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八

卷第六十七 匏翁家藏集 卷第六十八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九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八

墓誌銘一十首  壙誌二首

  太宜人董氏墓誌銘

太宜人董氏太原人爲故太醫院判錢公伯常之妻今御醫鈍

之母也錢世家江都後徙𣈆陵以小兒醫名院判少侍其大父

𣈆府良醫宗道居太原而太宜人之父亦爲府中典仗故娶之

後良醫卒其子良玉挈院判南還占籍長洲未及立家復以醫

薦入太醫院而畱其配于吳當是時太宜人爲冢婦勤苦特甚

凡可以奉其姑者必極力致之於是院判益妙於醫病家日迎

之去家事悉委太宜人以治又其弟三人漸長凡一門衣服飮

食率取給焉亦惟其平日不𡚶費一物家竟立中歲從院判仕

干京師内助之力益多年且高其子鈍繼仕復從之榮養巳至

然每教子婦必舉少時勤苦事爲言不能㤀也鈍初仕爲院使

得以其官贈其父太宜人因亦受封焉命下半載俄以疾卒

享年七十有九鈍將歸葬持其友周行人秉臣之狀泣拜請銘

予交御醫父子間知太宜人之賢甚熟葢其嚴毅端莊而檢朴

者皆可稱道是固可銘也子男四曰鉉鈍鑄銘女二適馮釗張

經竝先卒孫男七女八其生永樂十年九月十二日其卒弘治

三年五月十三日以卒之年某月某日葬于吳縣雅宜山之原

合院判兆銘曰

遥遥𣈆墟昔産于是徙家吳中從我夫子家之克立獨任勞事

終老京師貴不驕侈子孫繁昌南北嶷嶷厚養高封尚以醫仕

榮則巳多亦多壽祉合葬丘原夫子是竢百世之餘其謹以視

   彭母劉氏墓誌銘

彭世吳人以貲雄里中有曰至朴者益以謹敏承家家故乆而

不替而至朴亦惟有其配劉氏以勤儉助之耳劉氏諱素能爲

仲顯之女母曰項氏爲人凝重渉知古女婦事旣歸至朴其舅

姑春秋巳高左右奉養得其歡心舅姑以得賢婦私相慶幸乃

悉以家政委之治劉氏恒謙抑不敢先諸婦乆之然亦無出怨

言者教諸子必以禮義仲昉爲吳庠生程其學業更以女工率

之使勤下至僮奴輩待之亦多恩意嘗有𥨸其金首飾者後雖

知其人卒隱而不言其寛厚如此家嘗值火至朴囊重貲投井

中他日使人下取之弗得頗不樂劉氏慰解之曰財固不可以

非其道而得至非其道而失亦付之數而巳至朴爲之釋然其

明逹又如此至朴旣卒又明年爲弘治庚戌閏九月十四日亦

以疾不起以明年某月某日合至朴葬于長洲縣習義鄕先塋

子男三曰時娶徐氏曰昉娶胡氏曰暐聘丘氏女一適陳鳳孫

男一將葬諸子相向泣曰吾母之賢人孰知之亦惟圖所以銘

其墓者耳於是昉請其師鄕貢進士陸君爲狀託吾姪奕以書

來索銘予重其孝不忍違也銘曰

婦人之行不出閨門孰謂其家而繫其人閨門之傷其人不存

書所存者慰其子孫

   崔母墓誌銘

吳江崔澂以太學生居母喪于家哀而盡禮將葬以願得銘文

請于其父其父文友賢士也曰婦人法不得特銘然如爾孝私

情何會其邑汝太守行敏上京師授以狀來即予求予嘗聞崔

氏有年少好學喜從士大夫游者葢澂也巳而其所從游士大

夫多以書至稱澂之母賢而澂甚孝宜有銘以慰之乃按鄕貢

進士汝其通狀爲著崔母墓誌銘而序之曰崔母姓黃氏其先

爲閩人宋祥符間有諱應龍者仕于吳而家焉後徙湖之烏程

曰棲梧黃氏者因其里名也其後曰衍以好文雅著名郡中又

後三世曰儼兄弟五人伯俊 國初仕爲廣東參政季份嘗入

史館出爲嶧縣教諭而儼亦兩被召却竟以隱終儼生瓛瓛

生蘭俱不仕黃旣爲衣冠家而崔之先曰刑部主事齡與俊官

同 朝及份更占籍吳江適與崔比近故蘭以女歸文友而生

澂其諱某少有淑德誇于族人及爲婦事舅姑孝敬僃至每得

珍味必先獻于堂上而後食家業素厚數勸文友散所積以周

