向來去,錢王鐵箭泰山牢。


攻城不怕齊神武,玉壁堪支百萬兵。
不是南朝誇玉壁,關西南是長城。

毗陵行编辑

孟冬四將發勾吳,彎弓誓落雙髡顱。
智謀無過史萬葉,嫖姚無加李金吾。
前茅已作破竹刃,三覆乃里含沙狙。
常山長蛇一斷尾,即墨怒牯齊奔𨁏。
玉蕊孤軍呼庚癸,皂鴉萬甲迷模糊。
江南長技江北無,蒲牢一吼千鯨呼。
赤杠卓入鐵甕戶,鐵翅橫截丹陽湖。
搗虛之策不出此,赤手可縛生於菟。
當時上將陷江都,至今莫贖千金軀。
後來飛將慎勿疏,襄王城頭啼白烏。
如何臨期易將犯兵忌,何必不讀孫吳書。
烏乎!
臨期易將犯兵忌,何必不讀孫吳書。

盲老公编辑

刺拜住哥臺長。戊戌十月二十三日,黨海寇,用壯士椎殺之。邁里古思將黃中禽拜住,盡戮其家。

盲老公,侍御史,崇臺半面呼天子。
白米紅鹽十萬家,鳳笙龍管三千指。
門前養客皆天驕,一客解散千黃苗。
太阿之枋忽倒擲,槌殺義鶻招群梟。
一客死,百客辱。萬夫怒,一夫獨。
生縛老盲來作俘,百口賤良一日戮。
獨遣小娥年十五,腰金買身潛出戶,馱作倡家馬。

銅將軍编辑

刺偽相張士信。丁未六月六日,為龍井炮擊死。

銅將軍,
無目視有准,無耳聽有神。
高紗紅帽鐵篙子,南來開府稱藩臣。
兵強國富結四鄰,上稟正朔天王尊。
阿弟住國秉國鈞,僭逼大兄稱孤君。
案前火勢十妖嬖,後宮春艷千花嬪。
水犀萬弩填震澤,河丁萬鐘輸茅津,
神愁鬼憤哭萬民。
銅將軍,天假手,疾雷一擊粉碎千金身。
斬妖蔓,拔禍根,烈火三日燒碧雲。
鐵篙子,面縛西向為吳賓。

周鐵星编辑

張氏亡國,亡於其弟士信,趣亡於毒斂臣周侲。侲,山陽鐵冶子,以聚斂功至上卿,伏誅日,曰:「錢穀鹽鐵,籍皆在我。汝國欲富,當勿殺我。」主者怒曰:「亡國賊,不知死罪,尚敢言是耶!速殺之。」吳人快之,或手額謝天曰:「今日天開眼也。」

周鐵星,國上卿。
談申韓,為法經。
釘棰杖,為國刑。
千倉萬庫內外盈,十有三賦爭科名。
周鐵星,
鞭算箕斂無時停。
開血河,築血城。血戰艦,血軍營。
刮民膏,嗍民髓,六郡赤骨填芻靈。
齊雲倚天一日傾,鐵星亡國法當烹。
尚將六郡金穀數,丐死萬一充虞衡。
嗚呼!周鐵星,
十抽一椎百萬釘,誓刳爾髏作溺罌。
鐵星碎,
地啟瞆,
天開懵。

蔡葉行编辑

刺佞幸臣蔡文、葉德。張氏亡國由大弟,致此實由二佞。丁未春,二佞伏誅於臺城,風乾其尸於秤刑者一月。

君不見
偽吳兄弟四六七,十年強兵富金穀。
大兄垂旒不下堂,小弟秉鈞獨當國。
山陰蔡藥師,雲陽葉星卜,
朝坐白玉堂,暮宿黃金屋。
文不談周召,武不論頗牧。
機務托腹心,邊策憑耳目。
弄臣什什引膝前,骨鯁孤孤內囚牿。
去年東臺殺普化,今年南垣殺鐵木。
鳳陵剖棺取含珠,鯨海刮商劫沉玉。
粥官隨地進妖艷,籠貨無時滿坑谷。
西風卷地來六郡,下披竹朽索不御。
六馬奔腐木,郍支五樓覆。
大越先罪魁,餘殃盡孥戮。
寄謝悠悠佞幸兒,福不盈眥禍連族。
何如吳門市賣藥賣卜,餓死亦足。

金盤美人编辑

刺偽駙馬潘某。潘娶美倡凡數十,內一蘇氏,才色兼美,醉後,尋其罪殺之,以金盤薦其首於客宴,絕類北齊主事。國亡,伏誅臺城,投其首於溷。

昨夜金床喜,喜薦美人體。
今日金盤愁,愁薦美人頭。
明朝使君在何處,溷中人溺血骷髏。
君不見
東山宴上琵琶骨,夜夜鬼語啼箜篌。

(北齊主納娼婦薛氏,清河王岳嘗因其娣迎之至第。主怒,殺其娣。薛甚寵於帝。久之,主忽思其與岳通,斬首藏於懷,出東山宴飲,探其首投於盤,支解其尸,弄其髀為琵琶,復收髀,流涕曰:「佳人難再得。」載尸出葬,主被髮步哭送之。)

韋骨鯁(並序論)编辑

韋名清,江陵人。性強梗,好怒罵,人號為韋骨鯁。省臺大臣有過,輒昌言之無忌。偽張氏太弟奪浙相位,相僚曰壽、曰的,拜其偽太妃。已而復奪臺印章,大夫普持印未決,清走普所屬語曰:「大夫尚不能殉印一死耶?」普死之。清時為察胥,獨航海至京師上書,言壽、的喪節,普完節及陳便宜二十事,上不報,徒步回江陵故里。吳主欲仕之,清力乞骸骨侍親,遂落魄金陵市中,以詩酒為事。母死後,服道士服,遊五嶽名山云。予以清非巨卿大吏,而嫉邪憤世,有禰正平之氣節,求之於妾婦世,豈不在可詠之列耶?為作《韋骨鯁》詩。

韋骨鯁,性傄人密,語軋𢧀。
眼中有周公孔子,舌底有龍逢比干。
見無義漢不律官,
怒癭突項髆,芒刺生肺肝。
說敢向漢遮欄,駕策不向秦鑽。
世人不識之,峨獨角巾如豸冠。
痛吟蕩陰里,悲歌清淚灘。
左從右衡萬妾婦,朝梁暮晉千癡頑。
弗弧弗刃劫白日,鈯郎模仿同虷。
走轂下,出臺端,
力陳悖逆不赦金雞竿。
敗紅一陣逐風去,木駃萬駕螺螄盤。
劫來秣陵市,佯狂落魄酒澆舌本黃河乾。
我有孤竹和君獨絲彈,
神仙狡獪只在吾人間,
倒騎一笑,與爾共訪西華山。

