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集前編第七 列朝詩集
甲集前編第七之下
甲集前編第八 

甲集前編第七编辑

䥫崖先生楊維楨 一百七十首编辑

鴻門會编辑

天迷關,地迷戶,東龍白日西龍雨。
撞鐘飲酒愁海翻,碧火吹巢雙猰貐。
照天萬古無二烏,殘星破月開天餘。
座中有客天子氣,左肱七十二子連明珠。
軍聲十萬振屋瓦,拔劍當人面如赭。
將軍下馬力排山,氣卷黃河酒中瀉。
劍光上天寒彗殘,明朝畫地分河山。
將軍呼龍將客走,石破青天撞玉斗。

(富春吳復曰:「先生酒酣時,常自歌是詩。此詩本用賀體,而氣則過之。」)

虞美人行编辑

拔山將軍氣如虎,神騅如龍蹋天下。
將軍戰敗歌楚歌,美人一死能自許。
倉皇伏劒答危主,不為野雉隨讎虜。
江邊碧血吹青雨,化作春芳悲漢土。

梁父吟编辑

步出齊城門,上陟獨樂峰。
梁父昂雉堞,蕩陰夷鬛封。
齊國殺三士,杵臼不能雄。
所以《梁父吟》,感嘆長笑翁。
吁嗟長笑翁,相漢起伏龍。
關張比強冶,將相俱和同。
上帝棄炎祚,將星墮營中。
抱膝和《梁父》,《梁父》生悲風。

孔巢父编辑

孔巢父,竹溪流。
竹溪之水可飲牛,胡為去干肉食謀?
孔巢父,盍歸來?
河北虎幸斃,河中虎方威。
孔巢父,不歸去。
十年東海迷煙霧,釣竿空負珊瑚樹。

警枕辭编辑

(吳越王錢鏐,自少在軍中,夜未嘗寐,倦極則就圓木小枕,或枕大鈴,寐熟輒欹而寤,名曰警枕。置粉盤於臥內,有所記則書盤中,比老不倦。或寢方酣,外有白事者,令侍女振鈴即寤。時彈銅丸於樓牆之外,以警直更者。嘗微行,夜叩北門,吏不肯啟關,曰:「雖大王來,亦不啟。」乃自他門入。明日,召北門吏,厚賜之。)

不睡龍,醒復醒,珊瑚圓木搖金鈴。
五花寶簟芙蓉屏,銅盤雪粉香淺清。
樓牆銅彈飛霹靂,夜半更奴起闢易。
圓木功,無與敵。
吳越封疆平地闢,四世三王安衽席。

三閣圖编辑

金陵新閣空中起,虎踞龍蟠鳳雙掎。
沉檀雕柱闞玉螭,麗華吹笙彩雲裏。
水晶簾空濾明月,三十六宮白於水。
紅塵巴馬四百秋,五城步障五花球。
彩繪山頭蓋宮殿,山前十二銀潢流。
健娥五百曳錦纜,金蓮吐影上下金銀州。
二三狎客混歌舞,中有酒悲淚如雨。
嘉州諷諫三閣圖,秦州別幸千花株。
回鵑隊,鴉群呼。
夜半卷土昌瀘渝,黃茅縛髻口銜璧。
草降表,王中書。
嗚呼!
《玉樹》聲中作唐虜,門外崇韜是擒虎。

澶淵行编辑

陽城淀,高陽關,
邊書告急夕五至,皇帝親至岢嵐山。
殿前寇相一斗膽,楚蜀謀臣謀可斬。
陽光抱珥已開光,床几一發中撻攬。
雄謀獨斷眾勿搖,孤注一擲先成梟。
跋河不渡勢不止,賈勇況有高嫖姚。
千羊萬犬銳若隼,望見龍光氣俱盡。
萬歲聲呼天可汗,擎天一柱惟付准。
飛龍使,修載書,鬼母尚執關南圖。
君不見
漢家玉帛賜單于,何嘗割地分邊隅。
卻憐藝祖歲帛二十萬,不博黑子一萬蕃枯顱。

冬青塚(重見)编辑

老羝夜射錢塘潮,天山兩乳王氣消。
禿妖尚厭龍虎怪,浮圖千尺高岧嶢。
文山老客智且勇,夜舟拔山山不動。
江南石馬久不嘶,塚上冬青今已拱。
百年父老憤填胸,不知巧手奪化工。
冬青之木鬱蔥蔥,六綍樹更蒲門東。

李鐵槍歌编辑

古鐵槍,五代烈。今鐵槍,萬人傑。
紅蠻昨夜斬關來,防關老將泣如孩。
鐵槍手持丈二材,鐵馬突出擒紅魁。
磔紅頭,鑿紅骨。
誓紅不同生,滅紅倒紅窟。
君不見
錢塘城中十萬家,十萬甲兵赭如血,
一夜南風吹作雪。

鐵槍封萬戶,至正壬辰七月二十日破賊於杭,余嘗歌以美之。是年九月,不幸死於昱關,復為此歌之编辑

李鐵槍,人之傑。
將之強,手持鐵槍丈二長。
鐵槍入手烏龍驤,龍精射之落攙搶。
皇帝十有二載秋七月,紅凶西來寇西浙。
防關健兒走惶惶,鐵槍一怒目眥裂。
十萬赭衣暗城闕,鐵槍烏龍去明滅。
須臾化作風雨來,淨洗銅城滿城血。
嗚呼!
殪猰貐,屠封狼,鐵槍之鋒無與當。
胡為將星昨夜墜昱關,鐵槍一折天無光。
天無光,人倀倀,雲臺倚天雲潛傷。
天子贈忠良,祠以血食冬青鄉。
嗚呼!
歸來乎?鐵槍。

鐵城謠编辑

張司業有《築城詞》,嫌其嘽緩,無沉痛迫切之警,今補之。

蒸土築城城上鐵,北風一夜吹作雪。
君不見
銅駝關外鐵甕堆,中填白骨外塗血。
髑髏作聲穿鬼穴,銅駝崩,鐵甕裂。

南婦還(并序)编辑

南婦有轉徙北州者,越二十年復還,訪死問生,人非境換,有足悲者,為賦之。

今日是何日,慟返南州歧。
汩汩東逝水,一日有西歸。
長別二十年,休戚不相知。
去時蠆髮青,歸來面目黧。
昔人今則是,故家今則非。
脫胎有父母,結髮有夫妻。
驚呼問鄰里,共指塚累累。
訪死欲穿隧,泣血還復疑。
白骨滿丘山,我逝其從誰?

