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卷第六十一 匏翁家藏集 卷第六十二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三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二

 墓誌銘一十一首

   吳府君墓誌銘

民日滋繁俗日滋降雖平日號士大夫者矜誇矯詐相習以非

相尚以利曾不爲怪何望乎閭里之民哉吳府君寛之從母之

夫也少失問學不求聲聞以故不得列於士大夫而爲閭里之

民然而考其平生士大夫或有媿者性直率畧無緣飾見有作

僞者駭歎曰彼何爲然中少容言出輙衝人人以其無他亦不

之憾其論事必自本之末纚纚不巳然遇非所知者雖同席終

日嘿然無一言亦嘗與人貿易物無二價而一錢尺帛取予必

當至於治家屋廬儉而必完什SKchar朴而必整不然曰吾心不安

也其爲人葢魯論所謂直愿而信漢書所謂悃幅無華者歟府

君諱能字景賢長洲人世有善譽父文華亦謹慤人也母鄒氏

繼母陳氏府君生二歲喪母長於祖母宣氏與其姑之力旣壯

與先君修撰公同娶于張先君之德厚矣然必愼所與故平日

非府君莫與計事一觴一豆必相對乃樂嘗曰吾二人雖友壻

而姓同殆兄弟也府君亦曰吾生與居同巷死當葬同原後不

幸先君下世府君哭之慟又二年爲成化十三年二月壬午而

府君亦卒年六十五素不諱死旣病凡送死之具悉自區畫及

病甚精爽不亂曰吾其逝矣遂卒娶張氏有賢德二男子曰謙

曰詳孫男一曰㑹女一府君處世雖寡合而獨厚於倫理念祖

母嘗保護已祖母没哭之幾喪生親戚貧而病者尤加問遺而

與家人處歡如也卒之歲寛以先君之喪例赴京師歸哭之將

葬謙等謂宜有銘寛以府君之德不甚表著宜刻之墓上乃碣

而書之雖然寛何忍執筆哉以卒之歲九月癸酉葬于吳縣太

平鄕花園山之原東距先君之墓百歩銘曰

三代巳逺孰爲古人一𠪨獨受孰匪凡民有位弗得有德弗泯

葢墮甑之孟敏必郭泰而後學如耕谷之子眞微楊雄而無聞

則知委巷之中衡門之下遺逸之者未可一二而云死者不作

有封維墳㬥濳發隱可無刻文

   陸宗博墓誌銘

長洲陸宗博以成化十三年十一月巳丑卒年四十二初其病

也里之人相率走神祠祝曰幸活陸君以終惠我及卒皆彷徨

無依至有泣下者曰公家徴需甚亟吾等疲矣安得庇我如陸

君者及歲漕粟緣輸納以破産者比比安得貸我往役免我出

息如陸君者且吾等水澤之民也歲(⿱艹石)澇荒有司不盡以爲災

安得出粟貸償不幸災自利如陸君者其言流聞城市知其事

者信之以又明年正月壬午將葬君于邑西福壽山之原其子

