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初學集
卷五 祟禎詩集(一)
卷六 

崇禎詩集(一)编辑

(起崇禎元年戊辰,盡六月。)

崇禎元年元日立春编辑

    淑氣和風應候來,王春元朔並相催。
    故知青帝攢新令,不是天公厭兩回。
    受歲酒應羞白髮,向陽花欲笑寒灰。
    釣船遊屐須排日,先踏西山萬樹梅。

正月十四日與邵僧彌看梅西山由橫塘抵光福编辑

    放舟出橫塘,喜與煙郭遠。
    遠景宜日斜,清遊取春淺。
    嫩柳綠未舒,寒條翠將展。
    近水樹乍明,遙峰月漸顯。
    同舟得佳侶,靜好有餘善。
    行看煙巒紆,坐愛溪橋轉。
    約略雲樹間,西山累甑甗。
    山容如高人,作意任偃蹇。
    我生在塵網,鹿鹿苦未反。
    明朝山中雲,倘笑歸來晚。
    再拜萬樹梅,為我滌顏靦。

夜步虎山橋编辑

    信步尋谿橋,村犬吠林杪。
    月色淡自佳,山行誤亦好。
    暮峰斂餘黛,早梅散輕縞。
    定知今宵夢,空濛入幽討。

元夕阻雨泊舟光福编辑

    尋花不覺遠,直入梅花村。
    孤蓬坐滴瀝,清曉如黃昏。
    未能理蠟屐,何暇開清尊。
    名花初發時,燕賞亦遲人。
    西山千萬樹,亞枝趁朝暾。
    洗妝映流水,薄寒倚柴門。
    豈知墮煙雨,掩抑空淚痕。
    梅花如靜女,有恨初不言。
    我懷同楚客,莽莽欲斷魂。
    世無別花人,此意誰與論。

十六日冒雨遊玄墓编辑

    發興上藍輿,賈勇著芒屨。
    尋花欲乞命,豈為風雨怖。
    冒雨發龜峰,穿花到玄墓。
    參月橫清晨,玉雪蔽行路。
    沾濕聞雨香,登頓入花霧。
    初疑雨妒花,轉為花惜雨。
    梅亦愛清妍,裛雨如含露。
    孤標宜輕寒,靚妝倚薄暮。
    秉燭如有思,吮毫未能訴。
    欲償清遊逋,更覓寒餓句。

奉慈庵紅梅一株嫣然獨出感而有作编辑

    萬樹漫山玉雪中,一株獨自笑芳叢。
    新妝不是緣施赤,薄怒應看近發紅。
    聊貶高寒遮俗眼,暫先穠豔領春風。
    調羹至竟誰能事,枉竊年華媚化工。

美人詒折梅一枝僧彌歎賞請余同賦编辑

    小院疏窗傍畫闌,攜來細向膽瓶看。
    端詳苦愛橫斜好,折贈深知揀擇難。
    伴我餘香宜夜靜,憐渠剪燭對更殘。
    一枝已識春風意,莫倚孤舟怨薄寒。

十七日早晴過熨斗柄登茶山歷西磧彈山抵銅坑還憩眾香庵编辑

    吳山環西南,其山秀而嶧。
    鬱盤起玄墓,迤邐屬西磧。
    梅花生其中,居然好宮宅。
    譬彼冰雪姿,淖約處姑射。
    回環具區水,粘天浸寒碧。
    空濛滋霜根,浩渺蕩月魄。
    湖山畜氣韻,煙雲發芳澤。
    所以西山梅,迥出凡梅格。
    我來早春時,發興蠟雙屐。
    探奇忘晴雨,尋花越阡陌。
    茫茫梅花海,上有花霧積。
    不知何處香,但見四山白。
    藍輿度花杪,登頓旋已易。
    恍忽如夢境,愕眙眩遊跡。
    縱覽乘朝暾,留連坐日夕。
    殘陽掛煙樹,橫斜似初月。
    清遊難省記,勝情易追惜。
    還恐梅花神,芒芒笑逋客。

