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九

卷第六十八 匏翁家藏集 卷第六十九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十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九

 墓誌銘一十一首

   錢夫人莊氏墓誌銘

故南京吏部尚書贈太子少保錢文通公之配夫人莊氏世爲

松江華亭人父曰克勤母某氏夫人未生有術者指其廬言曰

此地當出貴人巳而夫人生旣笄克勤與錢雅相好遂以夫人

歸文通公公時爲諸生游鄉學勤苦特甚夫人晝夜紡織以資

給之公得專意問學遂取高科入翰林以文名于世及姑趙夫

人没夫人居喪兼治家事公得廬墓行孝至于服除乃歸後公

官益高祿益厚夫人自封孺人進宜人至今封可謂富貴顯榮

矣居常猶親女事衣布素人不知其爲命婦也及公年七十以

尚書致仕而歸夫人年相(⿱艹石)髪不變白聦明強健歲時設宴子

孫以次奉觴爲壽終日端坐不少欹側人又不知其年之高也

夫人少則孝敬其舅姑皆嚴毅事之得其歡心平生遇妾媵無

妬忌之行訓子孫有勤厲之言至待族婣御僮奴皆有恩意居

家處事尤善含容有人所不能及者而閒靜和婉雖老不輕出

中門私居雖子孫亦未嘗聞其笑語聲也弘治八年八月十六

日夫人卒享年八十六子男七人曰崗承事郎曰𡵨府學生曰

嶧俱蚤卒夫人岀曰峘國子生曰山金山衛指揮僉事曰岌國

子生曰巖女二人中牟縣學訓導張璵金山衛指揮使翁熊其

壻也孫男七人曰啓宏進士某部觀政曰啓賔國子生曰啓容

府學生曰啓某曰啓春曰啓賢曰啓明女七人國子生陳槩承

事郎陳福國子生沈高士人江隆其壻也餘尚㓜曾孫男六人

曰文綬曰文曄曰文曜曰文暐曰文誥曰文纓女三人先數年

文通公没  上敇工部營葬于邑佘山之原至是有司以夫

人之喪聞復𫎇諭祭如制於是啓宏以嫡孫持服卜明年十

月某日以夫人合葬乃自爲狀使其弟啓容介先友馬太常來

求墓銘銘曰

孰不爲婦貴者㡬何亦孰不貴其壽不多貴不自侈布素儉勤

老復自檢止于中門赫赫文譽馳于逺夷文通有婦于内相之

富貴匪共共此一丘視其松檟寵光未收視其喪次衰絰則盈

再世復發甲科成名爰求其故曰由誨言奉而嗣之何但曾玄

叙其淑行著兹銘章庻㡬閫内其人不亾

  史母太淑人鄧氏墓誌銘

史與鄧皆洛陽名家也太淑人諱德恒爲陽榖縣丞瑄之女少

歸于史爲朝城知縣贈山西道監察御史某之配而爲今蘇州

知府蕳之母也御史君初喪其配陳氏求繼室得太淑人端莊

婉順撫陳氏遺女更慈及御史君以鄉貢士入太學居都下者

四年親汲爨以供之燈火共事虀鹽竝食有人所不能堪者巳

而從其夫官朝城爲縣令妻亦貴矣其自處勤儉猶前日也於

是君以善政清節爲 朝廷旌褒所以成其賢名者太淑人有

助焉天順癸未君卒于官太淑人年三十三耳一子生甫十一

年纍然携以歸不以㓜孤弛教喪始畢即遣入郡學脫簪珥買

書以資誦習其子竟登進士第以才御史出守蘇州遂其養蘇

州自古稱繁雄之地其子旦起治文書至日中未巳上禀承而

下裁決不得一視家事事惟太淑人任葢至此爲郡守母益貴

