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一

<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六十 匏翁家藏集 卷第六十一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二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一

墓誌銘一十首  壽藏銘一首

  前朝列大夫國子祭酒陳公墓誌銘

今上之五年擢國子祭酒邢公爲禮部侍郎而以翰林侍讀學

士陳公代之公上疏辭不𫉬則就軄一時僚屬生徒皆自以爲

得人公爲人師莊重簡黙於教條重改更特持成䂓御人度使

可守而巳至簿書錢榖之事一付主者務攬大綱不𤨏𤨏問出

入曰吾職不在是也故事國子師生月給錢(⿱艹石)干爲飮食費然

以事去不及給者則貯爲公錢用之葢更數祭酒皆然至邢公

繼之頗以法繩人人始有怨言及旣擢去或欲誣其以公錢入

已者且及公公置之殊不以爲意事遂  上聞詔大臣雜治

邢公對簿力辨公歎曰吾官至國子師尊嚴矣安能對刀筆吏

掉口舌乎不吐一詞竟服時適有從中醖釀之者獄詞上僃皆

坐除名於是諸生數百人詣闕上章爲公訴誣枉不報士論𡨚

之其有志世道者則以 朝廷一旦辱二大臣去之如反覆手

又爲國體惜之也公旣免官家居言笑如昨日將治裝南還不

幸而疾作矣遂以七年九月乙酉卒于崇文街里第年五十七

夫人錢氏護柩歸葬吳縣伏龍山之先塋實九年二月壬申也

公諱鑑字緝熈世本嘉興啇氏元季之亂曾大父賔避地長洲

之周莊冒氏陳大父諱某父諱潤贈翰林編修公生方㓜稚編

修君謫戍葢州道京師遺公故人范叔瓚家稍長去從王太卿

一居爲老氏學非其志也然公少有高資竊好儒家言能通其

說下筆爲文章輒有奇氣他日以事如浙東市書盈篋而歸晝

夜誦習卒棄其學而歸於儒以其餘力治進士業正統九年

順天府鄕試第二人明年禮部中乙𤗒不就入國子爲李忠文

公弟子文名益起忠支奇之十三年中㑹試十八人廷試擢第

一甲第二人授翰林編修景泰元年代祀北鎭醫巫閭山還充

經筵講官七年遷修撰  英宗復位奉使朝鮮天順四年

考試禮部明年預修大明一統志尋選充東宮講官六年主

順天府鄕試丁母太孺人沈氏憂服除遷侍讀修  英宗實

錄成進侍讀學士成化四年主應天府鄕試明年奉詔敎庻吉

士翰林未幾國子之命下矣公爲人容貌岸然望之(⿱艹石)不可親

及就而聆其言論藹如也人有善喜爲之稱道其不善者亦疾

之如SKchar故卒以此得禍少罹患難家室蕩然能以孱弱自樹立

及登第得官而編修君没戌所乆矣間因東使代祀便道函其

父骨歸而逆母太孺人養之於官旣而得㫖賜歸葬其父于鄕

母子同入里門卒完其家室而加光大之人以爲難公事太孺

人孝而盡禮太孺人卒居喪三年不肉食不内處不酬應文事

時 朝廷方修實錄嚴有詔起公公上章求終制不允章再上

懇求允之平居無聲色之好好止藏書幷古書畵SKchar物而巳朝

鮮嘗因公來使以妓女侍公詩却之夷人敬歎至版刻其投贈

諸詩行于國中其爲文才贍而氣完所著號方菴集凡(⿱艹石)干卷

善筆札至臨模古人眞蹟殆不可辨配錢氏封孺人賢而有内

助功公無子子弟之子淶先卒三女長適湯璧次適范輪次許

適丘某而天孫男一人曰柢公之葬蘇守鄱陽丘侯時雍實經