飲馬窟编辑

長城飲馬窟,飲馬馬還驚。
寧知嗚咽水,猶作寶刀鳴。

焦仲卿妻编辑

生為仲卿婦,死與仲卿齊。
廬江同樹鳥,不過別枝啼。

胭脂井编辑

昨夜韓擒虎,金陵奏凱回。
井中人不死,重帶美人來。

商婦詞编辑

蕩子發航船,千里復萬里。
願持金剪刀,去剪西江水。

楊柳詞编辑

楊柳董家橋,鵝黃幾萬條。
行人莫到此,春色易相撩。

採蓮曲(二首)编辑

東湖採蓮葉,南湖採蓮花。
一花與一葉,持寄阿侯家。


同生願同死,死葬清泠窪。
下作鎖子藕,上作雙頭花。

賭春曲编辑

鬥草歸來後,開筵又賭春。
階前撒珠戲,誰是得雙人?

(《妝樓記》:「洛陽有樂姓者,撒真珠為戲,厚盈數寸,以班螺令妓女酌之,仍各具數,以得雙者為勝。得雙妓乃作雙珠宴以勞主人。」)

春波曲编辑

家住春波上,春深未得歸。
桃花新水長,應沒浣花磯。

買妾言编辑

買妾千黃金,許身不許心。
使君聞有婦,夜夜《白頭吟》。

玉蹄亹编辑

銀腦玉蹄亹,金鞭問妾家。
窗開桃葉渡,小艇在荷花。

自君之出矣(二首)编辑

自君之出矣,燕去復燕歸。
思君如荔帶,日日抱君衣。


自君之出矣,草青復草黃。
思君如魚鑰,日日守空房。

吳子夜四時歌(錄一首)编辑

睡起珊瑚枕,微風度屟廊。
芙蓉□最葉,翻水洗鴛鴦。

小臨海曲(十首。一名《洞庭曲》)编辑

日落洞庭波,吳娃蕩槳過。
道人吹鐵笛,風浪夜來多。


道人䥫笛響,半入洞庭山。
天風將一半,吹度白銀灣。


仙橘大如斗,浮之過洞庭。
江妃渾未識,喚作楚王萍。


海客報奇事,青天火甕飛。
明朝雷澤底,新有落星磯。


網得珊瑚樹,移栽瑪瑙盆。
夜來風雨橫,龍氣上珠根。


海上雙雷島,渾如灩澦堆。
乖龍拔山腳,飛渡海門來。


潮來神樹沒,潮歸神樹青。
雲裏天妃過,龍旗帶雨腥。


客入毛公洞,洞深人不還。
明年探禹穴,相見會稽山。


太液象圓海,金蓮夜夜開。
水中萬年月,照見昆明灰。


秦峰望東海,雲氣常飄飄。
桑田明日事,奚用石為橋。

附見 張簡(一十首)和䥫厓小臨海编辑

海靜不揚波,仙人鞚鶴過。
靈峯七十二,何處月明多。

扁舟下彭蠡,望見古君山。
只道支機石,移來天漢灣。

歌罷《霓裳曲》,分行舞廣庭。
天壇看星斗,散亂若浮萍。

海門棹馭出,鯨吼浪花飛。
孔翠排旍蓋,雲昏黃鶴磯。

龍子丹砂鬛,金芒耀水盆。
真人忽騎去,霹靂破天根。

夜過洞庭曲,青山玉作堆。
仙人吹鐵笛,白鶴自飛來。

雨過積金頂,芙蓉萬朵青。
神魚不飛去,風伏翠濤腥。

憶坐松根石,相見說大還。
昆崙雲一朵,喚作九華山。

仙花雲萬疊,浩劫與春開。
卻笑珊瑚樹,焦枯作死灰。

海上三神嶠,嘗看羽蓋飄。
玉虹三百丈,噓氣結成橋。

宮詞(十二首)编辑

宮詞,詩家之大香奩也,不許村學究語。本朝宮詞者多矣,或拘於用典故,又或拘於用國語,皆損詩體。天曆間,余同年薩天錫善為宮詞,且索余和什。通和二十章,今存十二章。

雞人報曉五門開,鹵簿千官泊帝臺。
天上鴐鵝先有信,九重鸞駕上都回。

每歲此禽先駕往返。


開國遺音樂府傳,《白翎》飛上十三弦。
大金優諫關卿在,伊尹扶湯進劇編。


海內車書混一時,奎章御筆寫烏絲。
朝來中貴傳宣急,南國宮娥拱鳳池。


薰風殿閣日初長,南貢新來荔子香。
西邸阿環方病齒,金籠分賜雪衣娘。


宮錦裁衣錫聖恩,朝來金榜揭天門。
老娥元是南州女,私喜南人擢殿元。


北幸和林幄殿寬,鉤麗女侍婕妤官。
君王自賦昭君曲,敕賜琵琶馬上彈。


后土瓊仙屬內家,揚州從此絕名花。
君王題品容誰並,萼綠宮中萼綠華。


十二瓊樓浸月華,桐花移影上窗紗。
簷前不插鹽枝竹,臥聽金羊引小車。


金屋秋深露氣涼,宮監久不到西廂。
丁寧莫竊寧歌笛,鸚姆無情說短長。


露氣夜生蒨鵲樓,井梧葉葉已知秋。
君王只禁宮中蠱,不禁流紅出御溝。


十三宮女善詞章,長立君王玉幾傍。
阿婉有才還有累,宮中鸚鵡啄條桑。


蛾眉顰處不勝秋,長帶芙蓉小苑秋。
肯為君王通一笑,羽書烽火誤諸侯。

盼盼编辑

塚上白楊今十年,樓頭燕子尚留連。
銅臺多少丁寧恨,誰向西陵望墓田?

