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卷第四十五 匏翁家藏集 卷第四十六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四十七

匏翁家藏集卷第四十六

 引七首

   述祖德詩引

述祖德之作宋謝康樂有之自謝以後寥寥焉夫世之詩人竭

歲月疲精神𥳽弄風雲刻畵泉石以至一艸木一禽魚之微皆

𫎇題品獨於先世吝不吐一詞及之其曰往事也惡庸知又惡

庸傳嗟夫有美弗知知而弗傳古人之所深誚其不明不仁者

也彼風雲泉石艸木禽魚人知之人傳之雖不題品何害顧乃

役志於此㤀情於彼其亦識輕重者乎縉雲趙侯來自荆州示

予詩一篇所以述其祖德者甚僃凡氏族之分析家居之轉徙

官爵之封拜學術之傳授無不附見葢不必閱譜牒讀傳志而

其數世以來具著篇中予受而讀之愛而取之而㤀其詞之於

康樂何如也乃復爲之引之一時讀此詩者別有題識于後侯

名璉字士英以監察御史出知荆州多惠政號賢大夫云

   送劉武陵詩引

劉君與淸以名進士初出爲武陵令其友陳吉士玉汝取桃源

八景率諸同志詠歌而投贈之屬予引其首葢古桃源實在武

陵境内今則別自名縣矣然八景亦惟仙景者著稱于世是固

所謂桃源乃晉漁者逢避秦時人處也其事見陶靖節記甚悉

予嘗愛其說曰黃髪垂髫竝怡然自樂噫何藹如太古之風也

世代旣逺人蹟益通而與淸適宰其地志銳而才長循吏之效

當復見於今日吾知武陵一聚一落之間皆化而爲桃源之人

也京師去彼雖逺政聲流傳如東西州吾將側耳以俟

   贈邵汝學守楚雄詩引

戸部貟外郎湘隂邵君汝學出守楚雄其僚友趙良玉與諸同

年賦詩贈之推予引其首汝學少有孝行及爲吏治錢榖展其

長材遇事無難易輙辦楚雄在雲南大郡也其爲守也固宜然

吾聞命下之後大司徒獨惜其去者何哉葢今關東西仍歲

大旱飢民相食  天子不忍使其民至此邇者 詔發粟百

萬俾大臣擇其屬徃賑之使汝學尚爲部官其在行無疑救荒

之術必有可觀者宜大司徒之惜之也夫以汝學之賢能如此

關陜之人失之楚雄之人獨得之是行也其不可爲楚雄之人

賀也乎

  送劉世熈僉事詩引

蜀之成都有二江爲秦李氷所鑿民堰之可漑田數千頃比歲

大旱蜀人苦飢以堰壞而水無所障然耳廵撫大臣因奏請立

監司官專領其事 朝廷從之然治水所在必有獄訟於是擇

其人得刑部貟外郎劉君世熈葢君嘗爲工部屬治漕渠有績

及遷刑官其軄益舉遂擢僉四川按察司事以往而或者則以

世熈長於法律當畱爲司㓂助不當輟之西南數千里外所職

殆與古稻人等是不然夫蜀人以旱故爲餓莩者不可勝計使

水利成必不至此今之刑官固多能平反𡨚獄然一歲所活有

(⿱艹石)是之多乎況君聽獄固自不廢乎士大夫相率送之以詩予

爲世熈里人相好乆則序其事而復以詩繫于後云

   柯詹事游西湖詩引

故少詹事莆田柯公游西湖詩十首大興隆寺無相宗師之所

藏也葢公與寮友同游而宗師實從因以所得詩書而歸之予

不及識公獨聞宗師談公高致以公不𡚶謁人居閒輙過其廬

飲茗淸坐往往至日暮始去他人或具酒肴邀之有不赴者因

思公不可復見至于欷歔不巳他日乃出此十首請予書其前

予心重公而因循未果則宗師亦巳去世矣及是其徒德瑾始

