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集/20b

 卷二十 初學集
卷二十下 東山詩集(四)
卷二十一 

東山詩集(四)编辑

(起癸未正月,盡十二月。)

癸未元日编辑

    江天海日自新正,宮柳春條淑氣生。
    花鳥房櫳看旋好,竹梧池館報初成。
    禁城雲護銅龍曉,閣道風回金虎清。
    社叟醵錢期詛虜,擬儲昔酒賀昇平。

元日雜題長句八首编辑

    青陽玉律應三元,是日朝正會禁門。
    北闕千官咸拜手,東除上宰獨颺言。
    甘泉烽火通廷燎,綈幾香煙覆殿樽。
    朝罷開顏定相賀,年年虜退有殊恩。

    長淮南北並喧豗,鬼卒陰風卷地來。
    計吏每憂烽燧近,援師長畏驛書催。
    奴鋒卻以長驅頓,胡馬疲於倒載回。
    禽縱可知天意在,槁街懸首不須推。

    淮海諸侯擁傳車,長沙子弟近何如?
    空傳陶侃登壇約,誰奉田疇間道書?
    投筆儒生騰羽檄,輟耕野老奮耰鋤。
    可憐驕虜非勍敵,狼藉遊魂待埽除。

    東略舟師島嶼紆,中朝可許握兵符?
    樓船搗穴真奇事,擊楫中流亦壯夫。
    弓渡綠江驅濊貊,鞭投黑水駕天吳。
    劇憐韋相無才思,省壁愁看厓海圖。

    老熊當道踞津門,一旅師如萬騎屯。
    矢貫猰貐成死狗,檻收牛鹿比孤豚。
    懸頭少吐中華氣,剺面全褫羯虜魂。
    歲酒盈觴清不飲,為君狂喜重開尊。

    廟廊題目片言中,準擬山林著此翁。
    客至敢論床上下,老來祇辨路西東。
    延登盡說沙堤好,刺促寧憐閣道窮。
    千樹梅花書萬卷,君看松下有清風。

    此生贏得老癡頑,眼底孫劉亦等閑。
    潘嶽已從槐柳列,石生寧在馬蹄間?
    中宵不作乘車夢,清曉長舒對鏡顏。
    鄧尉梅花侵夜發,香車明日向西山。

    春日春人比若耶,偏將春病卸鉛華。
    綠窗舊譜薑芽字,綺閣新評玉蕊花。
    曉鏡十眉傳蜀女,晚簾雙燕入盧家。
    江南尚喜無征艦,院落燒燈聽鼓撾。

閩人陳遁鴻節過訪別去二十年矣编辑

    歎息吾衰甚矣時,廿年重見益淒其。
    未通問訊先垂淚,不識形容但記詩。
    亂後情懷聽夜雨,別來蹤跡看殘棋。
    憑君卷卻《梁溪集》,共對簷花盡一卮。

留鴻節编辑

    突兀相看執手時,依然舊雨憶前期。
    觀河面皺嗟君老,臨井腰懸笑我衰。
    歷歷舊遊成故鬼,悠悠昔夢在新詩。
    客中何物留君住?憑仗江梅玉雪枝。

馮二丈猶龍七十壽詩编辑

    晉人風度漢循良,七十年華齒力強。
    七子舊遊思應阮,《五君》新詠削山王。
    書生演說鵝籠裏,弟子傳經雁瑟旁。
    縱酒放歌須努力,鶯花春日為君長。

鄭大將軍生日编辑

    戟門瑞靄接青冥,海氣營雲擁將星。
    河鼓光芒朝北斗,《握奇》壁壘鎮南溟。
    扶桑曉日懸弧矢,析木長風送柝鈴。
    蕩寇滅奴須及早,佇看銅柱勒新銘。