西湖竹枝歌(九首。一作「小臨海曲」)编辑

蘇小門前花滿株,蘇公堤上女當壚。
南官北使須到此,江南西湖天下無。


鹿頭湖船唱郝郎,船頭不宿野鴛鴦。
為郎歌舞為郎死,不怕真珠成斗量。


家住城西新婦磯,勸君不唱《金縷衣》。
琵琶原是韓朋木,彈得鴛鴦一處飛。


勸君莫上南高峰,勸我莫上北高峰。
南高峰雲北高雨,雲雨相催愁殺儂。


湖口樓船湖日陰,湖中斷橋湖水深。
樓船無柁是郎意,斷橋有柱是儂心。


病春日日可如何,起向西窗理琵琶。
見說枯槽能小命,柳州弄口問來婆。


小小渡船如缺瓜,船中少婦《竹枝歌》。
歌聲唱入箜篌調,不遣狂夫橫渡河。


石新婦下水連空,飛來峰前山萬重。
妾死甘為石新婦,望郎忽似飛來峰。


望郎一朝又一朝,信郎信似浙江潮。
床腳支龜有時爛,臂上守宮無日銷。

附見 和詩

(和者數百家,載於《西湖竹枝》者一百三十四人。)

潘純 一首编辑

雲髻高梳鬢不分,掃除虛室事元君。
新糊白紙屏風上,盡畫蓬萊五色雲。

黃公望 一首编辑

水仙祠前湖水深,岳王墳上有猿吟。
湖船女子唱歌去,月落滄波無處尋。

曹睿 一首编辑

昨夜西湖月色多,照見郎君金叵羅。
明朝江頭放船去,江亭風雨奈君何。

陳褧 一首编辑

茜紅裙子柳黃衣,花間採蓮人不知。
唱歌蕩槳過湖去,荷葉荷花風亂吹。

楊椿 一首编辑

郎去天涯妾在樓,西湖楊柳又三秋。
郎情莫似湖頭水,城北城南隨處流。

顧晉 二首编辑

楊白花開風滿天,花開成絮不成綿。
不如落向西湖水,化作浮萍個個圓。


郎子別時秋月明,說道歸時春水生。
曉起門前聽過馬,馬嘶都是別人行。

顧元臣 一首编辑

牡丹開時花滿闌,芍藥開時春已殘。
等過三春今半夏,重樓日日倚闌幹。

顧佐 一首编辑

阿儂心似湖水清,願郎心似湖月明。
南山雲起北山雨,雲雨朝朝何處晴。

宋元禧 三首编辑

十三女兒不出門,父娘墳在葛嶺根。
同攜女伴踏青去,不上道傍蘇小墳。


湖上採薪春復春,養蠶長見繭絲新。
老蠶不識人間事,猶趁東風了此身。


湖光照儂雙畫眉,鬢邊照見一莖絲。
東家女伴多年別,昨日攜來十歲兒。

馬琬 一首编辑

湖頭女兒二十多,春山兩點明秋波。
自從湖上送郎去,至今不唱江南歌。

張田 一首编辑

潮去潮來春復秋,錢塘江水通湖頭。
願郎也似江潮水,暮去朝來不斷流。

張希賢 一首编辑

孤山腳下三叉路,孤山墓上好梅花。
不似馬塍桃李樹,隨春供送到人家。

葉廣居 一首编辑

水長西湖一尺過,湖頭狂客奈愁何。
鯉魚吹浪楊花落,聽得櫓聲歸思多。

周南老 二首编辑

蘇公堤上草離離,春盡王孫尚未歸。
風度珊瑚簾影直,一雙紫燕近人飛。


採菱女兒新樣妝,瓜皮船小水中央。
郎心只如菱剌短,妾情謾比藕絲長。

沈性 一首编辑

儂住西湖日日愁,郎船只在東江頭。
憑誰移得吳山去,湖水江波一處流。

嚴恭 一首编辑

湖中女兒不解愁,二三蕩槳百花洲。
貪看花間雙蛺蝶,蜻蜓飛上玉搔頭。

強珇 一首编辑

湖上女兒學琵琶,滿頭都插鬧妝花。
自從彈得《陽關曲》,只在湖船不在家。

士女曹妙清 一首编辑

美人絕似董嬌饒,家住南山第一橋。
不肯隨人過湖去,月明夜夜自吹簫。

士女張妙淨 一首编辑

憶把明珠買妾時,妾起梳頭郎畫眉。
郎今何處妾獨在,怕見花間雙蝶飛。


蘇臺竹枝詞(一十首)编辑

姑蘇臺上月團團,姑蘇臺下水潺潺。
月落西邊有時出,水流東去幾時還。


館娃宮中麋鹿遊,西施去泛五湖舟。
香魂玉骨歸何處,不及貞娘葬虎丘。


虎丘山上塔層層,靜夜分明見佛燈。
約伴燒香寺中去,自將釵釧施山僧。


門泊東吳萬里船,烏啼月落水如煙。
寒山寺裏鐘聲早,漁水江風惱客眠。


洞庭餘柑三寸黃,笠澤銀魚一尺長。
東南佳味人知少,玉食無由進上方。


荻芽抽筍楝花開,不見河豚石首來。
早起腥風滿城市,郎從海口販鮮回。


楊柳青青楊柳黃,青黃變色過年光。
妾似柳絲易憔悴,郎如柳絮太顛狂。


翡翠雙飛不待呼,鴛鴦並宿幾曾孤。
生憎寶帶橋頭水,半入吳江半入湖。


一緺鳳髻綠如雲,八字牙梳白似銀。
斜倚朱門翹首立,往來多少斷腸人。


百尺樓臺倚碧天,欄干曲曲畫屏連。
儂家自有蘇臺曲,不去西湖唱《採蓮》。

吳下竹枝歌(七首。率郭羲仲同賦)编辑

三箬春深草色齊,花間蕩漾勝耶溪。
採菱三五唱歌去,五馬行春駐大堤。


家住越來溪上頭,胭脂塘裏木蘭舟。
木蘭風起飛花急,只逐越來溪上流。


寶帶橋西江水重,寄郎書去未回儂。
莫令錯送回文錦,不答鴛鴦字半封。


馬上郎君雙結椎,百花洲下買花枝。
罟罛冠子高一尺,能唱黃鶯舞雁兒。

《白翎鵲操》手雙彈,舞罷胡笳十八般。
銀馬杓中勸郎酒,看郎色似赤瑛盤。


騎馬當軒鵠觜靴,西風馬上鼓琵琶。
內家隊裏新通籍,不是南州百姓家。


小娃十歲唱桑中,盡道吳風似鄭風。
不信柳娘身不嫁,真珠長絡守宮紅。

羲仲以吳之柳枝詞答為賦詩编辑

吳中《柳枝》傷春瘦,湖中《竹枝》湘水愁。
說與錢塘蘇小小,《柳枝》愁是《竹枝》愁?