完奉南昌太守張君汝振之狀來乞銘南昌與君中表兄弟也

其言宜實則視其狀適與所聞者合予乃歎曰宗博一布衣耳

徒爲郡縣推長田賦能施惠于里人遂致人悲慕如此彼有祿

位操生養之具者民反欲推之去甚者以死祝之其有媿于君

也哉凡君平日於人危急率救䘏之不係於賦役者尚多故言

出能使人信服公事易完而私爭易決其卒也宜人悲慕之如

此也陸爲郡中著姓系出吳大司馬抗在宋有曰千九朝議者

始居陳湖之上四傳爲仲祥以力田大其家仲祥生文伯文伯

生守道守道生起敬累世事行具載家乘起敬娶周氏年踰四

十以無子憂一夕夢其先人抱一兒遺之曰以此嗣汝亢吾宗

者必此兒也巳而得君其諱⿰氵専字宗博别號心耕少則謹厚溫

雅有鉅人度稍長其父母與其所生母夏相繼而没治喪能黜

浮屠氏法一用古禮鄕黨巳賢之他日乃約其弟宗涵恊力治

家而躳儉朴以率其下家益振起如前人䂓模於是宗涵亦壯

矣錢帛無私藏飮食必共享其怡然相愛有崔孝芬孝暐遺風

至其推孝友以待族人者恩意尤厚嘗曰人惟以祖宗之心爲

心則族人何疏戚之有故衣食居室待君而具者數人其年始

四十即邑中治別第將謝家事日從賢士大夫開尊爼閱書畵

以爲樂然不幸卒矣娶華氏處士惟德之女男子三人曰完郡

學生娶郭氏曰宜聘惠氏曰宇尚㓜女子三人長適范璋次適

孔彦慶次在室銘曰

君子之澤或流于國或被于鄕身有崇SKchar澤有短長有如陸君

惜無位矣而復蚤亾雖然其志則行其名則揚其遺于後人者

尤不可量顯者一時壽者一世惟可稱述雖死不逝

   鄕貢進士徐君墓誌銘

蘇之嘉定有以兄弟同登鄕貢者徐德充德宏也巳而德宏擢

進士第拜監察御史德充獨不偶乃益發憤讀書以必取甲科

爲期他日四方名士相與講易京師號麗澤㑹君在㑹中陳經

傳指摘隱奥幾無遺義爲文章輒能得所謂主意者士後多中

高第爲顯官而君竟以貢士卒于家年止四十五君諱忭其字

德充先世爲汴人從宋高宗南遷至嘉定之黃渡家焉族屬蕃

盛遂爲東吳大姓有諱俊傑者生子英以高年受章服之錫子

英生承事郎述娶陳氏生君兄弟三人其仲即君也少秀敏善

記誦學書有法出諸生中旣長爲同邑朱近仁贅壻朱遣代繇

一辱庸吏慨然與其弟謀爲舉子初學于范僉憲誠夫習程文

志專而功宻邑大夫才之將薦之京辭不肎就業成當天順壬

午歲卒以明經登鄕貢云君爲人有氣岸議論侃侃其色毅然

(⿱艹石)不可近然平生交游之士亦多海内其治家嚴整毎謂推之

天下事不足爲而事業可坐建葢其自許也可謂重矣使其不

死得當一官守一職不知其所就何如也君卒以成化十一年

十二月二十三日將以又明年二月十五日葬于疁城西項涇

之陽時德宏以御史出知樂陵以書來曰吾兄不幸天死非執

事銘無以慰吾之悲敢爲之事狀以請於是君之子琨奉書(⿱艹石)

