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二

<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七十一 匏翁家藏集 卷第七十二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十三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二

 墓表一十首

   杜東原先生墓表

先生諱瓊字用嘉姓杜氏蘇之吳縣人以成化十年十月二十

六日卒葬旣十年其里諸生吳寛始克表其墓曰先生今世之

隱君子也學不在於爲文而巳行修家庭而倫理藹然以厚教

不止於授徒而巳化及鄉閭而風㫖超然以高色淸而夷凡賢

愚不齊之人皆可與語然爲塾師以其㒒一言之慢即日歸家

而不可畱其守道也甚介行和而易凡巉絕難繼之事有所不

爲然母病醫藥弗愈則刲股作糜以進其爲孝也甚烈姊老而

敬事之不衰有𩔖於燎鬚師没而哀慕之無替必爲之制服孩

提不苟取故囊無不義之物白首猶愼交故坐有必端之友至

於地侵於鄰而不爭金盗於㒒而不問又其事之𤨏𤨏者葢當

宣德正統間天下承平求賢詔下士之有一行一藝者皆得

薦于守令先生顧以母老力辭守令問知其所欲也卒用旌其

母之節而不敢強其仕遂以隱終身所謂隱不違親貞不絕俗

者先生其近之故東海徐太史以中行之士與之者以此則先

生不謂之君子哉惟昔東漢之世仕者固不暇論矣(⿱艹石)危言激

論以貶人刺世者每不得全其身至深藏遠引而食力養親者

亦足以遂其志故郭泰雖賢於范滂不免近於俠周爕(⿱艹石)亞於

黃憲終不失於高後之論先生者其必有以識之矣先生得宋

朱長文樂圃而家其旁自號東原吳人因稱東原先生卒年七

十有九三子能世其儒業其登鄕貢者曰啓寛辱先生愛慨

生之没而不可作也用表其墓且以慰吳人之思云爾

  太醫院御醫劉公墓表

公諱毓字德美姓劉氏其先金陵人也高祖季德遷于蘇州始

爲長洲人季德生翰卿卿生公威公威生弘逺弘逺生公公

生甫一月而孤母徐氏抱公鞠于外家以長初從徐姓徐故居

藥爲業凡本草所載公少巳習知迨長母擇業以授獨謂醫可

教也遣之從學盛御醫啓東盛之醫岀王仲光韓復陽而二家

又本朱丹溪其醫所從來旣正公學之更勤歲乆涵蓄精贍出

以治疾率中其法愼攻擊以培養本原爲主有言其奏功(⿱艹石)