紀之而墓銘顧未之𠜇寛則有罪焉葢寛少游於公之門公不

以其不肖毎與進之今幸竊科第入翰林而公旣不見則聞公

之葬獨無一言以下慰於九泉乎爲之銘曰

得喪紏紛有萬其狀自我得之或以人喪我力可爲人不可知

終焉面目求無靦而公則其人進退甚適公議未亾則我藉藉

此𡨚可置彼惜孔多歸全一丘其如公何

  先考封儒林郎翰林院修撰府君墓誌

府君諱融字孟融姓吳氏蘇之長洲東吳上鄕人自高曾以來

代有隱德父曰壽宗尤以淳篤稱生値元季逮國𥘉能晦匿

自全娶同邑韓氏年五十始生府君時洪武巳卯二月甲寅也

府君㓜則端確兼多智識如鉅人性至孝父嘗有疾以童子徒

歩入西山汲澗泉煑藥以進稍長即善治生父曰吾晚得子而

子能自立如此固先世之德之致也喜而特祀吿之府君旣孤

年甫十四自顧無他兄弟卓然以門戶自任當是時所居城東

遭世多故隣之死徙者殆盡旣荒落不可居乃徙今集祥里依

從母之夫顧執中氏顧方以貲雄里中乆而家漸衰執中且病

呼府君告曰吾視諸子鮮克承家者吾即死惟是舎宇勿爲他

人有也府君泣而諾之及執中没府君厚與之直而仍居其子

不使他適迄今葢五十餘年府君旣以勤儉謹畏拓其家以大

而城東舊業然未嘗一日敢㤀而不經理之晚歲益種樹結屋

爲終老之圖因自號東莊翁及孤寛忝科第入翰林爲修撰𫉬

以其官封府君階儒林郎然不幸命下則旣遘病矣卒以成

化乙未八月戊子年七十有七娶居氏繼張氏繼王氏皆封安

人子男三曰宗曰寛曰宣女四適沈鏸周諤沈綬王節周氏女

先卒孫男四曰奎曰奫曰奕曰福孫女二長適夏靖先卒次許

適徐美中曾孫男一曰俊章女一以卒之年十二月甲申葬于

吳縣五都太平鄕花園山之先塋𥘉寛居京師聞府君病凡再

上章始 賜歸省未至家之七日而凶問至寛哀號悲恨痛徹

心骨聲容如存聞見無及日月有時敢次叙平生大畧𠜇石納

之幽堂(⿱艹石)夫府君之德所以積于躳見干事庇于子孫推及于

親戚鄕䣊者當求諸名筆表于墓道寛悲哀昬憒不能悉書也

嗚呼痛哉孤寛謹誌

   奉議大夫宗人府經歷龎君墓誌銘

宗人府所設官有令有正皆極品然未嘗授其人常以駙馬都

尉一人之尊貴者署其事其屬有經歷亦必有淸望之士乃授

葢愼之也龎君朝儀以沔陽守滿考特擢爲之君靜厚人也言

動不躁且負才具足以有爲始至府中覩𪠘宇傾圯葺之如新

人莫知其費之所出顧所掌自  皇族譜牒冊籍之外更無

所事又府署深逺終日寂然如山林間吏卒闔戸晝寢而君益

閒散無以施其才歲餘病作竟卒實成化二十二年十一月十

九日享年(⿱艹石)于君諱珵字朝儀其先山西大同人曾祖福忠謫

戍北平又徙太倉故今爲大倉人祖景仁考仲禮仲禮娶某氏

生君始遣君入衛學爲儒生君能自𡚒勵以天順某年遂登應

天府鄕試旣而試禮部輙不中始仕爲沔沔陽大州號難治

惡少年往往白晝肆剽掠莫敢何問君始至擒其首惡者一二

治之餘皆歛蹟屬縣景陵有巨奸相聚隂持吏短長起減詞訟

其黨有一太歲十虎三彪之號亦皆就擒死獄中他日盗聚竹

林灣𫝑張甚捕者皆空還君出其不意以小舟直抵其巢穴盜

相顧驚曰太守來矣遂奔散𫉬二十餘人寘之法州境遂寧廵

撫都御史劉公敷特旌其功以勵衆州旣稱治君乃料戶口以

均徭役作溝渠以僃旱澇行之悉有法至今人思之葢君爲州

如此可不謂負才具足以有爲者耶君娶陸氏子男一人皚女

三人孫男一人皚將扶櫬南還卜卒之明年某月某日葬于太

倉殷岡門外以予嘗知君奉王翰林濟之之狀謁拜乞銘予以

知君晚爲辭而皚不舎也銘曰