虞丘孝子詞编辑

顧亮,會稽上虞人也。父圭,倡義兵拒海寇,與虜邵仇。至正戊戌冬,邁里古思引兵東渡,圭為虜所害。亮時年十五,每有推刃報仇之志,而未獲遂也。閱去十餘年,過余道其事,揮涕哽咽,髮盡豎。予悲其志,為作《虞丘孝子詞》以繼古樂府云。

虞丘孝子,父仇未雪。
長劍柱頤,蕺草在舌。
夜誦《獨漉篇》,涕泗盡成血。
嗚呼!
頭上天,戴昏曉,
千金去買零陵之匕刃,虞丘孝子心始了。

送貢尚書入閩编辑

繡衣經略南來後,漕運尚書又入閩。
萬里銅鹽開越嶠,千般升斗買蕃人。
香熏茉莉春酲重,葉卷檳榔曉饌頻。
海道東歸閒未得,法冠重戴髮如銀。

送貢侍郎和糴還朝兼柬李治書同年(二首)编辑

南來使者急兵荒,令下吳儂出蓋藏。
自是酂侯能給餉,從知汲黯可開倉。
王師刁斗晨連灶,神女旌旗夜直檣。
我有干時書願上,草茅望闕九天長。


吏部論思冠六曹,採言還後採時髦。
不才何用麒麟揎,奇略須收虎豹韜。
無奈關梁長擾擾,可堪州縣正嗷嗷。
烏臺若見同袍李,為說揚雄老賦騷。

挽達元師(辛卯八月,歿南洋)编辑

黑風吹浪海冥冥,披甲船頭夜點兵。
報國但知身有死,誓天不與賊俱生。
神遊碧落青騾遠,怒挾秋濤白馬迎。
廊廟正修忠義傳,詞臣執筆淚先傾。

聞定相死寇(丙申六月,京口)编辑

三朝勛舊半雕零,京口雄藩孰老成。
可是叔孫祈欲死,喜聞先軫面如生。
東園草暗銅駝陌,北固潮平鐵甕城。
珍重子儀誰可繼,三軍氣色倍精明。

和盧養元書事(二首)编辑

中原煙火半丘墟,樓櫓相望白下孤。
蕃廝夜歌銅鈷䥈,蠻酋春醉錦廜㢝。
北征解賦盧才子,西事時談劇霸都。
莫上姓名丞相府,老夫著論學潛夫。

(先生有《救時論》二首,曰《人心論》、《巨室論》,及丞相長書一通,皆不出名氏,投於政事堂。)


年年苛吏傷王政,往往紅氓叛教條。
漳水有時生小草,洞庭無地種餘苗。
伏龍雛鳳應勞訪,綺季黃公底用招。
聞道紫樞開錫燕,寶釘大銙賜天驕。

(時哈相招東南三處士。)

和楊參政完者題省府壁韻(二首。丙申歲)编辑

皇元正朔承千歲,天下車書共一家。
一柱東南擎白日,五城西北護丹霞。
寶刀雷煥蒼精傑,天馬郭家獅子花。
收拾全吳還聖主,將軍須用李輕車。

(張籍《隴頭曲》云:「誰能更使李輕車,收拾涼州歸聖主。」)


將軍三軍共甘苦,將軍之度吞百川。
樓蘭矯制嗤介子,定遠破虜銘燕然。
相君勸酒春如海,壯士吹笳秋滿天。
謗書不解惑明主,將軍努力安三邊。

書錢唐七月廿三日事(至正丙申)编辑

兒童十日報日鬥,前夜妖蟆生燧光。
瓠子勢方吞鮓甕,蘄州血已到錢唐。
火鰍東掣千尋鎖,鐵馬西馳半段槍。
紫微老人迷醉眼,彩紅猶挂米鹽商。
麋鹿臺前春似海,鴛鴦湖上水如湯。
凶人不有三危竄,義士能無六郡良。
謾說子儀驚賊膽,已聞□□在戎行。
東門猛虎窮投井,尚倚九城松檜長。

新春喜事编辑

開春七日得喜報,便似沉痾一日痊。
太子撫軍衣有纊,相臣憂國食無膻。
璽書褒重二千石,斗米價平三百錢。
戴白老人稱萬壽,吾皇今是中興年。

聞詔有感编辑

近報相臣親奉詔,吾皇今是中興年。
江東鄴下無三日,嶺北湖南共一天。
諸葛出師機未失,子儀見虜信應堅。
老臣欲借食前箸,願與君王策萬全。

承樞札致祭羊公太傅廟有作率舜章同賦编辑

峴山山頭一片石,可應文墨解沾襟。
輕裘緩帶神長在,深谷高陵跡自陳。
南夏山川非故國,睦州香火說遺民。
惟君獨念平吳後,千載丹青憶老臣。

淵明撫松圖编辑

孤松手自植,保此貞且固。
微微歲寒心,孰樂我遲莫。
留侯報韓仇,還尋赤松去。
後生同一心,成敗顧隨遇。
歸來撫孤松,猶是晉時樹。

題繆生佚寫林塘圖和倪元鎮韻编辑

常熟繆貞,字仲素,為江浙掾史。次子佚,字叔民,年幾冠,讀書能畫。

清流帶古郭,中有射鴨堂。
苔衣畫壁澗,石臺花雨香。
之子弄孤翰,相見竹梧蒼。
思幽天機發,慮清塵夢忘。
會須琴堂夜,共宿破山房。

蹋踘歌贈劉叔芳编辑

蹋踘後蹋踘,佳人當好春。
金刀剪芙蓉,紉作滿月輪。
落花遊絲白日長,年年它宅媚流光。
綺襦珠絡錦繡襠,草相漫地綠色涼。
揭門縛彩觀如堵,恰呼三三喚五五。
低過不墜蹴忽高,蛺蝶窺飛燕回舞。
步矯且捷如凌波,輕塵不上紅錦靴,
揚眉吐笑頰微渦。
江南年少黃家多,劉娘劉娘奈爾何。
只在當年舊城住,門前一株海棠樹。

蓮花㘰(㘰在太湖之西薊氏村)编辑

(「㘰」,或作「阧」,山川峭絕處。音斗)

楝花風殘子規舌,蓮花㘰上春三月。
㘰上女郎齊踏歌,輕衫白苧飄香雪。
青山深鎖薊家村,使君艇子泊當門。
門前滿樹櫻桃子,手摘櫻桃招使君。
使君本是龍門客,身脫宮袍岸烏幘。
何處江南最有情,新買蓮花㘰上宅。

甲申臘月廿五日初度编辑

去年生旦吳山雪,我食無魚客彈鋏。
今年生旦逢立春,座上簪花寫春帖。
主人錦筵相為開,烹羊炰羔作春杯。
柳車昨夜送窮去,羯鼓今日迎春來。
家人祝詞心轉急,富貴今年當五十。
男兒富貴絕可憐,年少光陰胡可及。
大姬白題作胡舞,小姬吳歈歌《白苧》。
丹穴錦毛飛鳳凰,海樹紅芽語鸚鵡。
兩家公子與玉觴,酒酣起把雙銀艡。
胸吞笠澤三萬頃,氣卷渴鯨千丈長。
座中有客吾宗老,玉山不受春風倒。
歌詞自作風格高,合樂鶯聲一時好。
夜如何其且秉燭,主人奉歡為不足。
主人交誼晚誰似,四海弟兄同骨肉。
我歌醉歌君擊缶,金摶琵琶勿停手。
洞庭君獻橘雙頭,飲以洞庭春色酒,
輪雲世事知何有。