矣其自處勤儉猶前日也自爲婦非歸寍不出至是居蘇州數

年未嘗一越公𪠘門其子退食亦不一問公事惟以嚴刑㬥怒

公取予爲戒其子遵奉慈訓書之座隅卒之善政清節無愧其

父至屢受旌襃以成賢名太淑人之助益多(⿱艹石)其延欵賔客施

予貧困旣老無所厭倦又其可稱者太淑人初用其子貴封孺

人再進今封 恩典益盛每以不𫉬與其夫同受爲恨其年六

十八俄以疾卒生于宣德庚戌五月十四日卒則弘治丁巳

月二十八日也子男一人即蕳娶紀氏前太常博士文逹之女

女二人長適河南守僃都指揮李端即陳氏出次河南衛右所

正千戶姚惠孫男一人曰迎舉聘畢氏戶部郎中孝之女女五

人長適畢玉次許適路平侯正劉成恩一尚㓜其子將返柩于

洛卜卒之年某月某日葬于北邙山先隴之次以通守李君狀

來請銘予郡人也守有喪方無以爲助其何敢辭銘曰

有郡古開浙河右祿俸旣豐養則厚口體致樂樂則否刑罰取

予在不苟我言如從民可阜卓哉高堂此賢母SKchar不食報享眉

壽哀哀號擗今何有母則可惜惜尚有以憂去任子爲守北邙

山中深且岰從我良人百世乆刻石以藏同不朽

  故封孺人高氏墓誌銘

監察御史王君爲予言其先孺人之賢葬旣十二年矣未有銘

之者敢以父命請予知君巳乆及是出按吳中風裁凛然𩔖古

才御史固知其家教之有自也則諾之孺人諱偉字俊卿姓高

氏其先光州固始人也唐末遷閩遂爲閩縣人宋有諱騰茂者

隱居著書卒贈通議大夫子惟月以中奉大夫致仕封懷安縣

開國男自後多顯人大父諱昊國朝永樂間以春坊清紀郎

改知常山縣妣尤氏封安人父諱環不仕妣林氏孺人少歸于

王是爲鄒平縣學教諭佐之配王故濠之定逺人國初以軍

功授武階守閩中而好儒業教諭君初游鄉校家適中衰孺人

以柔順事其夫養其姑益謹及姑没斥簪珥僃喪具以葬之人

稱其孝教諭君旣登鄕貢初授桐廬訓導孺人從之官以内事

自持教諭君得專意教人孺人力也擢鄒平始畱居于家婚姻

以時慶弔以禮家政秩然人又稱其能初其姑没遺子女皆㓜

弱爲撫育之如母及孺人生子稍長即教之業儒所以訓戒者

甚嚴其子竟登進士第自知上饒召爲御史人尤稱其賢也惟

其平生恩意在人故卒之日親族皆哭之哀雖鄰嫗亦有泣下

者卒以成化乙巳七月十四日享年五十三以明年十二月二

十五日葬于候官縣草市都茶園山先塋之次後九年爲弘治

乙卯其子以御史考最𫎇恩封孺人云子男四人長𪔂即御

史次鼒其次炅庻出也女三人適洪文輔張逵黃文陞孫男一

人曰鍾女二人方教諭君致仕歸而孺人巳先數月没矣故哀

痛特甚自爲文記其墓予故據而序之銘曰

行不出乎外而教能成于内柔順嚴明刻石巳載也惟不與之

壽而獨與之貴銘以昭之葢亦有待也

   徐母朱孺人墓誌銘

孺人諱某出吳縣孫溪朱氏父曰孟淵母陸氏少歸于徐爲諱

曄字仲輝者之配徐之先在宋從南渡至吳而居光福者數世

矣國初儀禮司序班曰魯生可儀爲范氏贅壻范氏世居天

平山之下魏國文正公後也可儀生某某生仲輝仲輝以岀粟

助有司賑飢授承事郎雖隱于鄕而名聞吳中其族人以孺人

爲仲輝婦無慚德者孺人儀容修偉而慈惠孝敬閨門取則性

更勤儉手治衣食不以老廢仲輝立家頼其助爲多有子圻繼

其父長田賦孺人教之務爲長厚圻能舉義事岀粟賑飢如其