狀再拜泣告予辭之復再拜予不得而辭也葢德宏之愛其兄

琨之愛其父拂之不可而況予與德宏有鄕里斯文之好者乎

君之配曰朱氏生一子瑜側室胡氏生一子即琨女一適陸堂

銘曰

馬不可以守閭亦不及以駕車望千里而至只曾跛鼈之弗如

水曲兮交衢御者兮踟躇抱吾才兮安吾命幸不失其馳驅

   李君信墓誌銘

予少與居同里而學同師者施君煥伯一人而巳煥伯今歲來

試禮部毎遇予坐輒談及里中事至於存没盛衰之際未嘗不

歎息也葢數十年來(⿱艹石)李氏其尤可歎者君信李氏之佳子弟

也名瑞其字君信別號志隱其先本京口人宋南遷避兵入吳

中遂畱家焉家故饒於貲𠪨肆聯比人蹟閧然其叔祖惟中亦

嘗仕爲工部郎中一時號稱盛族君信旣生豢養且少姿容端

厚舉止安舒出入閭巷間人多指目之嘗選入鄕校居一二歲

𧬄去專以養親治家爲事時君信年尚少見族人或不能自立

慨然有逺游服賈之志南抵甌閩北至京師凡行數千里未

嘗以勞苦客居纍歲亦未嘗有過舉旣歸益督僮奴治生業入

則量物貨出則置田畞家卒頼以不墜人尤稱羡之君信旣有

力於李氏嘗曰吾豈顓顓爲一家溫飽計者惟學而致用乃吾

先世之事而早歲之志也因遣其二子皆入郡學方日夜程課

之以冀其成而君信以疾卒矣年止四十七君信爲人寛厚有

容惡聲㬥怒不見於口面人或犯之反引咎自責其人後亦多

悔至於宗族親戚施之恩意尤多好讀史於古人賢否得失輒

從其弟子道之以爲勸戒曾祖孟輝封工部主事祖惟孝父公

紀皆不仕母馮氏其娶王氏大理評事世英之女先卒子男二

人曰鵬曰鵾女一人許嫁張𣏌孫男一人其卒以成化十九年

正月三日以明年某月某日葬于吳縣十三都黃山先塋之次

於是煥伯致二子之意出其狀請銘其墓予固君信里人也乃

以其可歎者書而爲銘曰

孰保其存而不没孰還其盛而不衰此可以力致彼可以數推

君能致之人能推之可以無憾庻安于斯

   陳汝中墓誌銘

君諱綸字汝中世爲吳人自高曾而下咸有隱操父仲禮府君

負謹厚稱母沛國朱氏生男女五人君最長爲人容貌俊偉

襟度灑然喜飮酒仲禮早以家事委之事雜然于前君區處有

餘力而飮酒不廢客至相與嘯歌投壼盡歡乃巳然其治下頗

嚴家多傭保SKchar𫉬輩聞君罄欬聲雖素惰者亦起趨事仲禮卒

而産業弗墜者以有君也好舉義其飯飢槥死一歲中不知幾

人嘗大雪見産婦水濵流血被岸君就問之其夫曰我泉之𣈆

江人也從戌東魯南還同舟者以婦免身爲不利也棄諸此君

惻然呼歸其家爇薪作糜活之凡月餘其夫泣拜于君曰微長

者吾夫妻子母三人幾不免及辭去復贈之金錢(⿱艹石)干作道里

費逾年使人持一通文來謝稱之曰恩人云君所爲葢如此娶

葉氏生子男三人連一月死女二人嫁袁綸唐𪔂其卒以成化

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年四十三遺言以弟紀之子瑬爲後始君

抱疾更數醫治之不效然其𫝑未劇也有以浮屠善醫薦者君

惑其說求速愈而巳取其藥飮之嘔血一升遂死嗚呼惜哉醫

之過也藥之罪也而尚何咎哉夫醫以用藥藥以攻疾疾不能

去而反以致死則亦何以醫藥爲哉彼浮屠者庸妄人也目不

知醫經口不辨藥性指不察衇候人之虛實病之乆新一切置

不問而惟其藥攻擊之其殺人葢亦多矣而君不知復罹其毒

嗚呼惜哉醫之過也藥之罪也而尚何咎哉自君之死世之服

藥者可以戒矣弟紀將以某年月日葬君于吳縣至德鄕鷄籠

山之原寛其女弟之夫也刻石于其墓而系之以銘曰

維天福善于古有聞不在其身必在其子孫嗟嗟汝中曾不𫉬

下壽孰謂于其身亦旣無一子孰謂于其子孫豈古之人不信

而今之天不仁不然人之君子天之小人其莊周之云也乎

   周以節墓誌

以節諱諤吳葑門周氏祖曰文昱父曰叔能皆以謹約稱里中

母毛氏三子以節行二生有父祖風無子弟過郡嘗繇役其家

于鎭逺鎭逺爲荆楚之裔路嶮而逺人皆難之汝節重煩其兄