復道其師之意曰此吾家故物幸卒書之公平生簡重淸雅與

俗寡諧一時同朝有善謔者見公亦不敢狎侮而方外士何爲

獨得於公即此則宗師之賢亦可知矣昔宋惠勤從歐陽文忠

公游感公之德終身不㤀蘇長公稱之以爲士大夫或不能及

宗師其勤之流歟瑾有戒行類其師師没而能寳此亦可重者

歟其詩後有和者予未暇及獨亦嘗游其地有詩數首聊復書

于其後而歸之

   乾乾齋藁引

楊惟立先生以精勤之學發而爲文不爲駕空浮浪之語而有

據事切實之意予𥨸愛之往歲自翰林擢南京吏部幸畱務淸

簡益得肆力於文葢雖應人之求亦未嘗泛然苟作也故自弘

治巳未至辛酉歷三載僅得此數十篇頃以考績至内閣大臣

以纂修會典事嚴奏畱之予毎與共食見惟立食巳輙操筆屬

艸其精勤如此惟立少予一歲而彊力不衰今書成南還其著

述當益富予安得盡觀之乎

   游吳中西山詩引

弘治丁巳三月十七日石城先生將北上過吳中諸友告別予

與文宗儒邀爲西山之游乃約馬宗勉林朝信及予姪奕同行

舟泊閶門雨忽作客有言僅可登虎丘者宗儒作色言曰游必

西山有言虎丘者浮以太白葢虎丘非不佳以熟游故爾舟至

楓橋雨漸止自支硎輿行至天平而返凡行四十餘里歷數山

或隂或微雨其景益奇緣山游者多晴時未有見雨景者是日

入天池有老僧三人皆垂素髮數寸見客相視𥈭眙明旦詣予

索詩自言不入城者乆矣予憐其意爲書途中所得二絕句與

之後八年石城檢沈石田畵卷俾書其上⿱⺾⿰氵亾然不記一字但別

有四韻存槁中亦記天池事者遂書之及巳未三月適是日復

雨與石城讀進士廷試卷偶憶前事復得四韻倂書於後

說五首

  徐氏兄弟字說

舜命九官其二爲䕫龍䕫典樂龍作納言終舜之世不聞有再

命者葢惟任之專故二人得乆於其官其軄皆修而能助舜之

治也然後世亦有專於任人者其人或反敗事此可見舜於二

人擇之於先者之愼也故曰舜有天下選於衆舉臯陶不仁者

逺矣因臯陶而於䕫龍有可知者徐氏兄弟曰䕫曰龍䕫旣長

好文以其父可泉府君遺命不逺數千里來京師請字於予葢

予與可泉有外族之好故䕫有以請耳顧予無以爲字者特本

舜之命字䕫曰舜樂龍曰舜言夫直而温寛而栗剛而無虐簡

而無傲舜之所欲而䕫之所當敎者也讒說殄行震驚朕師舜

之所惡而龍之所當察者也今去舜巳逺其言載於書者昭然

具存讀其言如生其時以䕫所當教者變其氣質之偏以龍所

當察者去其言語之失所以成中和之德絕讒慝之行而爲君

子之歸此二子所當知固而父之所望而予之所字者之意乎

  黃氏二子字說

黃仲和有子二人曰鶴曰鵠予嘗字鶴頡之鵠頏之和仲復請

予說其意予曰此詩邶風之云也然詩特言燕之飛而上下耳

(⿱艹石)夫鶴鵠又鳥之大者其飛則上薄雲霄一舉千里豈燕之比

哉雖然鶴鵠固同爲鳥其所出猶殊兄弟者同氣而生之人也

友愛急難之情詩人嘗以鶺鴒喻之矣至於天秩之禮則不以

恩而廢者故其上也如行之當先非欲陵其弟爲兄之道然也

其下也如行之當後非欲逺其兄爲弟之道然也閨門之内各

止其所而長㓜之序得又(⿱艹石)鴻鴈然夫得其序則和矣和則樂

矣詩又不云兄弟旣翕和樂且湛二子當終身誦之

   陳鎡字說

陳世業農玉汝獨以其先處士君之命從儒者游績學攻文遂

登鄕貢且將取甲科入官矣然嘗念先業不忍棄則以農事授