眾香庵贈自休長老编辑

    略彴緣溪一徑分,千林香雪照斜曛。
    道人不作尋花夢,祇道漫山是白雲。

西山看梅歸舟即事示僧彌四首编辑

    廿年遊跡半萋迷,老去逢君又杖藜。
    芳草路當春雨後,梅花村在眾山西。
    茶山煙雨荒新築,銅井莓苔沒舊題。
    更憶盤螭桃萬樹,人間何限武陵溪。

    千村煙靄蔽芳叢,流水疏籬有徑通。
    花霧陰中晴日變,湖山斷處白雲烘。
    低迷楊柳差新綠,點綴櫻桃記小紅。
    安得松圓老居士,墊巾同過虎橋東。

    三年噩夢已塵沙,又向東君感物華。
    獻歲雪消遲柳色,試燈風雨妒梅花。
    曾賒酒券書千卷,盡放漁舟水一涯。
    眼底仙源在人世,春深隨處有桑麻。

    虎山橋畔好溪山,聚塢銅坑取次扳。
    屐齒衝將新雨去,杖頭攜得老梅還。
    青山對酒知誰在?白髮尋春讓我閑。
    自此柴荊多晝閉,遲君花下或開關。

虎丘秋月圖題贈似虞周翁编辑

    虎丘佳麗地,中秋明月時。
    吳儂競芳辰,結伴相遨嬉。
    一翁迤邐來,蒼顏白須眉。
    徐行躡浮圖,信步穿劍池。
    矍鑠憎扶掖,矯健逾僮兒。
    還憩千人坐,微汗揮裳衣。
    遊人群指目,伎女爭繞圍。
    無乃地行仙,遨遊下岩扉?
    此翁少好遊,遊興老不衰。

    年年中秋月,艤舟虎丘湄。
    排連五十秋,晴雨莫間之。
    譬如秋風雁,歲歲不失期。
    還觀同遊人,遊跡苦參差。
    少者漸以老,老者漸以稀。
    山中有老衲,拱揖復嗟谘。
    與翁為輩行,是我影堂師。
    亦有中年人,鬢髮漸成絲。
    拍肩呼曾孫,側坐相追隨。
    昔時裘馬客,今或寒與饑。
    畫船易新主,簫鼓無遺吹。
    昔時紅粉伎,零落歸山卑。
    或為衰年嫗,乞食行吹篪。
    吳風遞更換,吳妝日葳蕤。
    短衣遍紅紫,大袖拂履綦。
    吳歈稱絕調,傾聽良已非。
    新腔難按拍,急管增繁悲。
    轉盼復誰是,屈指亦自疑。
    豈獨市朝改,兼恐陵谷移。
    惟有生公石,盤陀閱成虧。
    惟有劍池月,秋來鑒如規。
    羨此鶴髮翁,身閑步逶迤。
    秋山與秋月,年年對霜髭。
    人生皆昔夢,一往不可追。
    夢愕與夢歡,夢者豈自知。
    冶遊如好夢,夢覺心說怡。
    胡為勞生人,惘惘徒歔欷。
    翁今年九十,健啖足若飛。
    幸逢聖明世,擊壤歌雍熙。
    煌煌老人星,長照虞山厜。
    更度十中秋,為舉百歲卮。