慨然請行水陸往返幾二萬里事雖畢而身亦勞加以炎瘴

得疾竟不可治成化十三年七月十五日卒年四十八配吳氏

先修撰府君之女也生男一曰遂娶王氏女一適朱存敬繼室

楊氏生一男曰遇女二皆㓜將葬以卒之年九月九日遂予之

甥也(⿱艹石)欲得予一言嗚呼吾姊之葬嘗誌其墓而悲其夭今十

七年矣而悲未能釋孰意又誌吾姊之夫之墓耶墓在吳縣花

園山之原夫婦合兆是爲誌

   周原凱墓誌銘

君諱南字原凱姓周氏崑山石浦人也曾祖桂一祖子明父仁

代以力田致饒𥙿當 國初初選長鄕賦者周氏在選中至原

凱葢百年于此原凱尤鄕人所謂賢者毎與季父用和兄原道

更出入治租事率先公後私其催科之善繇役之均民不擾而

事亦濟下皆頼之景泰乙亥夏不雨耕者吿病原凱以旱言于

部使者曰苗槁矣非除田租豈惟民無所於償將去其土辟徴

歛之苦矣部使者竟從其說旣曰田租雖除如目前飢民何即

發私藏出粟(⿱艹石)干斛賑民民益全活所以頼之者又不惟催科

繇役間也原凱㓜失怙恃居喪哀毀無童狀弱冠𡚒於問學卓

然能自樹立人不知其爲孤兒也家居尤篤倫理閨門之内情

意藹然外而接賔朋待師儒必知敬嘗患末疾者乆不良于行

巳而失明然聞客至輙蹶然以起使子弟夾持之出迓盡歡乃

罷及病革命遷之正寢俟絕所以處後事諭諸子者訖終語皆

不亂其終以成化甲午三月廿六日享年六十配吳氏子男三

人曰順曰澤曰泰孫男二人曰恩曰孝思女三人卜明年某月

某日葬于邑㳌川鄕之先塋前葬澤以邑庠生居憂㑹其友張

君時學赴試春官以進士吳君德徴之狀拜授之俾乞銘於予

銘曰

崑山崔崔石浦湜湜原凱之生有美其德石浦湜湜崑山崔崔

原凱之亾鄕人之悲

   周叔能甫墓誌銘

頃予誌從母之夫吳翁之墓歎當世閭巷之民有士大夫之行

不𫉬見知于人遂泯然以死者毎有之(⿱艹石)今周叔能甫又一人

也叔能長洲人世居葑溪之上其父文昱母毛氏生二子叔能

諱傑叔賢諱傃兩人者自少至壯相友愛旣乆叔賢出居溪南

與其妻相繼卒巳而其子婦之卒遺㓜子一人十二歲孫二人

長八歲次六歲纍纍然垂洟積垢啼號仆臥日惟待餔于人叔

能𥨸念曰吾弟在吾弟之妻在子(⿱艹石)婦在三子者有祖有父有

母字矣今而皆亾吾尚可以顧吾家乎其遂爲之父之祖乎即

往其居治生爲其衣食謀早夜與同臥起至櫛縱洮潄皆身任

之且鞠且教凡七年三子者迄嶄然以長而叔能亦旣衰老始

還卒于家成化十三年四月七日也享年七十有五將以其年

九月葬于陳公鄕受字圩之先塋諸孤拜請銘文葢予之仲姊

叔能之介婦也諗知其事則應曰(⿱艹石)翁有可書者吾又奚辭然

念叔能頼與予家連姻予頗能文辭不然又泯然以死失一賢

士矣此予所爲歎者叔能之配曰毛氏三男曰謙娶稅氏曰諤

後三月卒娶吳氏繼娶楊氏曰誠娶范氏一女曰淑貞適吳海

孫男六曰迪遂述遵選遇女七曾孫男三叔能貌癯然言咿咿

常恐傷人生惟不爲竒偉事然即其所以處兄弟如此其賢於

人者逺矣銘曰

䦧牆之詠昔見于詩況也兄弟子之孫之肆伐其根顧柯與枝

有賢周君善推所爲鞠而教之乃母乃師小夫好奇去本逺而

本之謂何天顯民彛周君克舉家人而離嗟此商俗終然靡靡

匪爲葬銘母曰費辭

  宋助教先生墓誌銘

宋之先自唐主客員外郎騈爲閩觀察判官始寓莆田再世而

漳州推官銑復由𣈆江還而定居遂爲閩南著姓其後仕而尤

顯者曰邦光宋元符庚辰進士官至知漣水軍先生之十二世

祖也曾祖孟祖寓皆以儒術敎授于鄕父勸沐陽訓導其配林

氏生子六人其長先生也先生旣岀儒宦家而舅氏爲翰林院

學士文至所從游如方行人源深又一時名師故其學有所受

天順壬午遂以明經舉于鄕明年試禮部中副𤗒例授敎官以

舉人署安州學正尋遇恩詔實授丁沐陽府君憂服除改濮

州再丁林氏憂服除始擢國子監助敎階迪功佐郎三年進階

修職佐郎又五年而卒成化甲辰二月甲申也享年五十有七

先生諱農字汝勤以字行別號拙軒爲人淸儉少欲言笑有時