魯孔孫畫竹歌编辑

    古來畫竹紛可數,長慶蕭郎乃其祖。
    樂天一百八十字,字字蕭森是竹譜。
    畫師畫竹如寫真,肥皮厚肉非其倫。
    能貌高流與靜士,豈是尋常點筆人。
    吳門朱鷺好登涉,華山歸來竹滿笈。
    倚壁揮毫每長嘯,長鬛飄蕭散籜葉。
    歸郎昌世亦瀟灑,風枝雪幹非常寫。
    一莖兩莖自點染,花前酒後晴窗下。
    朱老畫竹盈幾束,粉壁長竿森羽纛。
    粉壁移居賃俗人,卷軸叢殘散燈燭。
    歸郎知我愛此君,便面長箋頻見分。
    兒童竊取友朋乞,緣手散去成煙雲。
    每言賞竹貴得意,東軒北窗饒蒨翠。
    朱老歸郎吾眼中,渭濱千畝皆畫笥。
    錢塘魯生字孔孫,頻攜畫竹來江村。
    竹深堂中坐翻閱,堂前幾上爭翩翻。
    禾髯進士題識夥,近援仲圭往與可。
    竹家南董誠有之,譬如說食腹豈果。
    我掛魯竹堂之端,草堂五月生晝寒。
    輕紗幅巾六尺簟,竹窗盡日憑闌干。
    孔孫為人皎松雪,冷比霜筠直比節。
    閑來寫竹如白雲,祇可山中自怡悅。
    我非樂天好事流,一十五竿慚見投。
    作歌愧乏檀欒思,但覺下筆風颼颼。
    清陰寂寂覆茅屋,棋罷間將道書讀。
    月落庭空一見君,世間果有千尋竹。

蟲詩十二章讀嘉禾譚梁生雕蟲賦而作(並序)编辑

(禾髯進士譚埽著《蟲賦》三十七篇,援據古今,極命物理,自稱原本於《莊子》蟲天之道,及其遠祖景昇《化書》。而吾竊窺其指意,蓋亦《荀卿子》請陳佹詩之意,有托而云者也。元微之司馬通州,賦《七蟲詩》二十一章,其自序以為備瑣細之形狀,而盡藥石之所宜,庶亦叔敖之意。傳稱禹鑄九鼎,使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仁人君子之用心,古今一也。余讀禾髯之賦,愾然歎息,作《蟲詩》十二章以詒之。微之固云:蛇之毒百,蟲之輩亦百。而賦止於七蟲。禾髯之賦蟲,亦以百計。而余詩止於十二蟲。余之意即微之之意,亦即禾髯之意也夫。癸未三月十六日。)