貧乏文友從其言多成義事其教澂必守禮法謹交游而尤以

儉檏爲言見服飾稍華輙令去之澂用其訓亦成賢名故自入

崔之門誇之者如其族人及其卒也内外皆曰何賢者之不壽

也其卒以弘治五年九月四日得年四十有九以卒之明年某

月某日葬于其邑某鄉子二人長即𪷁次清先卒孫二人曰俊

卿卿銘曰

黃在吳江舊稱名門少擇所歸于崔來嬪淑德何多止於中身

㣧祚旣延生子長孫子也悲傷忍死其親何足慰之託此銘文

   顧惟誠妻吳孺人墓誌銘

崑山顧惟誠卜葬其妻吳孺人有日矣以其孫濳赴試禮部俾

奉兵部郎中虞君元凱之狀來乞銘而大理寺副夏君克聲且

爲之請曰此叙州守惟謙女兄也其賢宜知之乃視其狀曰顧

與吳皆邑中名家其先禮部主事凱娶安人沈氏實生孺人少

處閨闥貞淑端重夫婦竝愛之爲字曰馨禮部公蚤喪其父公

式方仕京師母太安人陳氏老不能就養畱其配侍奉于家而

俾孺人助之乃擇贅壻得惟誠而凡家事亦以屬焉孺人爲人

旣孝其母不勞其祖母安且樂不知其子之去家也至奉舅姑

時節往省或遣人致甘㫖不絕其舅姑安且樂亦(⿱艹石)其子之家

居者禮部公晚得三子孺人保愛以長不以異母弟間其恩意

於是其祖母(⿱艹石)父母相繼而没及見仲弟惟謙且取科第爲顯

官始從惟誠歸養舅姑孝謹益至惟誠嘗與鄕里諸𦒿碩月必

爲會以詩酒相娛樂孺人共具豐賟雖老不弛自少知書見子

孫勤于學業者輙喜一日令㓜者背誦大學或一字遺脫猶知

之及喜諸小說凡載孝義事者曰惟其言俚世俗可勸也葢雖

病亦不廢云以弘治四年十一月某日卒享年七十五子男三

式貢士左義官仝邑學生孫男四培直潛澡培直亦邑學生潛

鄉貢進士女五長嫁邑學生沈信次許嫁杜稹次許嫁夏景洪

其二俱㓜曾孫男一文徴女四以卒之又明年某月某日葬于

某山之原銘曰

吳東高門𠋣崑阜順正無違善爲婦良人相視同白首造家以

盛期可乆子孫振振信非偶亦有成名起文藪不鑿斯坎中能

受我銘其藏石不朽

   顧孺人墓誌銘

同邑朱堯民隱居葑門讀書好古然素禀孱弱未嘗逺游一旦

扁舟上京師行三千餘里見予予曰天暑甚君何爲至此則顰

蹙曰凱葢有不得巳之故耳惟凱㓜多病六歲幾死頼吾祖母

顧孺人日夜抱持含藥飲之始有生意以撫以教得至于今日

今吾祖母不幸見棄而吾祖父及吾父皆巳即世凱於諸孫爲

長法當承重服不宜去几筵爲不孝事然葬有日必得一言銘

墓非躳請不可葢凱自顧無可報吾祖母者亦惟致其力於奔

走勞苦之間而不忍自安耳幸念之於是出其所爲狀而周紀

善希正實爲之塡諱者予與堯民别乆接之驚喜而又感其孝

不可無言以慰也乃序而銘之孺人諱蘭字似蘭姓氏爲諱

思賢者之女其母范氏生而貞淑父母不忍出嫁得里人朱某

爲贅壻某字某後稱怡晚翁是也翁少有志期自立産業孺人

能以勤苦佐之及翁卒能教其一子子復卒再鞠其三孫皆至

成立凡三十年于此而産業不墜終其力也子曰賔孫長即凱

次文次稷曾孫五其旣老病風痿臥于牀者六年其婦欽氏率

諸孫婦奉侍甚謹竟不起其生永樂甲午十一月六日卒于弘

治壬子十二月三十日以明年九月三十日葬于長洲縣子字

圩之原合其夫之兆銘曰

歲之將新SKchar不少延爲八十年亦旣多壽不稱其賢人尚有言

惟完其家内事可專孫曾滿前哀哀鞠我匪獨母然謹送于阡

   李宜人徐氏墓誌銘

宜人徐氏爲封奉訓大夫翰林院侍讀學士李公希潤之配而

南京國子監祭酒傑之母也當成化初以其子任翰林編修𫉬

封孺人後十八年其子擢侍讀學士始進今封葢又五年爲弘

治壬子八月甲子以疾卒享年七十五及是其子趍赴闕下

以母喪奏乞守制  天子念其爲舊學之臣特越常制賜

其母祭葬事下有司奉詔惟謹乃擇明年九月甲子葬于常

熟虞山之隂而以銘墓之文託之予予嘗歎宜人自中歳受封

與其夫白首同堂安受祿養及兹壽終復被 恩典人間之福