父有司奉 詔更旌其門人謂圻之承家頼其母者益多也於

是仲輝旣没十有三年孺人以壽終葢年七十有八矣其生永

樂庚子六月十九日卒以弘治丁巳二月三十日以明年某月

某日葬于馬鞍山之原合仲輝兆子男二人長即圻娶陳氏次

奎側室李氏出娶顧氏女一人適陳輿孫男一人曰瑛女三人

其二巳嫁曾孫男二人曰讃曰謐女二人圻嘗乞墓銘於予及

予北來其甥陳霽方登進士第績學翰林爲狀來促曰外祖母

賢行甚僃此其槩也願取而銘之銘曰

山有巨石地深且幽門有喬木可䕃以休有家于兹内行脩慈

孝勤儉正且柔老從良人地下游欲考其賢此焉求

   韓夫人墓誌銘

都察院右都御史韓公以成化戊戌卒于家朝廷嘗遣官治

墳于吳縣雅宜山之原後二十年其配夫人金氏没其子斆具

疏告哀  天子識公生時多著勞績而天人寔其配也特下

禮工二部議葢大臣妻受封而卒者例賜祭而治墳後凡合

葬者近時顧特令其家啓壙而有司無預也至是工部覆奏以

爲非䘏典意遂從之斆歸將與其兄文圖葬事乃乞予銘惟都

憲公爲國朝名臣其擇配必得其人之稱者當其未貴時其

先府君以富民徙居京師生公初娶夫人王氏蚤亾遺一子即

文繼娶得夫人夫人之先世爲宛平人有曰大和者豪俠不群

娶魯氏生夫人其弟某方爲工部貟外郎與公有仕宦之好知

夫人賢而可配始娶之未㡬公以監察御史岀廵江西夫人謂

公曰長洲故鄕也無第宅可居他日公何所歸乎公以爲然明

年還過吴中始卜居東城下而公竟歸老于此歷仕中外至居

憲臺功業赫然夫人亦從受封可謂富貴矣然處之自如未嘗

有矜喜色中間公以直道忤人三被降黜夫人亦不憂且時慰

公曰公心無愧造物者豈令公終在人下耶巳而皆驗夫人居

家則奉舅姑以孝從行則事公以順公性邁爽少暇輙具酒饌

與賔佐樂飲夫人治具畢獨以麤淡自奉平居衣服亦無紈綺

之麗人不知爲命婦也及公致仕後儉德益甚迨至寡居尤嚴

於治家僮奴輩帖帖無敢縱者當病亟子婦請醫禱輙戒以有

命則使啓篋視之凡殮具咸僃可謂明逹矣葢年六十九而卒

其生宣德戊申八月二日卒于弘治丙辰閏三月二十六日葬

以戊午某月某日子男三文光祿寺典簿娶吉安知府張某女

斆工部司務娶浙江布政司參議寗某女敞側室王氏出娶安

吉主簿朱某女女一適蘇州衞指揮使謝瑛夫人出也孫男三

勲勤勣勲府學生女三曾孫男四某某女三銘曰

憲臺赫赫維韓公江嶺植立功尤崇夫人來嬪婉德容受

恩錫號榮則同閨閫内助嗟成功倐歸于兹全厥躳  帝命

守臣爰啓封雅宜山氣俄鬱蔥女婦孰克榮始終子孫來視當

無竆

   王母陳孺人墓誌銘

崑山王成憲初任訓導寓京師而奉其母陳孺人以居祿雖薄

母樂某養意甚安也予以鄉里故常往來其家知其母旣老能

治内事故成憲官雖小頼其母之賢意亦安也於是成憲去爲

秀水教諭復養其母于官秀水距崑山不二百里其母或歸則

假公事以省不見其母者葢無幾日耳俄其母以疾終成憲痛

哭不自勝予適亦以憂制居家特趍吳中持狀請銘及予北來

又以書促曰葬且迫期矣非得此不敢掩壙念其言懇至乃爲

作王母陳孺人墓銘而序之曰陳氏諱某字某與王氏爲同縣

人父曰歸安主簿某母曰夏氏父母初未有子不欲嫁其女始

擇贅壻得王君寍寍之父英國初爲陜西按察使時號廉吏陳

氏爲其婦居貧節儉人謂爲無愧及寍卒獨處室中躳紡織以