悼鶴编辑

    來從何所化何之?碧海茫茫不可追。
    留魄尚疑初月影,招魂正在落梅時。
    舞休竹里風生少,鳴斷松間露下遲。
    約略重來還報我,秋空春曉是前期。

    殘年百事苦傷悲,更報胎禽去曉池。
    院落又如亡愛子,寢門應比哭相知。
    乘軒任爾誇新寵,爭樹還誰占舊枝?
    商略雲山瘞仙骨,玄黃祇恐未相宜。

瘞鶴之明日有鶴翔於鄉園去往年鶴來之地一牛鳴耳宗老明翼氏購得贈余先以佳詠感而致謝编辑

    獨鶴仍從海上來,柴門還為羽衣開。
    丹丘信隔猶凝望,紫府書通便卻回。
    顧影似憐曾舞雪,返魂應逐未殘梅。
    仙家騏驥非凡骨,寄謝詩人莫漫猜。

答履之喜得鶴見遺四韻编辑

    雲消鶴去不勝愁,小兆人間似可求。
    朱頂已蒙仙客號,素翎還伴老人頭。
    羽毛雖短誰能假,菰米方殘豈自謀。
    莫向華亭論聲價,《相經》久已誤浮丘。

依韻徐於喜見编辑

    月昏雲薄暗思量,別緒參差有底長。
    啼樹鳥闌仍宛轉,穿花蝶老故輕狂。
    重支秋枕溫殘夢,更拂春眉理斷腸。
    綰盡柳絲還柳絮,東風祇合為君忙。

和履之花朝見示编辑

    愕夢纏綿尚記存,芳華空對二分春。
    淒涼寒食還如我,穠豔花朝乞與人。
    生計料量餘昔酒,功名磨折剩閑身。
    白家大有穿楊手,切莫蹉跎學老民。

題仙山樓閣圖编辑

    華堂遲日春融融,嬌蘭寵蕙多光風。
    誰為此圖掛素壁,神山仙館來空濛。
    參差昆侖頂,縹緲扶桑東。
    上有摩天削成千仞之絕壁,
    下有拔地偃蹇百尺之喬松。
    天光浮動日月水,海濤激射飆輪峰。
    五雲聚族不成雨,千霞解駁皆為虹。
    交梨無根長翳薈,夜芝有光照豐茸。
    琪花瑤草人不識,但見竹柏長青蔥。
    其間樓觀參差起,璿瑰瑤碧相蔽蒙。
    細界煙巒辨棟宇,平臨月駕開房櫳。
    墉城金台盡治所,易遷童初或離宮。
    群真繽紛互來往,似謁金母朝木公。
    金條脫,玉玲瓏。
    頂巾作髻,衣綃垂紅。
    白珠約臂,青章帶胸。
    鳥爪紛指掌,虎齒還嬰童。
    高堂壽母定誰是?無乃亦在圖畫中。
    主人捧圖獻母側,慈顏一笑回春容。
    班白稚齒齊上壽,撞鍾伐鼓樂未終。
    金盤擗麟莫數他家事,
    斟雉調鼎吾祖自有彭鏗翁。

花朝魏仲雪徐於王諸人宴集賦詩用花朝二字排韻余閉關不得與仲雪枉詩見示依韻奉和兼簡於王编辑

    不分春光取次奢,小闌側畔想芳華。
    晴煙籠柳村村雨,暖日熏桃樹樹霞。
    舊社房櫳看到燕,新妝簾幕記回車。
    憑君傳語東風道,莫放花期過楝花。

    遨頭婪尾羨招邀,可惜關門負此宵。
    垂白心情餘我在,踏青風物任君描。
    春將好遍垂垂去,花旋開齊續續飄。
    準擬諸公作寒食,莫欺老子似今朝。

春雨编辑

    小閣疏簾香篆遲,冥冥春曉似昏時。
    揩摩老眼看如霧,撥觸愁腸散作絲。
    淺綠樹滋鶯不覺,小紅花濕蝶還知。
    輕蓑轆敕垂楊畔,閑殺江頭老釣師。

春雪编辑

(記元年二月十九日事也,多用東坡癸丑春分後雪詩句,而反其意。)