其長子而名之曰鎡鎡旣冠使來求予字而敎之葢孟子述齊

人之言曰雖有鎡基不如待時爲字曰以時鎡也思而父命名

之意無惰其身無違其候以無荒其田則汝能子而父汝嘉矣

𡺳風曰三之日于耜四之日舉趾汝其于而舉之周頌曰庤乃

錢鎛奄觀銍艾吾將從汝觀矣

   張進士兄弟字說

張進士瑋謁予告曰瑋與弟璨辱先生字乆矣以其說請亦屢

矣幸終以一言敎之此豈特瑋兄弟之意實吾父之意亦吾先

大父之意也葢吾游南廱時瑋尚㓜侍其大父助敎公讀書官

舎中公嘗遣之來學因求予字而敎之今十八年矣公手書尚

存而瑋復惓惓于此予忍負之哉夫瑋璨皆以玉言玉物之可

貴者也然其所以可貴以玉韞於石而與石異故耳則(⿱艹石)所謂

燕石與玉似者亦可貴乎葢珷玞之𩔖可以惑衆人而不可以

惑良工必使良工曰是玉也乃其可貴者也雖然温潤而澤縝

宻而栗玉亦非寡也必其質之大光之著如瑋璨之謂使良工

曰是嘉玉也是美玉也乃其眞可貴乎人之所以異於艸木鳥

獸者其爲狀非特玉石之可混也有人於此其名人其實艸木

鳥獸則何以立於世必能盡所以爲人之實而與艸木鳥獸異

焉及其德之所就不徒曰人必曰是吉人也是賢人也則其眞

爲可貴非嘉玉美玉之謂乎故字瑋嘉玉璨美玉者如此瑋方

登甲科爲世用如玉之薦於宗廟以禮乎神合於記禮者之稱

矣而璨亦好學有文蓄而未發其待賈而沽者歟

  銕柯說

松栢之生與衆木等耳惟松栢多託根崖谷間不爲石所扼且

其枝葉鬱茂歷歲寒而後凋又不爲霜雪所摧則非衆木可及

者固其操之堅人故以銕擬之可謂錚錚乎出乎其𩔖矣予友

劉君與淸早登進士第兩爲縣令皆有遺愛聲及 召爲監察

御史立 朝侃侃聲益起内臺巳而出按于閩于廣憲度大舉

挫豪𭛌抑𫝑要兩道肅然不忝古直指使者君嘗行于野見松

栢挺挺堅不可屈(⿱艹石)有契于心曰士大夫所守當如是因以銕

柯自號交游間知其善取乎物也稱之不以字必曰劉銕柯後

君超遷太㒒少卿人猶以未足展其才也居三年會四川缺廵

撫大臣吏部以君名上 詔即擢右僉都御史以行君乃走予

告曰往以銕柯自號葢欲厲乎已耳然未有著干文者敢以是

瀆予素知君不獨其操𩔖乎松栢也而材實𩔖焉今夫君奉

天子令出以撫治者非蜀乎按其地東連陜洛西控蕃夷陸有

棧道水有峽江天下言地之險者莫過於此而民之易動者亦

莫過於此夫地險而民易動(⿱艹石)與内地異也顧昔多辱名臣治

之其尤著者(⿱艹石)李冰之水利文翁之風敎諸葛孔明之政績皆

不暇論其近而卓卓者有張益公葢其以鎭靜爲功恩威爲德

所以御易動之民於將亂之日晏然如平時者非其材之大能

含蓄于蠶叢之國于胸中何以得此彼松栢在山上干雲霄其

榦連抱大匠伐之以建淸廟明堂宏壯可容萬人材大故也與

淸適𩔖乎此一銕柯果足爲君道哉雖然材大而操無可取與

樗櫟何異故終爲此說以復之弘治庚申夏六月巳酉

表六首

   禮部試擬宋以范仲淹爲樞宻副使謝表

臣某伏以西府崇嚴位遇均於將相貳樞贊畵責任重於朝廷

政論與聞本兵是寄葢欲折衝萬里之外于以坐論一堂之中

苟瘝厥官適重其咎伏念臣遭遇聖眀乆塵任使屢前而郤知

不足而心有餘旣仆而興威未加而恩巳至非惟𫎇保全之大

造何以被特逹之深知起自南官委之西事固嘗受龯未成充

國之功將以息民竟出魏絳之䇿方國門之待罪遽樞筦以承