二月十二日,玉山人買百花船泊山塘橋下,呼瓊花翠屏二姬招予與張渥叔厚、于立彥成遊虎阜,俄而雪霰交作,未果此行,先以此詩寫寄,就要諸公各和编辑

百華樓船高八柱,主人春遊約春渚。
山塘橋下風兼雨,正值灌壇西海婦。
桃花弄口小蠻娘,腰身楊柳隨風揚。
翡翠屏深未肯出,蹋歌直待踏春陽。
喜聞晴語聲穀穀,明朝豫作花遊曲。
小蠻約伴合吹笙,解調江南有於鵠。

乙酉四月二日與蔣桂軒伯仲諸友同泛震澤大小雷,望洞庭之峯,吹笛飲酒,乘月而歸,蓋不異老杜、坡仙遊水美陂、赤壁也。舟中各賦詩,余賦二十韻為首唱编辑

江國春歸夏雲孟,十日五日風雨橫。
具區擺闔浪如山,吳兒善泅並敢榜。
今朝氣候昨不同,湖頭無雨兼無風。
小施祠前棹謳發,樓船下水如遊龍。
大雷不動小雷伏,銀海空青光奪目。
魚龍百怪暫祓除,平展輕綃三百幅。
牙檣五兩空中舉,陳瀆村中過撾鼓。
燒筍既憩彭城灣,採蓴復渡楊家浦。
中流颶發占莫徭,須臾鯨浪吼蒲牢。
長年捩柁稱好手,小腰失箸生寒毛。
蔣家二仲素奇士,更有登高羊叔子。
老崖鐵笛上青雲,玉龍穿空卷秋水。
船頭可奈風水何,拔劍擬斫生蛟鼉。
人生哀樂固相半,神靈涉意毋過多。
鴟夷入海人不識,漁媼漁王配寒食。
鄉里小兒舞竹枝,乞與神童舞銅狄。
我聞洞庭之峯其橘大如斗,剖而食之見奕叟。
弱水不隔天表流,獨我胡為牛馬走?
五湖挂席從此首。

謝呂敬夫紅牙管歌编辑

呂云度廟老宮人所傳物也。滄江泰娘,蓋敬夫席上善倚歌以和余。天忽雷者,故詩中及之。

鐵心道人吹鐵笛,大雷怒裂龍門石。
滄江一夜風雨湍,水族千頭嘯悲激。
樓頭阿泰聚雙蛾,手持紫檀不敢歌。
呂家律呂慘不和,換以紅牙尺八之冰柯。
五絲同心結龍首,曾把昭陽玉人手。
只今流落已百年,不省愁中折楊柳。
道人吹春哀北征,宮人斜上草青青。
吳兒木石悍不驚,泰娘苦獨多春情,
為君清淚滴紅冰。

紅酒歌謝同年智同知作编辑

揚子渴如馬文園,宰官特賜桃花源。
桃花源頭釀春酒,滴滴真珠紅欲然。
左官忽落東海邊,渴心鹽井生炎煙。
相呼西子湖上船,蓮花博士飲中仙。
如銀酒色不為貴,令人長憶桃花泉。
膠州判官玉牒賢,憶昔同醉瓊林筵。
別來南北不通問,夜夢玉樹春風前。
朝來五馬過陋廛,贈我胸中五色線,
副以五鳳樓頭箋。
何以澆我磊落抑塞之感慨,桃花美酒斗十千。
垂虹橋下水拍天,虹光散作真珠涎。
吳娃鬥色櫻在口,不放白雪盈人顛。
我有文園渴,苦無曲奏鴛鴦弦。
預恐沙頭雙玉盡,力醉未與長瓶眠。
徑當垂虹去,此興吞百川。
我歌君扣舷,一斗不惜詩百篇。

題伏生受書圖编辑

爪丘崩,科斗藏。
《典》、《墳》孰求楚左相,金絲未壞孔子堂。
濟南老生教齊魯,綿蕝禮官何足伍?
挾書嚴禁禁未開,盤詰誰能禁齊語?
百年禮樂當有興,天子好文開太平。
百篇大義喜有托,十三女口傳霝嚶。
太常掌故親往受,百篇僅遺二十九。
河內女兒還可疑,老人屋中有科斗。
建元博士孔襄孫,五十九篇為訓文。
嘉唐悼桀空有詔,孔氏全經誰與論。
倪家書生能受學,一篇薦上元非樸。
賞官得列中大夫,帝軌皇塗未恢擴。
漢家小康黃老餘,烏用司空城旦書。
蓋師言治在何處,後世徒走陳農車。

題王粲登樓圖编辑

臨洮水涸銅人毀,西園青青草千里。
秦川公子走亂離,瘦馬疲童面如鬼。
俊君威名跨海南,虎視走鹿何耽耽。
可憐膝下盡豚犬,誰復大廈收楩楠。
落日樓頭髀空撫,目斷神州隔風雨。
平生不識大耳公,座上客歸丞相府。
春深銅雀眼中蒿,攬涕尚復思登高。
江山破碎非舊土,版圖何日還金刀。
荊臺高樓已荊棘,丹青寫賦工何益。
君不見
袁家有客能罵賊,將軍頭風重草檄。

題陶淵明漉酒圖编辑

義熙老人羲上人,一生嗜酒見天真。
山中今日新酒熟,漉酒不知頭上巾。
酒醒亂髮吹騷屑,架上烏紗洗糟蘗。
客來休怪頭不冠,巾冠豈為我輩設。
故人設具在道南,老人一笑猩猩貪。
東林法師非酒社,攢眉入社吾何堪。
家貧不食檀公肉,肯食劉家天子祿?
頹然徑醉臥坦腹,笑爾阿弘來奉足。

題陶弘景移居圖编辑

大奴擔簦挈壺餐,小奴籠雞約孤㹠。
雪斑鹿前雙婉孌,水雲牯背三溫黁。
中有玉立而長身,幅巾野服為何人?
雲是永明之隱君,身有黑子七星文。
自從夜讀《葛洪傳》,便覺白日生青雲。
解冠徑挂神武門,蜜靈尚拜君王恩。
句容洞天元第八,茅家弟兄遁秦臘。
飛宮三接十二樓,下聽華陽海聲狹。
三朝人物半凋零,水丑木中文已成。
金牛脫絡誰得棰,枯龜受灼寧生靈。
金沙丹飯飢可餉,山中猶嫌呼宰相。
從此移家金積東,滿谷桃花隔秦壤。
畫工何處訪仙蹤,修眉明目射方瞳。
可無雞犬逐牛豕,慄橘葛㭾皆家僮。
鐵厓浮家妻子從,名山亦欲尋赤松。
華陽禮郎或相逢,清風喚起十八公,
乞以玉笙雙鳳吹雌雄。