    遲日同雲更合圍,東皇何事發陰機。
    李梅冬實原非分,雪霰春深故作威。
    繞樹鶯雛應罷語,漫天柳絮敢爭飛。
    老農劇喜遺蝗盡,旋覺陽和轉褐衣。

春雲编辑

    萬里春空碧落分,微茫點綴起氤氳。
    亭亭車蓋誰吹汝,漠漠高樓正憶君。
    蔽日早時能待族,飄風一旦已離群。
    白衣蒼狗須臾事,霖雨終期出嶽雲。

春晴编辑

    暮霞新爛午陰收,盡放春光在陌頭。
    意愜好風吹綠醑,眼明初日照紅樓。
    青天宿霧看誰掃,白晝遊絲颺不愁。
    為報園林鶯燕道,呼晴逐雨莫憑鳩。

仲雪折梨花見贈口占编辑

    寒日到來春寂寂,梨花開遍月朧朧。
    煩君折贈銅瓶裏,閑殺庭前昨夜風。

雪裏桃花次薛叟韻编辑

    雪花拂拂釀花朝,故著桃花未肯飄。
    傅白更憐頳頰好,欺紅不放粉牆燒。
    朱門人面愁相映,紫陌塵埃恨欲銷。
    擬為寫生誰下筆,王家還有雪中蕉。

雨中仲雪招飲海棠下编辑

    二月簾櫳中薄寒,錦城花霧晝漫漫。
    鮮妍正合停杯賞,沾濕何妨低帽看。
    剪剪風輕還刻燭,濛濛雨重更憑闌。
    知君卜夜留連意,坐惜芳華未許殘。

寒食日於王仲雪諸人小集津逮軒编辑

    屐引奚奴杖掛錢,隻雞近局許招延。
    貧家節物宜寒食,病伎風光似禁煙。
    茶白還爭分火候,桃紅欲褪賣餳天。
    清平要著新詩寫,好記崇禎第一年。

雨中海棠花下代徐於贈妓编辑

    風風雨雨妒花天,人病花殘劇可憐。
    還恐海棠零落盡,交梳窗下對花眠。

寒食日看徐於別妓二首编辑

    落花細雨正佳晨,萬樹紅芳一病身。
    試看清明寒食候,料量還是未殘春。

    梨花開盡橘花新,送妓憐君似送春。
    記取今年作寒食,粥香餳白為何人?

喜復官誥贈內戲效樂天作编辑

    三年偶失楚人弓,憂喜回旋似塞翁。
    我褫緋衣緣底罪,君還紫誥有何功?
    佩環再試從風響,寶髻仍看耀日紅。
    重作安人莫侈太,饁耕還憶舊家風。

聞新命未下再贈编辑

    山林裘褐可同群,翟茀雖榮且莫欣。
    昔褫帶鞶真為我,今遲官誥豈緣君?
    譙樓風雪應知免,內殿恩波更許分。
    慵惰請看丞相婦,綠窗朱卷對斜曛。

三月三日泛舟即事十二韻编辑

    風光雨又晴,上巳更清明。
    節候今年異,遨遊此日並。
    煙嵐開水國,雲錦蔽山城。
    岸綠攀還折,堤青踏欲平。
    執蘭修故事,插柳惜芳情。
    新火紅妝出,香塵翠袖生。
    就花拈舞蝶,揀樹聽啼鶯。
    沿溯移舟緩,盤回去馬爭。
    歡娛窮日夕,燕賞及時清。
    醉眼牽花影,歸心殢鳥聲。
    酒依金谷數,詩擬《麗人行》。
    禊畢還相賀,春衫試體輕。

送張老還溧陽编辑

    張君攻岐黃,高名走婦孺。
    坦懷絕崖岸,劇談見情愫。
    好酒復喜弈,流連雜歌呼。
    勝負如等間,局終色不忤。
    吾觀善弈者,握子多顧慮。
    推枰斂手時,黑白在何處?
    古來當局人,多為一著誤。
    縱負國手名,豈知拙工趣。
    君來早鶯啼,君去新蟬語。
    流光去不返,屈指如傳遽。
    與君須臾間,甲子在旦暮。
    安知世上人,斧柯不已故。
    餘尊湛東壁,斜日照西樹。
    且復竟一局,酒闌送君去。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