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晏論

劉晏論
作者:陳諫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4

開元天寶間,天下戶千萬。至德後殘於大兵,饑疫相仍,十耗其九。至晏充使,戶不二百萬。晏通計天下經費,謹察州縣災害,蠲除振救,不使流離死亡。初州縣取富人督漕挽,謂之船頭;主郵遞,謂之捉驛;稅外橫取,謂之白著。人不堪命,皆去為盜賊,上元、寶應間,如袁晁、陳莊、方清、許欽等亂江淮,十餘年乃定。晏始以官船漕而定吏主驛事,罷無名之斂,正鹽官法,以裨用度。起廣德二年,盡建中元年,黜陟使實天下戶收三百餘萬。王者愛人,不在賜與,當使之耕耘織紝,常歲平斂之,荒年蠲救之,大率歲增十之一。而晏猶能時其緩急而先後之,每州縣荒歉有端,則計官所贏,先令曰:「蠲某物,貸某戶。」民未及困,而奏報已行矣。議者或譏晏不直振救,而多賤出以濟民者,則又不然。善治病者,不使至危憊,善救災者,勿使至賑給,故賑給少不足以活人,活人多則闕國用,國用闕則複重役矣。又賑給近僥幸,吏下為奸,強得之多,弱得之少,雖刀鋸在前不可禁,以為二害。災沴之鄉,所乏糧耳,它產尚在,賤以出之,易其雜貨,因人之力,轉於豐處,或官自用,則國計不乏。多出菽粟,恣之糶運,散入村閭,下戶力農,不能詣市,轉相沾逮,自免阻饑,不待令驅,以為二勝。晏又以常平法,豐則貴取,饑則賤與,率諸州米常儲三百萬斛。豈所謂有功於國者耶?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