蜘蛛编辑

    著物橫絲巧,謀身長踦周。
    螫人惟果腹,送喜又當頭。
    映日文偏著,漫天網不收。
    禁持憑鼠婦,吞噬莫相尤。

燈蛾编辑

    蠟炬明宵宴,蘭膏炳燭房。
    可憐爭撲觸,猶欲較低昂。
    未許因人熱,那能借壁光。
    君看焦爛客,仍得坐高堂。

编辑

    貂尾同文彩,緌冠用羽儀。
    塗泥羞末品,鳴噪競高枝。
    聒耳熒絲竹,如簧亂鼓吹。
    何須誚瘖啞,饒舌正堪嗤。

蜜蜂编辑

    清都為觀閣,紫殿作芳叢。
    不分針芒毒,偏於甜蜜中。
    采花迷共主,嚼蠟賺家翁。
    又講君臣禮,排衙傲倮蟲。

蛺蝶编辑

    輕薄多生種,紈繻夙世群。
    梢花矜粉在,掠蜜與蜂分。
    栩栩乘宵夢,翩翩傍日曛。
    滕王圖畫裏,麟閣總輸君。

编辑

    腐草只如此,餘光能幾何?
    偶陪金殿坐,長向玉階過。
    秘閣然藜少,荒原結磷多。
    天街昏黑候,咫尺亂星河。

蒼蠅编辑

    附驥垂天表,鳴雞聒禁中。
    巧能窺御筆,誤欲點屏風。
    國土為樊棘,分身作蚃蟲。
    可能汙白璧?搖翅任西東。

编辑

    得志昏黃夕,偷生血肉身。
    雄豪推豹腳,醜類到浮塵。
    下策聊攻火,中宵易及晨。
    蟭螟爾何族?巢蝶自成鄰。

蛔蟯编辑

    何物蛔蟯種,偏能帝所遊?
    窟營腑穢,籍記肺腸幽。
    刺探攢多口,鑽營並九頭。
    三彭行僇近,天聽卻悠悠。

编辑

    黨類聞膻夥,功夫時術多。
    真能傾棟宇,未可薄麼麽。
    輦重潛營塢,身輕穩占窠。
    拉邏憂大廈,一木竟如何?

米蟲编辑

    宛爾能蝗黍,公然學蠹魚。
    耗應雀鼠並,謀豈稻粱疏。
    不惜春農苦,頻分尚食餘。
    秋風黃葉候,為爾重嗟籲。

蟋蟀编辑

    玉井更籌急,金籠幃幄長。
    枕函聽選將,簾閣看登場。
    盆盎成關塞,輸贏一哄堂。
    襄樊頻告急,莫惱賈平章。

禾髯遣餉醉李內人開函知為徐園李也戲答二絕句编辑

    醉李根如仙李深,青房玉葉漫追尋。
    語兒亭畔芳菲種,西子曾將療捧心。

    待傾筐寫盎盆,開籠一顆識徐園。
    新詩錯比《來禽帖》,贏得妝臺一笑論。

癸未四月吉水公總憲詣闕詒書輦下知己及二三及門謝絕中朝寢閣啟事慨然書懷因成長句四首编辑

    青鏡霜毛歎白紛,東華塵土懶知聞。
    餘光乍可從人借,乞火何當向子分?
    老去始諳魚鳥性,窮來長傍鹿麋群。
    絕交莫笑嵇康懶,即是先生《誓墓》文。

    垂簾隱几坐昏朝,引鏡攤書意象遙。
    香序可堪論甲煎,彈文誰敢證甘蕉。
    三眠柳解支憔悴,九錫花能破寂寥。
    信是子公多氣力,帝城無夢莫相招。

    四朝天放一遺民,梧下松間岸葛巾。
    仕路揶揄誠有鬼,相門灑埽豈無人?
    雲皴北嶺山如黛,月浸西湖水似銀。
    東閣故人金谷友,肯將心跡信沈淪?

    虛堂長日對空枰,擇帥流聞及外兵。
    玉帳更番饒節鉞,金甌斷送幾書生。
    驪山舊匣埋荒草,譙國新書廢短檠。
    多謝群公慎推舉,莫令人笑李元平。

嘉禾司寇再承召對下詢幽仄恭傳天語流聞吳中恭賦今體十四韻以識榮感编辑

    夕烽纏斗極,昃食動嚴宸。
    帝賚旁求急,天章召對勤。
    睿容紆便殿,清問及遺民。
    當寧籲嗟數,班行省記真。
    虛名勞物色,樸學愧天人。
    四達聰明主,三緘密勿臣。
    東除宜拱默,北向共逡巡。
    日月誠難蔽,雲雷本自屯。
    孤生心自幸,幽仄意空頻。
    漫欲占連茹,何關歎積薪。
    丹心懸魏闕,白首謝平津。
    感遇無終古,酬恩有百身。
    堯年多甲子,禹甸少風塵。
    歌罷臨青鏡,蕭然整角巾。