明皇按樂圖(二首)编辑

大唐天子梨園師,金湯重付軋犖兒。
何人端坐閱樂籍,三萬纏頭不足支。
龜年檀板阿蠻舞,花奴手中花如雨。
鈞天供奉真天人,上亦親撾汝陽鼓。
玉奴檀槽倦無力,忽竊寧哥手中笛。
邊風吹入新貢簫,銅池夜夢雙飛翼。
閤門邊奏塞黈聰,耳譜更訪明月宮。
漁陽一震萬竅聾,梨園弟子散如雨,
惟有舞馬傷春風。


沉香亭前花萼下,天街一陣催花雨。
海棠花妖睡初著,喚醒一聲紅芍藥。
金鑾供奉調《清平》,梨園舊曲換新聲。
阿環自吹范陽笛,八姨獨操傷春情。
君不見
夜遊重到明月府,青鸞能歌兔能舞。
五雲不障蚩尤旗,回首煙中萬鼙鼓。
那知著底梧桐雨,雨聲已入淋鈴譜。

題楊妃春睡圖编辑

沉香亭前燕來後,三郎鼓中放花柳。
西宮困人春最先,華清溶溶暖如酒。
雪肢欲透紅薔薇,錦襠卸盡流蘇幃。
小蓮侍擁扶不起,翠被卷作梨雲飛。
蟠龍髻重未勝綰,燕釵半落犀梳偃。
晚漏壺中水聲遠,簾外日斜花影轉。
琵琶未受宣喚促,睡重黎腰春正熟。
不知小䙀思塞酥,夢中化作銜花鹿。

題並笛圖编辑

北溟蒼蟠赤有隻,何年飛入昭陽里。
王母抱其首,至尊撫其尾,
愛之不啻如己子。
時復嬌嘶作宮徵,寧王竊弄至尊喜。
一朝踊躍不可收,化作萬丈長黃虯。
騰怒□觴昆崙丘,五城欲崩河倒流。
老優方作《霓裳》舞,朔風忽動漁陽鼓。
鼓聲殷殷來朝陽,六龍西狩劍閣長。
歡樂極兮成悲傷,馬嵬坡下塵土香。
玉奴弦索花奴鼓,閹奴節腔渾奴舞。
阿環自品玉玲瓏,御手移遊親按譜。
風生龍爪玉星香,露濕鞍唇金縷長。
莫倚花深人不見,李摹擫笛傍宮牆。

冬青塚篇编辑

老羝夜射錢塘潮,天山兩乳王氣消。
禿妖尚壓龍虎怪,浮圖千尺高岧嶢。
文山老客智且勇,夜舟拔山山不動。
江南石馬久不嘶,塚上冬青今已拱。
百年父老憤填胸,不知巧手奪天工。
青之木,鬱蔥蔥,六綍更樹蒲門東。

題錢選畫長江萬里圖编辑

神禹劃天塹,橫分南北州。
只今天不限南北,一葦絕之如丈溝。
洪源發從瞿塘口,險峽中擘爭黃牛。
括漢甲湘會沆澧,二妃風浪兼天浮。
青山何罪受秦赭,翠黛依然生遠愁。
洞庭微波木葉脫,有客起登黃鶴樓。
老瞞橫槊處,釃酒澆江流。
江東數豪傑,乃是孫與周。
東風一信江上發,從此鼎國曹孫劉。
吳南魏北後,倏忽開六朝。
江南龍虎地,山水清相繆。
渡頭龍馬王氣歇,洲邊鸚鵡才名留。
新亭風景豈有異,長江不洗諸公羞。
宮中金蓮步方曉,後庭玉樹聲已秋。
何如一杯酒,錦袍仙人月下舟。
解道澄江靚如練,醉呼小謝開青眸。
鐵厓散人萬里鷗,拙跡今似林中鳩。
不如大賈舶,江山足勝遊。
腰纏足跨揚州鶴,樓船不用蓬萊丘。
平生此志苦未酬,眼明萬里移滄洲。
烏乎!
楚水尾,吳淞頭,
山河一發瞻神州,孰使我戶不出兮囚山囚。

題跋月山公九馬圖手卷為任伯溫賦编辑

任公一生多馬癖,松雪畫馬稱同時。
已知筆意有獨得,天育萬騎皆吾師。
房精夜墮池水黑,龍山池中飛霹靂。
圖中九馬氣俱王,都護青驄尤第一。
一馬飲水水有聲,兩馬齕草風雨生。
其餘五馬盡奇骨,蠻煙洗盡桃花明。
君不見
佛郎獻馬七度洋,朝發流沙夕明光。
任公承旨寫神駿,妙筆不數江都王。
任公一化那可復,後生畫馬空多肉。
此圖此馬無人看,黃金臺高春草綠。

袞馬圖编辑

唐家內廄三萬匹,畫史縑緗都熟識。
綠蛇連卷骨初蛻,一團旋風五花色。
濕雲乍洗烏龍池,金索掣斷愁欲飛。
奚官獨立柳陰下,手把玉鞭將贈誰?

飲馬圖编辑

佛郎新來雙象龍,鼻端生火耳生風。
臨流飲水如飲虹,波光倒吸王良宮。
吁嗟!
清海頭,白磧尾,
渴烏一失金井水,長城窟遠腥風起。

正面黃编辑

鼎湖乘黃忽已仙,龍池霹靂飛青天。
玉臺萬里在足下,青絲挽住春風前。
嶷如長鶴靜不騫,仗下肯受庸奴鞭!
主恩一顧百金重,不辭正面當君憐。

背立驪编辑

首昂渴烏胯山峙,拂階一把銀絲委。
金羈脫兔勢無前,踣鐵盤攢忽如掎。
淺髖大脰方爭塗,忍使驪龍老垂耳。
倚風背立非背恩,馱錦秋高為君起。

送王知事遷台架閣编辑

河間王郎後王粲,文採風流發奇幹。
十年挾策胄子學,博士先生此鄰縣。
登樓作賦少追騷,六代同風掃糜爛。
孰知王郎氣骨高,聲處箴官執彈。
大朝陳署統烏府,三語從容五行雁。
案頭可但抱成書,簪筆□□曾坐旦。
浙河以西風紀難,官寺狼殘民久散。
定應敷奏一鳴湯,未數威棱三斗炭。
且令風裁徒事幕,三尺持平金石貫。
喜見清□出冰雪,又送文溪入秋漢。
南端文法重檢詳,架閣名官資主辯。
皂囊白簡不敢咨,如守遺珠劍空盼。
九重關內急群言,天子英明在東觀。
寄語西來王子淵,早頌賢臣職臺諫。
諫章前一及東南,且為鹽租發長嘆。

題高郵何將軍老山圖编辑

何家將軍多愛山,以小比老尤堅頑。
青山面目元不老,將軍卻笑鬚眉斑。
昆崙何時鰲背裂,將軍氣高嵩華絕。
小夫移山良自愚,將軍一怒天柱折。
天山已定三飛髇,凱歌十二和歸鐃。
殘山剩水在何處,第五橋北南塘坳。
太平天子方講道,將軍六十便稱老。
黃金雨外棄甲拋,白玉風前醉山倒。
宣州畫生來作圖,圖中貌得詩人臞。
銀瓶索酒豪尚在,腰間屢解雙珠符。
門前好事復載酒,東山攜來散花手。
戎王子花歌月支,落日平臺舞楊柳。
玉堂醉草寫烏絲,時與盧老同襟期。
將軍風韻有如此,何必酷似劉牢之。
當時爾祖得鄭杜,尚帶儒酸走風雨。
何如盧後更逢楊,亦復有客如此不?