嚮用畧僃爲之子者亦可以無憾矣尚何假於銘文哉豈宜人

平生必此而後著乎乃據其邑人監察御史賈君之狀書之徐

爲常熟大族在元以貲産中邑中人稱徐半州宜人爲繼宗之

女母曰季氏繼宗寛厚長者讀書守禮有故家儀範於諸子女

中獨竒愛宜人始歸于李葢李族亦大而學士公尤賢也當是

時宜人處尊卑間上承旁接皆盡其道人巳謂其能婦及爲主

母總内事學士公益得自逸其閨閫防範必嚴密賔祭供用必

周至親戚往來之禮必厚嫡庻撫育之恩必均人又謂其能母

也旣貴尤不自侈大衣服惟布素雖老絲枲未嘗去手其勤儉

葢天性然故卒之日内外親族哭之皆盡哀所以道其賢者不

絕云子男三人長即傑娶章氏封宜人次值娶陳氏次傚娶呂

氏女四謝山吳洵趙炘呉舜臣其壻也其季與女皆庻出孫男

五人如逹愛祖敬祖應鳯應鸞女六銘曰

海虞城北峩高門自我笄年始來嬪五十餘禩長子孫至老相

敬婦道存子也抗顔師道尊中堂祿養𪔂釡陳始終榮耀𫎇

天恩歸于斯丘刻斯文内行幽閟揚其芬

  姪婦朱氏壙誌

朱氏蘇之吳縣人吾姪奕之婦也生成化六年正月初九日後

十八年而嫁嫁三年而卒卒時爲弘治六年二月十三日葬以

其年十二月十二日墓在吳縣五都花園山之下朱氏少爲其

父以愼母鄧氏所鍾愛及嫁其舅拙脩翁與其姑沈氏皆没而

事奕所生母顧氏無違禮性和厚奕與之處甚宜予在京師知

其賢喜之及聞其病而死惜之其葬也書其畧以誌

   亾妻陳宜人壙誌

宜人陳氏世爲蘇之吳縣人父曰謹以厚德稱鄕里母朱氏正

統丙辰十一月十日生宜人年二十一嫁予自予游太學官翰

林南北所至宜人皆從弘治戊申得疾疾少止復作竟以庚戌

二月十二日卒于京師寓舎㑹予有史事先返柩于家冀他日

乞歸躬視葬地今歲癸丑疏上于 朝俄有吏部之擢願弗克

遂乃擇其年十二月十二日權葬于呉縣五都太平鄕先塋之

左宜人事先諭德府君孝敬嘗有男女數人男長者曰康壽女

曰順正皆夭死後爲予圖嗣續得二男曰奭曰奐宜人撫之皆

如巳出而待其母陳氏尤厚(⿱艹石)其明惠之資端重之行至𫝊聞

士大夫間予未暇述也予初爲修撰𫉬封安人及爲諭德始進

今封宜人每感恩以爲過而勸予曰仕可止矣予未能從其

言即歸於是乎有愧吏部右侍郎前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

侍講學士吳寛誌

  先妣太宜人王氏墓誌

先妣太宜人王氏世家郡之常熟在景泰初寬母張宜人不幸

見棄先諭德府君求繼室得太宜人當是時閫内外事府君巳

悉付子婦太宜人得以自安凝然終日而巳平居撫子孫以慈

待婣戚以和沉靜重厚寡笑與言惟父母早世自歸府君歷四

十餘年未嘗一省其族及年益高身益徤俄而疾作遂不可救

嗚呼痛哉生于永樂庚子某月某日終于弘治甲寅十月二十

三日享年七十五子男曰宗曰寬曰宣宗宣皆先卒曰宇亦夭

女四宇與女適王節者出太宜人孫男曰奎曰奫曰奕曰奭曰

奐女二曾孫男曰健曰俸曰某女三太宜人初以寛爲翰林修

撰𫎇恩封安人及寛進春坊諭德而府君亦巳見棄乃加太

宜人之封榮顯雖至而侍養則違寛𥨸以爲恨前歲上疏乞歸

省會誤擢吏部不果詎意今日遂至大故恨當何如耶於是

天子念靑宮舊學以寬有講讀之勞特命有司諭祭幷造塋

域以葬乃擇卒之又明年正月三日葬于吳縣五都南橫山之

西合府君兆寬忍哀畧識歲月納諸壙中亦惟叙恩典之

盛以示子孫圖報焉爾

  虞母鄒宜人墓誌銘

宜人鄒氏爲封兵部車駕司王事虞君震之母曰宜人者則以

車駕之父侍郎府君嘗任通政司參議所受封號也宜人壽八

十以成化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卒以明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旣