者不爲改曰吾之得於師者如此然人竟𫉬生至不可生者他

醫見其𫝑未劇方投藥而公巳憂形于色曰此則吾所不能治

者也巳而果然公性和平謙厚未嘗以危言恐人而䂓利亦未

嘗以竒見自負而邀名故人皆服其德以爲不可及公自少恬

淡不慕仕進一日 朝廷下吳中悉起諸名醫公當行適歳且

暮有司𧼈上道不得巳衝冒風雪至京衆不任勞苦咸嗟歎時

公年巳高亦不戚戚也旣入太醫院爲醫士㝷選入御藥房時

稱得人  憲宗純皇帝方在位俄命諸醫用藥公蔽于人不

得薦用薦用者藥不效始以公名上乃得召見巳而  聖躳

𫉬安自是 上因識其狀貌將官之竟爲人蔽不果後其人

以罪去始授御醫三年考最賜敇進階又六年公自顧年益高

曰布衣終身吾志也今旣得官且老矣可以止足矣況後輩林

立尚可與之爭進耶遂上疏乞休致同列知其志不欲仕故尼

之疏再上堅臥不起卒得㫖而歸他日  上復思之顧左右

問故白鬚老人安在耶其得乎  上者如此又二年以疾卒

弘治戊申六月二日也享年七十有二公氣貌淸雅語音琅

然治家儉而中度論事正而近情接人和而莊詳而無僞平生

事母甚孝以母少則守志教之成立作堂奉之表曰慈節至以

名其子以示不㤀好讀書謂惟此爲有益也因以益齋自號士

大夫重其爲人皆以益齋先生稱之嘗買田里中築室曰景陶

SKchar往來情興感發往往託之賦詠云配蘇氏子男三人曰慈

能傳其業後一月卒曰節府學生曰奉先卒女二人長適張翼

次尚㓜孫男四人曰祖徴曰某曰某曰某女二人曾孫男一人

初公以先世葬吳縣鴈蕩村頗隘取客土築之令僅容其棺曰

吾忍去此而他葬乎至是節以卒之年某月某日葬公旣有志

其墓者乃復請予表之予與公有斯文之好公之歸吳每懷思

之而賢智其人不巳葢自  今上改元大舉黜陟之典凡以

醫仕者多見裁抑人始羡公乞身之早莫不高之夫好進之徒

無所不至然其後鮮有不敗者惟公初以守巳之堅故進之則

遲及旣進矣其中實有不樂者此其終見事之明而退之亦速

也老子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公旣有焉則以公爲醫師者豈

非知之淺者乎夫出處大節世多未善吾是以取而表之

   南京太醫院判周君墓表

弘治二年二月辛亥原巳院判卒于南京後二十日訃至士大

夫凡識原巳者咨嗟之聲相屬至有垂涕者其不識者問知原

巳爲人亦曰是宜悼惜者之多也當其病甚亟欲歸吳中一見

父母竟不及行而卒於是其友李貞伯爲治殮具後五日子壻

陳鍵扶柩至家又七月將葬于吳縣沙涇村以宜有文表其墓

也陳玉汝則請於予嗚呼予與原巳有交親之好非淺其文豈

待請耶第有不忍爲者然度原巳望我者在此乃卒書之原巳

初名經更名京後又更名庚號菊田㓜即頴異從塾師學書落

筆有法而詩則得子舅氏閭丘賔用之教爲多迨長益好學每

夜五鼓輒起誦習居諸生中如無能人及見其述作知其所蓄

充然也家本業醫不欲以醫名然醫亦無所不通又閭巷之士

爭爲舉子業多取科第顧獨向古學殊無羡慕意葢將隱居養

親以終其身知其才者則謂原已當自見於世無可泯焉一日

太醫院奏下吳中徴醫士數輩中有原已名非所望也時太守

丘公方請修郡志原巳始乞入學就弟子列冀免不可得被迫

遣上京人知其爲儒醫也尤敬重之未幾選入禁中典御藥及

數以醫驗始𫉬授御醫居數年以父母益老無兄弟侍養悲思

無巳適南京缺掌院事者衆推之乃擢院判以往至則公署乆

壞醫徒散逸空𪠘數間而巳原己慨然欲復舊䂓修葺一新藥

餌畢具初其下習爲縱弛多怨言旣乆見其無私始皆歎服無

敢弗執役者原己爲人愼宻淸雅狀貌癯然視之如懦夫中實

剛介不隨其擢居南京官亦美矣一旦意有不樂即欲引去人

力勸之而止平生動作不苟雖簡札細事未嘗草率性喜爲詩