次韻徐叟文虹七十自壽詩四首编辑

    少日秦川見此翁,銀箏寶馬氣如虹。
    春風嘗發檀槽裏,秋雨都銷羯鼓中。
    皂帽呼盧三白轉,鸑舡醉客百分空。
    歌闌舞歇黃金盡,贏得童心老尚童。

    棋局何當看朽柯,郎當舞袖自婆娑。
    每臨百尺嗟莖草,更倚千章笑蔓蘿。
    鼠穴啁啾因夢少,鵝籠吐納幻人多。
    麻姑儗送千錢酒,莫惜開尊緩緩歌。

    荊扉晝閉突煙輕,世事渾如覆舊枰。
    薄面親知從水冷,饑腸兒女任雷鳴。
    蚊巢蟻穴多爭鬥,雁旅鴻賓自卻迎。
    髮白可知心並白,焚香散帙有餘清。

    悠悠名利笑排場,屈指東陵更首陽。
    七十古稀應小駐,百年未滿莫嚴裝。
    浮生作伴皆歡伯,白眼看人即睡鄉。
    無那當歌君不飲,松風吹沸揀芽湯。

以二十千為城北公稱壽侑以二銀盞编辑

    滿陌青蚨滿百年,為君取酒祝長筵。
    麻姑笑殺臨安姥,要索方平買酒錢。

次韻编辑

    銀盞雙雙介壽年,更將瓜果助紅筵。
    天孫自有天錢使,不比牽牛祇欠錢。

輓西蜀尹西有(長庚)二首编辑

    長庚晝隕蜀崗頭,井絡星躔暗斗牛。
    盍以三號觀季紥,誰從永夜問班彪。
    萬言書上黃扉寢,七字詩來青簡休。
    死骨可憐猶蹭蹬,夔門烽火接荊州。

    濟物安民事已賒,空餘一木寄天涯。
    墓前定有聰明樹,世上應無富貴花。
    不瞑目猶營四海,未亡魂已度三巴。
    傷心豈合揚州死,是處垂楊有暮鴉。

答嘉善夏雪子枉寄兼訂見過二首编辑

    清文麗句滿奚囊,吳越才人敢雁行?
    初日芙蓉謝康樂,月中楊柳孟襄陽。
    蓮花漏點清宵雨,貝葉經翻靜室香。
    聞道孤山新結隱,祇應配食水仙王。

    汗竹溪藤卷帙紛,千金敝帚漫云云。
    百年自笑吾攻愧,後世還期子定文。
    閣湧諸峰山有月,窗含半野水如雲。
    傍簷乾鵲何時噪?灑掃先除蔽榻塵。

中秋日得鳳督馬公書來報剿寇師期喜而有作编辑

    衡門兩版朝慵睡,簷前鵲喜喧墜地。
    鶡冠將軍來打門,尺書遠自中都至。
    書來克日報師期,正是高秋誓旅時。
    先驅虎旅清江漢,厚集元戎出壽蘄。
    伏波威靈天所付,花馬軍聲鬼神怖。
    郢中石馬頻流汗,漢上浮橋敢偷渡。
    浹旬風雨洗青冥,璧月今宵出廣廷。
    老夫洗盞酹尊酒,再拜先占太白星。

燈下看內人插瓶花戲題四絕句编辑

    水仙秋菊並幽姿,插向磁瓶三兩枝。
    低亞小窗燈影畔,玉人病起薄寒時。

    淺澹疏花向背深,插來重折自沈吟。
    劇憐素手端相處,人與花枝兩不禁。

    懶將沒骨貌花叢,渲染繇來惜太工。
    會得遠山濃淡思,數枝落墨膽瓶中。

    幾朵寒花意自閑,一枝叢雜已斕斑。
    憑君欲訪瓶花譜,祇在疏燈素壁間。

三良詩(有序)编辑

(三良者,商丘段增輝含素、沂州高名衡平仲、遂安汪喬年歲星也。崇禎戊辰,賊陷商丘。含素謝賢良辟召,率鄉人捍賊。賊再攻,陷之,與翰林馬剛中俱被執,不屈而死。辛巳春,賊圍大梁,平仲以御史巡方,乘城,擊卻之。上特命以僉都撫豫。賊去,圍我師於郾。歲星以秦督赴援,遇賊於襄城,力戰死之。是冬,賊復圍大梁。平仲固守經年。九月汴沈於河,平仲渡河而北,賊解去,得請歸里。奴兵陷沂,平仲夫婦罵賊死之。嗚呼!是三君子者,皆余及門之士。余稿項黃馘,視息牖下,觀其接踵死事,橫身殉國,有餘媿焉。白樂天有《哀二良文》,余放之以哀三君子,作哀《三良詩》。)