葬于邑之金潼合府君之兆後二十年車駕以葬未有銘爲恨

俾其子臣來請而自爲之狀曰虞與鄒俱崑山人宜人之父長

卿與虞之先在國初俱以富民徙實南京兩家以鄕里故相

往來府君初分教金華知其賢娶之乃奉其母顧宜人以行而

宜人之母陳氏老而無依亦從宜人孝養僃至旣而府君丁母

憂還崑山僦屋以居猶寒士也宜人安之晝夜紡織方爲衣食

計及府君服闋初選爲禮科給事中再擢參議祿俸稍厚然宜

人自奉不異爲教官時子女之生不求乳母必親乳之曰飢人

之子吾不忍也震有妹早喪育其孤女于家爲擇良族嫁之震

之妻周宜人勤於女事必指以教其女而教震尤嚴切切焉以

勿墜儒業爲訓及府君以兵部右侍郎而卒扶柩歸葬空囊蕭

然尚無田廬宜人安之復如爲教官時葢宜人持身有淑愼之

德無妬忌之心處家有勤儉之功無邪𡚶之見其賢不能盡書

也子男三長即震次謙次𪔂女二長適錦衣衛百戶張敬次適

陜西按察司僉事陳詠孫男四長即臣登進士第爲兵部軄方

司郎中次民次煒次秀女七人曾孫男五人玄孫男一人虞相

傳出宋雍公允文後本蜀人宜人嘗謂震曰汝父聞族人有居

吳江者宜訪之以成其志至則果得五世祖元統間親書復田

公牘適與譜合於是虞之家世始知所出葢宜人之力也府君

諱祥字仲禎歷事先朝爲時賢臣宜人實克配之予不及見

侍郎公而與其孫郎中相好知其居官所以不媿其先者葢有

所自也乃不辭而爲之銘銘曰

身有其貴家無所資能安其常於夫則宜墓木拱矣刻石有詞

旣㬥賢德亦慰孝思再世復顯慈訓是遺凡今之婦盍觀于兹

  故四川僉事陳君妻周孺人墓誌銘

吳中仕宦家自國朝來以陳氏爲冠葢僖敏公功在西土爲

時名臣其後繼登甲科世列憲職又有(⿱艹石)公季弟之子四川僉

事曰僎字汝翼者孺人則其配也其諱妙清姓周氏出崑山名

家爲鄭府長史𤩰之女母曰夏宜人長史公嘗爲監察御史有

名中朝治家整肅孺人資秀慧且得家教旣笄而嫁處貴族受

榮封絕無矜侈熊其舅故封監察御史有成與其姑顧孺人皆

賢之僉事君初在南京或廵行于外孺人輙閉戶獨處雖三尺

童子不許踰閾及從至蜀中適㓂難方熾僉事君數岀僃禦孺

人所以居家者益謹一日僉事没挈擕諸孤逺道歸葬念舅姑

皆高年左右承順能慰釋其意教其子汴業儒汴竟登鄕舉初

僉事君未有子以兄汝韶之子浙爲子後孺人得汴諸妾更生

二子沆涇孺人待之皆與巳子等可謂賢矣汴以其毋老恐違

侍養屢不應春選孺人年七十五卒之日弘治八年二月某日

也明年正月某日葬于吳山先塋之次子男四浙娶錢氏汴娶

楊氏沆娶顧氏涇早卒女二長適鄉貢進士朱木次適吳恪孫

男四東同宷林女三適劉燦夏卿其一尚㓜諸子將治葬奉監

察御史夏公狀來請銘葢夏公與孺人爲中表兄弟知其賢甚

深而予與陳氏同里居有世契亦𥨸知之故不復辭爲之銘曰

少則有家同享其貴匪貴之享縫羃中饋憲臺凛凛一道肅然

何以相之有婦之賢載耀高門襃然而秀何以教之亦有賢母

從子而養從夫而藏吳山鬱鬱䕃此幽堂