自給教其子讀書夜必與共燈火稍暇即取𡚁衣補綴不自逸

也其待親族必以禮御婢㒒必以恩事其母尤孝母年八十餘

老而無齒日必作肉糜以進或含哺之當是時其姑閻氏亦老

矣恨不得侍左右數迎至家所以奉之者如其母可謂孝矣其

生永樂巳亥某月某日卒以弘治丙辰十二月二十六日享年

七十八子男二人長即成憲娶張氏繼劉氏次成章娶朱氏女

二人適益經周夏孫男二人曰某曰某女五人以丁巳某月某

日葬于本縣馬鞍山之原合其夫之兆銘曰

生從其子有祿以養死從其夫有地以葬惟孝與慈其人則賢

庻慰其子託此以傳

  太孺人貞節俞氏墓誌銘

俞氏以名家女少歸于顧顧與俞其先皆常熟人後其地分𨽻

太倉州故今又爲太倉人其曰太孺人者因其子守元任中書

舎人三載考最而朝廷封之也曰貞節則以守元之父贈中

書舎人文安早世太孺人能守志無玷有司上其事于朝廷

而請旌之者也太孺人諱如瓊爲景明之女景明贅于陳其配

又名士原錫之女也當其少時内外族人皆稱其賢議非其人

不嫁始擇文安歸之和順孝敬動守内則舅姑以爲得賢婦方

𥨸相慶居二年文安忽遘疾而没娠守元甫四月耳當文安病

劇祝之曰汝善自保即生男庻延我後以爲父母慰巳而得守

元質弱多病幾死者數太孺人屢欲自經曰吾所爲不死者有

此兒耳仰天大慟見者感泣後守元竟無事旣長母子相依㷀

然閨閫間亦惟守元性醇謹尤頼其大父希增從父某教而成

之旣長補縣學生遂登進士第爲近臣論者謂其至此可謂難

矣他日守元念其母迎養于官遂𬒳 恩典顯榮表著有光其

家其所以至此者又可謂幸矣於是守元生一子而天太孺人

悲傷過甚疾作而没守元痛其母哭之欲絕曰不肖㓜累吾母

今復以兒女累之吾何以爲情哉將還葬于鄕其友毛翰林憲

淸爲狀以授適其從大父河間通判希𮟏以公事至率之請銘

予以鄉里故知其母之賢乃諾而書之太孺人没時年六十二

其生正統戊午十一月十八日卒以弘治巳未二月六日以其

年某月某日葬于雙鳯鄕合其夫兆銘曰

孰謂有家而寡其居孰謂無子得祿以娛内行則僃莫不可書

惟其大者志節不渝 恩典下頒有耀門閭報德不爽鄕里驚

吁生從其子没從其夫地下見之無媿其初女婦之事或疑有

無持此刻石匪失之誣

   吳叙州妻安人夏氏墓誌銘

叙州太守吳君惟謙有賢配曰安人夏氏故太常寺卿仲昭之

女禮部主事某之婦也夏吳皆蘇之崑山人太常公以文雅名

當世而生多女其尤賢者爲安人公嘗曰是女嫁必其人而惟

謙爲子弟性敏且SKchar學禮部亦曰娶婦必其人乃稱他日婚禮

竟成兩家以得人賀安人歸于吳者幾四十年以惟謙嘗任南

京刑部主事受今封旣而惟謙自郎中擢守叙州安人畱居于

家治内政俄以疾卒弘治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也享年五十八

於是惟謙以考績過家始擇地于邑之某都將以十二年某月

某日葬焉謂安人賢不可遂没他日上京乃自爲狀求予銘其

言曰安人出富貴家性獨勤愈少游學宫歸必夜讀安人每以

紡績共燈火及鷄將鳴必𧼈愈起入書舎以爲常後愈登鄕舉

將赴禮部試屬安人病不能行安人曰君之父母老且日望君

顯榮乃以我故輙畱乎愈始行他日又以愈未得子爲憂言于