春情(二首)编辑

惜春正是上春時,何處春情可賦詩?
吳王臺下鬥芳草,蘇小門前歌《柳枝》。


灼灼桃花朱戶低,青青梅子粉牆頭。
蹋歌起自春來日,直至春歸唱不休。

漫興(七首)编辑

學杜者必先得其情性語言而後可,得其情性語言必自其漫興始。錢塘諸子喜誦予唐風,取其去杜不遠也。故今漫興之作,將與學杜者言也。

𩇠畫溪頭翠水家,水邊短竹夾桃花。
春風嗾人狂無那,走覓南鄰羯鼓撾。


丈人接縭白氈裁,花邊下馬不驚猜。
環沉溪頭買酒去,高堂寺裡看碑來。


長城女兒雙結丫,陳皇宅前第一家。
生來不識古井怨,唱得後主《後庭花》。


楊花白白綿初迸,梅子青青核未生。
大婦當壚冠似瓢,小姑吃酒口如櫻。


今朝天氣清明好,江上亂花無數開。
野老殷勤送花至,一雙蝴蝶趁人來。


南鄰酒伴辱相呼,共訪城東舊酒壚。
柳下秋千閒絡索,花間喚起勸胡盧。


我愛東湖舊廣文,更過水口覓將軍。
醉歸嘗騎廣文馬,不怕打鼓噤黃昏。

冶春口號(七首。寄昆山袁、呂、郭三才子)编辑

今年臘底無殘雪,卻是年前十日春。
騎馬行春橋上路,密梅花發便撩人。


吳下逢春春思濃,不堪花發館娃宮。
吳山青青吳水白,愁殺江南盛小叢。


見說昆田生玉子,海西還有小昆崙。
明朝去拔珊瑚樹,龍氣隨飛過海門。


鮫卵兼金傳海上,海人一尺立階前。
婁江馬頭天下少,春水如天即放船。


南朝宮體袁才子,更說西昆郭孝廉。
自是《玉臺》新句好,風流無復數《香奩》。


湖上女兒柳葉眉,春來能唱黃鶯兒。
不知卻是青娘子,飛傍枇杷索荔枝。


西樓美人不受呼,清箏一曲似羅敷。
可無東廄五花馬,去博西樓一斛珠。

春俠雜詞(一十二首)编辑

金丸脫手彈鸚鵡,玉鞭嬉笑擊珊瑚。
侍兒無賴有如此,知是霍家馮子都。


花袍白面呼郎神,當階奪花不避人。
天馬乘龍金絡腦,賈家貴婿正嬌春。


柘林縱獵金毛鷹,花街行春銀面馬。
夜宿倡樓酒未醒,飄風吹落鴛鴦瓦。


朱提注酒酒如池,大白淋漓吃不辭。
上樓更衣玉山倒,腰間帶脫金犀毗。


蜀琴初奏雙鴛鴦,冘竹和鳴雙鳳凰。
夜闌酒散不上馬,紫荊月墮西家牆。


石上葉生青鳳尾,階前花開黃鵠觜。
美人弄水百花池,水灑花枝雙蝶飛。


宜男草生小院西,階前錦石與人齊。
錢塘潮生當午信,丹雞飛上上頭啼。


鳳凰城外橫門道,小妓軍裝金線襖。
春暉無賴苦撩人,自下雕鞍蹋芳草。


西江媺人久不見,手把新題合歡扇。
鯉魚憑送相思書,灞王門前水如箭。


美人遺我昆溪竹,未寫雌雄雙鳳曲。
愛惜長竿系釣緡,釣得江西雙比目。


昨日布衣行九州,今日繡衣拜冕旒。
馬前清道一千步,當街不敢闞高樓。


關右新來豪傑客,姓字不通人不識。
夜半酒醒呼阿吉,碧眼胡兒吹筆笛。

燕子辭编辑

燕子來時春雨香,燕子去時秋雨涼。
鴛鴦一生不作客,夜夜不離雙井塘。

小遊仙(八首)编辑

天上莨常宮又成,文章只數老玄卿。
五雲閣吏亦謫世,牛鬼少年專盛名。


日落海門吹鳳匏,須臾海水沸如炮。
船頭處女來相喚,知是洞庭千歲蛟。


曾與毛劉共學丹,丹成猶未了情緣。
玉皇敕賜西湖水,長作西湖月水仙。


當時笑我去學仙,汝但求金與求田。
不知昨夜城頭鶴,問汝無人識墓阡。


青旄節衛翠雲軒,按部東行過赤城。
龍女遺珠雞卵大,結為雙佩賜方平。


若木西來赤岸東,白金城闕碧珠宮。
天家令急不敢住,折得五花歸飯龍。


東逾弱水赤流深,夜得桃都息羽旌。
地底日回天上去,金雞如鳳自交鳴。


金鵝蕊生瑤水陰,錦駝鳥鳴珠樹林。
上皇敕賜龍色酒,天樂五雲流玉音。

海鄉竹枝歌(四首)编辑

潮來潮去白洋沙,白沙女兒把鋤耙。
苦海熬乾是何日,免得儂來爬雪沙。


門前海坍到竹籬,階頭腥臊蟛子肥。
啞子三歲未識父,郎在海東何日歸。


海頭風吹楊白花,海頭女兒楊白歌。
楊白滿頭作鹽舞,不與斤兩添銅駝。


顏面似墨雙腳鹴,當官脫褲受黃荊。
生女寧當嫁盤瓠,誓莫近嫁宋家亭。

(《海鄉竹枝》非敢以繼風人之鼓吹,於以達亭民之疾苦也。觀民風者或有取焉。)