段賢良含素编辑

    段生湖海士,矯志營儒術。
    道心既渟泓,俠氣亦迸逸。
    臂鷹弄丸劍,亡羊視占畢。
    結客少年場,摳衣大儒室。
    玄纁有道聘,銅墨邑宰秩。
    折腰恥鳴琴,蒿目憂化瑟。
    投劾謝京華,襆被返蓬蓽。
    汝雒彌祲氛,汴宋連狂獝。
    奔竄咸戴頭,迎降多屈膝。
    拊心念多壘,奮袂起投筆。
    部署及婦女,饋餉罄饠饆。
    孤城我援絕,悉眾賊勢壹。
    衝梯舞崔嵬,炮石碎觱栗。
    城陷屍撐柱,巷戰血泌瀄。
    堂堂馬翰林,並馬困綆繘。
    生得齊慨慷,逼降互嗬叱。
    南雲敢後死,臧洪意同日。
    聖朝崇死優,所司奏報失。
    千秋萬祀後,雙廟應崒律。
    余昔坐鈎黨,訟繫拘請室。
    子來訪幽囚,再拜慰繭疾。
    遂請職橐颻,奮欲負斧锧。
    重趼赴函丈,酹酒祝元吉。
    昂藏論節義,憔悴數國恤。
    盈朝誰負擔?舉世盡巾櫛。
    植冠髮如竿,流吻涎欲溢。
    斯人猶在眼,其言良可質。
    篝燈見光芒,摳衣想削戍。
    哭罷霜滿天,詩成月東出。
    入戶長歎息,陰風助啾唧。

汪中丞歲星编辑

    汪子循良吏,斤斤飭簠簋。
    修謹固足多,剸割亦可倚。
    一朝擁旄纛,三秦為賜履。
    雄邊當重寄,豈能稱指使。
    況復覆軍餘,兵殘將亦弛。
    驚魂怯鼓鼙,敗氣蒙壁壘。
    賊兵下宛雒,軍威卷熊耳。
    乘勝圍郾城,援師絕蜉蟻。
    牽率殘傷卒,長驅與角抵。
    賊遂拔圍來,其行疾如鬼。
    士飽如狼噬,馬騰競帆駛。
    我師不能軍,轍亂復旗靡。
    哀哉二萬人,刲屠盡羊豕。
    堂堂大中丞,孤身策馬棰。
    首已離魚劍,胸猶集蝟矢。
    嗚呼數年來,盜賊易綱紀!
    弈棋國謀誤,兒戲師律否。
    武夫保項領,文臣塗腦髓。
    項城傅喪元,襄城汪折趾。
    甲棄戰場外,馬歸賊營里。
    徵兵摶泥沙,催戰促刻晷。
    但知赴期會,誰復量彼己。
    歸元國子生,免胄先軫喜。
    三敗誰能反?一死亦可矣。
    憶子為郎時,矯時柱頑鄙。
    杭論每仰屋,憤盈或抵幾。
    裹革固所期,輿尸亦求是。
    哀哉殉國心,耿耿歿猶視。
    長歌聊慰藉,人生會有死。
    不見韓城相,低頭向槃水。