位則不卑才無所施尚有遺愛與沔水東馳嗟君子兮藏于斯

   甌寧童府君墓誌銘

童爲閩世家其先葢出𣈆車騎將軍牧之至唐有避亂由廣陵

來者始居甌寧之西鄕遂稱西童氏在宋曰蜚卿朱文公

門人也著述甚富自是子孫以儒業相承而族益大元末曰瑛

者率鄕兵拒僞漢陳氏入 國朝論功授官瑛生文貞文貞生

衡衡娶楊文敏公女弟生府君少則醇良旣長寡言愼行與物

無忤事父祖與繼母吳盡孝父没事叔父而孝不替至與兄弟

及諸子處友愛慈厚家庭間盎然也童旣大族君待其族人凡

親疎賢愚一以恩意其居鄕謙謹人皆愛重之或有忿爭以一

言諭之輒服歲飢出粟賑貸不責其必償其後朝廷令有司

行勸分之令君首奉詔始授承事郎非君所望也君少好學

而舅氏又貴顯于 朝力足以薦人君時雖尚少然不肎依附

以取仕宦教其子宜以科第出用子欽竟登鄕貢而君則不及

見矣旣七年欽赴試禮部始持其友滕行人祐之狀來乞銘且

出其家乗一編相示則自唐宋以來至于 國朝名人之文詞

皆在予愧乎其請也顧欽之意懇懇乃爲書其事行之槩𢌿之

刻于墓上君諱詡字士敏號恬齋以永樂丙申十月二十五日

成化辛丑四月二日卒享年六十娶吳氏先十二年卒子男

六人曰俞曰欽曰佐曰中曰康曰龯女五人長適朱燫次適朱

爟皆文公十世孫次適建寜左衛指揮張淵次適江楫孫男十

人曰輔曰輗曰軌曰轍曰軾曰輖曰晏曰誠曰䇿女九人以卒

之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葬于其鄕泰山之原而銘之則丁未之

三月十二日也銘曰

閩有名族初則以儒視其篋中穰穰遺書問孰保兹惟士敏甫

其在里居亦不怍俯視其後人振振何多況也有人巳掇鄕科

有施必報尚在他日藏兹山丘其固其宻

   鴻臚寺主簿何君墓誌銘

鴻臚寺主簿何君去其家十年以例乞歸省旣得㫖行至半

道聞母孫氏喪哀痛不食者纍日及抵家而疾作竟卒成化二

十年十月十五日也享年五十七其子椲自太學亟歸將以明

年十一月十三日葬君於泰興縣永豐之原謁予請銘予辭焉

其請益至葢旣乆始克爲之君諱嵩字與瞻姓何氏世爲泰興

人其先有諱某者以好義聞鄕里君之高祖也曾祖彦淸祖伯

舟父頔頔娶呂氏生君兄弟三人君最㓜以父命爲伯父顥子

爲人美風儀而績文學道汲汲如不及初不欲仕日之田間課

農勤苦甚粟輒倍收然農事暇未嘗廢學也嘗至京師高文懿

公以鄕里故與語奇之文懿時在館閣欲薦君可用力辭乃巳

旣歸愈益敦行時都御史王公竑廵撫淮揚今南京兵部尚書

王公恕爲揚守二公世所謂偉人相與論郡内士必及君他日

兵部行縣遂造君之廬其見敬禮如此後君以事再入京師竟

用知者薦授鴻臚寺序班秩滿陞主簿居官黙黙非所樂也君

性孝友事所後父(⿱艹石)母一如所生二兄相繼没以痛哭故致疾

其學務博覽尤熟於史上下數千載事能記憶不遺(⿱艹石)佛老之

教非特不信亦不一窺其說也然君平生惟不爲奇絕可駭之

行故其名譽不出於鄕而予亦不知君及觀當世二三名臣所

以待君者則其爲人可知也且狀爲進士儲君巏作儲固其鄕

人也知君尤詳予特節而書之君娶張氏子男三人曰杰曰椲

椲鄕貢進士曰楫揖後兄岳先七月卒曰楷出妾楊氏女二人

李貴宗劉時其壻也孫男一女二銘曰

仕而食焉巳升諸朝没而殯焉不在于郊嗟哉何君名永昭

   韓府儀賔曹公墓銘

維  太祖高皇帝有子曰韓憲王王有子曰襄陵莊穆王王

有女曰淸澗縣主主長而甚賢王奇愛之爲擇佳配公時年十