覽古四十二首(錄三十四首)编辑

晉師納天王,大義白日披。
尹固附孽子,奉籍奔蠻夷。
道逢秋郊婦,三歲爾為期。
三言尹固死,婦言如蓍龜。


出姜哭過市,呼天天實聞。
市人皆涕下,魯賊當誰兮。
出姜不歸魯,麟筆誅其君。


秦穆飲盜馬,楚莊忘絕纓。
齊景恩一木,觸槐有淫刑。
婧女告齊相,稱說辯且正。
明朝拔槐令,婧婦脫囚名。


單父七弦琴,為治務感興。
十金南門木,立令務必行。
單父有成言,夜漁若嚴刑。
南門能徙木,不能徙民情。
以此知巧信,不如拙而誠。


韓厥戮趙僕,不以私害公。
後人援此義,往往為逢蒙。
曲逆不背本,事主可移忠。
偉哉劉公論,呂布真難容。


應侯刻薄人,須賈得無死。
飛將殺霸陵,狼狠不足齒。
如何畫眉郎,五日殺掾史。


齊相善求治,議論人人殊。
蓋翁本黃老,一語蓋有餘。
諸儒不足聽,醉吏自足呼。
醉吏獄不擾,諸儒多詐狙。


恭儉漢天子,取士忌少年。
未應絳灌徒,庭中肯妨賢。
徒為宣室召,復有長沙遷。
不見馮都尉,龐眉竟誰憐。


田叔作魯相,王不敢遊田。
痛愧取民物,償以中府錢。
漢人重長者,長者豈非賢。


任安與田仁,同仕將軍門。
廝養惡齒馬,實坐貧失身。
發忿騎奴席,拔刃徒自分。
不會趙少府,何時別奴群。
乃知聖賢仕,端不與賤貧。


郭解本大俠,睚眥殺人威。
當其出邑屋,獨不殺倨夷。
屬吏脫踐更,卒感肉袒來。
此事實近道,可以俠少之。


漢廷古遺直,免官歸田園。
已聞御史奏,嚴李有飛言。
矯制獨無罪,加冠禮終存。
誰謂淮陽召,淮陽為寡恩。


出關棄繻子,南征笑狂生。
左右無黃髮,淫夫挾之行。
戮殺漢使者,君臣起大兵。
尉佗羈漢綬,何曾請長纓。


成都賣卜士,大易先天心。
弟子一區宅,桑榆有餘陰。
何為天祿閣,忘身幾陸沉。
門前載酒者,奇字時相尋。
為謝門前客,從今傳酒箴。


子陵江海客,本非沮溺倫。
仁義立奇論,豈果忘吾民。
狂奴作故態,飄然過富春。
客星犯帝座,太史奏天文。
故人信符讖,三公等浮雲。


武丁夢良弼,審象極冥搜。
光武思故人,物色在羊裘。
彭城有處士,君恩賁林丘。
股肱不為用,顏色徒相求。


董卓劫慈明,次以及伯喈。
子龍獨何人,啖笑卻啀啀。
高視梁碭上,片雲卷而懷。
古來高世士,塵埃豈能埋。


襄陽有高士,生產不曾治。
何以遺妻子,鹿門有深期。
籍籍齒牙論,龍鳳名諸兒。
諸葛拜床下,可是圯橋師。


孔公薦一鶚,義烈爭秋霜。
天心報知己,討賊尊天王。
漁陽操英憤,夫豈病悖狂。
營門三尺棁,殺氣披攙槍。


會稽嵇叔夜,才氣浩不群。
平生癖於鍛,餘好在琴尊。
不如一長嘯,攜琴學蘇門。
可憐《廣陵散》,奇弄今無聞。


汝南許文休,喪亂一駑士。
敢當諸葛拜,合受玄德鄙。
士論推指南,無乃失臧否。
乃知郡公曹,排擯有公是。


洛陽輕薄子,挾彈走春嬉。
結交金谷友,諂事賈午兒。
蔑棄慈母訓,乾沒不知幾。
感已賦閒居,猶以拙自悲。


彈琴戴安道,焦桐破奇聲。
蔚宗與文季,俱以琴自鳴。
天子不得屈,王公不能聆。
獨憐褚司徒,銀柱老齊伶。


我愛王懷祖,面壁受人罵。
不比少掾時,瞋目答米價。
褊中頓有容,坦之詎能過。
桓桓大將軍,漢業在出跨。


青青五柳宅,貧無三徑資。
去參建威幕,為貧良亦非。
彭澤八十日,胡為遽來歸。
乃知決然逝,非為鄉里兒。
首惡王休元,酒亦無所辭。
華軒欲載我,我心詎能違。


韓信卜母地,旁置萬人廬。
郭公卜鄰水,長洲偶成墟。
千秋揚子窆,投棄同江魚。
裸發何為者,厭魅開群愚。
孰借神丁火,焚卻青囊書。


郭黁精術數,知晉必亡秦。
逃秦遠歸晉,追兵殺亡臣。
洛陽牛背叟,讀書孝其親。
涼州未經破,先歸忽如神。
術人不靈己,哲士固全身。


騷雅去已久,宮體爭哇淫。
洛陽風一變,枳性隨人心。
鄉關思蕭瑟,作賦哀江南。
調入金釵臂,亡國有餘音。


鄭州跛男子,識者惟客師。
深沉有容量,不為同列知。
唾而戒其弟,俯世一何卑。
君看白水澗,沫額宣駑資。


姚家有裨將,腰佩雙青萍。
青萍夜脫匣,忽殺程務盈。
為書報殺床,伏劍隨自刑。
籲嗟古義士,豈復數荊卿。


厚施而薄望,郭解愧朱家。
大唐郭氏子,手劍寒奸邪。
賻金四十萬,主名不知誇。
結交豪俠場,此客實無加。


昨日滿頭花,堂上爭春妍。
今朝大風起,花落玉津園。
舊地易淮陝,取馘諧戍門。
可憐於期首,不謝永州魂。


東人送降款,西人納降城。
長沙李太守,誓死城下盟。
高樓一舉火,老稚同焦冥。


要離爇妻子,大盜空沽名。
峨峨南文山,光焰日月青。
婦義終一醮,臣道無改要。
寧戴一天死,不載二地生。
尚憐廣西地,有愧顏家兄。

遊虎丘,與勾曲張貞居、遂昌鄭明德、毗陵倪元鎮各追和東坡留題石壁詩韻编辑

漾舟海湧西,坡陀緣素嶺。
陟彼闔閭丘,俯瞰千尺井。
至今井中龍,上應星耿耿。
居然闢歷飛,殘腥洗蛙黽。
已知湛盧精,古憤裂幽礦。
肯隨魚腸逆,寒鋒助殘猛。
後來入郢功,勇志亦馳騁。
丹臺納㛹娟,金錘碎骨鯁。
坐令金精氣,龍虎散俄頃。
花凝鐵壁堅,木根山骨冷。
何哉幽獨魂,白日歌夜永。
我從陶朱來,青山異風景。
豈無西家兒,池頭弄風影。
五湖尚浮桴,煙波不須請。