與知巳者酒間賦詠終夕不倦其摘抉古事叙述人情平實深

秀語多絕俗每爲詞林諸公稱賞其自處歉然不以爲能也然

與之交者則慕其賢非但以詩況醫乎哉其醫旣爲餘事至視

人疾用藥必謹不取竒效故𫉬生者甚多亦不自以爲能周之

先鄢陵人也從宋南遷有爲鈐轄使守嘉定者子孫遂爲吳人

自宋歷元代爲醫官高祖曰繼周國初光澤縣學訓導曾祖

輔治春秋能詩不仕祖𪔂尤深於醫父南承其業而名益著以

原已貴封院判母閭丘氏封安人原已初娶陳某女再娶太常

寺丞顧本女贈封竝安人一女陳出壻即陳鍵其卒也年甫四

十七嗚呼世未有不死者死而可悲有如原已者乎葢非特以

不壽以無子之嗣續耳雖然古之賢者或天亦或無子(⿱艹石)其父

母皆老而衰相視㷀㷀則生者旣無所託然後知死者之可悲

也其可慰者死而無所望於人而致人爭惜之其名彰彰于世

身没而(⿱艹石)存家斷而(⿱艹石)續他人何以及此葢繫乎天者無如之

何亦惟求其得乎人者而巳百世之下有知原己葬于是者尚

相與護其墓也哉

   素菴錢府君墓表

浙西有錢氏莫盛於海虞葢多岀吳越國王之裔然其間以詩

書孝義藹然聞望乆而不衰者則莫盛於昆湖之族也在宋旣

多顯人至元有曰希祖仕爲玉山縣學教諭生諱甦者爲人學

博氣豪當國初以布衣上疏論星變  高皇帝嘉之因命

撰祭元㓜主文稱㫖欲畱用竟辭歸以全其身人稱謙齋先生

其仲子中得娶趙氏宋宗室後是爲府君考妣也府君諱完字

汝周別號素菴少孤能守先業與弟公逹恊力治家家益拓以

大事母視其意所在即承順無違其外祖母旣老而舅氏時中

更喪明母𥨸憂之遂迎養于家以終天年而時中有子復爲買

田築室居之每念世父迪少即代父死于法而無後以傳曰凡

吾子孫所以有今日者以大父之幸存也特買田百畞俾後人

祀之勿㤀SKchar局深濬果毅多籌畧郡縣推長田賦事旣克舉

民不吿勞以地瀕湖數遭水患嘗募民築堤捍之數年皆成SKchar

田坐享其利故自守令而下有事輙謀之府君而名譽益起里

有爭訟者往往就質固有越竟而至者矣好爲義事故都憲思

菴吳先生小學集解成謂是書有補於世甚大亟命工刻之蘇

守金華朱公方創社學郡中歲出米三十斛以助子弟之費其

餘鄰里親戚之家貧窶患難所以周給之者尤多葢又嘗輸財

助邊得賜仕者冠服以榮其身云府君娶王氏子男五人曰昌

封監察御史曰曄浙江都司經歷曰昉曰昇曰昆鄕貢進士女

四人適王震秦樌張汝嘉夏偉孫男十一人曰承德監察御史

曰承芳曰承恩曰承美曰承源曰承惠曰承憲曰承意曰承緒

曰承智曰承顔曾孫男二人曰稑曰秬府君卒以景泰庚午

月二十三日享年五十有九以明年三月三日葬于虞山先塋

時旣有銘其墓者矣後三十六年爲成化丙午御史君奉父命

請予表于墓上嗟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而况海虞繁雄之地

乎如府君之爲人行義足以庇乎里閭而無不懷才諝足以動

乎郡縣而無不信雖謂一鄉之善士可也葢其先世孝義之澤

如此獨惜其終於田間不少見用於世而後人科第仕宦方顯

於時卓然爲昆湖之族非府君有以遺之乎吾是以表之

   耕隱翁墓表

翁姓徐氏其先長洲人也 國初徙實南京永樂間從駕再

徙乆而還鄉故今又爲吳縣人翁初諱某更諱有賢字元僅少

值父母俱喪與其伯兄松菴府君其仲天全先生相友愛以天

全起甲科爲儒臣曰吾可不求仕也遂以家業自任方還鄉盡

力築室以居旣完而隘悉讓其兄乃即其後隙地別築焉當是

時翁衣食尚未足始往來湖湘間服賈乆之不復出則買田課

耕日與農夫同其勞苦不恤也因自稱耕隱翁及所蓄旣厚然

未嘗侈用以改其初而時出所有以周給人後更應 詔輸粟