六以從母之夫陳公傑爲平凉守自吳中往視之他日王適見

公察其可妻也使人言于陳其夫婦重違王意卒諾之巳而資

遣之入京誥授儀賔階亞中大夫仍賜章服鞍馬而歸鄕人

以爲榮公諱珙字仲璜姓曹氏世家蘇之吳縣爲人俊偉豪爽

無齷齪態人多樂與之交然或不當其意雖顯要者亦𥰒視之

好面斥人過尤能分辨曲直言出人亦無不服者身雖處富貴

未嘗一日㤀其故土見吳人與語輒流涕而所以接遇之必厚

以父母早世嘗迎其兄瑒事之甚謹兄没撫其遺孤(⿱艹石)巳子然

其平生葢如此以成化十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卒享年五十有

七子男四人長銘爲縣主出以軍功授官服次龯次錡次銓女

三人長適平涼衛千戶張英餘未行孫男二人長澄郡庠生次

瀾女四人於是銘來吿哀 朝廷爲遣官賜祭將以卒之又明

年甲辰十一月壬寅日葬于平涼縣由延里之原以予其郡人

也奉御醫周原巳之狀泣拜請銘銘曰

孰謂吳産而爲韓人迨其中身生子長孫坐上雄豪灑然襟度

維不驕盈足以銘墓

   亾弟原輝墓誌銘

嗚呼原輝果棄我而逝耶悲夫初原輝病少愈欲來京師視予

或止之不顧曰吾必一視吾兄竟來予見之驚喜甚然竊憂焉

畱四月還相與痛哭而別至家僅五月而病劇遂不可救葢昔

者不逺數千里而來其與我訣別也悲夫原輝諱宣姓吳氏世

家長洲爲先修撰府君之季子而吾之母弟也年十三母張安

人不幸下世一旦能自謹𩛙居家塾依予以學凡嬉游博奕之

事皆無所好也稍長每早作之城東經理舊業種樹成列鑿池

環之更築屋田間爲農隱計題其㫄室曰拙脩因號拙脩居士

而時舉杯歌𣈆唐人田園詩以自樂嘗曰吾有憂慮惟入園林

臨水石不知其脫然以去也性孝友能順適父兄意先府君嘗

館親黨之無依者數人至原輝館之不替而長女兄寡居無子

則迎養于家其仲早喪生女𦆵數月亟取鞠之如巳出一男曰

遂尚㓜更撫教之至於長而成立其心之厚如此平生奉巳食

不求豐衣不求華惟取足而巳尤不自愛往往親爲勞苦之事

與人處平和謙抑尊爼間相與勸酬飮輙盡醉醉則黙然不亂

故人皆愛而親之其娶沈氏先卒有子一人曰奕出側室顧氏

女一人適徐美中其生正統三年十二月十一日卒成化二十

一年三月二十日年止四十八以是年十二月十三日葬于吳

縣太平鄕花園山先塋之次予嘗與原輝約他日歸老必于東

城而原輝亦曰吾當益經理其地與吾兄樂也悲夫今尚何望

哉葬旣有日吾何忍銘然亦不忍終無銘以暴白吾弟之爲人

也銘曰

父兮母兮子於是依兮尚俟其後兮吾與子同歸兮

   明故昭信校尉泰州守禦千戶所百戶胡君墓誌銘

胡之先淸江人也在元有仕爲萬戶者曰煥章煥章生德淵

國初戍守盱眙儀眞等處爲隊長後徙泰州生志學志學娶劉

氏生君君諱倫字大經爲人重厚明敏且好學畧通隂陽醫卜

說而於九數尤精少則在行伍人皆爲不樂而君殊不以爲

意曰此吾世籍也舊制凡戍江北者歲更至京師操僃及君即

擐甲出門衝冒霜雪不以行役爲難辭如是者凡三十年其小

心守法自裨將而上皆信之景泰初北虜旣遁京師猶戒嚴方

務儲粟塞下爲守禦計慨然納粟六百石以例授試百戶當是

時君益欲以功名自𡚒遂從武平伯陳友往征迤西得選置帳

下以資謀畫師還實授百戶武平以君有贊助勞擬再論奏不

果人又爲公不平而公亦不以爲意也旣還泰州謂天下承平

敎其子必以文顯其子玉竟登進士第列官于朝卒如其志

君性孝侍父疾乆而不倦母孀居二十五年奉養僃至及父母