  張安人王氏墓誌銘

王故閩人爲唐水部郎中輔之之後在宋多顯者後徙吳中曰

著作郎蘋河南程氏弟子也尤以道學聞子孫以儒業相傳

國初有仲光處士兼通醫術又三世曰時勉醫名益著娶嚴氏

生安人爲季女名珍字秀珍少歸名族爲工部貟外郎張瑋嘉

玉之配而爲贈工部主事靜源之婦南京國子監助教鋼之孫

婦也嘉玉㓜則好學旣長登進士第居官清約以考最𫉬封其

妻至是安人以疾卒于京師年止四十適嘉玉以公事之便載

其柩還葬率其子來請銘曰少婦之亾不足以勞長者惟瑋幸

嘗游門下而亾者有足銘亦欲慰其子之哀耳乃岀安人之兄

太學生惟安所爲狀以拜狀曰吾妹婉和柔懿自能言宗黨稱

呼不誤而與同輩相嬉戲未始有爭年六歲吾母教以女工及

授以女誡諸書即通解稍長率之祭奠饋食(⿱艹石)浣濯諸事即能

服勞尤能以禮自持居一室人未嘗識其面也其賢如此此吾

之所知者及爲婦婦道益修嘉玉得盡力于學姑太安人陳氏

常有疾以安人爲冢婦委以家事治之甚習而事其姑凡湯藥

食飲必親奉葢不以事廢其待族親甚厚及教其子則嚴未嘗

縱之使惰也此又嘉玉之所稱者今則不可見矣故聞其卒内

外親族哭之皆哀足以知其爲人矣其生正統乙亥三月八日

卒以弘治甲寅六月二十五日以又明年丙辰七月十六日葬

于吳縣竒禾山善人橋先塋之次有子二人伯曰希范聘顧氏

爲湖廣按察司副使源之女仲曰希程銘曰

惟出與歸其胄實華内德克舉無忝其家旣興其榮而奪其壽

家人是傷其獲亦厚

  張景春妻胡氏墓誌銘

吳城東有甫橋橋之北有張氏居之世積善濟以勤生家致殷

厚至景春左里中尤稱善士而勤生如先世能益振其家景春

固賢其配胡氏更以賢濟之此家所以益振者胡氏諱素安性

端簡凝重資尤明慧景春父子多游京師服賈閫内事惟胡氏

是頼凡錢帛岀入之記注米薪儲積之劑量親戚慶弔之往來

傭奴衣食之分給處之秩然也其治家更身率以儉不好華侈

至于里巷女媪所信邪𡚶不經之事尤不能惑也故人皆稱景

春有賢婦素無疾俄疾作遂卒其生正統丁巳八月二十八日

卒以弘治己未三月二十六日享年六十三張與胡皆長洲人

胡氏之父曰德清母曰𡊮氏當胡氏居室時巳能行孝及歸于

張姑以年高在堂奉事與母同姑卒哭必盡哀人益稱其孝云

有男子二人長曰雍娶梁氏次曰凖娶李氏女子二人長適吳

𣽂次適劉柷孫男六人曰溥濂瀚滂濤孫女四人曾孫女一人

將葬得地于吳縣十二都白華山之原⺊卒之又明年二月三

日葬焉於是凖來道其父兄之意求予爲銘葢𣽂予兄之子也

惟以姻㜕故特知胡氏之賢故銘之銘曰

詩詠宜家于兹可信豈人之宜而家亦振女婦之德實繋于家

閫内之事今何頼邪顧而不見泣然歎嗟尚閟于兹壤地不汙

   戴母莊氏墓誌銘

長洲戴冠有母病走百里外求醫治之疾痼不可治其母竟卒

冠自咎爲不知醫藥或𡚶投痛哭不已將葬則咨其父文昱甫

願其墓銘庶以自慰者乃來請於予而自爲之狀曰吾母莊氏

也諱妙淸父曰思恭嘗長鄕賦以庇其民破産而家遂落娶卜