助邊得授承事郎以榮終身翁貌淸癯𩀱目炯然性多能尤善

鑒古SKchar物與人處和易可親晚節益脫畧世事頗好散誕居田

野間或經月不冠賔客至輙陳尊爼歌古調以樂之翛然物外

人也其生永樂庚寅二月二十七日卒于弘治巳酉十一月十

九日享年八十曾祖文禎祖子復父孟聲俱以仲兄貴前贈武

功伯曾祖妣某氏祖妣某氏妣丁氏俱贈夫人翁配高氏有内

助功子男二人曰世英娶王氏曰世傑先卒娶張氏女一人適

楊黼孫男五人曰美中曰美德府學生曰美輝曰美恩曰美質

女四人適湯傳柳介蔣煒其一未行曾孫男一人曰亨衢女六

人初翁預治葬穴於吳城西珍珠塢書來請記予未暇作及是

翁卒其子世英復以書來曰不幸先人至此奈今葬有日惟表

墓宜有文願述之以終先志予與徐有姻好知翁爲人之賢他

事雖不書可也獨得其一可書者方天全仕于朝以天順初功

至封伯爵貴顯巳極一時所與同功者率乗𫝑引㧞人雖厮役

𠋣以得官翁時侍其兄居京師何所不得顧閉門退縮𥨸以爲

憂而天全竟爲同功者所誣䧟巳而其人事敗而死則天全自

謫所賜歸矣彼冒功得官者皆從之被黜而翁則無事也葢兄

弟倘徉鄉里相聚而樂者數年識者竝賢智之此固翁之所爲

可表者而事狀之所不及者歟

   江西安仁縣知縣致仕謝君墓表

江西安仁縣致仕謝君卒以弘治元年正月四日巳而其配金

孺人亦卒則三月十九日也其孤麒等旣擇明年八月二十六

日合葬于長洲縣陳公鄕奉字圍之原使人北來奉狀求表其

墓葢以予與君交乆故爾君姓謝氏諱縉字朝用別號履菴世

爲長洲人曾祖子華祖貴宗父思信思信娶同里茹氏生君君

少從里師學在諸生中頴異不群稍長出游江湖間或勸之曰

子尚可學也始悟而歸謁見郡守況公遂補郡學弟子貟治易

甚勤顧屢舉于鄕不偶始貢入胄監居數年授安仁知縣至則

先舉廢政數條而尤以興學校爲事士有文行者輙優禮之更

作彌高亭示人以向道之意先哲李俟菴邑人也取其遺稿板

刻以行一時文化流行諸生感慕多所成就君爲政尚忠厚不

以聲色立威然民亦不敢違令邑有宿逋召民諭之使輸不施

搒掠未幾相率擔負而至 國賦遂完又嘗歲旱齋沐禱于神

祠翼日大雨沾足邑人以君積誠所感翕然形諸歌詠葢居官

凡四年民方愛之而𦤺仕歸矣君素孝友初之官奉其母行或

以母老沮之曰吾所爲欲得祿者正爲養親計耳今旣得之而

弃其親何以盡吾心哉卒奉以行所以養之者甚厚待選吏部

時適值歲侵䟽足食養民九事上于 朝多見施行而客居頗

乆舎館蕭然畧無愠色𡊮錦衣彬知其賢禮請爲塾師𡊮雖貴

傾一時未嘗藉其聲𫝑以取利也平生舉止端重歩趨不亂而

言詞清婉如恐傷人作書師歐陽率更楷正有法其運筆安閒

雖累千字不誤卒時年六十九金孺人爲同里諱得誠者之女

性婉娩以勤愼儉約治内卒年七十二子男三人曰麒曰麟曰

黻麟長洲學生黻早卒女四人計鏞王澳滕澤陳觀其壻也孫

男四人曰同仁曰同義曰同禮曰同智女三人惟古之長民者

不以法制爲急故曰平易近民民必親之又曰愷悌君子民之

父母是也如鄭子産所謂猛者𥨸恐其矯當時縱弛之𡚁故爲

是言不然猛豈平易愷悌之說乎予聞君之治民姁姁然視之

猶子甚得父母之道使乆任之其政必有可觀惜乎旣去不盡

所施至是不幸且没矣故因表墓之請乃著君爲政如此以爲

㬥戾者之愧云

  隱士徐靜菴墓表

徐之先爲婺之桐山人後徙吳之洞庭山遂爲邑著姓自其先

好延郡中儒者爲塾師以教子弟惟其重文雅凡四方名士游

其門者不絕靜菴自爲童子得於薫染者旣多故其學識廣而

甚逺又洞庭在太湖上巖壑竒麗林木𫇮密爲天下極勝處靜

菴上下登臨殆無虛日平生得於娛玩者旣熟故其思致美而

甚清發而爲詩縟麗鮮新語皆可誦(⿱艹石)西蜀晏鐸海昌蘇平輩