恩懇避莫諧貪榮是愧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知出無爲仁

而有勇肇位四海而機柄獨操咸和萬民而衡石不設大以事

小恒施仁於小邦安不㤀危毎念戰爲危事用人如用藥不遺

馬勃牛溲取士(⿱艹石)取材肎棄竹頭木屑故兹迂拙亦在甄収臣

敢不勉竭庸虛上承知遇感激難逢之會𡚒勵無能之資後樂

先憂期不負於素學外攘内治以無玷於淸班載看群䇿之兼

収坐致三邊之惕息

   賜進士及第後率諸同年謝恩表

伏以稽古右文喜値豐亨之運設科取士欲求疎逺之才自前

代以來逮我 朝而盛布帛菽粟渾然猶三代之言月露風雲

陋矣非六朝之體辭逹而巳文在于兹葢必先擇于有司夫然

後獻之  天子是惟  聖祖敷求之意至于 文孫恪守

而行禮意加隆人文益著如臣等性殊朴魯學本空疎呻吟呫

畢之間以歲以月游息範圍之内如天如淵乆𫎇作養之恩竝

預甄収之數食芹而美雖懷一獻之素心采葑不遺遽辱九重

之淸問榮隨寵至感與媿幷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禀上

知之資居  大君之位唐堯之德化不識而不知虞舜之聰

明好問而好察惟末學幸遇乎 大有作爲之主故直言得行

於無所忌諱之時爰題金㮄之名載錫瓊林之宴維其偕矣方

正席以捫心何以予之忽在笥而被體禮儀稠疊顔面忸怩其

何德以當皆不求而至臣等受兹 寵遇相與告言一飯不㤀

豈獨報以國士寸心自誓庻無忝於賢科再期  聖德之益

崇永保天休之滋至

   擬 頒賜重刋貞觀政要謝表

具官臣某欽𫎇  聖恩頒賜重刋貞觀政要者虛叨厚祿巳

玷淸班 寵賜新編尤過素望領受之際感激何如臣誠歡誠

忭稽首頓首伏以居上克明成湯見稱仲虺爲臣不易孔子嘗

告定公欲監成憲以無愆必學古訓乃有𫉬布在方冊昭如日

星惟兹一卷之書實有三代之意葢後六國而爲秦漢又越八

朝而得李唐在太宗爲君始也用魏徴之言躳行仁義故貞觀

之治終焉視SKchar周之世庻幾成康凡其紀錄之祥無非治理之

要用忠良而來諫諍逺聲色而杜讒䛕土木之功不興效夏禹

之卑宮室禱祀之事旣絕陋秦皇之慕神僊戒敕儲貳之守成

尊崇師傅以輔德經書禮樂討論無遺貢賦兵刑審處必當此

其大較未易盡言其爲說心乎四十篇而垂統至於三百載厥

後張九齡金鏡之錄兹維權輿又如李德𥙿丹扆之箴得其梗

槩董史不作兢書可追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聖治日親化

工天運終始典于學厥德自修左右惟其人求賢下及慨然有

詔美矣是書欲日聞嘉言旣俾詞臣之進講謂世乏善本特令

工匠之翻刋校正精而無魯魚亥豕之譌 賜予重有(⿱艹石)鍾𪔂

琬琰之貴千年視爲糟粕一旦發其英華𥨸惟唐之盛時顧獨

兢有先見書名貞觀意在開元惜不用之當時幸𫉬遇於今日

臣旣被兹 殊渥豈敢視爲虛文由魏徴之語而師臯䕫期終

身取法乎上推太宗之心而祖堯舜願 一人允執厥中

   文武百官請  太皇太后立 皇太子第二表

伏以 慈宮地逈修五福於昌辰温室日高敷重光於昭代

所以承萬年之統於是繋四海之心事重恊從理宜申𥸤恭惟