氏生吾母在諸女中最㓜然不𡚶嬉笑曰環坐而緝坐必下起

必先麻枲輒先滿筐更精好可織葢其用心之專也歲理蠶

蠶未眠而桑或不給食對之甚悲家人曰何重利至是應曰吾

不忍蝡蝡而死豈爲利哉葢其存心之仁也此皆吾母㓜時事

旣笄而歸吾父巳四十年勤儉慈順如一日吾父甚宜之平生

食不邪味工不奇巧畏𦗟惡言言惡事非特有娠時然事姑孝

夜寒必再起問衣衾厚薄姑之舊衣垢以嘗得乎自浣濯爲幸

雖嘗茹素禮佛然不肎以一錢施浮屠氏至親戚及隣里女婦

之貧者則隨所有週給之不吝冠家市中㓜獨喜習儒業親戚

咸曰業儒固善然猝不得成名不(⿱艹石)業賈可朝夕養生母間而

謂冠曰即不成名亦不失爲士人其必事此他日吾食貧無悔

也吾父亦然之冠故卒業儒旣而入鄕學爲弟子雖屢躓塲屋

而吾母怡然自(⿱艹石)也此其爲人大畧如此吾母之卒以成化十

三年十一月十二日享年五十九子男二長即冠娶夏氏次冕

娶韋氏孫男三人恩愚憲女一曰貞德葬以卒之又明年某月

某日墓在何山之原冠不肖旣壯未仕未能顯榮吾親甚愧恨

也兹敢以狀上惟憐而𢌿之銘幸甚葢其狀云然寛屬以憂制

歸自京師則聞有戴冠者好學而文願一見之乃今以銘文見

托所以叙述其母者讀之可悲因知其篤於孝非世所謂文士

比也乃按其言而叙爲之銘銘曰

溪流洋洋母氏在堂有過於庭儒其衣裳紛紛小夫日中爲市

孰從而儒惟母之使母之云亾子也其惄藹然其文凛然其德

葬也有銘何加於詞爰刻之石惟慰其悲

   郭母徐氏墓誌銘

郷貢進士郭君忱待試禮部聞其母徐氏喪疾馳還家慟哭曰

吾生不及仕以榮吾母今而吾母將葬何以盡吾心乎則告其

父曰惟葬地之當擇也乃行西山衝冒䟦履無所不至凡數月

始得于至德郷愽士塢之原則又吿其父曰葬旣得地矣吾母

之賢不當有銘乎乃自爲狀來請于予至於數四而不巳徐氏

諱靜端世家長洲爲嘉定縣醫學訓科惟德之女及嫁郭氏爲

承事郎汝文之妻郭大家也其舅宜軒府君偉然族人之望生

汝文克肖爲其婦寔難徐氏入門事宜軒與其姑成氏皆得其

意及舅姑下世相汝文治喪則歛葬必厚治家則耕織必勤以

至祖先之享祀親戚之醜遺必豐子女之婚嫁婢㒒之衣食必

(⿱艹石)其舉止之必端用度之必儉則持其身又無不至者汝文

甚宜之比歲疾作重以愛女及殤孫之戚悲痛之餘遂不可救

享年五十有七其生正統己未八月六日卒以弘治乙卯十一

月一日以卒之又明年二月四日葬焉子男三長即忱娶雲南

按察使張公汝振女次恱娶無錫鄒氏次懌娶同邑蔣氏女一

適監察御史陸完贈孺人孫男四人受福受益受采受學女九

人予重忱之孝且以汝文之失良配不可無銘以慰之也銘曰

内言不岀如無其人匪岀其子SKchar知其親目厚而勤曰豐而均

曰端而儉以特其身有家以盛有子以顯視彼哲婦内助何鮮

乃卜吉壤西山之垂欲知其賢刻石有詞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