舅姑所以當置妾之意舅姑稱賞不置口曰婦人妬忌常情吾

新婦識慮之逺乃爾過於人多矣當成其美意乃置妾姚氏竟

得四子其二安人所及見者撫育皆如巳出長子東㓜患驚搐

安人適亦病臥于牀聞之遽起抱置于懷家人請自愛曰兒爲

重吾身不足惜也其賢如此四子長即東縣學生次曰南爲惟

謙兄後次曰西曰北女五人長適承事郎王銘次適鄕貢進士

陸伸次適長洲縣學生文壁皆安人出次許適陸某次許適朱

某孫男一曰某予與惟謙同舉于鄕相好乆其居南京有聲刑

官間大臣有奉詔嘗特薦長臬司者㑹擢叙州不果及守郡

聲益起爲蜀守之最鄕人皆以爲安人有勸相之助焉是宜銘

銘曰

仕學所資非師即友孰謂閨中而人亦有老安其養㓜頼其慈

俯仰事畜一身係之何爲中年遺貴與富錫號彛章不以没

廢纍纍衰服諸子在喪欲知婦德尚升其堂

   劉母太宜人蘇氏墓誌銘

劉母太宜人蘇氏以其子約仕于 朝來就祿養者數年約初

爲南京吏部稽勲主事後改吏部考功旣封其母曰太安人及

約進驗封郎中適恩詔下遂加今封後二年爲弘治庚申

月一日卒享年八十五太宜人嘗以年高思歸故鄕約勸畱之

至是痛恨慟哭不巳將扶柩歸葬奉其友毛修撰維之狀造予

請銘葢約試禮部時爲予所取士及予佐吏部又爲屬官不能

違也蘇爲東阿儒族太宜人㓜則警敏莊重鍾愛于其父敏與

其母郭氏鄉人知其有賢女也爭欲聘之旣笄竟歸于故贈吏

部驗封郎中某入門善修婦道時其舅教諭府君巳没姑吳氏

孀居家範嚴整太宜人事之孝謹食必侍立食未巳不敢退也

姑或怒益下氣跪而謝過不命之起不敢起也其爲婦如此太

宜人生男子一人即約及女子一人餘男女九人皆諸妾出待

之衣食均平一如已子人稱其有恩也居常語之曰爾祖父仁

厚隂有德于人當發于其後爾業宜力學向用以光先世以約

資美訓督更嚴夜恐其怠必躬自紡織課其讀誦約竟登甲科

以顯于時人又稱其善教也及約官吏部常以勤於軄業爲戒

夜必先起趣使趨朝出門乃復𥨊以為常其爲母又如此劉爲

名家宗族甚盛太宜人與諸子邑居或時過舊業族人不問長

㓜聞其至迎拜于道不絕雖素所剛嚴者亦盡禮不慢可以知

其賢矣子男長紓次純次即約次綺次綰女長適陳某寡居次

早卒次適蘇紳賈綸趙邢璋孫男四人長田鄉貢進士次谷

次苑次巖卜卒之年某月某日葬于邑西苫山之原合其夫兆

銘曰

封之旣榮養之旣厚曰惟有子而亦有壽無憾于世世亦何有

喪車在野迎哭爭先凡此族人乆服其賢歸從所天尚永閟于

兹阡

  徐宜人朱氏墓誌銘

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徐公仲山自湖省受 簡命廵撫山東奉

敕東行便道將過家其配宜人朱氏道中疾作即劇其子楶迓

之百里外扶侍抵家明日竟卒弘治庚申十月二十七日也享

年六十宜人世爲吳人居盤門南爲善族父曰景椿母曹氏宜

人㓜爲女子巳敦厚寡言笑女德著鄰里旣歸于徐事其舅故

贈兵部郎中公信姑任宜人以孝處妯娌以和(⿱艹石)其儉質不好

華侈未嘗修飾容儀爲時俗熊至鍼黹絲枲無一日去手又其

勤也仲山少游郡學有賢名人謂宜人德實與合自是仲山登

進士第授工部主事分司齊魯後改擢兵部官至郎中考最𫎇

恩進階宜人輙從受封初封安人加封宜人可謂貴矣然勤儉