元夕與婦飲编辑

問夜夜何其,眷茲燈火夕。
月出屋東頭,照見琴與冊。
老婦紀節序,清夜羅酒席。
右蠻舞裊裊,左瓊歌昔昔。
婦起勸我酒,壽我歲千百。
仰唾天上蜍,誓作酒中魄。
勸君飲此酒,呼月為酒客。
婦言自可聽,為之浮大白。

玉蓮曲為金陵張氏妓賦编辑

芙蓉出五沃,蕩漾水中央。
托根遍七澤,濯影照滄浪。
亭亭立淤泥,靜試岳井妝。
使君青雀舫,夜夜宿花傍。
為結明璫蓋,覆此並頭芳。
洛妃解瑤佩,王子薦瓊觴。
飢餐玲瓏玉,渴飲醍醐漿。
白日忽成晚,粉面落秋霜。
窟䆛不結子,柔絲斷藕腸。
波寒沉獺傘,愁殺野鴛鴦。

素雲引為玄霜公子賦(玄霜,璜溪呂氏月臺名也)编辑

清河美人姑射神,夢中認得梨花雲。
朝朝暮暮不肯雨,瓊枝玉葉光輪困。
靘妝不染胭脂水,輕歌欲遏鸞笙起。
五花細馬馱春風,羅帶飄颻白鷳尾。
柔情易逐彩霞空,半掩春衣嘶玉龍。
九點峰前指歸路,家住松陵東復東。
桃葉桃根春已暮,又逐飛花度江去。
梨園昨夜春雨多,回首孤飛在何處。
何處孤飛去復來,直是玄霞百尺臺。

四景宮詞编辑

漏痕新長蓮花鬥,龍池草色連溝柳。
憶春還又怯春來,日日春情殢如酒。
小床偷制錦回文,落地針聲暗驚手。
夢繞梁三白蝶飛,西園鼓子花開後。


金刀落雪瓜如斗,小殿風來水楊柳。
鳳窠長簟不成眠,竊飲君王千日酒。
傳宣今夜吹玉笙,十指紅蠶捻輕手。
三十六竿調未齊,小倚琉璃御屏後。


露下金盤濕星斗,池上烏啼千尺柳。
秋題未寫桐葉箋,春妝尚帶桃花酒。
十二簾開乞巧樓,小隊金針穿好手。
長生殿裏記恩私,夜半牽衣挂樓後。


黛螺新賜量成斗,畫眉日畫青青柳。
長得君王一笑看,眠文不敢朝欣酒。
盤珠夜制袞龍衣,紅冰筍軟呵纖手。
坐聽燈人報曉籌,二十五聲寒點後。

古井怨编辑

井無水,荒龍死,水底嘍嘍話紅鬼。
仰天夜見黃姑星,長繩卷起天河水。

城西美人歌(并引)编辑

丙戌花朝後一日,與客遊長城之靈山,宴於城東老人所。時偕遊者,城中美人靈山秀也。酒酣,作《城西美人歌》。

長城嬉春春半強,杏花滿城散餘香。
城西美人戀春陽,引客五馬青絲韁。
美人有似真珠漿,和氣解消冰炭腸。
前朝丞相靈山堂,雙雙石郎立道傍。
當時門前走犬馬,今日丘壟登牛羊。
美人兮美人,
舞燕燕,歌鶯鶯,蜻蜓蛺蝶爭飛揚。
城東老人為我開錦障,金盤薦我生檳榔。
美人兮美人,
吹玉笛,彈紅琴,為我再進黃金觴。
舊時美人已黃土,莫惜秉燭添紅妝。

崔小燕嫁辭编辑

闔閭城中三月春,流鶯水邊啼向人。
崔家姊妹雙燕子,踏青小靴紅鶴觜。
飛花和雨著衣裳,早裝小娣嫁文央。
離歌苦惜春光好,去去輕舟隔江島。
東人西人相合離,為君歡樂為君悲。

金谷步障歌编辑

金谷水派銀河流,金谷峙據三神丘。
太僕卿君十二樓,花草不識人間秋。
蜀江染絲紅五色,紫鳳銜絲終夜織。
剪斷鯨濤三萬匹,天女江妃不敢惜。
明珠量斛買娥眉,時時玉笛障中吹。
紅鸞翠鵲飛在地,香塵蹋蹋凝流脂。
野鷹西來歌吹歇,踏錦未收風雨裂。
樓前甲士屯如雲,樓上佳人墜如雪。
嗚呼!
董家郿塢金成泥,鬼燈一點燃空臍。
齊州奴,何用爾,只須豆粥與萍齏。
不見只今金谷底,野花作障山禽啼。

鳴箏曲编辑

斷虹落屏山,斜雁著行安。
釘鈴雙啄木,錯落千珠柈。
愁龍啼玉海,夜燕語雕闌。
只應桓叔夏,重起為君彈。

長洲曲编辑

長洲水引東江潮,潮生暮暮還朝朝。
只見潮頭起郎柁,不見潮尾回郎橈。
昨夜西溪買雙鯉,恐有郎椷寄連理。
金刀剖腹不忍食,尺素無憑膾還𪱴
西水之水到長洲,明日啼紅臨上頭。