終居喪哀毀而有禮其爲人如此則所以稱於人者豈特才諝

而巳以永樂甲午五月十日生成化乙巳十一月十七日卒享

年七十有二以明年某月某日葬于州西九里溝之原娶薛氏

懷慶知府廣之女先卒子男五長即玉禮部儀制淸吏司主事

次璉襲百戶次瑄次珍次珙女二長適許瑺先卒次適州學生

李鑨孫男九曰嵩嶽巖餘未名女九長適韓源餘尚㓜儀制君

將歸治葬自爲狀來請於予且曰玉忝以明經致用適與先人

同品秩幸嘗考最例不得封典甚恨願𢌿之銘以慰也予重

違其情乃諾而銘之曰

胡在故元實爲武官厥旣失之家幸以完公以才諝稍自振㧞

賞不酬勞功簿孰閱未復于武卒顯于文甲科儀曹𢌿其後昆

維此幽堂百世無改追榮其先亦尚有待

   SKchar2菴湯府君墓誌銘

湯府君以成化十七年正月廿二日卒旣卜明年十月廿五日

葬于先塋矣其子瑄持御醫周原巳之狀始來乞銘其墓君諱

溍字宗本自號SKchar2菴翁其先常之江隂人也後徙于蘇遂爲吳

縣人世勤生殖家至府君之世而家始益大府君有兄弟八人

其仕者曰渭他皆行貨于外府君亦嘗一至京師竟歸而治生

于内蓋府君善殖産所以居積棄取得古人遺法然凡錢帛之

出入估直之上下必公必平而其爲人又剛直重厚素爲人所

信服當衆言交競徐出一言無不帖然以去其家旣益大而居

者甚衆衣食所資婚喪所需以及賦稅所出一惟府君所區畫

當是時其家出者率僮奴能恊力化居而収倍蓰之息仕者有

民社能守法奉公而有善最之名而府君於是乎有力於湯氏

矣然府君至此自持益謹自奉益約兄弟子姪得於見聞者更

𩛙厲不敢爲驕奢之習所謂禮生於有者及其旣没而族人

始悲思之夫爲市交易見於易牽車服賈著於書至司馬遷作

史記特爲白圭猗頓立傳葢貨殖人生日用所不能巳者推而

言之其大者不可以爲國使國之財賦得其人而理之不惟可

以足用而其效至於使民知禮節而俗厚矣府君曾祖曰潤卿

祖曰均澤父曰善善以渭貴封大興縣知縣母曰楊氏封安人

其配周氏繼徐氏王氏周出男二人曰琪曰瑄瑄以書藝進授

鴻臚寺主簿女一人嫁浦文泰庻出女一人許嫁某孫男三人

曰僎曰𫝊曰倫女二人一嫁朱延一在室府君享年六十有八

其葬在吳縣太平鄕薦福山合周氏兆銘曰

鬱然高丘是惟SKchar2翁之墳嗟翁百年匪SKchar2其身以殖其家以垂

其子孫何以爲用惟其義何以爲本惟其仁何以知此吾其里

  醫師錢橘隱壽藏銘幷序

吳縣西三十里有雅宜山錢氏始葬山下者曰良玉府君橘隱

則府君之仲子也其名愷字伯康自號橘隱錢氏世業小兒醫

其先爲江都人在元有曰益者任常州醫學教諭因家焉益生

元善國𥘉以名醫徴奉詔往治𣈆王子疾愈王奏畱之卒

葬太原元善生宗道𣈆府良醫正宗道生良玉太醫院醫士良

玉娶高氏蘇州人也再家于蘇故今爲長洲人橘隱以永樂丙

申十二月十二日生自其蚤處巳傳醫業然其氣豪爽不欲以

醫名居都下者數歲所交多名公奇士議論間發輒傾其坐人

歲巳巳適有胡虜之驚慨然歎曰吾生不能立功名于時至於

悋惜財物視軍興缺乏不少助之可乎乃市馬(⿱艹石)干疋上之以

例被 恩典之榮巳而歸吳復歎曰吾生無德澤及人惟醫吾

家故業也盍終假是以施吾仁乎始出治病治輒驗毎旦啓門

迎致者閧然而入其多殆不能酬應而窶家子輒抱携而來纍

纍于路不絕一與論視而不責其必報其爲醫善究病源而議

論娓娓足以發之所處方大率持重嘗曰壯夫尚欲固本況嬰

孺氣體脆弱可以峻急求乎至所治藥雖竒材貴品不䘏購求

往往躬自修治不付他手葢其精如此故其醫益驗遂與其兄