嬉春體(五首。錢塘湖上作。一云「賦俏唐體,遺錢塘詩人學杜者」。)编辑

今朝立春好天氣,況是太平朝野時。
走向南鄰覓酒伴,還從西墅買花枝。
陶令久辭彭澤縣,山公只愛習家池。
宜春帖子題贈爾,日日春遊日日宜。


西子湖頭春色濃,望湖樓下水連空。
柳條千樹僧眼碧,桃花一株人面紅。
天氣渾如曲江節,野客正是杜陵翁。
得錢沽酒勿復較,如此好懷誰與同。


何處被花惱不徹,嬉春最好是湖邊。
不須東家借騎馬,自可西津買蹋船。
燕子繞林紅雨亂,鳧雛衝岸浪花圓。
段家橋頭猩色酒,重典春衣沽十千。


入山十里清涼國,三百樓臺迤邐開。
岳王墳前弔東度,隱君寺裏話西來。
接果黃猿呼一個,探花白鹿走千回。
風流文採湖山主,坡白應須屬有才。


楊子休官日日閒,桐江新棹酒船還。
叮嚀舊客兼新客,漫浪南山與北山。
好懷急就一斗飲,佳人能作五弦彈。
君看此地經遊輦,仿佛春風夢未殘。

(顧瑛云:「先生所謂嬉春體,即老杜以『江上誰家桃柳枝,春寒細雨出疏籬』為新體也。先生自謂代之詩人為宋體所梏,故作此體變之云。」)