一時所謂詩人也靜菴與之倡和偃然不相下歲乆積成卷帙

故劉文恭公實序之靜菴諱震字德重靜菴其自號也爲人不

獨以詩名其尊重不苟自守介然郡大夫歲行鄕飲禮雖屢請

不赴也與人交情𧨏周至然非其人輙謝絕之篤於教子不令

就生業以損其志常曰金帛之豐愈於學問之積耶家故有厚

産不喜自奉纍斥以周貧乏有鬻田者必過與之直或以屋售

後念其露居竟還之其直不復索葢其德之厚如此靜菴旣老

掃一室左圖右史日靜坐頥神不預世事如是者幾二十年以

弘治三年閏九月初三日卒享年七十九配郭氏繼顧氏子男

四人曰淮濚濂潮孫男十人曰輅鳯麟䡕鵾鸞隼餘未名女五

人曾孫男五人女三人以卒之明年葬于某處淮等旣求王諭

德濟之銘其墓復求予文表之葢往歲予嘗訪濟之於湖上登

高以望所謂洞庭者蒼翠深秀宛然在目且聞其中多隱君子

以吟詠自樂謂異日往游其地必將訪之如靜菴眞其人巳而

今何遽卒耶豈其年巳高固不可得而待耶(⿱艹石)其詩或傳至京

師嘗畧讀數篇未暇深究而徒想其風致於湖山之間以表其

隱操如此知靜菴者其亦以予言爲然乎

   明故奉議大夫順天府治中顧公墓表

順天府治中顧公以天順六年六月十三日卒于官後三十年

其配亢宜人卒其子大理寺右少卿佐居憂于家適其子伯謙

赴試禮部俾來告曰先宜人之葬旣得今學士長沙李公銘其

墓矣顧治中府君雖亦有銘之者然無文刻于墓上以表揚先

德佐之不孝也惟吾同年太常董公有狀幸念鄕曲之好卒書

之予曰唯唯顧之先爲吳著姓當國初以臨淮兵荒之餘詔

徙民實其地而吳産爲多故公之大父彦臯始自吳江徙居其

地故今爲臨淮人公諱震字啓元少游邑學治易有聲舉于鄉

纍詘竟以貢入冑監乆之授石屛知州石屏𨽻雲南民夷雜居

最號難治公治以簡靜又以恩信結之其下化服俄以艱去服

除改湖廣之安陸益以平恕皆樂親附境内患盗掩捕所𫉬不

即用法必諭遣之巳而無復犯者居數年學校以修刑獄以清

至倉廪實而凶荒有僃廵撫大臣以公政績上于朝請加旌

異遂𫎇進階幷贈其父時傑奉直大夫安陸州知州母駱氏宜

人秩滿將去民攀畱號泣作去思碑其得平民如此於是吏部

知公名特擢順天府治中食四品祿時屬縣永清隄決耎兒渡

役夫至數萬乆不能塞工部尚書趙公謂公可用奏委之公調

度有法不踰月而功成又官租累歲爲豪猾侵匿見役里胥不

勝追徴之苦公究其𡚁租足而民亦安葢公居官臨事不避難

而尤以忠誠待人故所至皆有政績可頌故王忠肅公方在吏

部將超用公而公未老巳欲引去未幾遂以疾卒矣享年五十

七公和易寛厚與物無競而自持不苟凡歷官二十餘年囊無

遺貲卒之日僅足棺歛而巳初娶殷氏早卒繼即亢氏竝封宜

人方公之官雲南時亢宜人以舅姑老而路逺不能就養請畱

侍于家旦暮孝敬僃至俾公得盡心官事公性好施所得祿俸

屢用以賙宗族宜人畧無難色及其子佐嘗自刑剖郎中出知

河間就養于官僚佐諸妾皆來爲壽宜人正色斥之曰汝爲少

婦安得至吾家耶皆愧服而去其卒年八十六子男一即佐孫

男四伯謙鄉貢進士次伯諧次詣次識女一曾孫女一惟古之

爲善者恩德及于一鄉一里其家必興其子孫必盛葢報施之

道當然耳至于循吏所以興且盛者尤甚葢其恩德之所及者

尤廣不止于鄉里故耳予於治中公不之識獨觀大理君以淸

才雅操起爲法官而伯謙益好學有文行將取甲科而起前人

恩德不於此而驗乎故書以刻之

   眀故江西廣信府儒學訓導贈奉直大夫南京兵部車

  駕淸吏司貟外郎孫公墓表

公諱瓛字汝瓚號抑齋姓孫氏其先SKchar2人也元季曾大父伯瑛

官江浙錄事司兵亂不歸遂家華亭大父仲恭父士逹俱不仕

公早孤事母沈氏盡孝稍長入郡學時蕭山魏文靖公分教于

松愛公勤苦親以書授宣德乙卯舉于鄉明年試禮部中副榜