伯常院判齊名數十年來大江之南言小兒醫者必曰錢氏其

名浸聞中朝然橘隱旣老不願仕矣橘隱翛然長身而禮度

雍容藹然有和氣少從故禮部尚書楊公游巳嘗親其德學中

歲日與歸田諸老登臨宴賞以極其樂葢其好文尚禮則不以

老而倦也配王氏太原人世以武顯柔順溫SKchar2稱賢宗族間子

男三人曰鋼先卒曰銳曰龯女二人適陳傚莫益榮孫男四人

曰同文曰同倫曰同德曰同理女四人曾孫女一人於是橘隱

生七十年即雅宜先塋之次治壽藏爲二穴異日將幷王氏葬

焉工畢具書及廬山陳孟英先生所述事狀來請曰幸及吾無

恙時爲之銘庻平生有所託而傳也予謂橘隱旣不諱乎彼而

復事乎此豈其猶不㤀情乎死生之際耶竊惑之雖然曾子之

啓手足亦欲門人知其平生而況即先人之㫄異時奉其遺體

而歸于是行不虧名不壞以見于地下豈特無毀傷而巳是宜

序而銘之銘曰

惟伯康父作此玄室鑿而築之旣堅旣宻峯巒嶔崟泉水淸漪

自我先人巳藏于斯世之熈熈人之怡怡尚百歲後從而歸之

   新淦縣丞顔君墓誌銘

成化丙戍春予憶赴君山游之招君迓之門甚恭命其孫涇趣

治具指山而游之君年老矣導客顧甚輕徤始登岝㟧峰晚過

何山飮僧舎歸宿其家詰朝飯畢與客由支硎過禪關度西嶺

萬松間遂入天平謁忠烈廟旣乃飮白雲泉扣大小石屋望龍

門而歸仍宿其家益設酒肴樂客予憊甚欲臥未得而君貌益

恭氣益爽當是時予竊窺見君之德而其壽考亦足以占之葢

歷十年爲乙未歲十月十二日而君終于正寢春秋七十有五

於是涇登進士第以嫡長而孤居憂于家咨其叔父所以葬大

父者累然衰服拜于門出其同年徐仲山所爲狀以墓銘請君

諱璋字廷用姓顔氏其先傳自北徙吳莫知其世曾祖均仕元

爲㢘州知州祖仁平江路逹魯花赤父希誠母呂氏君娶卜氏

繼顧氏子男三人曰鎡早卒曰錤曰鎰女四人適湯銘陳瑾顧

榮其一在室孫男三人曰涇曰渭曰深女四人曾孫男女各一

人以卒之明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葬君于吳縣何山之原君少

以宦家子知學問稍長推擇爲縣吏巳能立名行縣中人稱之

及上吏曹給事如例授安福縣丞再歲丁外艱服除改上饒俄

又丁内艱服除改新淦在安福時縣有豪猾數持吏短長及發

民隂私以射利君始至知之召置庭下數其罪遣去其人懼而

止縣遂以寧新淦爲江西劇縣素號難治縣官率不乆罷君有

幹局愈以勤愼自持仕竟滿考常掌二稅見民有鬻兒償官者

歎曰此豈得巳者乎吾爲民父母而使民至此奚以我爲遂以

俸代償之自是益畱意民隱其心之厚如此故所至去任民輒

挽畱之旣去輒思之君縣丞旣九載例得遷官曰吾獨不知止

乎即具疏請致其事歸時年始六十云君歸日以敎子孫爲事

或時循壟畮課農業與耕夫伍無嫌也因自稱稼軒老人性尤

喜山水勝日尋佳處登臨游泛竟日㤀返其樂有人所不及知

者君偉儀觀美鬚髯而莊重詳雅能起人敬才旣不盡用世然

晚見其孫取科第貴顯于時論者謂其德澤之及後人者深且

長矣銘曰

維古發身不拘一隅在漢名臣刀筆簿書顔君之才與崔子俱

予不負丞而丞負予相彼小人有出無處以官爲家疇曰歸歟

車攻維工孰始匪輿樂奏維瞽孰終匪圉凡物且然而人弗如

師峯之下有舊田廬奉身而退庻保令譽昔所抱孫焜燿朝𥚑

翛然考終世等敝帤孰訃縣氓來挽喪車百世尸祝桐鄕之墟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