太皇太后殿下坤儀乆著王化攸資保育聖孫彰地道成功

之大誕生 元子衍天潢流澤之長恭惟保國之謀特有建

儲之議鴻名當正大本亦安長樂遥瞻旣合詞而上請俞音

未𫉬徒深切于下懷據 先朝之舊章詎宜遲緩爲今日之

盛事再盡懇誠候金冊之渙頒仰紫宸而顒望

   第三表

伏以 太極無爲妙化工之發育前星有耀宣𧰼緯之光華天

道應而昭彰人謀從而翕集未勞謙讓必仰贊成恭惟

太皇太后殿下德竝虞嬪功同周姒慈仁性厚元爲中壼之表

儀顧復恩深長享 一人之奉養衍本支之彌茂致宗

社之益安臣工鼔舞於龍墀巳洽 朝廷之慶使者渙頒乎

鳳詔復增海寓之歡是宜正位於 東宮相率陳詞於 北闕

懇忱交積煩言遂至於再三 懿㫖尚稽渇望寔同乎億兆仰

祈慈訓深啓 宸𠂻國之大猷成湯不㤀乎遵守事有先務

堯舜斯急於推行況舊章可考而具存惟大本相傳而豫

建斷乎不惑䇿當定于禁中勿以未遑禮必舉于歲首冀成

盛典誓𫉬俞音傳萬世而奉宗祧皇圖鞏固處重闈

而膺福祉壽域崇高

  擬功臣子孫襲封謝恩表

伏以雲龍風虎前人収汗馬之功銕劵金書當代舉剖符之

典 恩光揚於介胄慶澤被於子孫聞命驚心受言愧汙兹

葢伏遇  皇帝陛下聖神文武博厚高明功加于時知

祖宗創業之不易賞延于世念臣下與 國而同休爰施天地

雨露之仁再謹河山帶礪之誓遂令枯朽亦被沾涵 錫以舊

封在周室五等之列給之常祿勝漢家萬尸之名凡所遭逢將

何報稱衝沙漠天山之霜雪敢惜捐 --捐軀挹雲臺麟閣之丹靑尚

期接武雖駑駘徒費乎芻粟而海嶽𦕅補乎㳙埃載輯載櫜示

干戈弓矢之弗用來王來享致珪璧琮璜之竝陳欣覩四方之

無虞敬祝 一人之有慶

 頌二首

   豐年頌幷序

臣嘗讀詩周頌至豐年之章見周家以仁厚立國安養斯民致

兹天貺以昭其德(⿱艹石)夫春秋桓公三年亦書有年君子則以桓

之德不足以致而書之所以著其異且以著餘年之不有耳故

詩以其常而詠春秋以其異而書其說各有在者恭惟我

太祖高皇帝受天明命以有天下敬天勤民一念以之傳之

列聖以至  今上皇帝益守益承罔敢怠忽乃成化紀元之

十年天下極安歲則大熟寔有周家之慶當爲周人之詩臣因

𥨸取詩人之意撰爲頌一篇非敢言詩亦惟詠其常云爾其詞

聖人在位立天下中位不惟大德惟其崇  聖德伊何廣淵

篤恭何有外朝何有深宮何有出入何德不逢以兹對越

一祖四宗祖宗在天精神與通惟  聖勤恤和我受民不殖

貨利不好游田謂民雖微獨於我親爾飢爾寒爾勞爾勤孰爾

惠鮮屬我一身天監厥德保佑且申SKchar以昭之降兹豐年豐年

如何多𮮐多稌亦有稻梁盈彼廪(“㐭”換為“面”)𢈔亦有秉穗遺彼塲圃始于

京都延及三輔以及吳越以及齊魯道不拾遺家不閉戸爲裳

爲襦女有餘布以祀以享男有厚醹鼓腹而歌垂髫而舞彼白

者叟此黃者孺皥皥熈熈莫知其故人曰  聖人聖則無爲

儼然南面有垂裳衣操其柄觀攬其綱維左擇一相是訓有司

聖之所爲則止於斯(⿱艹石)昔堯舜萬幾兢業未治皇皇旣治惙惙

聖心符之求治益切益懋大德肅乂謀哲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適時寒燠應節

豐年之慶四海一轍小臣不文載紀聖烈

   平胡頌幷序

胡元主中國九十餘年侵越我疆土瀆亂我𢑱倫改易我制度