之德如故及仲山出官方嶽秩至二品祿入益厚且歷三省皆

富饒地宜人未嘗資爲服飾之需其勤儉之德亦不改也仲山

因念宜人爲婦四十年今年且老當共享富貴一旦遽至此爲

哭之慟其子楶則念其母鞠育成立曾不𫉬奉養之報慟哭不

欲生於是仲山不遑治葬往涖東土居數月楶不逺二千里馳

白其父曰葬旣得卜不得銘文不敢葬也其父曰是固吾意乃

遣使持書及賀憲副澤民之狀來請葢澤民與仲山少同學相

好實知宜人然予與仲山通家巳乆(⿱艹石)宜人之行亦豈待狀而

後信者因憶十餘年前予妻陳淑人卒宜人痛惜不巳曰安得

以婦德相警勵如淑人者今宜人卒吾知有痛惜之者矣宜人

生子男一即楶蘇州衛中所副千戶娶吳氏太㒒卿禹疇之女

庻子一曰棠出某氏聘沈氏故太醫院御醫以濳曾孫女女二

人長許適雷環先卒次許適郡學生周玉孫男一曰勲聘王氏

監察御史思德女女一許聘嫁刑部郎中黃日昇孫魯以卒之

明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葬于吳縣反陂鄕堯峯之西從先兆也

銘曰

妻没而思母没而悲人情則爾莫不哭死姻戚傷焉以及鄰里

謂否德者何以至此刻文幽堂未慰夫子煌煌誥詞襃贈厥

美足以慰之亦尚可俟

   太恭人石母趙氏墓誌銘

石與趙皆藁城名族趙在國初有爲四輔官兼太子賔客曰

民望者孫曰凖爲趙王府紀善是生太恭人嫁于石爲臨𣈆

縣學教諭贈監察御史麟之婦山西按察使玉之妻今河南道

監察御史玠翰林院檢討珤之母也初教諭以事謫居韶州而

没其配徐孺人挈諸孤海嶠萬里䟦渉返葬紀善聞而稱歎曰

有婦如此吾女宜事之遂以太恭人許歸按察公及入門公爲

諸生尚貧凡舂汲紡績之勞皆身任之旦暮爲衣食計不使其

姑有不足之意後公旣貴自内臺擢臬長日則出治公務(⿱艹石)

以内事亦皆身任之迨公歸老于家祿俸絕矣所以助于内者

益勤尤不使其夫有無𦕅之歎也公有子五人其二爲玠瑶同

年舉進士皆出太恭人其三庻出太恭人遇其母旣善所以愛

而教之者與巳出等曰吾夫嘗羡竇氏五桂今不幸棄諸孤忍

負其志而不力教乎其賢如此(⿱艹石)其平日謙而不驕忍而能容

仁而好施尚多可稱而親戚鄰里以爲女師焉太恭人初從夫

御史之貴被敕封孺人及瑶以檢討考最復進今封號則從

其夫按察使之秩也五子玠娶劉氏瑶娶王氏繼翟氏次瓘次

珮次瑱皆㓜女四長適周尚賢出太恭人次許適米秩餘尚㓜

瑶居史局纂修會典垂完俄聞其母喪更以其兄玠出廵陜西

未還益痛不得侍母疾則持其友傅編修邦瑞狀來乞墓銘曰

幸忝門下願有以慰吾兄弟之哀予爲之戚然太恭人享年六

十七以弘治十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卒明年三月十五日葬于

邑南徐村合其夫兆銘曰

召南之化及于大夫之妻惟妻之賢可見家之齊也少同其貧

老同其貴及稱未亾人而二子巳顯于位也有祿以養而疾不

及扶持則亦⿰目𡨋焉而逝知不能顧乎私也吉壞旣鑿從其夫于

此墓木鬱然子孫百世而謹視也







匏翁家藏集卷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