稱爲師者初在安州率蚤作坐堂上以臨諸生䂓約嚴甚受業

者開諭敷析必盡其說乃巳衆皆恱服更以餘力督治學舎

一新之數爲提學者之所稱重歲大比藩省交聘校文嘗赴江

西所得多知名之士至改任教法益善士往往自㫄郡來學葢

出而取科第者前後凡(⿱艹石)干人及陞國子祭酒司業知其賢禮

之尤至嘗以次當爲王府長史時其子端儀巳登進士第仕于

朝矣曰吾爲國子監師且有子以養尚何慕耶竟不就故戸部

尚書翁公深歎羡之今南京太常寺少卿陳公贊其畵像有惟

安恬以履乎素分不巧營以𩥦乎進趍之語葢二公皆邑人知

先生尤深云先生平居謙恕和易接之藹然君子人也治家不

嚴而肅旣病甚子婦在側不㤀訓教將絕㑹僚友來視其子憂

戚中倉卒以便服出見顧語之曰此豈所以見長者禮乎其恭

愼如此娶吳氏安福訓導封戶部貟外郎時望之女子男五人

長即端儀禮部精膳司主事次僑次偁郡學生次儒次俌女四

人長適黃棠次以疾在室次許適林某次尚㓜孫男二人長嵩

次峨先生没後一月端儀將歸其喪卜得其年某月某日葬于

某山之原乃自爲狀謁予請銘予嘗往來亾友李翰林士英家

李與宋鄕鄰也因以知先生之賢而禮部君賢如其父尤知之

予安忍卒辭銘曰

閩有故家宛然餘韻何以見之執禮而愼少而自學惟潤乎身

及其施教亦成乎人豈惟成人而又有子以養其生以送其死

以歸于兹丘尚千百祀

  鄕貢進士陳君墓誌銘

君諱璲字孟䂓蘇之吳縣人陳氏故業醫後更業賈至孟䂓𡚒

然讀書從儒者游遂業儒成化四年以府學生中應天府鄕試

再試禮部不中歸而得疾孟䂓長不滿六尺然容貌豐碩當其

疾作少間過予予初見之不知其爲孟䂓也頗怪其羸痩至此

乆而疾復甚竟以成化十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卒年止三十六

以十五年正月三日葬于吳山陳灣村將葬其父涕泣請銘而

其弟子繆頥楊循吉數輩且謁予曰巳買石琢爲碣矣謹俟予

許諾然不忍即銘也他日其從兄僉江西按察司事粹之復以

書來謝曰亾弟得執事銘吾悲少塞乃銘之予嘗與君同游學

宮應天之試又與之同㮄相好葢知其平生大率無遺行可議

也君家居爲易師弟子亦有取科第者然其學不專治進士業

兼能古文詞其與人論事多不暢逹至下筆衮衮數百言叙述

輙有條序勝口舌逺甚曾大父曰孚敏太醫院醫士大父曰有

常父曰振其配曰姚氏無子以弟珩之子田爲後銘曰

嗚呼孟䂓以文爲業以學爲師何有作慝而止於斯此明短折

彼昬耄期事不可詰理不可推嗚呼升斗之望垂槖而歸榖也

豐下相術可非惟老在堂孰養與持家人之悲學者之思讀此

銘詩庻其慰而

   大理寺右寺正彭君墓誌銘

寺正彭君以成化十六年六月二十五日卒于官舎年止四十

二卜葬以卒之年某月某日其妻李孺人挈其諸孤子女纍然

扶其柩將渉江湖數千里以歸其同官陳尚賔憐之來告曰彭

君且葬宜得銘文念其孤皆㓜莫能請也予聞之惻然則應曰

諾君諱銓字大用世爲㐮陽人弱冠入鄕校從博士受詩善辨

質疑義爲程文燦然可誦以天順三年中湖廣鄕試明年試禮

部名在副𤗒例得敎官不就入太學歸省遭父喪服除凡四試

始登成化八年進士第觀政都察院初授大理寺右寺評事三

年遷寺副又二年再遷寺正君重厚有才具狀貌偉然爲太學

生時客居者數年妻子嗷嗷待君而食其貧困甚矣然未嘗降

志於人及爲大理屬所操持益固而讞獄詳明得法吏體嘗奉

詔賑災齊魯間當缺食之際區畫有法民頼以不餒死旣而流

移者皆復業有司遂欲徴宿逋君不可曰是重災之也具其事

奏請于朝竟𫉬蠲除民感其惠至有泣下者君世不仕父英

以君評事考最贈如其官母韓氏號孺人子男三人曰縉曰紳

曰經女三人予與尚賔皆君同年進士也故尚賔以銘請而予

宜爲之銘銘曰

成之不易毀之(⿱艹石)棄庻幾發之在其嗣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