又湖州作(四首。書寄班恕齊。試溫生筆,寫入前卷)编辑

三月三日雨新晴,相邀春伴冶西城。
即倩山妻紗帽辦,更煩小將犢車輕。
好語啼春秦吉了,仙姿當酒董雙成。
憑君多唱嬉春曲,老子江南最有情。


五十狂夫心尚孩,不受俗物相填豗。
興來自控玉蹄馬,醉後不辭金當杯。
海燕來時芹葉小,野鶯啼處菜花開。
春衫已備紅油蓋,不怕城南小雨催。


長城小姬如小憐,紅絲新上琵琶弦。
可人座上三株樹,美酒沙頭雙玉船。
小洞桃花落香屑,大堤楊柳掃晴煙。
明朝紗帽青藜杖,更訪東林十八仙。


湖州野客似玄真,水晶宮中烏角巾。
得句時過張外史,學書不讓管夫人。
棋尋東老林中橘,飯煮西施廟下蓴。
無雨無風二三月,道人將客正嬉春。

無題效商隱體(四首。與袁子英同賦)编辑

當軒隊子立紅靴,龜甲屏風擁絳紗。
公子銀瓶分汗酒,佳人金勝剪春花。
曲調青鳳歌聲轉,觥進黃鵝舞勢斜。
五十男兒頭未白,臨流洗馬走紅沙。


主家院落近連昌,燕子歸來舊杏梁。
金埒近收青海駿,錦籠初教雪衣娘。
卷衣甲帳春容曉,吹笛西樓月色涼。
今夜阿鴻新進劇,黃金小帶荔枝裝。


二月皇都花滿城,美人多病苦多情。
一雙孔雀銜青綬,十二飛鴻上錦箏。
酒掬珍珠傳玉掌,羹分甘露倒銀罌。
不堪容易少年事,爭遣狂夫作後生。


天街如水夜初涼,照室銅盤璧月光。
別院三千紅芍藥,洞房七十紫鴛鴦。
繡靴蹋踘句驪樣,羅帕垂彎女直妝。
願爾康強好眠食,百年歡樂未渠央。

次韻黃大癡艷體编辑

千枝燭樹玉青蔥,綠沙照人江霧空。
銀甲闢弦斜雁柱,薰花撲被熱鴛籠。
仙人掌重初承露,燕子腰輕欲受風。
閒寫惱公詩已就,花房自搗守宮紅。

寄衛叔剛编辑

二月春光如酒濃,好懷每與可人同。
杏花城郭青旗雨,燕子樓臺玉笛風。
錦帳將軍烽火外,鳳池仙客碧雲中。
憑誰解釋春情重,只有江南盛小叢。

和楊孟載春愁曲之什编辑

小樓日日聽雨臥,輕雲作團拂簾過。
金黃楊柳葉初勻,雪色棠梨花半破。
東家蝴蝶飛無數,西鄰燕子來兩個。
玉關萬里尺書稀,羞殺牡丹如斗大。

寄小蓬萊主者聞梅澗並簡沈元方宇文仲美賢主賓编辑

羅浮主者是仙才,東老諸孫亦俊哉。
風雨春城花落盡,江山故國燕歸來。
酒盟自有烏巾在,笑口應隨皓齒開。
十八仙人重會處,劫灰不到小蓬萊。

次韻奉答倪元鎮编辑

坐斷深林事不聞,西窗風日愛餘曛。
舊經高赤尋三傳,新詠山王削五君。
翠筿侵床落蒼雪,石池洗硯動玄雲。
東鄰書屋最相憶,莫遣草堂移浪文。

訪倪元鎮不遇编辑

霜滿船篷月滿天,飄零孤客不成眠。
居山久慕陶弘景,蹈海深慚魯仲連。
萬里乾坤秋似水,一窗燈火夜如年。
白頭未遂終焉計,猶欠蘇門二頃田。

富春夜泊寄張伯雨编辑

春江大汛潮水長,布帆一日上桐廬。
客星門巷赤松底,野市江郊淨雪初。
柱宿雞籠山頂鶴,斗量鮆網頭魚。
來青小閣在林表,故人張燈修夜書。

懷家编辑

揚雄有宅鄭裏莊,某丘某水舊耕桑。
碧山學士銀魚棄,錦裏先生烏角藏。
自是秦人齊指鹿,未能楚客廢屠羊。
王侯蟻穴一夢覺,歸作槐陰審雨堂。

贈筆生楊君顯编辑

楊君縛筆三十年,高藝豈止千人傳。
梁園學士為作傳,虎丘道人會乞錢。
桐葉秋風來古寺,苔花春水放歸船。
白頭懶草《長門賦》,自寫江南踏踘篇。

游開元寺憩綠陰堂(為開元寺長老秀石公賦)编辑

韋郎句中尋晝寂,劫灰不盡綠層層。
鴻文重記青城客,內典新傳瀑布僧。
石佛浮江輕似葉,神珠照缽隱如燈。
杪欏樹子風前落,吹傍恩公舊毾㲪。

四月四日偕蜀郡袁景文、大梁程衝霄、益都張翔遠、雲間呂德厚、會稽胡時敏、汝南殷大章同遊錢氏別墅,飲於菊亭僧舍,賦此書於壁编辑

山公今日飲何處,為愛束池似習池。
喬木尚傳錢相宅,蒼苔已上岳公碑。
井羵或從雙劍出,石人夜逐五丁移。
中天艮岳為平地,可但平泉草木悲。

用顧松江復理齋貳守编辑

仙客題來隘九州,身騎黃鶴記南遊。
烏衣故國江山在,銅柱荒臺草樹秋。
起舞劉琨空有志,登高王粲不勝愁。
問君絕境今何在,只憶當年顧虎頭。

和蔡彥文題虞伯生張伯雨倡和帖编辑

髯駕已聞攀鼎水,劫灰又見話昆池。
劍藏玉几山中記,筆記玄卿天上碑。
舊譜紫霞吹鶴骨,新章白雪寫烏絲。
逃身我未學仙去,何處還丹日月遲。

詠白塔编辑

天山乳鳳飛來小,東渡衣冠又六朝。
劫火不焚楊璉塔,箭鋒猶抵伍胥潮。
磷光夜附山精出,龍氣春隨海霧消。
獨有宮人斜畔月,多情猶自照吹簫。

送理問王叔明编辑

金湯回首是耶非,不用千年感令威。
富貴向人談往夢,干戈當自息危機。
雄風豪雨將春去,剩水殘山送客歸。
聞說清溪黃鶴在,鶴邊仍有釣魚磯。

丹鳳樓编辑

十二危樓百尺梯,飛飛丹鳳五雲齊。
天垂翠蓋東皇近,地拂銀河北斗低。
花靨秋空戎馬順,神燈夜燭海雞啼。
仙童與報麻姑會,應說蓬萊水又西。

贈王蒙编辑

一夜西郊春草生,草堂吹笛夜挑燈。
塞雁北飛千里雪,吳波綠泮五湖冰。
杜陵詩句花無賴,張緒風流柳不勝。
莫遣檢書並看劍,自將鵝帖寫溪藤。

和黃彥美元帥憂字韻詩賦思邈明府编辑

龍飛鳳舞九山秋,不掩諸公富貴羞。
三窟已營何足喜,一城自壞正堪憂。
楚騷有恨窮天問,晉易何人識鬼幽。
臥治未宜輕汲直,淮南聞已寢奸謀。

夜坐编辑

雨過虛亭生夜涼,朦朧素月照芳塘。
螢穿濕竹流星暗,魚動輕荷墜露香。
起舞劉琨肝膽在,驚秋潘岳鬢毛蒼。
候蟲先報砧聲近,不待蓴鱸憶故鄉。

西湖编辑

西湖風景開圖畫,墨客騷人入詠嗟。
扇底龍魚吹日影,鏡中鶯燕老年華。
蘇堤物換前朝柳,葛嶺人耕故相家。
今日消沉一杯水,兩峯長照夕陽斜。

贈饒白雪教諭攝懷安尹编辑

幾年避地客天涯,岊水東邊曾卜家。
樂與諸生談俎豆,閒從父老問桑麻。
兵前坤軸延秦火,亂後天河斷漢槎。
僅有藍田文學椽,攝官不忍剝瘡痂。

吳詠十章用韻復正宗架閣编辑

館娃宮裏落花多,春色撩人可奈何。
南省風流文架閣,宮才解賦館娃歌。


曾侍虛皇第二筵,鐵仙輕脫故依然。
江州坐上初相見,還識人中孟萬年。


杜牧尋春苦未遲,水晶宮裏舊題詩。
小鬟莫訝腰如束,善唱白家《楊柳枝》。


馬上郎君出帝城,瓊林宴裡記相迎。
吳山吳水新迎送,學唱《陽關》第四聲。


淮南八月雁初過,奉使槎回烏鵲河。
十里楊州花底散,五陵年少已無多。


夏駕湖頭朱雀舟,湖光山色不勝秋。
丘中不見金銀氣,臺上閒看麋鹿遊。


江上梅花鐵石心,江南腸斷越人吟。
南垣閣老多情甚,才見梅花便抱琴。


鴟夷仙去五湖船,故國何人憶計然。
昨夜洞庭秋水長,夢聞廣樂下鈞天。


黃菊初華客未歸,登高自試苧羅衣。
真娘墓下好紅葉,伍相祠前多翠微。


地行仙子楊權家,曾降山中萼綠華。
三十六橋明月夜,蘇州城裏有璚花。

飛絮编辑

春風門巷欲無花,絮起晴風落又斜。
飛入畫簾空惹恨,不知楊柳在誰家。

賦春夢婆编辑

黃柳城邊風雨多,白頭宮女有遺歌。
東坡哨遍無知己,賴有人間春夢婆。

書扇寄玉嵒在瑤芳所書是日食金桃(洪武庚戌夏五月)编辑

昨日追隨阿母遊,錦袍人在紫雲樓。
譜傳玉笛俄相許,果出金桃不外求。

先生以洪武庚戌夏五月辛丑卒,此詩其絕筆也。


張員外昱 六十一首编辑

織錦詞编辑

行家織錦成染別,牡丹花紅杏花白。
作雙紫燕對銜春,一匹錦成過半月。
持來畫堂卷復開,佳人細意為剪裁。
銀燈連夜照針指,平明設宴章華台。
為君著衣舞《垂手》,看得風光滿楊柳。
蝶使蜂媒無定棲,萬蕊千花動衣袖。
回回舞罷換新衣,新衣未縫錦下機。
憐新棄舊人所悲,百年歡樂惟片時。

白鴒雀歌编辑

烏桓城下白鴒雀,雄鳴雌隨求飲啄。
有時決起天上飛,告訴生來毛羽弱。
西河伶人火倪赤,能以絲聲代禽臆。
象牙指撥十三弦,宛轉繁音哀且急。
女真處子舞進觴,團衫鞶帶分兩傍。
玉纖羅袖柘枝體,要與雀聲相頡頏。
朝彈暮彈《白鴒雀》,貴人聽之以為樂。
變化春光指顧間,萬蕊千花動弦索。
只今蕭條河水邊,宮庭毀盡沙依然。
傷哉不聞《白鴒雀》,但見落日生寒煙。

歌風臺编辑

世間快意寧有此,亭長還鄉作天子。
沛宮不樂復何為,諸母父兄知舊事。
酒酣起舞和兒歌,眼中盡是漢山河。
韓彭受誅黥布戮,且喜壯士今無多。
縱酒極歡留十日,慷慨傷懷淚沾臆。
萬乘旌旗不自尊,魂魄猶為故鄉惜。
由來極樂易生哀,泗水東流不再回。
萬歲千秋誰不念,古之帝王安在哉?
莓苔石刻今如許,幾度西風灞陵雨。
漢家社稷四百年,荒臺猶是開基處。