腥風汚俗民化于夷葢三代以來所無之大變也我

太祖高皇帝受命自天起于南服提一旅之師平四方之亂迨

兵至元都皇威烜赫遂讋元君而走之於是疆土以復𢑱倫

以明制度以立海宇廓淸乾坤再造葢三代以來所無之大功

也  大宗高皇帝入繼大綂克篤前烈制禦旣嚴攘却尤逺

列聖傳序端拱于上邊徼晏然至於今日武事再修深襲輒捷

皇上慨然以古黷武爲戒將銷兵歸馬專事文敎期與臣民同

享嘉靖之樂臣生逢其時承乏史氏宜有紀述以傳示天下後

世因撰成平胡頌一篇然必述  高皇帝者葢周之成王嘗

成伐奄伐淮之功周公作詩不以爲誇而大明之什特舉武王

肆伐大商之事爲言其義葢有在也臣敢𥨸取其義而爲之詞

其詞曰

皇天徧覆以莫不容惟其截然此華彼戎禹蹟⿱⺾⿰氵亾⿱⺾⿰氵亾戎何敢越

越而猾夏天則有伐伐不自爲實託之君君𡚒其威應天順人

赫赫  太祖維湯維武天戈所揮孰敢予侮胡起朔漠瞰我

中原長驅入之𥨸稱有元厥罪未悛興師往問城社寥寥虜則

宵遁虜旣遁矣假息冰天駑馬悲鳴斡難之壖是曰平胡何有

漢祖平城之厄以報千古 皇成其旅縱彼勿追彼順天命敢

拒王師是曰平胡湯武奚讓輯寧永淸以伐以放風俗百年淪

胥于夷仗旄秉龯汛之掃之兆民有主安其家室以及冠裳以

及飮食罔不得所克長萬夫内修外攘是曰平胡徧師廵行肅

淸沙漠馬牛其空匪示以弱大變克除大功克成是曰平胡遂

開太平挫逆以威撫順以德接蹟來降數累千百歳時朝貢稽

首闕庭孰繫其首而請長纓 聖子神孫繩繩繼繼平胡之功

垂𥙿萬世

 致語七首

   上元節 皇太后宴致語

臣聞天心正而璣衡平斗杓初轉夜氣淸而宮禁宻褘服旣成

華燈綴明月之殊廣樂張洞庭之野燭龍啣火放高𦦨於天門

川后靜波扇微和於靈沼仰坤儀之可𧰼瞻壽域以無疆瑞雪

飛揚綠樹碧簷休報曉曖烟浮動瓊樓玉宇不知寒俯視人間

風斯下矣深居天上夜如何其恭惟  皇太后陛下恩育

聖神化行慈儉配地有載物之德博厚能容補天成煉石之功

勤勞多助俯膺逹孝坐閱昌辰初進千觴挹金莖之淸露載陳

四韻採黃竹之遺風詩曰

仰望慈顔一笑開九華燈影接蓬萊盡教霧閤雲窗啓未遣香

車寶馬回樹杪天潢垂島嶼空中海市結樓臺柘袍侍宴良宵

永不是㝷常問寢來

   上元節  皇上宴致語

臣聞四時之序春秋於正月必書三代以來禮樂自天子而出

歲首載臨乎嘉節天心允愜乎群情朗月光重華星色正況逢

百年無事試看四夷咸賔西被威聲胡賈渉流沙而貢異獸東

漸德敎倭奴浮巨海以獻名香虜馬遁而不敢南窺蠻烟消而

相將北附萬機斯暇良夜未央恭惟  皇帝陛下賔日授時

繼天出治居左右而行慶賜萬物咸新登圓丘而致精誠百神

竝享虞舜有天下而不與文王當日昃而未遑合禹貢而奉一

人廣陳玉食衍箕疇而錫五福成造春臺臣等幸遇治朝叨居

樂部謹呈口號用寫心聲詩曰

鳳閣遥瞻七寶牀龍輿初下五雲鄕綵花競剪春偏早金炬齊

燒白晝長眞見海中浮閬苑不從馬上奏霓裳 君心化作光

明燭採得民謡愛末章

   聖節  皇上宴致語

伏以夏曆載頒共喜天時之正魯臺遥望將書雲物之祥陽氣

先囘於朔方瑞星特起於南極 一人有慶四海無虞恭惟

皇帝陛下懋德建中對時育物御聖人之大寶居王者之明堂

垂衣裳以受朝山呼殿陛執玉帛而來貢雲湧蠻夷惟周文克