高侍郎平仲编辑

    平仲巡兩河,攬轡出西臺。
    勍寇方燎原,宛雒蕩劫灰。
    移師圍大梁,投鞍成覆敦。
    登陴七晝夜,死守憑崔嵬。
    累卵我勢急,中目賊焰推。
    保汴唯女勞,國功帝念哉!
    遂膺全豫寄,旌節煥昭回。
    解嚴逾夏秋,悉眾賊復來。
    長塹截飛鳥,巨炮轟殷雷。
    潛隧穿地裂,梯衝舞風頹。
    及堞骨相柱,薰穴尸成堆。
    負戶我告病,濡褐敵未衰。
    是時諸道兵,左次大河隈。
    半夜朱仙鎮,十萬潰喧豗。
    沈城聲援絕,饋運甬道隤。
    攂石盡發棟,陳焦資炊骸。
    噬指徒慟哭,大臨誰告哀?
    河伯為解圍,洪流夜擊礧。
    我師既北徙,賊戈亦南回。
    優詔許休沐,寵秩旌厥能。
    還家甫抹馬,虜入沂城隳。
    抗辭罵凶醜,並命捐匹儕。
    吁嗟忠壯士!糾纆罹凶災。
    賊鋒乍撞㧙,奴刃旋提捶。
    自從兵興後,屠潰自相偕。
    金柝不夜擊,和門嘗晝開。
    九攻敵已窮,三板志不乖。
    方鎮皆斯人,王略寧未恢。
    何當大星隕,坐見長城壞。
    我非哭其私,惜此天下才。

絳雲樓上梁以詩代文八首编辑

    負戴相將結隱初,高榆深柳愜吾廬。
    道人舊醒邯鄲夢,居士新營履道居。
    百尺樓中偕臥起,三重閣上理琴書。
    與君無復論榮觀,燕處超然意有餘。

    麗譙如帶抱簷楹,置嶺標峰畫不成。
    窣堵波呈雙馬角,招真治近一牛鳴。
    琴繁山應春弦響,月白香飄夜誦聲。
    還似玉真清切地,雲窗風戶伴君行。

    層樓新樹絳雲題,禁扁何殊降紫泥。
    初日東南長自照,浮雲西北任相齊。
    花深綱戶流鶯睡,風穩雕梁乳燕棲。
    一曲洞簫吹引鳳,人間唱斷午時雞。

    三年一笑有前期,病起渾如乍嫁時。
    風月重窺新柳眼,海山未老舊花枝。
    爭先石鼎搜聯句,薄怒銀燈算劫棋。
    見說秦樓夫婦好,乘龍騎鳳也參差。

    絳雲樓閣榜齊牢,知有真妃降玉宵。
    匏爵因緣看墨會,苕華名字記靈簫。
    珠林有鳥皆同命,碧樹無花不後凋。
    攜手雙台攬人世,巫陽雲氣自昏朝。

    燕寢凝香坐翠微,辰樓修曲啟神扉。
    逍遙我欲為天老,恬澹君應似月妃。
    霞照牙箱雙玉撿,風吹綸絮五銖衣。
    夕陽樓外歸心處,縣鼓西山觀落暉。

    寶架牙簽傍綺疏,仙人信是好樓居。
    風飄花露頻開卷,月照香嬰對較書。
    拂紙丹鉛雲母細,篝燈簾幕水精虛。
    昭容千載書樓在,結綺齊雲總不如。

    駕月標霞面面新,玉簫吹徹鳳樓春。
    綠窗雲重浮香母,翠蠟風微守谷神。
    西第總成過眼夢,東山猶少畫眉人。
    憑闌共指塵中笑,差跌何當更一塵?

癸未除夕编辑

    三年病起埽愁眉,恰似如皋一笑時。
    漸喜閨門歡有緒,劇憐海宇亂如絲。
    升平節物椒花在,感激心情臘酒知。
    莫訝骰盤爭喝遣,要將連擲賭王師。

甲申元日(附)编辑

    又記崇禎十七年,千官萬國共朝天。
    偷兒假息潢池裏,倖子魂銷槃水前。
    天策紛紛憂帝醉,台堦兩兩見星聯。
    衰殘敢負蒼生望,自理東山舊管絃。

 卷二十上 ↑返回頂部 卷二十一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