(瞿宗吉云:「豪邁跌宕,雅與題稱。」)

陪宴相府得芍藥花有感编辑

醉吐車茵愧不才,馬前蝴蝶趁花回。
玉瓶盛露扶春起,錦帳圍燈照夜開。
垂白敢思溱洧贈,欹紅還是廟廊裁。
楊州何遜空才思,惟對高寒詠閤梅。

惆悵(五首)编辑

三山夢斷彩雲空,幾把長箋賦惱公。
畫閤小杯鸚鵡綠,玉盤纖手荔枝紅。
春衫汗裛薔薇露,夜帳香回茉莉風。
惆悵近來江海上,卻將鞍馬學從戎。

畫船湖上載春行,日日花香扇底生。
蘇小樓前看洗馬,水仙祠畔坐聞鶯。
碧桃紅杏渾相識,紫燕黃蜂俱有情。
惆悵繁華成逝水,盡歸江海作潮聲。

惆悵當年使酒來,娼樓紅粉夜相催。
可憐明月二分在,不見瓊花半朵開。
誰復醉翁堂下柳,更堪從事閤中梅。
楊州一片青青草,誰信春來無雁回。

惆悵雄藩海上游,武昌佳氣接神州。
東風歸思王孫草,北渚愁生帝子洲。
楚國江山真可惜,劉家豚犬亦何羞。
不須更問中原事,官柳新栽過戟樓。

至今惆悵在東城,結伴看花取次行。
輦道駐車招飲妓,宮牆回馬聽流鶯。
星河織女從離別,海水蓬萊見淺清。
不有酒船三萬斛,此生懷抱向誰傾?