厥宅心宜虞舜必得其壽醴泉甘露𨚫雲表之金莖芝艸嘉禾

陋曲中之黃竹開八方之壽域登一世于春臺臣等咸造金門

近瞻丹扆建皇極歛五福用推箕子九疇之言綏萬邦屢豐年

願上周公七月之詠八音竝作四韻先呈詩曰

海上蓬萊日月長僊家又進紫霞觴載歌白雪從金母遥見紅

雲捧玉皇率土歸誠眞有道自天申福正無疆新詩製得當筵

獻此是康衢第二章

   端午節  皇上宴致語

伏以 一人富有乎大業盛德常新四夷咸賔於治朝方物

畢獻游豫斯同乎夏諺樂豈巳見于周詩幸預榮觀共誇盛事

恭惟  皇帝陛下丕承 列聖宏覆兆民惟措世於無虞乃

乘時以爲樂適臨重五暫輟萬㡬講筵乆重乎修文禁苑不㤀

於較武震雷霆而跳躍勇士來虎賁三千躡雲霧而騰驤名馬

出天閑十二張弓挾矢爭脫轡以如飛伐鼓摐金兼擊毬以爲

戲呼聲動地角藝入神翠華旣駐於僊山淸蹕俄移於靈沼魚

龍竝躍鵝鸛齊鳴錦纜牙檣光動洛川之上繡旗羽葢影浮瀛

海之間廣便蕃醉飽之恩及于臣下無馳騁流連之樂監于先

王載託新篇用娛高宴詩曰

欣逢佳節覩宸游萬歲山前御氣浮赤驃追風過上苑黃龍戲

水在中流旌旗盡繞軍容盛臺榭高登月令修周囿要知行幸

少艸深麋鹿自SKcharSKchar

   中秋節  皇太后宴致語

伏以日馭載驅誇父逺追于南陸斗柄橫指蓐収正位于西方

秋光喜遇平分夜景願言均施騰歡聲於四海樂莫大焉行逹

孝於 一人養之至也地大物衆天高氣淸酌壽酒以齊傾

望慈宫而上獻涼風生玉宇織女早進褘衣淸露溢金莖嫦

娥自和靈藥乃罷㧞河之戲仍爲玩月之游泛水先臨太液池

舟牽錦纜乘雲試入淸虛府曲舞霓裳萬物生輝六宮同慶恭

惟  皇太后陛下坤儀靜厚履德柔嘉誕育  聖躳乆著

虹流之瑞維持王化允爲風敎之端有開必先宜享其盛惟稱

頌之不足豈歌詠之可無詩曰

瑶池開宴瑞雲紅秋到人間喜正中水落銀河如噴雪天高琪

樹總含風佳期不與三山隔樂事須敎四海同萬里僊橋眞可

度素娥爭候廣寒宮

   重陽節  皇上宴致語

伏以四時行而百物生當素秋之令節 一人慶而兆民頼

得華夏之歡心旣省歛以重農功仍習戎而班馬政事因時舉

樂與民偕恭惟  皇帝陛下乾徤長旋離明畢照念

祖宗之創業常見𦎟牆欲𥠖庻之安生毎爲宵旰尊居五位獨

斷萬幾嘉與四方均臨重九宮中稱壽先仰奉乎慈顔闕下

賜酺載俯推乎大賚黃扉爰啓玉食斯陳雲表露華挹金盤而

屢獻海東霞彩裁錦障以㫄施可以登萬歲之山升高自邇於

焉望九州之野視逺惟明故事旣修新聲宜播詩曰

百穀豐登海宇寍乘時游豫駕初停雲開漢殿翔𩀱鳯風轉堯

階動九蓂涼氣巳隨卿士月祥光先見老人星玉盃酌取黃華

酒願奉 明君享萬齡

   元宵節  皇上宴致語

伏以和風拂拂輕冰初泮 九龍池皓月團團薄霧全消

𩀱鳳闕念良宵之易度覩佳節以重臨旣授人時宜從世俗恭

惟  皇帝陛下祿位名壽僃于  聖躳𧇖知聦眀出乎庻

物有周文王之德無淫于游觀如韓昭侯之言毎愛乎嚬笑長

承 景運屢致豐年巍巍乎居上不驕皥皥如與民偕樂華

燈齊放光輝照耀於千門玉醴畢陳和氣薰蒸於六合乃罷曼

衍之戲爰歌麗則之音載助淸歡少娛高宴詩曰

金屋沉沉奏管絃紅雲高擁柘袍鮮邊城屢報全無事史筆重

書大有年燈火滿空垂列宿樓臺平地貯群僊天門北望

淸光近 賜得黃柑次第傳