龍王嫁女辭编辑

海濱有大小龍拔水而飛,雷車挾之以行者,海老謂之龍王嫁女,故賦此辭。率匡山人同賦。

小龍啼春大龍惱,海田雨落成沙炮。
天吳擘山成海道,鱗車魚馬紛來到。
鳴鞘聲隱佩鏘琅,瓊姬玉女桃花妝。
貝宮美人笄十八,新嫁南山白石郎。
西來態盈慶春婿,結子蟠桃不論歲。
秋深寄字湖龍姑,蘭香廟下一雙魚。

附見 匡山人于立 和篇编辑

東方龍君嫁龍女,雷車彭彭載風雨。
神奸夜邀髑髏語,碧草無光愁露渚。
鮫宮綃寒珠淚泣,鸞裙行煙翠痕濕。
阿環嬌小不成妝,帝子霜田作湯邑。
胭脂蒙土吹海腥,陽侯擊浪玻璃聲。
湖邊地皮薄如紙,長堤卷作長江水。

湖龍姑曲编辑

湖風起,浪如山,銀城雪屋相飛翻。
白鼉豎尾月中泣,倒卷君山輕一粒。
浪中拍碎岳陽樓,萬斛龍驤半空立。
雨工騎羊鞭迅雷,紅旗白蓋蚩尤開。
青娥鬒髮紅藍腮,紫絲絡頭雙黃能,
神弦歌急龍姑來。

修月匠歌编辑

按《酉陽雜俎》:「太和初,有王秀才遊嵩山,迷道,見一人枕襆而坐,曰:『君知月乃七寶合成乎?月勢如丸,其影則日爍其凹處也。常有八萬三千戶修之。予即一數。』」因作《修月匠歌》。

天公弄丸七寶鈿,脆如琉璃拆如線。
月中斤人八萬戶,敕賜仙廚瓊屑飯。
什什伍伍入杳冥,妙手持天輕欲旋。
斤斤寶斧運化鈞,混沌皮開精魄見。
羿家奔娥太輕脫,須臾蹋破蓮花瓣。
十二山河影碎中,輪郭重完冰一片。
縹緲長懸玉臼飛,堅牢永結妖蟆患。
封辭何用蟣虱臣,功成萬古蒙天眷。
一歸蘭路不知年,兔子花開三萬遍。

夢遊滄海歌编辑

東海之東,去國十萬里,其洲名滄洲。
地方五百里,上有瓊濤玉浪,出沒九岫如羅浮。
風光長如二三月,琪花玉樹不識人間秋。
人鳥戲天鹿,昆吾鳴天球。
橘子如斗,蓮葉如舟。
白鳳如雞,紅鱗如牛。
青瞳綠髮紫綺裘,日夕洲上相嬉遊。
䥫厓道人隘九州,凌風一舸來東漚。
始青天開月如雪,錦袍著以黃金樓。
樓中仙人睨物表,瑤笙引鶴緱山頭。
戲弄玉如意,擊碎珊瑚鉤。
相招元處士,浩歌海西流。
長梯上摘七十二朵之青菡萏,玉龍呼耕三萬六千頃之昆崙丘。
黃河青淺眼中見,海屋老人為我添新籌。

五湖遊编辑

鴟夷湖上水仙舟,舟中仙人十二樓。
桃花春水連天浮,七十二黛吹落天外如青漚。
道人謫世三千秋,手把一枝青玉虯。
東扶海日紅桑樛,海風約住吳王洲。
吳王洲前校水戰,水犀十萬如浮鷗。
水聲一夜入臺沼,麋鹿已無臺上遊。
歌吳歈,舞吳,招鴟夷兮狎陽侯。
樓船不須到蓬丘,西施鄭旦坐兩頭。
道人臥舟吹鐵笛,仰看青天天倒流。
商老人,橘幾弈?
東方生,桃幾偷?
精衛塞海成甌窶。
海蕩邙山漂髑髏,胡為不飲成春愁?

苕山水歌编辑

苕山如畫雲,苕水如篆文。
使君畫船山水裏,蕩漾朝暉與夕曛。
中流棹歌驚水鴨,捷如競渡千人軍。
渡頭劉阮郎,清唱煙中聞。
為設胡麻飯,招手越羅蚡。
既到車山口,還過𩇠水濆。
東盛㘰前折楊柳,西莊漾下紉香芹。
東村擊鼓送將醉,西村吹笛迎餘醺。
三日新婦拜使君,野花山葉斑斕裙。
使君本是龍門客,宮衫脫錦披黃斤。
願住吳儂山水國,不入中朝鸞鵠群。
酒酣更呼酒,挽衣勸使君。
遊絲蜻蜓日款款,野花蛺蝶春紛紛。
君不見城南風起寒食近,老農火耕陳帝墳。

張公洞编辑

正月八日記遊仙,三十六天洞靈洞。
洞中窗戶夜不扃,地底風雷日相哄。
巉巉靈骨誰手鑿,納納虛谺曷時澒。
龍巔虎臥絡薜蘿,委蓋垂旃挂鸞鳳。
莖高玉屑陳金拌,窪陷瓊漿流碼甕。
元田鴉色白於鷗,丹室蛇光紅似蝀。
石函綠字紫泥封,玄圃瓊華青子種。
白騾有跡蹋石田,金虎無聲飲銀汞。
樵柯已爛商四朋,蕊輦初過茅二仲。
牛車望氣待著書,螺女行廚時進供。
胡麻流飯阮郎來,林屋刺船毛父通。
王生石髓隨手堅,吳客求珠空耳縫。
九靈太妙苞氣母,五岳真圖特兒弄。
書傳丹篆亦何須,石化黃金本無用。
玉盆濯髮天雞鳴,鐵笛穿空神馬鞚。
符行律令鬼承呵,聲出腦宮龍聽頌。
未應片石隔仙凡,溪上桃花自迎送。

花遊曲编辑

至正戊子三月十日,偕茅山貞居老仙、玉山才子煙雨中遊石湖,諸山老仙為妓者瓊英賦《點絳唇》詞。已而午霽,登湖上山,歇寶積寺行禪師西軒,老仙題名軒之壁。瓊英折碧桃花下山,予為瓊英賦《花遊曲》,而玉山和之。