過楊忠愍公軍府留題编辑

總是田家門下客,誰於軍府若為情。
林花滿樹鶯都散,雨水平池草自生。
街上相逢驚故吏,馬前迎拜泣殘兵。
能言樓上題詩處,猶有將軍舊姓名。

睡覺编辑

滿院楊花風力輕,牡丹時月好晴明。
簾垂不知白日晚,睡覺忽聞黃鳥鳴。
萬斛春光金盞酒,百年心事玉人箏。
劉伶未到忘形處,枉自閒將畚鍤行。

別春次楊州成廷圭韵编辑

燕語鶯啼盡可哀,更無馬跡到青苔。
自從玉樹成歌後,曾見銅仙下淚來。
為晉為秦花幾度,行雲行雨日千回。
若教蝴蝶知春夢,盡把黃金付酒杯。

湖上漫興(二首)编辑

百鎰黃金一笑輕,少年買得是狂名。
尊中酒釀湖波綠,席上人歌鳳語清。
蛺蝶畫羅宮樣扇,珊瑚小柱教坊箏。
南朝舊俗憐輕薄,每到花時別有情。

湖上新泥雪漸融,門前溝水暗相通。
裙欺萱草輕盈綠,粉學櫻桃淺淡紅。
暮雨欲來銀燭上,春寒猶在酒尊空。
青綾被薄不成夢,又是一番花信風。

繡毬花次兀顏廉使韵编辑

繡毬春晚欲生寒,滿樹玲瓏雪未乾。
落遍楊花渾不覺,飛來蝴蝶忽成團。
釵頭懶戴應嫌重,手裏閒拋卻好看。
天女夜涼乘月到,羽車偷駐碧闌干。

丞相委入姑蘇索各官俸米畱別幕府諸公编辑

不比常年載酒游,杏花時節出杭州。
粉闈未覺為郎貴,萱草難忘此日憂。
沙漠帛書空見雁,江湖春水莫容鷗。
何須折盡垂楊柳,留取他年繫別愁。

至姑蘇呈太尉编辑

相君求米若求雨,員外得船如得仙。
職忝下僚班可恥,情通鄰好亦堪憐。
山中棋局迷樵客,溪上桃花誤釣船。
醉把玉杯無所記,不勝惆悵晚春前。

辭答張太尉見招编辑

中年晚覺壯心去,涉世頗知前事非。
若使范增能少用,肯教劉表失相依。
風雲天上渾無定,麟鳳人間不受鞿。
殘夢已隨舟楫遠,五湖春水一鷗飛。

秋興编辑

一夜涼風便覺秋,楚人多感易生愁。
金盤露水何曾見,紈扇恩情未肯休。
零落梧桐宮井上,稀疎楊柳御街頭。
近來收得麻姑信,說道蓬萊更可憂。

次林叔大都事韻(三首)编辑

春來長是誤佳期,鴆鳥雄鳩不可私。
錯認櫻桃懸蟢子,悔將衫袖染鵝兒。
燒殘蠟燭渾成淚,折斷蓮莖卻是絲。
辜負綠窗閒歲月,只教楊柳妒腰肢。

何處銀鞍白鼻亹,忘將錦瑟數年華。
渡頭水急憐桃葉,陌上春狂信柳花。
那得芳心到鸚鵡,泣將殘淚付琵琶。
一身已自成惆悵,況似平陽十萬家。

莫謾題情在粉牆,藕絲終日系柔腸。
不知漢主黃金屋,何似盧家白玉堂。
好夢自拋桃葉後,閒愁過似柳條長。
無端收得番羅帕,徹夜薔薇露水香。

侍御周伯溫以行台羈留姑蘇柬寄之编辑

白頭歲月付流波,何物虛名在諫坡。
屬國莫嫌持節久,子陽猶謂見天多。
強梁不見圖銷印,跋扈如聞欲倒戈。
一樹紅梨春事晚,宣文閣下欲如何。

鄰園海棠编辑

自家池館久荒涼,卻過鄰園看海棠。
日色未嫣紅錦被,露華猶濕紫絲囊。
掌中飛燕還能舞,夢裏朝雲自有香。
銀燭莫辭深夜照,幾多佳麗負春光。

得編修朱桓海道之音编辑

命酒徵歌記往年,玉堂遂有夢相牽。
魚緘尺素雖云密,事載空言始可憐。
季世人材思管樂,盛時戎馬說幽燕。
張騫慣識天河路,俯仰乾坤一慨然。

感事编辑

雨過湖樓作晚寒,此心時暫酒邊寬。
杞人唯恐青天墜,精衛難期碧海干。
鴻雁信從天上過,山河影在月中看。
洛陽橋上聞鵑處,誰識當時獨倚闌。

醉題编辑

二月鶯聲最好聽,風光終日在湖亭。
清宵酒壓楊花夢,細雨燈深孔雀屏。
情在綢繆歌《白苧》,心同慷慨贈青萍。
方平自得麻姑信,從此人間見客星。

虎丘寺畱題编辑

莓苔欲遍盤陀石,知是梁朝古道場。
陳跡謾驚成俯仰,空門元不預興亡。
白漫天上俱兵氣,赤伏池中是劍光。
如會五公重說法,勸教東海莫栽桑。

寄松江楊維楨儒司编辑

畫蛇飲酒合誰先,塵土東華四十年。
海上豈無詩可和,雲間還有事相牽。
牡丹開後春無力,燕子歸來事可憐。
欲倩鐵龍吹一曲,滿湖風浪又回船。

碧筒飲次胡丞韻编辑

小刺攢攢綠滿莖,看揎羅袖護輕盈。
分司御史心先醉,多病相如渴又生。
銀浦流雲雖有態,銅盤清露寂無聲。
當年欲博千金笑,故作風荷帶雨傾。

送丁道士還澧陵编辑

丁令還家骨已仙,更無城郭有山川。
未添白變三千丈,又見銅駝五百年。
荒草茫茫連故國,孤雲冉冉下寥天。
澧蘭歌送潺湲水,望極涔陽思惘然。

寄孟昉郎中编辑

孟子論文自老成,蚤於《國語》亦留情。
省中醉墨題猶在,闕下新知誰與行。
紈扇晚涼詩自寫,翠鬟情重酒同傾。
接輿莫更閒歌鳳,只可佯狂了此生。

贈沈生還江州编辑

鄉心正爾怯高樓,況復樓中賦遠游。
客裏登臨俱是感,人間送別不宜秋。
風前落葉隨車滿,日下浮雲共水流。
知汝琵琶亭畔去,白頭司馬憶江州。

贈寓客還瓜洲编辑

把酒臨風聽棹聲,河邊官柳綠相迎。
幾潮路到瓜洲渡,隔岸山連鐵甕城。
月色夜留江叟笛,花枝春覆市樓箏。
贈行不用歌楊柳,此日還家足太平。

無題编辑

灼灼庭花露未收,樂然雙燕語綢繆。
新妝滿面猶看鏡,殘夢關心懶下樓。
春到自憐人似玉,困來誰問酒扶頭。
狂蹤已作風絲斷,敢怨流年似水流。

長安鎮市次趙文伯韻编辑

淹遍衣衫猶未幹,何如李白醉長安。
牡丹庭院漙新露,燕子簾櫳過薄寒。
春晚絕無情可托,日長惟有睡相干。
舊題猶在輕羅扇,小字斜行不厭看。

謝僧惠蒲履编辑

大夫此日可徒行,蒲履深煩遠寄情。
除是高僧求易得,自非巧手織難成。
春來見客身差健,老去看花步覺輕。
他日袈裟如過我,定須著此出門迎。

金山寺编辑

六鰲捧出法王宮,樓閣居然積浪中。
門外鷗眠春水碧,堂前僧散夕陽紅。
楊州城郭高低樹,瓜步帆檣上下風。
人世幾回江上夢,不堪垂老送飛鴻。

演法師惠紙帳编辑

銀燈夜照白紛紛,四面光搖白縠文。
隔枕不聞巫峽雨,繞床唯走剡溪雲。
風和柳絮何因到,月與梅花竟莫分。
塞北江南風景別,卻思氈帳舊從軍。

峽川编辑

石與青天近,溪雲向客低。
自然堪下淚,不是有猿啼。

水殿納涼圖编辑

別殿紅綃女,無風亦自涼。
欄邊是湖水,夜夜宿鴛鴦。

七夕编辑

乞與人間巧,全憑此夜秋。
如何針線月,容易下西樓。

別劉博士编辑

只為情如雨,從教醉似泥。
免看楊柳色,相送出城西。

過泖湖编辑

泖湖有路接天津,萬頃銀花小浪勻。
安得滿船都是酒,船中更載浣紗人。

柳花詞(二首)编辑

欄馬牆西欲暮春,花飛不復過中旬。
倚天樓閣晴光裏,爭撲珠簾不避人。

滿院長條散綠陰,誰家門戶碧沉沉。
地衣不許重簾隔,雪白花鋪一寸深。

訪舊三竺次泐禪師雜興韻编辑

酒館湖船舊有名,玉杯時得肆閒情。
至今人說張員外,不是看花不出城。

鸚鵡士女圖编辑

美人應自惜年華,庭院沈沈鎖暮霞。(集本云:長門幾日斷羊車,閑得工夫坐日斜。)
只有舊時鸚鵡見,春衫曾似石榴花。

臨安訪古(九首)编辑

石鏡编辑

臨安山中古石鏡,曾照錢王冕服來。
天遣紫苔封里後,等閒不許別人來。

婆留井编辑

(錢王初生時將棄井中,婆奮留之,故乳名婆留。既貴,以「鏐」代留字。)

舊日婆留井未堙,石闌苔蘚上龍文。
而今率土俱臣妾,莫願皇天產異人。

功臣塔编辑

峰頭石塔表功臣,五百年前是佛身。
莫問蓬萊水清淺,野藤猶蔓劫餘春。

錦溪编辑

錢王功業與天齊,百里旌旗照此溪。
從自波中鋪錦後,至今光景淨無泥。

化成寺编辑

(錢王第十九子出家為僧,賜號普照大師。)

王子能以身施佛,何異生居淨梵宮。
敝屣視他閒富貴,男兒到此是英雄。

衣錦山编辑

(今縣治主山,是王故居,即九龍堂。)

還鄉滿山都覆錦,富貴應須白晝歸。
設宴九龍堂上日,沛中歌後似王稀。

將軍樹编辑

(王平時率群隊狂戲此樹,還鄉以錦幪之號錦樹將軍。)

將軍官重執金吾,不比秦朝列大夫。
王為錦衣歸故里,遂令老樹有稱呼。

環翠閣编辑

(今為寺,謝安游處。)

東山尚存環翠閣,謝傅游來經幾年。
可是舊曾攜妓到,粉香猶在畫闌邊。

淨土寺编辑

(東坡作杭倅,行部過於潛回。)

祥符額賜海會寺,四百年來彈指過。
試問竹林橋下路,往還曾見幾東坡。

題吳彩鸞寫韻圖编辑

小點紅鸞欲下遲,遠山渾似畫來眉。
如何一念人間事,上界仙曹便得知。

集外詩(三首)编辑

寄王梧溪编辑

仙舟曾記過南堂,鳴鳥高梧日正長。
胡蝶重來春夢覺,牡丹欲盡燕泥忙。
當時賓客知何往,此日音書或漫忘。
猶有白頭王粲在,獨將詞賦動江鄉。

春日编辑

一陳東風一陣寒,芭蕉長過石闌干。
只消幾個瞢騰醉,看得春光到牡丹。

瞿宗吉云:「此詩刺淮張用事諸人也。」

白頭翁编辑

疏蔓短於蓬,卑棲怯晚風。
只緣頭白早,無處入芳叢。

◎補詩编辑

☆張員外昱(二首)编辑

題青山白雲编辑

一箇茆廬何處,小橋古木溪灣。
但見山青雲白,不知天上人間。

題揚州史左丞扇编辑

后土祠前路,金鞍憶舊游。
春風雙燕子,渾似在揚州。

 甲集前編第六 ↑返回頂部 甲集前編第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