例授教職以母老慨然不辭遂授廣信訓導而奉其母以行時

學政乆廢公至嚴條約勤訓誨士𩔖大興當鄕飲酒有貢士坐

不以序斥之使下其人衘之後爲考功郎適公秩滿赴部必欲

修怨而公以丁母憂免服除不出人勸之曰向吾所以仕者爲

養母計今復何爲乃閉戶教其二子蕃衍鄕人有盡禮延爲塾

師者輙亦往赴葢專以授徒爲事者二十年及衍擢進士第守

深州公就養于官數以善政戒飭嘗大書其室曰勤以補拙儉

以養廉愼以免過惠以得民人以爲得居官之要衍用其教竟

稱賢守成化巳酉九月二十日公以疾卒享年七十九衍奉柩

歸葬于鄕之蟠龍原合其母任氏兆公爲人坦夷簡亮不立城

府於利尤無所好平生作書有法晚喜爲詩有可笑集藏于家

任氏出儒宦家爲褔建參政勉之女母曰姚宜人性貞靜且孝

事姑不違其志相夫治家能居貧守約子女婚嫁皆不失時尤

通書史數援引以教其子亦善作書卒以成化辛卯十月某日

享年六十九子男二人即蕃衍女二人適張朋焦簡孫男四人

雍睦承德承恩女三衍後以治行著召爲南京兵部貟外郎

三年以考績來告予曰先父母之葬衍忍哀自志其墓矣而墓

上之文未刻乞書之言巳其容甚戚及出其志文以示其詞尤

悲予不忍讀也予謝曰子免喪乆矣能不㤀乎哀如此其將何

以慰之於是衍考最𫎇恩贈其父奉直大夫南京兵部車駕

淸吏司署郎中事貟外郎母爲宜人乃畧述其事行而特書其

恩典報之曰此可以刻于墓矣子之哀亦可以少釋矣

   明故蘭州同知封儒林郎翰林院修撰錢君墓表

君諱和字用之姓錢氏元季高祖德以兵亂自桐鄉徙華亭因

家焉曾祖實尚義任俠祖復喜讀書而於中庸尤精人稱錢中

庸父昌娶同縣范氏生君少入郡學爲諸生所推許作文務雄

麗視進士第(⿱艹石)不足取成化戊子登鄕舉屢試春闈不偶其後

子福亦預試歎曰吾尚與兒子輩爭得失於塲屋間耶即赴吏

部乞一官始得蘭州同知蘭𨽻雲南在萬里外人爲君不堪慨

然就行居三年子福春闈廷試皆第一君聞之復歎曰兒子輩

得祿可以養我矣尚復奔馳絕徼以從仕耶即乞一公幹入京

師復赴吏部乞致仕竟歸時年五十二耳葢又三年受敇封

如子官而卒君初貧弱喪其父能極力營葬事母尤孝性剛直

少容出見里人爲不義事輙忿形于色及聞母召急趍命其容

怡然也方去蘭州人謂夷方當不必拘文法以治有羅知州者

與麗江木守以世官結㛰上下相𠋣肆爲貪虐君繩之急羅不

堪乃㗖以利君正色曰  天子務綏逺人正念汝俗恬殺人

命我參佐州事以鈐制汝顧從汝欲耶羅知計不行欲挾木傷

之君以詩投木木感動曰文士也不可君嘗催課自正供外不

多取一毫群夷德之浸聞于藩臬於是方參政憲林副使俊爭

委以他州事及攝縣賦足獄平事率以治鄉人曹僉事時中慮

君卒爲州長所䧟令署黒鹽井提舉司以避逺之曰此亦以利

㗖耶君至諭父老曰𡚁可除者幸毋我隱苟以賄及吾門者必

罪先是井以潦乏鹽自君蒞事歲課益盈君之居官葢如此第

不及乆任人多情之自君𦤺仕與鄉里諸老月一會飲必至醉

乃巳醉輙歌呼以樂或䂓其放者笑曰是非(⿱艹石)所知他日醉如

故葢君以群聚或及里閈官府短長故一託之酒以自全云其

處世又如此君娶陸氏封孺人子男二長即福翰林院修撰次

祚鄕貢進士女二人長適徐翶次適太學生胡亨孫男一元女

一予與君有斯文之契乆矣福於是以表墓之文來屬葢君居

官有治績然在逺州知之者少及其居鄉曠逹混于流俗其意

之所在人亦知之者乎至其平日能教其子取高科列淸貫以

文學知名于世所以出於君之教者其事甚顯人則無不知者

夫惟知之故其事可畧其所不知者則不可不詳也(⿱艹石)其生卒

歲月與夫葬地見於李學士賔之誌者益畧不著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