三月十日春蒙蒙,滿江花雨濕東風。
美人盈盈煙雨裏,唱徹湖煙與湖水。
水天虹女忽當門,午光穿漏海霞裙。
美人凌空躡飛步,步上山頭小真墓。
華陽老仙海上來,五湖吐納掌中杯。
寶山枯禪開茗碗,木鯨吼罷催花板。
老仙醉筆石闌西,一片飛花落粉題。
蓬萊宮中花報使,花信明朝二十四。
老仙更試蜀麻箋,寫盡春愁《子夜》篇。

(玉山才子者,顧瑛仲瑛也。其詞云,見本集。時昆丘郭翼、袁華、陸仁、馬麐、秦約、匡廬于立屬和此詞,皆為先生所取。)

翼曰:编辑

石池天地花溟蒙,芙蓉暖紅旗颯風。
錦艚兩帆出雲裏,玉艷搖溶養龍水。
寶坊壁堂山入門,瓊琚雜□□輕裙。
館娃愁絕行春步,青狐泣冷鴛鴦墓。
鐵蛟噴壑風雨來,花宮香送瓊英杯。
玉粒松膏粉雲碗,小扇桃歌紫牙板。
苧蘿煙斷東海西,雙璫緘札近新題。
青鳥不來如信使,玉雁銜絲啼十四。
真朱字密愁滿箋,為君重賦花遊篇。

華曰:编辑

煙雲撲霧搖空蒙,遊絲弱絮縈柔風。
木蘭載春石湖裏,手弄瓊英掬秋水。
鐵笛仙人招羨門,鸞旌小隊青霓裙。
凌波雙飛動塵步,冶情謾憶鴛鴦墓。
踏青撾鼓能幾來,便須一飲三千杯。
血色葡萄凝水碗,鬱輪袍催紫檀板。
雲旗縹緲青鳥西,口銜紅巾緘舊題。
瓊林宴中採春使,骰子逡巡賜緋四。
醉攜翠袖寫銀箋,不數公子花遊篇。

仁曰:编辑

金烏流春春氣蒙,花雲蒸紅爛承風。
星船蕩向銀河裏,手浣銀波天在水。
水光花色照湖門,美人鬥倩芙蓉裙。
松陰冶遊馳小步,踏遍湖頭青草墓。
泉臺蒿目那起來,長生且進麟蒲杯。
仰天笑擊玉唾碗,美人按度□胡板。
鸝黃東來燕子西,喃喃交語如雕題。
不是神仙西母使,漢殿雙回青翼四。
仙人手把五雲箋,美人奪得瓊花篇。

麐曰:编辑

綺樓十二浮空蒙,寶衣翠絡熏麝風。
宮裝窈窕銀屏里,鸚鵡呼名隔江水。
荔枝木瓜花覆門,珠佩丁東搖曲裙。
館娃宮裡潘妃步,嬴得一丘紅粉墓。
探花仙子何處來,乳酒百罰行深杯。
夜闌酒倒揮玉碗,遮莫城頭催漏板。
人生一身東復西,花遊日日須留題。
尚憶題詩動宮使,字落驪珠三十四。
金花重賜五雲箋,制作清平樂府篇。

約曰:编辑

館娃宮殿春迷蒙,雜花芳菲嬌亞風。
油壁香車度花裏,笑解珠纓祓春水。
水邊小艇忽到門,粼粼綠濺金鵝裙。
遊雲膩雨踏歌步,青春喚愁花下墓。
流光去去不復來,縹酒且進芙蓉杯。
驪珠串落碧瑛碗,鳳槽聲催紅玉板。
宴遊未終山日西,柔纖奉硯索新題。
風流文彩瓊林使,肯數玉人裴十四。
宮中分膽衍波箋,更試一曲曉山篇。

立曰:编辑

暖雲著柳春蒙蒙,綿航兩旗楊柳風。
美人娟娟錦船裏,約爍瞳人剪秋水。
阿鬟養花花滿門,洗花染作真朱裙。
窈窕行煙踏煙步,野棠亂落麒麟墓。
東風撲天驅馬來,露香翠泣鴛鴦杯。
玉箸丁東鳴碧碗,鸞簫二尺腥紅板。
瓊花起舞歌竹西,鐵厓酣春寫春題。
幽緒不憑蜂蝶使,怨絕冰絲弦第四。
便裁雌霓作雲箋,寫入花遊第幾篇?

嬉春體四絕编辑

燕子衝簾過,胡蜂採蜜歸。
折花香露濕,不惜繡羅衣。


水暖鴛鴦渡,風寒燕燕樓。
桃根與桃葉,都在曲江頭。


月過薔薇架,雕鞍未到家。
小娃猶殢酒,攔路奪人花。


花氣不成雨,鶯聲都是春。
戎裝飛上馬,疑是漢宮人。

湖上感事漫成四小句编辑

湖水碧於天,湖雲薄似煙。
鴛鴦不經亂,飛過岳墳前。


湖水明於鏡,湖泥濁似涇。
只應萇血在,染得水華青。


海嶠浮西日,關梁轉北風。
蘇卿書未返,愁殺雁來紅。


將石星空墮,靈山鳳不飛。
惟餘霸頭水,東去復西歸。

與客登望海樓(二首)编辑

蜑子雨開江上臺,江頭野老不勝哀。
蜃將樓閣宮中落,鰌引旌旗月下來。
保障許誰為尹鐸,事諧無復問文開。
可憐歌舞舊城闕,又是昆明幾劫灰。


裊裊秋風起洞庭,銀洲宮闕渺空青。
客星石落江龍動,神馬潮來海雨腥。
弱水無時通漢使,赭峰何事受秦刑。
遠人新到三韓國,中土文明聚五星。

席上賦编辑

蘿洞蘭煙繞燭徽,三更三點妓成圍。
魚吹綠酒常雙躍,雁列瑤箏不獨飛。
隔座送鬮喧中射,當筵呼摻促更衣。
雞鳴樂極翻淒斷,闕月纖纖照影歸。

悼李忠襄王编辑

羅山進士著戎衣,淚落神州事已非。
百二山河驚易改,三千君子誓同歸。
天戈已付唐裴度,客匕那知蜀費禕。
賴有佳兒功業在,東人重望捷淮淝。

 甲集前編第七 ↑返回頂部 甲集前編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